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万大久遭迫害离世

Print

【圆明网】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万大久女士遭四年冤狱迫害,二零一九年出狱不久,于五月六日再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汉阳玉笋山洗脑班,回家不知吃喝拉撒,神智不清,疑被药物迫害,大约于九月底十月初含冤离世。

万大久女士,又名大万久红、万久云,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受益,无病一身轻,并且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万大久将一张神韵光碟发到了国保便衣警察戴诗学的手里,被汉阳区洲头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警察搜去几十张有关法轮功的光盘。万大久女士被非法关押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武汉市汉阳区法院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上午开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万大久女士。公诉人指控万大久制作和传播法轮功宣传品是“迫害法律实施”罪,万大久驳斥道,自己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讲真相救人没有错,更谈不上违法犯罪。她要求当庭播放真相光盘,让现场的人都看看,这些光盘内容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是正的还是邪的。

律师则从法律角度进行无罪辩护,指出:中国宪法也规定了信仰自由;万大久信仰法轮功本身符合宪法的规定,传播自己的信仰,属于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范畴;国家法律从来就没有禁止过公民修炼法轮功,万大久的行为没有违背任何法律,不得予以定罪。万大久无论从事实上还是法律上都没有构成犯罪,希望立即释放万大久,以减少冤假错案。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武汉市汉阳区法院罔顾事实和法律,将万大久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万大久依法提出上诉,二零一六年六月,武汉市中级法院审判长梁锐不依法办案,既不开庭审理,也不发回重审,维持原判。万大久对二审结果不服,委托家人继续申诉。六月二十五日,万大久的大姨张晨娥等人到汉阳区法院递交申诉状和法轮功真相信时,被汉阳区法院副院长刘言胜、法官梁宏招来派出所警察非法扣留10多个小时。

万大久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宝丰路女子监狱,受尽各种酷刑折磨。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出冤狱后丈夫已经再婚,她无家可归,暂住汉阳区江堤中路汉江苑的前夫家。

由于武汉要开军运会(2019年10月18日至10月27日),万大久才出狱回家,社区的人就找到她家骚扰她。回家才半个多月,五月六日万大久又被汉阳区周公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汉阳玉笋山洗脑班(对外称“江汉区法制教育基地”)。

万大久这次在洗脑班不知遭到何种迫害,军运会后,回家不知吃喝拉撒,也不说话,不知被用了什么手段迫害,神智不清,怀疑被药物迫害。后来,被她哥哥送去医院就去世了,去世时间离军运会结束不到一个月。

湖北浠水法轮功学员汪金平二零一五年三月被劫持到玉笋山洗脑班,遭到了以屈申为首等恶人的迫害,恶人偷偷在其吃的饭菜里下药,在睡觉的床上被子里、枕头里下药,弄得他浑身难受、疼痛伴随着麻木,眼神也由之前的正常变得不正常,一眼就能看出是吃了破坏神经系统的毒药,几乎睡不了觉,有时几乎整晚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偶尔睡着一会儿。

武汉法轮功学员余毅敏,一九六二年生,毕业于中南财经大学,原湖北省电力建设第二公司会计师。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非法劳教期满,被江汉区六一零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余毅敏又被胡家祥、屈申和郑容等恶人指使医生对其强制注射不明药物,将其头猛力撞墙,并野蛮殴打,直到大年除夕才被放回。从洗脑班回来后,余毅敏看到自己已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家庭破裂,且无处安身立脚,最终导致精神完全失常,生活无法自理,并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含冤离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