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真相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在中共二十年的邪恶迫害中,我和妻子、女儿经历了血与火的魔炼,历经六次抄家、一次劳教、两次判刑,而且一直是被中共当局重点监控的对象。长期以来,非法组织“六一零”的主任、国保队长、派出所警察、司法所、社区、单位、各级官员等各种人员经常上门骚扰。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鼓掌)包括那些最坏的,否则在这个时候就不可能有当人的机会。历史是他们走过来的,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最可恶的是旧势力,它们敢利用邪恶随意杀戮我的人,因为人不属于它们。师父的心里装着的是所有的人。”[1]

所以即使他们对我们如此迫害,我们仍把上门者都当是与大法有缘的人,是来听真相希望得救的人。我们始终怀着善念对待一切上门者,使不少有缘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从而在善与恶的选择中摆放了自己的位置。

给省领导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不久,省官员在有关人员陪同下来做我和妻子的“转化”,在近两个小时的谈话中,由于我抱着向他们讲清法轮功真相这一念,在师父的加持下,整个过程中,他们除了提问都是在听我讲。

省领导问:“你是一个大学毕业生,是一个领导,而且又是一个医生,为什么会相信法轮功?”我说:是啊!我原来自认为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很相信科学,但是不可能不得病。我在部队时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在部队大医院治不好;来到地方医院也治不好;拜访中医名医,中药、草药、单方、验方、秘方、针灸都治不好,练气功也没有效。二十多年了几乎年年住院,啥用没有还越治越重:关节变形、红肿,天阴下雨,冬春气候变化,是我最难熬的日子,我成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不能摸凉水的“废人”,才四十多岁的人就被疾病折磨的不成人样,面黄肌瘦,173cm的个子,体重还不到六十公斤,有一次来单位办事的警察还差点把我当成“吸毒者”。

在我对人生感到无望时,偶然间我看到了李洪志老师的著作《转法轮》,当我连夜看完后,神奇的事就出现了:每天凌晨四点腰和关节都要准时痛的事没有了。很快我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就彻底好了,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读《转法轮》三天后,我这个每天抽两、三包烟的“烟鬼”,妻子曾经多次用“离婚”威胁逼我戒酒的“酒鬼”,彻底戒掉了烟和酒。亲戚、同事、朋友们都为我的变化感到惊讶!从此妻子逢人便讲:“大法救了我的丈夫,挽救了我的家庭。”而我最大的收获是明白了人生命的真谛,我对造成自己冤屈的单位的某些人的怨恨得以化解。总之《转法轮》中所讲的我都感受到、看到、体会到了。

后来我女儿也由于修炼了法轮功,外伤性癫痫头痛彻底痊愈,从此再也没有复发。我为女儿担忧的心病也没有了。我还亲眼看到了我们炼功点有许多患肺癌、皮肤癌、乳腺癌、红斑狼疮、慢性肾功能衰竭……很多是在生命垂危之时炼了法轮功而获得新生。我是一名医生,这些在医学上都无法彻底治愈的疾病,修炼法轮功却能得愈,这说明法轮功是一种超常的科学。

法轮功修炼的是“真、善、忍”,要求修炼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努力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我们修炼法轮功后,家庭关系更加和睦,真正感受到人生的幸福和快乐!我真不明白,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又能强身健体,这种对社会,对民众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江泽民为什么要打压呢?!

省领导劝说:“你也是个领导,是共产党员,现在上面不让炼,就不要炼了。”我说:我不是共产党员了,我已经自动退党了。过去我曾经也发过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但是我现在发现共产党说话出尔反尔,过去反对的,现在却提倡,过去提倡的现在又反对,过去骂国民党搞独裁,现在江泽民一句话,把上亿修炼人推向政府对立面;反右是共产党搞的,后来说扩大化;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发动的,后来说是什么“十年浩劫”;堂堂的一个国家主席刘少奇一夜之间就成了“叛徒、内奸、工贼”,后来又成了“无产阶级革命家”。就说我亲身经历的吧,我所在过的部队参加过两次战役:一次是所谓“平息反革命暴乱”,一次对越作战。前者揭批“四人帮”时被平反,昔日的暴民成了良民,镇压反革命暴乱的立功部队成了镇压群众的“四人帮”的须须根;对越作战时我所在部队官兵牺牲上百人打下来的山头,后来又还给了越南,成为越南的领土,等等等等这类例子数不胜数!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能说清?就说法轮功,以前政府说好,媒体大量报道好,中共七个常委夫人都炼,七个常委都看过《转法轮》,人大委员长乔石经过调查给中央报告说:“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现在江泽民一句话,就把上亿做好人的民众推向了对立面来打压。这种做法对吗?合法吗?

我说:要我放弃也可以,答应我两个条件:一、今后我患了病,所有医药费你负责给我报销;二、帮我解决人世间的所有烦恼和生老病死的问题。他回答说:你的问题我不能解决。我说:共产党解决不了的问题,法轮功能解决,我为什么不炼呢?!

这位领导最后说:你认为好,那就好好在家炼吧!

给看守的人员讲真相

二零零零年,政府怕我们到北京上访,“六一零”人员、国保警察指使单位派人来我家看守我们,他们三班倒,坐在客厅看守,夜班坐在楼道口的一辆警车中看守。除了上街买菜有人跟随去,其它时间不得离开家门。

因为都是一个单位的,又曾经是我的下属,他们一个劲的解释:他们也没有办法,不是自愿来干这种事的,他们要工作,要养家糊口等等。我对他们说:我能理解你们,你们也是不情愿的,但是,你们应该明白你们的行为是违法的。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我修炼法轮功前后的变化你们都清楚;医院里的法轮功修炼者是些什么样的人你们也都清楚;中共这么些年所作所为你们都知道;文化大革命的教训你们还记得,所以我希望你们自己去思考,去辨别是非,不要人云亦云,跟着做一些既伤害别人又伤害自己的事。这个非常时期,我们能在一起本来都是有缘,我希望是一段善缘,对你们的生命是有益的。

由于我们不断给他们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他们心里都明白,所以有的来一两次就推脱有事不来了,看守人员换了一拨又一拨,其实我清楚这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在整个看守期间,我们尽可能给他们提供方便,他们也从不为难我们,也从不管我们所做的任何事,睁只眼,闭只眼,有的还稍稍对我说:你们要走,随时都可以走。所以在我们被看守在家里的四十五天中,同修可以随时来家和我们一起学法,切磋交流,传递资料。后来中国年放长假又要把我们看守在家里时,因为谁也不愿再干缺德事,所以派谁谁不来,最后单位书记只好亲自带着用高薪从外边请来的人来看守。在后来一次被看守中,我和妻子很顺利的从家中走脱。上边“六一零”要单位派人到北京堵截,单位也以经费有限而拒绝。

给各方官员讲真相

二零一零年我被非法判刑刑满回到家中。第二天,国保、派出所警察、社区、综治办官员一行十多人带上东西来家看望我表示“关心”。综治办主任说:“今天我们来看望你,按规定想和你落实有关‘矫治’问题。”当我听到“矫治”两字时,就打断他的话说:“什么‘矫治’?我由于信仰真、善、忍被冤枉劳教、判刑坐牢,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有什么错?你们还要‘矫治’我,你们想把我改变成什么样的人?”其中一位说,他们没有说我是坏人,他们都知道我是好人,这是上边的规定。

我接话说:我是好人为何要把我送去坐牢?就因为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我的电话被监听、出门被跟踪,三番五次被抄家、被抓、劳教、判刑,《转法轮》是我从新华书店买的,不交出去就来家抢;所谓“敏感日”单位单凭“上级指令”就随便将我们看守在家中;我和妻子去反映公安和单位违法行为,却被以“扰乱社会治安”关押一个月,回来后又被单位非法看守长达半年;我被单位先后非法看守了二百八十三天,我们辞职离家自谋生活,又被公安“通缉”;被抓后,就因为不“转化”一家人被判劳教,在劳教所因为不“转化”我又被延期四个月;回来后单位又说:上边“六一零”不同意我的退休申请,我给单位党委写信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党委书记把我的信交到“六一零”,为此一家人又遭牢狱之灾,失去了工作等等等等,所有这些行为,都是对我的严重迫害都是违反中国宪法的!我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现在你们又到家里来搞什么“矫治”!你们没完没了还要到什么时候?你们想一想,你们还有没有一点理智?

听了我的叙述,大概他们的良心受到震动,谁也没有再讲什么,我看到那个社区女副书记在抹眼泪。最后他们只说了一句:“好好休息!”一行人就走了。

临走时派出所警察说:你不到派出所按指纹办手续,你就不能落户,也就办不成新的身份证。我说:办不办有什么关系,没有户口我也是个中国人,而且我还是个大法弟子呢!半年后派出所警察打来电话说:“局领导讲了,你的情况特殊,破例给你办落户手续和新一代身份证。”

于是我在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情况下顺利的办理了落户手续和新一代身份证。

给国保队长讲真相

二零一二年新年刚过,一天早上国保队长和一名警察突然登门,我问他们又来干啥?国保队长说:省里通知,你们法轮功要为某某开追悼会,有大的行动。我立即说:完全是造谣。逢年过节、敏感日子都说法轮功搞什么行动,兴师动众,有过吗?打压法轮功就是靠造谣、欺骗发动起来的,现在又靠造谣、欺骗来维持这场迫害。共产党有几百万全副武装的军队,却害怕一群手无寸铁的修炼人。你们天天都上明慧网,应该知道,大法弟子在做救人的事情,按真善忍做好人,其它我们还能干啥?再说法轮功开什么追悼会,开追悼会是常人中的事,法轮功学员去世,单位或亲人开个追悼会,亲朋好友,包括法轮功学员中的朋友参加悼念也符合人情人理,很正常,无可非议,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要动不动就搞得如临大敌,你们是自己吓自己。你们得好好想想了,和一群修炼人对立,对你们、对你们的家人是不好的。“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的理你们该清楚了。

于是他们一个劲的解释,抓法轮功都是上边的命令,除了上边指令外,他们没有单独抓过法轮功学员,派出所抓的,没有在网上的,很多都马上放了。

这次交谈后,追悼会那天,我所在区国保警察没有公开到法轮功学员家门口拦截,其它地区国保都在一些学员家门口拦截,拦截中还发生了许多警察违法的事。

给社区主任讲真相

二零一九年“四·二五”前一天,社区副主任打电话来说:要来给我家挂“光荣之家”的牌子。我说:挂个牌子又不能当饭吃,现在主要是解决生活问题。他说他们到我家再谈。因为这位副主任来了几次只简单的讲过真相,还没有给他讲“三退”的事。第二天,这位副主任和派出所的警察一起来了。我知道他们是因为“四·二五”维稳来的,我只是没有挑明而已。我主要和他们谈了当前中国国内和国外的形势,趁势我对那位副主任谈了“三退”的事,我说:你把你入过的那个党、团、队退了吧,老天惩治中共时,不要跟着中共当殉葬品。旁边的那个警察(他很早就“三退”了)也从中插话说:你还是退了吧。他笑了笑,没有吱声,由于他们急着走,最后没有明确态度。

“五·一三”法轮大法日和师父华诞日,他们又到我家来了。当我一开门,见他们提着一袋水果,一见面就说不好意思,今天是你们李大师的生日,上级领导要我们来看看你。我说:“如果看我,没有什么可看的,请回吧!如果是来为大法师父祝寿,我欢迎!”

当我请他们在客厅坐下给他们倒茶后,我再次严肃的对他们说:如果看我,你们就请回吧!如果为大法师父祝寿,就坐下聊聊。

我刚好从网上知道中共把中美贸易谈判破裂的罪名强加给美国,我就对社区副主任说:“中共又在欺骗中国人,明明是中共撕毁协议,却强加给美国。”刚说完,那副主任说:“其实我们老百姓都知道是中共撕毁协议,中共的罪恶我们都清楚。”

于是我们就中共在历史上的恶行進行了讨论。通过这些交谈,我知道其实现在人人都盼中共快倒。我顺势又对他说:那天给你讲退党的事,因为你没有表态,这不行的,你还是要表个态才行。于是他答应退出共产党及加入过的其它组织,同时说了一声“谢谢!”他又对我说:“我们也不想来打扰你,是上边布置下来的,没办法,这是工作。”我说:“我能理解你们,你们也要理解我们。在中国工作很难自己选择的。但是,良知是可以选择的,好坏是出自人的一念。”他说:“是,是!你知道的,我们可没有做对不住法轮功的事啊!”

这么多年与“六一零”人员、警察、社区人员打交道,我认为大多数人本质上都是好的,还是有善念的,他们也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所以,我们不能把他们拒之门外,不能都把他们视为恶警、恶人、恶徒,我们应该要用善念对待他们,用慈悲之心救度他们。这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胸怀。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