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法徒

Print

【圆明网】至今年为止,我已经在大法中走过了第二十三个修炼的年头。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又把我从共产邪党不人不鬼的怪圈里拔出来,用佛法真经清洗我心灵上的污浊,还要救度我。我每天都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之中。

我这么幸运,却让师父操尽了心。我真是象师父说的那样,“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1]遇到魔难总是按人的理来衡量对与错,而不是站在真、善、忍的法理上真正的去找自己,去修自己。邪恶的旧势力虎视眈眈的看着大法弟子,钻大法弟子修炼中的漏。在年前的车祸中师父又保护了我,又给了我一次重生。在邪恶迫害来临时,是师父点悟和加持了我,排除此难,今天我把自己讲真相救人和危难中得到师父救度的部份经历写出来证实大法,以谢师恩!

众生觉醒 有惊无险

二零一八年那年夏天,天气特别热,我发完中午十二点正念,便开着三轮电动车,带了一小袋真相小册子,一大包《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的书,还有一包真相不干胶,去了十五里以外的村庄讲真相救人。

村里有的人家开着大门,我就把真相资料送到屋子里。在一户人家,遇到一位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给他讲完大法真相,他做了“三退”,我送给他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一个护身符,并告诉他看完后不要扔,不要烧,收起来会得福报的。小伙子说:“大姨啊,我正在找这本书呢!今天这样幸运给我送上门来了,我怎么还能扔掉呢?谢谢您了!”我说:“谢谢法轮大法师父吧,是师父让我们出来救人的!”

遇到关着的大门的人家,我就把真相资料夹在大门上。有的人家看到自己家的真相资料和别人家的真相资料不一样,就到处找我,想多要两本。

遇到电线杆子,我就在上面贴真相不干胶。走到哪里做到哪里。天太热,带的真相资料多,不一会满脸都是汗水。

当我走進一个胡同,有两家的大门敞着。一家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小伙子,我边发真相资料边劝其“三退”。小伙子说:“大姨啊,别讲了,快跑吧,后边来那个人是党员,是干部,他就是管你们的。”我心想:众生在觉醒,知道我们是好人,就让我快跑。我回头看,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手里拿着一本真相小册子,向我走来。我迎了过去,他说:“这是你发的吧,你走吧,别来这里发了。”

我看了看我的真相资料只发了三分之一,怎么能走,便给他讲法轮大法真相。 我说:“你以为我愿意来这发吗?你看我这一身大汗,这些真相资料是大法弟子自费出钱做的,不吃人一口饭,不喝人一口水,不要人一分钱,送到人们的家门口,你没问问我是为了啥?现在人类灾难多,我是来给你送福保平安的。老百姓印书印真相资料是中国宪法允许的。你是党员吧,还没有声明‘三退’吧?”他没吱声,回头瞅瞅那个小伙子,身边一个年轻媳妇在哄孩子,还有一位老太太都在看着他,他觉的理亏,做出散步的样子走了。

我在后面追着他给他讲真相,想让他“三退”得救。可他走的太快了,没有追上。我回去拿袋子,年轻的媳妇和老太太都伸手和我要资料,我给她们退出了少先队。小伙子回屋里看真相资料去了。

我想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如果我当时跑了,传出去,将来会有多少众生不能得救啊。

你再给我一份真相资料

我发完这一条街,来到另外一条街,正往电线杆子上贴不干胶时。那边走过来一位老者,我转身给他讲真相。他问:“你那袋子里装的是什么真相资料?”他伸手抢袋子,我往回夺,心想坏了,又遇上当官的了。他急了,说:“也给我一本真相资料啊!”原来是想要真相资料的人,我笑了,说:“不用了,大叔,回家去大门上找吧,家家都有。”他说:“你们发的每一次都不一样,你再给我一份。”我就又给了他一本,告诉他要是和他有的重复,就送给别人。

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发完这个大堡子已是下午四点了,还剩下一些不干胶,想想回家的路上还有三个小堡子,那这些不干胶也就都能贴完。

师父保护 总能遇险呈祥

我進了第一个堡子,刚停车,从前面开来一辆白色汽车,瞅瞅我就开走了。我从另外一条道往上贴,这白车转了一圈,又跟我走个对面。开车的是个小伙子,看他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我也没有多想什么。我看背包里面的不干胶还有不多了,再前边还有两个小村子也就贴完了。

我骑着电动三轮车接着往家走边走边贴。走到半道开始头痛,我从反光镜看到后边跟着一辆警车。不由得我想起前村的那个干部和刚才打电话的小伙子。心里赶紧发正念。功一打出去,警车没有停,就过去了。等我到第二个村,想進村贴真相不干胶,腿疼的下不来车了。我当时吃了一惊,因为道路是直的,没有注意警车是不是往前走,是不是進村在等我。我寻思腿疼是师父不让我下车,心想这回我可得跑了。我就没下车,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平安的回到家。到家已经是晚上五点了,丈夫已经生火了。我一边做饭,一边心里发正念,事情平平安安过去了。我每次出门救人,总能感觉到师父的保护,也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车祸之后

二零一九年中国年前的一天,我骑着三轮电动车去十里外的村子发年历和真相福贴,同时讲真相救人。回家的半路上,车的电量少了,上坡车开不动了,正好又到了一个村子,想找人家充点电。但如果回家晚了,丈夫会担心,也会发脾气的,就着急往家赶。我下车推着电动三轮车走,左手捏着电扎,结果没有注意,电加大了,车头拐过来就下道了。道下是又高又陡的河堤,当时是人倒车翻,车压在我身上一起往下滚,我喊了一声:“师父救我!”喊声一过,车后斗起来了,来了个大折个,我滚到了河堤上。我睁开眼睛瞅瞅,一个人也没有。当时是前后脑疼,腰疼,起不来,也不敢动弹。我想起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想我哪里也没有摔坏,车也摔不坏,我一定能起来。我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能起来。我一翻身就起来了,活动活动身子,全身哪儿都没有坏,头上脸上一点破的地方也没有,一点血也没有出。

我回到马路上,坐在道边,看着我的车,既心疼又后怕,又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我在那里躺着是头朝东,脸朝下,闭着眼睛什么也没有看见,回想当时的情景,自己好象在车翻那儿站着,车后斗是怎么样起来的,来个大折个,车斗折东面去了,向下滚的时候在石墙上,崩了几个高滚到河堤上去了,看的清清楚楚。想必是,车翻砸在我身上的时候元神离体了,她看的最清楚,而肉身躺在那……

我不能光坐着,赶紧起来找人抬车。我到了一个卖店,找来几个人帮忙抬车,有个好心人给我家里打了电话。周围又来了几个看热闹的,他们都在议论,这么高这么陡的河堤,人却没有伤到,这可是捡了条命啊。其实是师父救了我,他们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也都会相信人间原来真有神佛啊!

截止世下流

人类社会道德败坏,人变的极为自私,为自己着想,为了钱甚至不择手段,随礼是当今社会抢收入的好机会。

比如娶媳妇、上大学、送老人,红白喜事是正当的,除这些以外,如盖房子、上楼、装修房屋、出国、还有听孩子回家说外地有的老母猪下崽子也要办事情。还有的不买楼房,也说要上楼,为的是收礼金。不出国的,也说要出国收礼金,真是让人苦不堪言。

我有两个男孩,大的大学毕业,在大城市工作,自己买了130平米的楼房,去年又给我两个老人和他弟弟在离家近的小城市买了楼房。丈夫高兴,非得要上楼办事情收礼金。当时我自己也想收礼金,想孩子们都结完婚八九年了,光往外拿钱随礼,手里也是空空的,要不是孩子给钱花,光靠我们种地的那点钱,就只够平时随礼金的,生活费都不够,我名利心全起来了。

在一次学法时候,打开《洪吟二》,师父的法映到眼中:“神佛世上走 邪恶心生愁 乱世大法解 截窒世下流”[2]。当时我愣了一下,师父为何让我看到这个法,按照当时的情况来悟,当时我是打算要办事情,这不是为私、为我的名利心吗?也是执著于钱财的心。我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听师父的话,大法弟子如果都能修到无私无我,才能截至世下流啊!于是我与丈夫商量:“事情还是不办了吧,孩子给买楼,没有外债,孩子们在外面都能挣钱,生活过的也挺好的,就行了,你看有的人光指望这点地,挣不着多少钱,都挺困难的,还是给大伙省点吧。”丈夫也就同意了。

邻居们都打听什么时候办事情啊,我说为了给大家省点钱,不办了。从那以后我发现我们地区办事情的不象以前那么多了。

回想自己修炼的路,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关心和点悟,不争气的弟子让师父操尽了心。我也想修好自己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法徒,可是遇到魔难就退回到常人中了。都是师父大慈大悲善待弟子,我才平安的走到今天。弟子衷心的叩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