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放下自我 修出善

Print

【圆明网】

一、在家庭的琐碎小事中修自己

我父亲在我上初中时早逝,姐姐早婚,我与母亲及妹妹弟弟和奶奶相依为命。母亲在食堂干临时工,工作忙,三顿饭不在家吃,奶奶岁数大,生活起居都由我照顾,家里的一些事就由我忙活,渐渐的妹妹弟弟啥事都问我、依赖我。

母亲的那点工资很难维持这一家的开销,我主动退学(其实我因退学不知哭了多少回),干临时工填补家用,使妹妹弟弟能够继续上学。我学习很好,是班里的尖子生,班主任老师亲自上门找母亲想阻止这件事,老师了解家庭情况后,很是惋惜。

由于这件事,弟弟妹妹对我很尊敬,即使长大成家了,有些事还是要找我,使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养成了我说了算、一切唯我是从的坏毛病,不合我意,就不高兴,我做的好、什么都做的对,盛气凌人,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修炼了二十多年了,我深知我很执着那个“自我”,总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判断对错。这不都是很强烈的自我吗?我一定要把这个不符合法的坏毛病修去,可是谈何容易,总是做不好,伤害别人,损害自己,我很懊恼。

例如,儿子成家后和媳妇住在外省,媳妇怀孕差两个月就要生了,我千里迢迢去看望,看见家里乱七八糟的,这儿不干净,那儿很乱。我没有怪怨儿子和媳妇,想他们工作忙,媳妇又有孕在身。我不顾几千公里火车的路途劳累,每天做完饭后,一有时间就开始收拾,一星期后,我把家里打扫干净了。

即使打扫过程中尽量保持原样,其实媳妇已经不高兴了,我还不自知,这时媳妇开始找我毛病了,说:“菜咸了,花椒放多了……”我就记在心里,以后尽量少放。隔天又说:“你菜板放的不对,和台子边的棱有空隙,切菜时声音太大。”我就注意把菜板放楞下边放好,儿子和我有事出去一会儿,她就不高兴,甩脸子不理我,且指桑骂槐。过几天,媳妇婉转的撵我走。

我听了很震惊,很伤心,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流不停,那个伤心那个委屈无法言表。儿子不让我走,要跟媳妇理论,我想我是修炼人,师尊教我们要“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不跟孩子们一般见识,不给儿子添麻烦。想想媳妇从小就受邪党教育中毒太深,长期被党文化灌输浸泡,习以为常而不自知。媳妇讲过,她母亲管教她都很暴力。媳妇的种种表现不都是邪党文化害的吗?!我叫儿子要宽容、要忍让,善待她,慢慢规劝,我想媳妇一定会改变的。就这样,我回家了。

师尊说:“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2]

师父还讲:“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3]

对照师尊的教诲,我找自己到底是哪儿做错了,什么心造成的,反复思考反复找,啊!还是执着“自我”的坏毛病,时不时的冒出来捣乱。我心里认为:是为他们好,打扫卫生,收拾家,干干净净多好,哪有不对的地方,好象自己总是对的;总是用自己的感觉和要求去衡量一件事,自己觉的无所谓的事,就认为别人也应该不在乎……总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判断对错,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这不都是很强烈的“自我”表现吗?压根儿没有站在媳妇的角度上看问题,她可能脸上已经有点挂不住了。都是我的错,我太“自我”了,我要把这个长期形成的败坏物质“自我”曝光出来,去掉灭净,不给别人添不快,时时事事修自己。

二、在与同修配合讲真相中修自己

父亲早逝,家里经济困难,我从小就感觉自己不如别人,低人一截,很自卑。修炼后,我有了自信,我是世上最有福也最幸福的人,可是这个打小就形成的观念还是有,比如在同修互相配合出去讲真相时,就感觉同修有点瞧不起我。

开始时,我们怕心重,不敢面对面讲,在用手机讲真相时,我没用过手机,都不知道咋开机,其它设置就更不清楚了,问同修时,看出她不愿多说,我还没听明白,她已经走了,而且不愿与我在一起。一次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去,她们在前边讲,我在后边讲。我还没讲完,她们在岔路口拐弯了,也不关照我,我又找不着她们。过后,小组学法时见面,提都不提。此后我就自己一个人骑自行车出去讲真相。

师尊说:“俩个人之间发生矛盾,第三者看见了,第三者都得想一想我自己哪里有不对,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何况俩个发生矛盾的人就更应该看一看自己,要内修嘛。”[4]

向内找自己,我想是我没用过手机,太笨了,可能同修认为她已经给我讲明白了,抓紧时间讲真相去了。看来是我不对,我错怪她了。后来遇事谈起,确实如此。看来我还在用自己的感受怀疑同修,并用负面思维思考别人。自卑心让我老是怀疑别人瞧不起自己,实质是自己瞧不起别人。这不是妒嫉心的表现吗?这么强大的执着心能不被邪恶的旧势力趁机钻空子吗?我不能上旧势力的当,不能被间隔,不要妒嫉心,我要按照师尊教的遇到矛盾首先找自己,修自己,不看表象,不管同修有意也好无意也罢,不能被带动,要宽容忍让善待同修,互相配合好,破除旧势力对我们制造间隔从而阻碍我们讲真相救人。

转眼一年过去了,我们已经突破了怕心,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了。在与同修搭伴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配合的很好。我去掉了用“有色眼镜”看同修的心,只看同修的长处,同修的缺点和不符合法、不正的地方,就是我的一面镜子,同修尖刻的语言是我去执着提高的机会。我讲的时候,有的地方欠缺,同修及时就指出了,我及时归正。我看到了同修的闪光点,同修过去是个娇气不能吃一点点苦的人,渐渐的我发现,同修已经变了。我们每次出去讲真相,同修都随我骑自行车,不坐公交了,我们往返几乎要骑三十多里的路,不管严寒还是酷暑刮风下雨,我们都不在乎,心里只想多发资料,多讲几个人,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救,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记得一次我们讲真相发完资料,差不多该回家了,下起大雨来了,我们躲進加油站避雨,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天也不早了,雨还是不停。我想走吧,今天可要浇雨了。我们刚起步,雨停了,我们刚進单元门,雨又下起来了,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保护弟子呢!心里那个激动啊!感恩师父!谢谢师父!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感谢的,我们就说:“不用谢我们,我们是神的使者是传福音的,要谢就谢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师父吧!”也有不听的,也有骂的,甚至还有要举报的,在师尊的保护下,都化险为夷。一次,遇到一个五、六十岁的男子,刚讲了一句,他就破口大骂,而且骂的很毒很凶,我们守住心性,不为其所动,没还一句。隔一天,又碰到了这个人,没讲完一句,他和上次一样,又是破口大骂,而且骂的很毒很凶,我们根本没有插话的余地,只好离开。

我们向内找自己归正自己,为什么两次遇到这个人,是不是我们哪出问题了?仔细的想一想,难道这不是师父点悟我要修口吗?我在修口的问题方面很差劲,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归正。另一方面我想这都是我们法学的少,没修出善、修出慈悲心,层次低威力不够,解体不了他背后的邪恶。不是他在骂,是他背后的邪灵控制着他骂,我们为他中毒太深不听真相而惋惜,未能早日得救而着急。我们俩决定如果再遇着,一定要等他骂够骂完,好好的给他讲真相让他明白真相。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体悟到,真正的信师信法就是要师父所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遇到任何情况都有正念和决心。其实师父已经在法中为我们准备好了一切,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只要我们是修炼人的状态,一切都会被有序的安排;而如果我们总是放不下“自我”、坚持“自我”,就会陷于旧势力安排的圈套上旧势力的当,最后是死胡同,而且最严重的就是影响救人。

我们要多学法、学好法保证每天的修炼,在遇到任何矛盾、冲突的时候,能够真正的向内找,不看表象只修自己,从正法、救人的基点上去思考问题,才能做到正法中的脱胎换骨,才能彻底根除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特性,修出无私无我一切为他的慈悲心,才能成为新宇宙的保卫者。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