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善良人 三兄弟含冤去世

Print

【圆明网】明慧网三月二十二日报导,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东宋乡陈家三兄弟:老大陈跃民、老二陈少民、老四陈孝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提升道德、做好人,他们三人相继被中共警察绑架构陷而迫害离世,现在家里还有七十多岁老母亲和老三相依为命。陈孝民遭郑州市新密监狱迫害致骨瘦如柴,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含冤去世,年仅五十一岁。

陈孝民曾经在河南省劳教三所遭受酷刑,被警察贾子刚、刘天勋、徐水旺三人亲自“上绳”折磨,用电棒电击全身。“上绳”刑罚极其残酷,是拿细尼龙绳将人用特殊的方法捆绑,把两手反背捆起来,往上拉得能挨住脖子,绳子紧得勒到了肉里,一动也不能动。一次半小时,不断地紧绳子,半小时后松开,紧接着再绑,绑一次为上一绳。此酷刑可导致绳子深勒进肉,致使双手失去知觉,难以恢复。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让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庭历经了无尽的痛苦。历经漫漫二十年,中共迫害未曾停歇。据不完全统计,仅二零一九年一至十一月份,就有683人遭非法判刑,8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陈少民三兄弟的遭遇是千万名法轮功学员的缩影,让世人看到了中共灭绝人性的邪恶本质。

其实,像陈孝民惨遭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在中共蓄意封锁与造假宣传下,难以形容的滔天罪恶仍被掩盖和隐藏着。明慧网同一日另篇报导,辽宁省辽阳市辽阳县法轮功学员于飞,被沈阳监狱迫害得无法说话、不能行走,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监狱人员向家属勒索钱财,因家人无力支付,于飞被非法关押五年半后,监狱不得已才将不能自理的于飞放回家。于飞出狱后,巨大的身心创伤再没能恢复,生活不能自理十几年,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离世。

对于身处自由世界的多数人而言,警察滥施酷刑、拒绝保外就医而坚不放人,都是泯灭人性的罪恶。警察应当惩奸除恶、济弱扶倾,反而加害善良民众,罔顾基本人权。其实,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严峻程度,远不止于此。

例如,吉林省公主岭新生监狱长期使用电刑加“约束带”,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手段极其残忍。狱警先用电棍电刑,再上“约束带”:一寸宽的带子,将两腿双盘绑上,再将两只手反背身后,向头的方向拉至极限,将绑两手的带子从肩头拉过来把四肢和上身捆绑成一体,头扣在两腿前面朝地,一动不动,呼吸极其困难,昼夜不松绑。舒兰市法轮功学员徐洪玉即遭受这样的折磨,有些学员更受酷刑长达八、九个月。

公主岭监狱至少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梁振兴、马占芳、蔡福臣、王恩慧、张辉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伤、致残。马占芳被劫持到公主岭市新生监狱仅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被迫害致死。蔡福臣在公主岭监狱受尽残酷迫害,狱警经常将他“关小号”,多根电棍电击他的头部、生殖器等敏感部位,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迫害致死。

中共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系统实施、广泛分布且长期持续的罪恶。一桩桩血泪交织的酷刑事件中,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无可赦,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励的中共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在过去七千多个日子里,无数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即使遭受各种酷刑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仍秉持大善大忍的精神,以和平、理性、宽容的方式抵制这场毫无人性的迫害,唤醒世人的良知善念。他们坚守“真、善、忍”的理念与持续不懈的反迫害,不顾自身生命安全饱受威胁,仍义无反顾的传播真相,只为了曝光中共欺世的弥天谎言和迫害罪行,让芸芸众生免遭红魔毒害。

迫害虽然还继续着,黎明曙光已在眼前。古人云:“宁动千江水,勿扰道人心”。因果分明,无论罪魁祸首或帮凶恶徒都难逃罪责。企盼更多的世人能发挥良知,站在正义与善良的一方,加入反迫害的行列,让这场残酷的迫害早日结束,使“真、善、忍”这一普世价值在神州大地重现。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