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突破家庭魔难

Print

【圆明网】现将如何突破困扰我多年的家庭魔难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交流。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开始我丈夫支持我学大法。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开始,我到北京上访遭迫害回家后,他出于对邪党迫害的惧怕,对我学法炼功开始進行干扰,对我大打出手,家庭的魔难从此开始了。

一次次的上访,一次次被迫害,同时伴随着家庭暴力。我对丈夫的“怕”时时干扰着我做三件事,所以一路走来真是磕磕绊绊的。

二零一六年六月的一天晚上,我和我丈夫吃完饭后,因为放不下夫妻之情,为了点事我和他吵了一架。第二天,我和同修到乡镇集市上讲真相,那天心态不好,我还是坚持去了,救人效果特别不好,也没有向内找找是什么原因使人不听真相,没有及时归正自己。结果表面看是因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当地派出所绑架,家人被勒索三千元钱,傍晚我回到家。

回家后丈夫对我又是一顿谩骂,说什么:“在家不许你炼,我只要看到大法书我就撕,看见你炼我就打你。”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不明真相的丈夫针对我的“怕”来的,而我当时的心态不稳,怕自己的皮肉受苦。只好把书和师父法像藏了起来,利用他上班的时间学法,晚上到学法点学法。

傍晚六点发正念正是他下班吃饭的时间,但是我得发正念呀。我坐在床上,盘腿发正念,丈夫看到后就打我,往门外拖我,让我出去炼。有几次我就早一点吃饭到同修家发六点的正念,但又觉的这不是办法,只好在家不打手势发正念。那些日子每当傍晚六点以前,那个“怕”的物质笼罩在我的空间场,让我透不过气来。自己也知道这个状态不对,应该突破,但就是没有这个正念。

我到学法小组跟同修说:“家里没有学法的环境,没有办法,我要离婚。”同修说:“你离婚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起不到证实法的作用,还把你丈夫害了。本来这些干扰的出现,是旧势力控制你的丈夫针对你没修去的人心来的,你还不快清除这些人心,解体这些干扰,解救你的丈夫?你太自私,满脑子想的是自己,真正可怜的是你的丈夫。我们是修炼人,有师父有法不怕苦,可他是个常人,常人就泡在名利情中。在这个迫害的环境下,我们的家人,顶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我们应该善待他、关心他,在生活中好好照顾他,让他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怎么能怨恨他呢?你丈夫的怨恨、不善,就是你的心的对应。但是做三件事中绝对不能退让,不能上邪恶的当。修炼没有捷径,你快入心学法,多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那个‘怕’,法能坚定你的正念。师父加持你有正念之后就知道怎样做了。”

同修对我有所帮助,但想离婚和离家出走的念头时常还有。直到有天晚饭后,我丈夫带着酒气又骂着说:“你不是说我不让你在家炼你就离婚吗?我就不让你炼,我看你能怎么样,你今天必须选择要大法还是要这个家!”看着他被邪恶因素控制、眼睛露着凶光,真是胆寒,但我还是坚定的说:“我两个都要,我不会放弃你,更不会放弃大法!”他又恶狠狠的打了我。

面对这一切,我想我哪里没做好?就开始向内找,突然一个想逃避要离婚的念头闪了一下,是师父看到我向内找,把这个念头打入我脑中,告诉我就是这不正的念头,叫邪恶钻了空子,控制我丈夫对我如此的凶。旧势力的目地就是为了让大法弟子家庭破裂,在世间起到破坏法的作用,来毁我的丈夫。

认识到后我特别内疚,感觉真对不起他,因为我没修好,叫他承受着不应该承受的,差点毁了他。认识到之后,他再也没那么凶恶,但是在家学法还是干扰我。

这段时间,我隔三差五也出去讲真相,有更多的时间学法发正念。有一次,碰到个同修,同修说:“家庭环境怎么样?”我说:“另外空间那个‘怕’还在干扰着我,还没有突破。”同修说:“你能不能豁上?”我说:“我现在的心性还真达不到,没有那么强的正念。”有的同修说:“是不是你上几世欠他的?”我说:“现在正法时期所有影响我们做三件事的都是干扰,都不能承认,是我的人心叫邪恶钻了空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手表到六点多一点就停了,我把时间调好以后,它又继续跑,第二天又是这样。我悟到师父点悟我得往前走,不能停在这。上学法点和同修交流,同修也说:“师父看着你这么长时间还没突破,师父着急啊!”

第三天下午我在家入心学了师父的讲法,从法中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怕”什么呢?背师父的讲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又不断的背《洪吟二》〈怕啥〉来加强自己的正念。每到整点就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并清除另外空间强加给我“怕”的那个邪恶生命。

到了傍晚,我坐在床上发六点的正念,“怕”那个东西还在干扰着我,慈悲的师父加持着我,我坚定一念:我今天豁上了。丈夫回家一看我坐着发正念,把我拉出门外。我又進家继续发正念,他拿起一个凳子朝着我的头顶打下来,凳子落到头顶他停住了手,我的腿自然松了下来,他骂骂咧咧的回去吃饭。我继续盘腿发正念,他又过来朝着我的脸打了一巴掌,当时感觉半边头都麻木了,他又去吃饭了。我盘上继续发,他过来后拽着我的一条腿把我拖下了床,又打了我几下才罢休。

当时我找了找自己是不是带着争斗心在做,当时想还发下去吗?也是师父的加持,当时心一横,今天必须冲过去,绝对不允许另外空间的邪恶来迫害我和我的家人。我又盘腿结印坐着,丈夫回头一看笑了,说:“我熊了,你炼吧,炼完过来吃饭。”这时我发自内心说了一句:“谢谢师父!”

我一看早过了发正念的时间,那就吃饭吧。右手有点抬不起来,我用左手吃饭,心里对他一点怨恨也没有。我知道师父给我拿掉了这些败物。我平静的对他说:“我知道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这几年,你承受的压力不小,你放心,江泽民被绳之以法的一天很快会来到,法轮功平冤昭雪的一天很快会来到,你承受的这一切都会给你带来福份,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这样对你不好,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说:“别说了,吃饭吧。”

第四天我就把师父的法像挂了出来,书也摆出来了。

叩拜师尊,今后,弟子会珍惜师尊承受着一切延续来的时间,精進实修,不负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