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陕西司法厅长路志强任职期间的残忍迫害

Print

【圆明网】路志强,男,汉族,1957年7月生,陕西洋县人,2003年7月至2006年4月任中共陕西省榆林市委副书记、副市长;2006年4月到2008年3月陕西省政法委副书记、秘书长;2008年3月到2013年1月陕西省司法厅厅长兼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2013年1月—2018年1月任甘肃省检察院检察长;现任海南省检察院检察长、中共党组书记。

路志强任陕西省委政法委副书记、陕西省司法厅中共党组书记、厅长,兼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在监狱系统,指挥、命令、策划,定期检查,强制学习污蔑法轮功的书籍、录像、领导开会、定期洗脑、定期开“揭批会”写污蔑法轮功的日记、体会、心得。以下是路志强任职期间,在陕西省监狱发生的残忍迫害事实。

陕西省女子监狱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

陕西省女子监狱对坚持法轮功信仰的学员实行迫害并逐步升级,从关严管队、体罚、曝晒、戒具、拳脚、背铐、约束服、面壁罚站、电棍、毒打、灌食、注射不明药物到现在的精神与肉体双重摧残,二十四小时洗脑、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家属接见等迫害。

二零零八年中期,随着九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增加,又从监狱调来一个专职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杜颖。她伪善地告诉法轮功学员们:“以后本队上不会再有打人的事情发生了”。但是,二零零八年十一月,监狱又劫持进来一个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的余金霖,被恶警魏尘、杜颖指使打手们在铁门外通宵对她进行毒打,惨叫声不绝,随后,她被关进严管队,被折磨成急性胸膜炎送至医院抢救。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两点多,女监教育科科长姬桂芬组织讲课,让每个队(1~9队)的前三位人员上台前写出自己心中认为的中华美德,做人的标准有哪些?当法轮功学员王玉芝上台写出“真、善、忍”三个字时,恶警姬桂芬大怒道:“你还敢在这里弘法。”接着,姬桂芬大肆诬蔑法轮功在国外有“反华势力”,而且要人人表态揭批法轮功,作为年终能否评选上“监狱积极分子”的一个标准。随后,就对王玉芝进行折磨,不许睡觉,反复强迫写出“思想检查”。

二零零九年四月法轮功学员罗长云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她遭受到更疯狂的折磨。罗云长拒绝“转化”,被魏尘等恶警指使犯人强行灌药、打针。恶犯薛芬、绍颖用酷刑折磨她,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逼她两腿之间夹一张纸罚站,稍不如意就拳打脚踢,将她打倒在地,140多斤重的恶人邓颖用双脚猛踩她的双膝盖,致使罗长云双腿严重损伤,行走艰难,一年多无法恢复,被迫害得血压高压达200多。狱警对罗云长每天二十四小时迫害,血压升至240仍不住手。在七、八月最热的天气时关禁闭,长期被手铐铐住双手,致使皮肉溃烂。

二零零九年十月,宝鸡法轮功学员余金霖被非法送进陕西女子监狱,天天挨打,不几天就被打成残疾,腿被打断。二零零九年底,延安法轮功学员李树莲,被非法关进监狱后,天天被残酷折磨,遭暴打,她不停地高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张改萍气急败坏,指挥恶犯王敏、李爱梅对李树莲大打出手,将她按在地上,用脏抹布脏鞋子往她嘴里塞,把李树莲嘴里十几颗牙拔掉,打得她满身伤痕累累,脸色惨白,李树莲仍然不屈服。张改萍恶毒地说:不行就打针(毒针)!

二零一一年,宝鸡法轮功学员、大学讲师王乖燕,被劫持进女子监狱,她不配合“转化”迫害,恶警杜颖唆使罪犯李爱梅、刘丽红等对王乖燕进行残酷暴打,还不能得逞,杜颖又把她关进严管队双手铐起来,亲自抡起警棒暴打。

二零一三年陕西省女子监狱是九分监区恶警杜颖主管对法轮功的迫害与“转化”,恶分监区长武翠梅、恶警魏尘、郎华宁协同。犯人中是恶总包夹张改平,接受恶警指令后,调配手下的包夹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闭上门、关上窗帘,一群包夹打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不让接见、不让上厕所、不让买日用品、不让睡觉、白天晚上罚站。法轮功学员濮会琼在绝食几天的情况下,被恶警杜颖、魏尘吊起来直至休克,醒来后被恶包夹张春红、王红娟继续折磨。法轮功学员李树莲三九寒天多次被恶包夹刘丽红、李爱梅全身扒光,拉到水房,用凉水管子长时间冲。李树莲被迫害成精神不正常,而恶警和恶包夹却在犯人中谎说是炼法轮功炼的。法轮功学员徐春霞三九寒天被扒光衣服,用凉水冲完后,再用恶警的手机拍下裸体照。法轮功学员余金霖被恶包夹田亚兰、吴元元打断骨头,不能站、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残疾的余金霖还被严管。

陕西省女子监狱被监狱局推崇为所谓的“省级、部级文明监狱”,实际上它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阴毒、流氓,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罪恶之地。狱警们在法律外衣的掩盖下,冠冕堂皇的做着这些严重违反法律,无视人类道德尊严的、灭绝人性的、禽兽不如的罪恶勾当,还口口声声的讲着这是“为了让你们早日与家人团聚”的无耻谎言。为了得到邪党的奖金和其它利益诱惑,满足他们的私欲,而背弃人的良知善念,为了完成邪党压给他们的“转化”任务,用各种邪恶的非法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

陕西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徐桂芳

二零一一年下半年,陕西省铜川市法轮功学员徐桂芳回到家中照料患病的丈夫(七十多岁)。她在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铜川市印台区公安分局恶警张伟、何蛋绑架,后被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大量物品。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徐桂芳又被强行绑架到陕西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在劳教所,她坚持自己信仰,抵制所谓的“转化”,遭严重迫害,劳教所嫌徐的小女儿接见时不做妈妈的“转化”,连续四个月不让接见。九月初,劳教所让家人见她了,但女儿差点不认识妈妈了,徐桂芳骨瘦如柴,神情恍惚,说话无力,清鼻涕直流,人已失形。家属提出保外就医,铜川610百般阻挠拒绝让生命垂危的徐桂芳出劳教所回家。直到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才放她回家,回家不到二十天,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徐桂芳含冤离世。

陕西渭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渭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系统性的,每一位法轮功学员都被安排监护犯人,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这些监护犯不用参加生产劳动,警察每个月给65-75分很高的积分成绩,年底还能拿“积极分子”的积分奖励。很多有关系的犯人花钱行贿警察来获得监护犯的“岗位”。

除此之外,负责迫害的恶警除了明着的监护犯,还安排了一个暗哨(就是直接定期向负责迫害的恶警报告的暗包夹犯人),这些暗哨平时和一般犯人并无二样,但是暗地里以汇报思想、谈话为名,向恶警报告法轮功学员背地里说了什么、和谁接触。获得的回报是每个月多加3-5分的积分成绩,这种加分是偷偷摸摸的,不敢叫一般犯人知道的。此外还有迫害的第三层、负责管理日常犯人事务的“管事犯”,比如各个监区的“宣传员”、分队管事犯等,他们很多直接给恶警出主意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多直接动手打法轮功学员。负责监狱整体迫害的是副监狱长霍峰,他直接指挥教育科副科长刘更、各个监区的一把手监区长(原来叫指导员)、各个监区主管洗脑迫害的恶警。

二零零八年在渭南监狱,段家兄弟两人都因抵制转化被酷刑摧残。恶警张中秋,是入监队(即十一队)主管“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分队长。他强迫法轮功学员戴手铐罚站一个星期,说是“戴铐反省,不是惩罚”。让犯人逼迫法轮功学员不停地看“转化”迫害材料,并写“思想汇报”。对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张中秋使用毒打或酷刑折磨。他对段宝军就曾施以“吊飞机”的酷刑。这种酷刑是用两只手铐分别将人的两手各铐一只,分别挂在牢房双层床上铺的两头,人身体被扯了起来,只能脚尖点地,支撑全身重量,两只胳膊被自身体重坠的几乎被拉断。

法轮功学员高寿海,原陕西省咸阳市七零四厂药剂师。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被咸阳市公安局六一零、渭城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据悉,当时警察动用数辆警车在其居住地抄走几台打印机、刻录机、电脑等私人物品及较大数量现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高寿海被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于同年十二月被劫持到陕西渭南监狱迫害。高寿海一直被关押在渭南监狱入监队(即十一分监区),这里是渭南监狱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多的地方。几年来,分队长张中秋以迫害法轮功学员捞取政治资本向上爬,指使外号为“牲口”的恶犯苏明英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渭南监狱教育科副科长刘更调任十一分监区任指导员后,又丧心病狂的加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晚八时,高寿海被迫害致死。负责监狱整体迫害的是副监狱长霍峰,他直接指挥教育科副科长刘更、各个监区的一把手监区长(原来叫指导员)、各个监区主管洗脑迫害的恶警。

路志强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