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湖北省咸宁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述

Print

【圆明网】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2019年湖北省咸宁市法轮功学员遭各种形式的迫害60人次,其中被迫害致死3人,被非法判刑2人,被非法庭审2人,被非法关押18人,被骚扰29人次,冤狱期满回家6人;其中赤壁7人,温泉区19人次,咸安区11人,嘉鱼县10人,通城县12人,通山县1人,崇阳县0人(如图表)。由于中共迫害封锁消息,有些迫害事实无法及时报道出来,这些统计只是迫害的一部份。

一、被迫害致死3人

1、通山县王邦基被范家台监狱迫害致死

王邦基,男,七十一岁,原是通山县物资局正式职工。曾在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二年,从沙洋劳教所回家后被单位无理开除。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九时,王邦基去邮局邮寄依法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被四街东城派出所绑架,当天晚上,王邦基被劫持到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并非法抄家。二零一六年元月被通山县法院以《刑法》第三百条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

快到期满时,二零一八年八月,狱方紧急通知王邦基的侄子王某(因王邦基没有至亲亲人),将被迫害得命悬一线的王邦基接回家中,当时王邦基容貌变形,全身不能动弹,口喘粗气,奄奄一息。

经精心护理三天后,王邦基稍有转机,细心调理两周后,喂食有进、渐有回转,被送往民政孤人院,花钱请护理。二零一九年九月初,病情恶化,通知其侄子送去县医院抢救被拒收,呼吸甚微,送往殡仪馆约五小时后含冤离世。

2、通城县熊淡月被迫害离世

熊淡月,女,六十多岁,通城县水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她与姜四华一起结伴外出讲真相救人,被人诬告,被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里,熊淡月被残酷折磨,导致瘫痪。看守所怕担责任,就放回家。

熊淡月回家后,一直在痛苦中煎熬,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一日(农历二零一八年腊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3、通城县黎凤保被迫害离世,遗体仍然在冰柜里

黎凤保,女,六十岁,通城县石南镇五斗村四组农民。一九九七年四月份开始学法轮功。她的女儿在广东省珠海市做生意,二零一七年她去珠海市照看外孙。

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晚十点多,在自己的女儿家中,突然闯入十几个不明身份的人,未出示任何证件,直冲到每间房拍照搜查,翻箱倒柜,抢走二本大法书和相关资料。见黎凤保在床上睡觉,两个警察进去,把她叫起来,要她拿衣服跟她们到派出所去,她不配合。在十多个警察的围攻下,老人突然满身大汗淋漓,呕吐,头痛等不适症状。很快衣服湿透了,警察叫她换衣,想绑架走。在换衣服时,发现她的左边肢体不听使唤,她的女儿急忙打电话叫120急救。经检查发现,脑血管破裂,突发脑溢血,需要门诊治疗、观察。警察轮流看守着观察了一个晚上,转入住院部住院治疗。十六日复检结果是同样的,出血没停止,医院决定做开颅手术。手术八个小时后才出来。黎凤保一直昏迷不醒,医院告病危。即使成这样,警察仍然轮流看管,不准家属靠近重症病房。家属索要治疗费,涉事派出所拒赔。当时陪送医院的两个警察,一个姓夏,一个姓陈,他们交待医院叫他们救人,药费派出所出。十七日,警察又去了,说话一样,后来说话变样了,意思这是上级安排干的,他们派出所不能出药费。

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农历二零一八年腊月大年三十),昏迷一年多的黎风保不幸离世。家人要说法,不同意火化,无奈只好把遗体放入冰柜里储存,一直到今。珠海市一直在极力掩盖这件事,家人一直四处奔走,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

二、被非法判刑2人

1、温泉陈爽被深圳市龙岗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罚款一万元

陈爽,男,26岁,咸宁市温泉人,大学毕业后去深圳市龙广区坂田镇打工。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被警察闯入宿舍绑架。二零一八年七月被深圳市龙岗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罚款一万元。陈爽依法上诉,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二零一九年五月被劫持到广东省韶关北江监狱迫害。

陈爽的亲戚小张在深圳办厂,二零一七年二月陈爽到该厂打工,帮忙看厂。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陈爽在厂宿舍里被深圳市龙岗区坂田派出所绑架。绑架理由是,摄像头拍到他贴了几条“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不干胶。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六日,陈爽被深圳市龙岗区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审。陈爽庭上声明修炼法轮功无罪,律师也做了无罪辩护。检察院公诉科提供的所谓证据有两个:一是证人小张。二是电脑中的电话号码。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法院判决书上写着小张是证人,证明陈爽是炼法轮功的。后来得知,深圳市龙岗区610人员胁迫陈爽的亲戚小张当证人,小张不同意。这伙人就威胁他,不答应就让他的厂开不了。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辩护律师在一审《法庭辩护意见》中说:没有证据不可以定罪处罚。从抢去的电脑中找到的一些电话号码,没有看到电脑上类似的拨打的软件,广东电信部门也找不到通话记录,也没有看到具体通话清单,更没有相关人的证人证言,而且鉴定意见给出的“疑似”并非“确定”。

看到定不了罪,国保警察就想法捏造证据,他们找了一个叫罗茂仲的人作为证人,说陈爽做了十三条“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第二次非法庭审时,陈爽的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陈爽也说自己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陈爽的父亲也递交了无罪辩护词。但是,深圳市龙岗区法院诬判陈爽七年刑,非法处罚款一万元。龙岗区法院在判决书签字的人员:审判长苏晓东;审判员黎云凤;陪审员李伟华。

陈爽不服,立即依法上诉,请了律师,广东省深圳市中级法院再次知法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中级法院在判决书上签字的人员:审判长吴心斌;审判员温锦资;陪审员黄丹燕;书记员杨思兰。

2、温泉区黄秋珍被诬判四年

黄秋珍,女,六十一岁,原咸宁市卷烟厂退休职工,居住在温泉建材大院内。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多,岔路口派出所原指导员陈迪坚指使一伙人强行撬门,黄秋珍在家中被绑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非法批捕、非法起诉。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被咸安区法院以《刑法》第三百条非法秘密庭审判四年,没通知家属。黄秋珍不服,立即依法上诉。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咸宁市中级法院驳回上诉,非法维持原判,把裁决书送到看守所,黄秋珍拒绝签收。当天下午,狱警就把黄秋珍秘密劫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家人也不知道。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黄秋珍的儿子满怀希望地带着妻子和幼小的儿子,前往武汉女子监狱探望母亲,没想到被武汉女子监狱冷酷地拒绝,说黄秋珍没达标,就是没有所谓“转化”,而且正在住院。监狱方给了她儿子一张伤病告知书就把他们一家打发走了。

从监狱方给的伤病告知书看,黄秋珍出现的是急性脑梗塞、三级、极高危阻。她姐姐是医生,说很严重,说极有可能瘫痪。她儿子听他姨妈一说更加担心母亲,所以想给母亲办个保外就医,可社区不给开证明,律师就不能代表家属前往探视。

三、被非法庭审2人

1、通城县汪信清被非法庭审

汪信清,男,六十多岁,通城县计生委妇产科退休医师。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通城县汪信清在自己家中被通城县国保警察张定二、杨伟明、张四平等人绑架、抄家,说是十多年前取保候审现在要结案。九月十二日,被通城县法院非法庭审。

2、赤壁市祝雪英被秘密开庭 丈夫赶到法庭被逐出

祝雪英,女,六十多岁,赤壁市人。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祝雪英与法轮功学员李四保结伴外出讲法轮功真相救人时,被赤壁市公安局警察绑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赤壁市拘留所。七月十日被转至赤壁市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十月十八日上午,赤壁市法院非法对祝雪英秘密开庭,没有通知家属。当祝雪英的丈夫打听到消息赶到法庭,看见妻子时就喊了一声“老祝”,法庭说是扰乱秩序,将她丈夫赶出门外。

四、被非法关押18人

1、在监狱里被非法关押

赤壁市梅树清:男,三十多岁,大学毕业。二零一八年四月六日在武汉蔡甸区被奓山派出所绑架,同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

通城县汪云霞: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早晨六、七点钟,塘湖大法弟子汪云霞被通城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治安大队警察绑架,抢走语音手机,被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迫害。二零一八年被咸宁市崇阳县法院诬判四年。目前仍在武汉市女子监狱遭迫害。

通城县王会元:女,五十多岁,通城县法院退休职工。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王会元被单位人员以“开会”的名义骗出门后,被绑架到崇阳县看守所异地非法关押。二零一八年被咸宁市崇阳县法院诬判七年。目前仍在武汉市女子监狱遭迫害。

2、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

赤壁周国强:男,五十多岁,赤壁市人,原是工商银行的职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刑侦警察联合武昌区余家头和水果湖派出所、国保、特警,闯入洪山区中北路姚家岭站东湖熙园物业,绑架周国强等六人。随后把他们劫持到余家头派出所,铐在铁椅上非法审问,遭到毒打,刑讯逼供,又强迫做身体检查,抽了几百毫升血,检查肝肾心肺等功能,还做了眼科检查,说是检查眼角膜。这些检查,很可能都是为活摘器官准备的。后来他被非法关押在武昌白沙洲农贸市场附近的青菱看守所。目前得知,周国强因表明被非法搜缴到设备与其他人无关,他被与其他人分开。目前他不知在哪里,下落不明。周国强、熊友义、张波、李军、张绪卿五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案卷已到法院。

赤壁的陈望秋:二零一九年一月一日下午,赤壁市法轮功学员陈望秋在公路边粘贴真相资料救人时,遭恶人恶告,被警察绑架。警察随后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光盘等很多私人物品。并将陈望秋非法关押到赤壁市看守所。陈望秋因血压过高于一月二日晚回家。

咸安区的向德斌:男,五十岁,咸安区方向机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咸安区大法弟子向德斌在去上班的路上,被绑架后直接劫持到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汉板桥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向德斌在洗脑班拒绝“转化”,坚持法轮功信仰不动摇,六一零已从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直接把向德斌转入咸宁市咸安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曾被非法庭审过。向德斌已经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一个多月,属于超期羁押。

通城县洪海华:男,六十多岁,通城县沙堆人。二零一八年五月三日被绑架,其先后三次被非法庭审,每次都有无罪辩护律师以宪法、刑法进行辩护,洪海华自己也做了无罪辩护,而法官们都是无言以对。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通城县看守所。

嘉鱼县张京友:女,嘉鱼县簰洲湾镇居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四日,张京友在家洗衣服时被簰洲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家中几岁小孩无人照顾,只有邻居轮番给小孩饭吃,小孩哭着找妈妈,她丈夫出去打工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咸安区刘社红:男,五十二岁,咸安区大桥村十三组人,武汉市木材公司武昌材场职工。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刘社红、赵秀娟夫妇在荆州市被绑架,私家车被非法扣押。之后荆州市国保警察闯到刘社红家非法抄家。刘社红、赵秀娟目前被非法关押在荆州市看守所。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刘社红是个“问题青年”,染上吸毒恶习,因吸毒、斗殴多次入狱。毒瘾不光吸空了家里的钱财,更摧毁了刘社红的身体,他年纪轻轻就两脚浮肿,全身发黑,几近丧命。二零零六年底,刘社红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仅四个月,就戒掉了多年的毒瘾,变得身体健康,红光满面。他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学会善待他人,彻底去掉了原来的那一整套恶习,脱胎换骨。知其经历者无不称奇。当得知刘社红被绑架,村民及村委会纷纷给执法部门出证明说刘社红是好人,村民们在后来的证明信中写道:“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好人。”可是这样的好人也被绑架关押。

刘社红的哥哥知道后,九月十九日从咸宁赶往荆州给刘社红和赵秀娟送衣物,并到荆州市公安局向国保询问情况,荆州市公安局国保警察态度恶劣,不耐烦地打发刘社红的哥哥,并威胁刘社红的哥哥不许为刘社红和赵秀娟请律师。刘社红的哥哥找国保索要被扣留的私家车和其它私人物品,国保警察推之不理。目前被非法批捕。

通城县胡如意:女,七十三岁,二零一九年五日十日,胡如意与黎彩华结伴外出讲真相救人,在学校门口被中学生诬告给了门卫,门卫报告给了公安局,随后她们俩被绑架到公安局,因为年纪超过七十岁,胡如意当天被放回家。

通城县黎彩华:女,六十八岁,二零一九年五日十日,黎彩华与胡如意结伴外出讲真相救人,在学校门口被中学生诬告给了门卫,门卫报告给了公安局,随后她们俩被绑架到公安局,黎彩华被劫持到看守所,看守所不收,当日被放回家。

咸安区六名法轮功学员集体读书学法被绑架: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三日下午四点左右,咸安区六名老年人在法轮功学员王能英家读书学法,遭咸安区永安派出所绑架。其中一名八十多岁的男法轮功学员当时被放回家;五名法轮功学员遭610主任程胜利和咸安区国保非法提审。三名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当天晚上七点多钟才回家。老年法轮功学员倪丽华和法轮功学员王能英被送拘留所,说是拘留十天。六月二十日,倪丽华在被非法拘留七天后回家。六月二十三日,王能英在被非法拘留10天后回家。

通城县华桃凤:八月十二日上午,正在隽水菜市场买菜的法轮功学员华桃凤被通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张定二、杨伟明、张四平等人绑架到公安局。下午三点多钟,华桃凤回家。

赤壁市李四宝:女,六十多岁,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李四保和祝雪英结伴外出讲法轮功真相救人时,被赤壁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抄家,两人被非法关押在赤壁市拘留所,七月十一日回家。

结语

江泽民和中共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已经持续了二十一个年头,犯下了滔天罪恶。人在做,天在看,暗室欺心,神目如电,人间秘语,天闻若雷,不要以为自己做的恶事没人看见,上天都在一笔一笔的记着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现在的“武汉肺炎”就是上天警醒世人的又一种方式,期盼着世人能惊醒。恩赐给人选择未来的机会已经不多了,上天发怒的时刻已经快到了,到那时再后悔就晚了。请立即停止伙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站到法轮大法一边,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才能得到大法的救度,拥有未来。

2019年参与迫害的人员信息:下载
http://package.minghui.org/mh/2020/2/10/phones-20200210213635.zip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