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用心背法中实修心性

Print

【圆明网】二零零五年起,我就开始背《洪吟》和《精進要旨》等一部份短篇经文,《转法轮》第一讲都没背完,由于自己的各种执著和人的观念没有转变,背法未能坚持下来。这两年来,在《明慧周刊》上看到很多同修背法的交流文章后,我决心突破自己人老(今年八十岁)的观念,去年又重新开始背《转法轮》。

在背法时,我开始一段一段的背,读几遍背一遍,再读再背,做到不错字、不掉字。长的段落又分为两节或三节,再连起来背。在反复的背法当中,有掉字的地方,再反复朗读,加深记忆,这样就不容易背错。背完一个小标题后连起来背整篇就背不到。我想,这样下去要多长时间才能背完《转法轮》这本书?这时“学法不怠变在其中”[1]打入我的脑中,我背法的目地是要书中师父讲的法句句入心,使自己的心溶于法中,实修自己那颗心。因此我不图速度,通读与背法相结合,除了讲真相救人和发正念,我抓紧一切时间反反复复的背法。这样持之以恒的用了八个月时间背完第一遍《转法轮》。背第二遍《转法轮》就比第一遍快些了。

在读法和背法中,我感到思想都能很快集中精力,也就是负面的思维和杂念少了,背的速度就自然快一些,到目前我已背完第二遍《转法轮》。

背法提高心性

通过背法,我对师父讲的法理有了進一步的认识,有些法的内涵有了進一步的理解。你真正有一颗实修的心,在言行中法要展现给你,使你很快意识到自己有什么执著心就该修去、提高上来。例如:今年年初,学法小组一同修说明慧网通知抱轮改为一个小时,有新的炼功音乐,我当时就有怀疑。后看到《明慧周刊》上的通知,我立即就意识到自己当时这一念错了,其实内心很明白怕改成一个小时,怕吃苦。正是由于有怕的这种因素,当第一次抱轮刚到头顶抱轮时就坚持不了,心里想是师父的要求,我必须照办,就一遍又一遍的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结果两侧抱轮还是仍未坚持抱完,接连两、三天都是这样。

一天,我想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后,就又抱半个小时的抱轮:这抱轮不是一个小时了吗?改炼两天后,我到小组学法,先给师父上香,学法时有个同修问:“是哪个上的香,香杆上有几个灰圈?”我立即说:“是我上的,师父在鼓励我呢!”学完法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感觉到:我改了抱轮时间是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回家赶快学近几年师父的讲法,果然一下就看到师父在答弟子提问中讲:“师父要求大家怎么做的就怎么做,法上要求的怎么样你们就怎么样,是这样。不要自己单独的搞另外的样子啊。”[3]我被震惊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错了,错了,师父我错了。眼泪流出来了,明慧的通知是师父对弟子的要求,第二天早上晨炼前我想到师父讲的一句话:“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2]。我终于炼完一个小时的抱轮。

虽然炼功改过来了,但是到底是什么心使我犯了这个错误呢?要从根上找到挖掉它。背法中这两段法展现在我脑子里:“有人站桩,胳膊举累了,受不了,放下来了,根本不起作用。这点苦算什么?我说人炼功这样举着胳膊就能修成了,那简直太容易了。”[2]“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2]。

我真正明白了是“怕心”,怕吃苦的心使我犯了错,就说这“怕心”,早知道有怕心,但认为主要在做救人的事中体现。这段时间通过背法,全面的认真学法,对师父讲的:“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4]“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4] 我对师父讲的这些法有了深层的理解,同时感到自己中党文化毒很深,人的思维、想法、观念等很多都是党文化的东西。我只有按师父的要求实修自己。

正念对待病业假相

修炼前我是个药罐子,各种慢性疾病缠身,特别是美尼尔综合症使我长期失眠、头晕常晕倒。修炼后我所有的疾病痊愈,无病一身轻。修炼二十多年来也出现过症状,我把它当作消业或者否定,没吃过一粒药。可是修炼是严肃的,特别到了这后期自己的修炼有漏就被邪恶钻空子。去年十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准备发六点的正念,感觉有点冷,穿上一件衣服上床坐下,突然就开始发抖,天旋地转的,身体抖动摇晃起来,坐不稳了,紧紧抓住床枕靠背,心里明白邪恶迫害来了:请师父救我。那天家里没人,我用尽全力喊“法正乾坤……”嘴不听使唤了,眼睛睁不开了,好象要摔到地上,我紧紧抱住床头,这时孙子回来开门了(后来想是师父的安排),看到我的状况被吓住了,進屋一把将我抱住,我使劲说出个“法……”孙子立刻喊:法轮大法好!(因为我们全家都相信大法),孙子立刻给他妈打电话。这时我已有些昏迷,女儿回来喊我两声,我有点明白了,好象听到“医院”两个字,我立刻说个“嬢”字,女儿明白是指离我就近的那个同修,女儿把我抱住,孙儿出去了。

一会儿同修来了,为我发正念,慢慢的我有些清醒了,身体仍然在抖动。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同修走了,我心里明白了,开始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一下子就吐起来,吐得很厉害,家里人轮流的守着我直到半夜。第二天,我仍然坚持学法、炼功、向内找自己的一思一念。邪恶不甘心,第三天晚上又来第二次迫害,半夜十二点闹钟响了,我坐起来发正念,又开始抖动起来,我不管你怎样,盘腿打坐,心里对邪恶说:“我信师信法的决心坚如磐石,我要跟师父完成我救人的使命,修炼中我有漏也不配你邪恶来迫害,我会在法中归正。”接着请师父加持,坚持发正念半个多小时,后背《论语》、又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过程中正如师父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在背法中身体就不抖了,第二天一切正常。

这次病业假相来得猛,也消得快。但是也使我深感修炼的严肃,特别是我们年岁大的,什么时间修炼跟不上,有了人心就很危险。我很快找到了邪恶钻空子的原因。在病业假相发生的前段时间,我外地工作的儿子回来看我,我对他说:“现在年纪大了,在家买菜做饭很累,我还是去养老院生活。”养老院是什么地方,我这不是常人心、求安逸之心吗?是为我的私心,我这还是大法弟子吗?这一思一念已经偏离了法、多危险哪!这些年我为了处理好家庭关系,支持儿女工作、孙辈读书,常为他们买菜做饭,同时安排一定的时间走出去讲真相救人,社会家庭都是我修炼的环境,为什么这些人心又出来了呢?师父的一段讲法展现给我“人的思维、想法,脑子中形成的各种观念,都是你长期在社会中接触各种事情过程中形成的,年岁越大积累的越多。”[6]

二十多年来,我对学法炼功基本没有间断,但是现在才深感根本没有在法中“实修”,长期在脑子里形成的这些人的东西就会在具体问题上反映出来。因为只有背法、用心学法,脑子里装進的法多了,其他人心杂念就会在法中被归正,自己才能提高上来。

回想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完全是师父的艰辛救度、慈悲的保护,时时指引我走正修炼之路,没有师父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今天。在此,我无法用人间任何语言来表达自己对师父的感恩之心,唯有多学法、学好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才能让师父多一份欣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精進正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