遭13年冤狱折磨 辽宁赵成林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逾二十年的迫害中,辽宁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赵成林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十三年冤狱折磨,身体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58岁。

赵成林先生原是本溪桥头高炮团军医(正营职),妻子王丽娟为本溪市商业学校教师,本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妻贤子孝,幸福快乐。赵成林与妻子一九九四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在工作中,更加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在社会上是人人称道的好人,在家庭中老人认为他们是好儿子、好儿媳,在年幼的儿子眼中他们是好父母。赵成林的老母亲长期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赵成林夫妻俩尽心尽力地伺候老人,毫无怨言。

可是一场始料未及的残酷迫害降临到这个幸福家庭。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首江泽民不顾当时中共七人政治局常委的其他六人的反对,不顾法轮功利国利民的事实,公然违反宪法,发动了针对法轮功的迫害。身为军人的赵成林首当其冲,被迫从正营职军官转业到本溪市传染病院当一名医生。

揭露“天安门自焚”,夫妻俩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中国新年,江泽民及其手下帮凶一伙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弥天大谎,抛出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诬陷法轮功。诽谤节目刚刚播出的第二天,本溪法轮功学员就在各处刷出真相标语“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本溪中共邪恶之徒惊恐万分,千方百计寻找真相传单的来源,他们把赵成林夫妇视为“重点”进行阴谋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九日王丽娟接到同事电话说校长让她俩去学校一趟,定于当日二点三十分到校,结果在校门口王丽娟没见到同事,却被早已埋伏在此的紫金派出所的警察强行推进车里。警察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抄她的家、母亲家、婆家和单位,并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将她非法刑拘。

当晚警察企图同时抓捕赵成林,赵成林智慧脱身。本溪市看守所一个月后,即三月二十二日,将王丽娟释放,可是在看守所填写释放票后,610人员随即将王丽娟送往戒毒所(该戒毒所不久后解散,又在本溪市教养院成立,成为针对全市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的邪恶场所)强行逼供,连续三天三夜不让王丽娟合眼。王丽娟拒绝回答一切问题,一言不发。三天后610警察以案子又有新变化为由,又将王丽娟劫持回看守所,一个月后即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将其非法逮捕。

接下来610警察又对赵成林进行诱捕。他们以“部队补发房款”为名,于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将赵成林骗到本溪市桥头镇原当兵所在部队,动用部队特务连三十余人,在途中埋伏,将其非法逮捕。在这期间赵成林遭到警察毒打。

在此之后,赵成林被送到本溪教养院戒毒所进行邪恶洗脑,610人员已打好如意算盘,他们指望赵成林在无休止的精神摧残下会精神崩溃,以至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在它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后,又将赵成林送回本溪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二零零二年七月将赵成林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历经种种酷刑

赵成林二零零一年七月被劫持到本溪市教养院。期间,赵成林遭到抻刑迫害。施刑时用手铐将人双手双脚笔直抻起,然后绞动铁链,将人抻离地面,只剩臀部稍沾地面,被称为“定位抻”。

为了避免被教养院警察酷刑虐杀的危险,二零零一年十月赵成林与另一法轮功学员成功越出教养院。

本溪教养院为尽快抓回赵成林,在赵成林的岳父刚刚承受不住子女被迫害而离世,只剩下一个上小学的外孙和七十多岁的姥姥相依为命之时,警察郑涛、丁会波等居然强行霸占孩子姥姥的房间长达一星期之久。每天晚上,他们都会窜至屋里蹲坑埋伏,并威胁孩子的姥姥“配合”他们。

在流离失所半个月后,赵成林遭恶人举报,被教养院警察再次绑架。为报复赵成林的一次走脱,院长江自力、政委陈忠维、副院长吴刚指使管理科长李强、梁伟春副科长、董强、王轶、刘伟、赵大为、刘江朋等对赵成林进行了极其野蛮的殴打,致使赵成林头部变形、胸部受重伤、呼吸困难、神志恍惚;警察还将被打昏的赵成林用两副手铐吊在阴暗的小号里,脚上也被脚镣锁住,整个人成“大”字形,被悬空吊在小号的墙上,一挂就是好几天,痛苦不堪,多次昏厥。

经过警察们长达一个多月的反复、残忍的折磨,赵成林双股以下已经溃烂多处,内脏受伤严重,奄奄一息,已接近死亡的边缘,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但没有得到任何的救治,教养院反而一直将其关押在小号中。

消息传出后,赵成林遭迫害的事实迅速在明慧网上曝光,赵成林所受迫害在本溪广为人知,赵成林的亲属也到教养院要人。这使本溪教养院警察们惊恐不已,不得已才收敛了对赵成林的残酷迫害。此后赵成林的身体仍很虚弱,生活不能自理。一个曾在教养院负责“监视”赵成林的解教人员亲口说:“(赵成林)屁股都(打)烂了,躺在床上起不来,还得人伺候(监视),分到哪个大队都不要,最后就那么硬挺着。”。

遭受种种人体所不能承受的极限痛苦,在人人都认为赵成林必死无疑的时候,赵成林凭借对佛法真理的坚定信念,一次次闯过死亡线。

被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零二年七月,在赵成林被非法劳教一年期满之际,本溪市610和教养院合谋将赵成林转为批捕,关押进本溪市看守所。同年十月,赵成林被溪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

在辽宁省瓦房店监狱,赵成林因坚定信仰、拒绝所谓“转化”,狱警指使在押犯人毒打赵成林致吐血不能行走,还将他关在小号二个多月。

家属多次到监狱探视均被狱方拒绝,声称赵成林不配合管理。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九日赵成林的家属去瓦房店监狱探视时,一警察谎说:赵成林不遵守监规、自己撞墙头部受伤,当时昏迷不醒,现已抢救过来,监狱因此事而停止家属接见。

同年四月一日,家属又一次到监狱探视,一监区刘队长对家属强制非法规定探视制度、否则停止接见,而后只见两名刑事犯将体瘦如柴的赵成林架出来。他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身体消瘦极度虚弱、头下垂,头顶部大约有六、七厘米长的伤口、被扶坐在凳子上,双手失去自力、面部俯在话筒上。

家属询问为什么会造成这样?赵成林用低哑的声音有气无力的说:我坚定信仰没有错。在此身受迫害,刑事犯赵建军在他人指使下、对我经常施暴毒打,冬天不许穿棉衣、盖棉被、不许饮用热水,不许买生活日用品、被剥夺仅有的生存权利。只能用绝食反迫害。

监狱为推卸责任,欺骗家属、掩盖事实真相谎说:为了对赵成林负责,对他进行“较治”,已将他关进小号两个多月加剧迫害,不许家人接见。

赵成林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和伤害,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出狱。

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六日,赵成林在公园发送弘扬传统文化的光盘时被明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警察敲击其头部致昏迷,抬上警车直接关到本溪市看守所。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本溪市明山区法院原定对赵成林非法庭审,负责法官季蕴芹。但是当日并未开庭。八月二十七日,明山法院执意完成迫害任务,打算再度开庭,据悉赵成林为抵制当局再度迫害,以自断水粮的痛苦方式绝食数日。法警去看守所提人的时候,赵成林身体极度虚弱,神志模糊,无法行走,最终使当日庭审无法进行。

二零一四年九月,明山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赵成林进行非法开庭,并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在沈阳康家监狱迫害。在第三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赵成林因喊“法轮大法好”,抵制奴役,冬天经常被拽到水房往身上浇凉水。赵成林绝食抵制迫害,牙齿被撬掉了好几颗。

多年的牢狱折磨, 使赵成林身体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