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遭迫害致死

遭十年冤狱 哈尔滨王江被迫害离世

【圆明网】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江二零零六年六月被枉判十年,在大庆监狱遭毒打、折磨,胳膊被打折,出现严重的骨结核和空洞性肺结核症状,及肝硬化腹水症状等。二零一五年,王江被家人办了保外就医后,身体刚有恢复,又被收监。二零一六年出狱后,在警察经常骚扰、邻居监控、隔离中,王江再也没有恢复,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离世,年仅57岁。

王江

王江,男,于一九六一年十月三日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区哈达村西岱家屯(原阿城区舍利乡)农民。修炼法轮功后,王江身体健康,是大家公认的老实、厚道的大好人。王江的家庭生活虽不宽裕,但大法修炼让他乐在其中,其乐融融,每天的生活很充实。

二十年来,王江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受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被哈站派出所、平房区派出所、阿城区看守所、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大庆监狱酷刑迫害多年。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王江依法去北京上访,被哈站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四天,期间,不给吃喝,还遭受恶警毒打,眼睛被打充血后,又送到平房区南派出所,警察才通知家人。后来,王江又被送到平房分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家人付出极大努力,才把他接回来。

二零零一年元旦,王江遭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构陷,被平房区派出所非法抓捕,并非法劳教两年,被勒索罚金一万多元。王江被劫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后,遭受恶警的毒打,并被注射了不明药物,致使王江全身发黑。因劳教所环境恶劣,王江全身长满了疥疮流脓淌水,还不许家属接见。这种情况下,万家劳教所非但不放人,还把王江转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酷刑演示:打毒针

二零零二年三月,王江在长林子劳教所绝食反迫害,被狱警王占起指挥恶警和劳教人员对他实施推、掰、撅、打等酷刑,迫害了几个小时后,王江已经不能走路。然后,他们把王江从一大队到五大队不停的转来转去,转到哪里,王江就被打到哪里,目的是制造恐怖气氛,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王江被非法劳教到期时,劳教所以王江不放弃信仰为借口,仍不放人,结果王江又被非法超期关押一个月才放回。

遭绑架 看守所里被迫害致病状

二零零六年一月七日,即黄历的腊月初八,王江与其他六名阿城区法轮功学员在阿城永源镇永和村向世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村治保主任薛宝信恶意构陷,遭永源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当天,永源派出所警察押着王江,在哈达村中共村支书老婆的协同下,闯进王江家里非法抄家。警察在王江妻子阻拦不住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光盘、条幅等物品后,就把王江关押进看守所。之后几天王江被多次审问未果,一月十二日被非法批捕,转关到阿城区第一看守所。

几天后,看守所来信说王江病了,在阿城中医院住院,让家属送四千元钱。妻子现借了一千元钱赶到中医院,见王江躺在病床上,十分痛苦,全身不能动,也说不出话来,脚上还戴着脚镣子。王江示意妻子解开裤腰带,妻子发现王江尿床了,小便已失禁,就对警察说:人已经让你们折磨成这样了,还戴着脚镣子,赶快打开。妻子把新买来的内衣给换上,又给恶警一千元钱,之后,他们把王江送回看守所。

遭枉判十年重刑 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上午,阿城区法院对王江等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当年六月,阿城区法院对七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王江被冤判十年重刑。七位法轮功学员上诉,均被中级法院无理驳回。

二零零七年三月,王江家属几经周折,多方打探,终于知道王江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集训完,被劫持到了大庆监狱,家属多次坐车几百公里去探望,狱方不让见,家人几经周折,终于在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才见到王江。

王江在大庆监狱被迫害期间,多次被犯人毒打,肋下鼓起大包,胳膊被打折,肿得老粗,胸部出现溃烂,便血,腰部溃烂化脓,手腕等处溃烂,出现严重的骨结核和空洞性肺结核症状,疼得睡不着觉,人瘦得脱了像。

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下午二点多钟,大庆监狱二监区大队长崔世军喝得醉醺醺的,突然来到二监区四中队场区,强迫在押人员集合、报数。王江和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李海、张魁武、戴启鸿都没报数,恶警崔世军邪性十足的打了他们每人五、六个嘴巴,还不知耻的说他们不尊重他,不给他面子。崔世军还让其他犯人打法轮功学员,可这次犯人都没动手。崔世军自己酒劲过了,清醒一些了,也觉的没趣,才停手。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王江和法轮功学员李立国因为不配合恶警的要求,曾被关小号迫害,小号是监狱内设的屋中屋,不见阳光,春秋时节都非常阴冷,这里不给行李用,只能穿单衣,躺在木板铺上,吃的是玉米面窝窝头,喝烂菜汤。

演示:关小号

王江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二监区,这样恶劣的环境使王江身体状况更加恶化,长期以来被迫害身体状况一直不好,长时间便血,病状很严重,随时生命都会出现危险。监狱方怕王江死亡,担人命责任,只得把王江送到大庆第四医院手术诊治。曾有半年的时间就医,这期间,家人来探视,看见王江胸部、身体上都留有很多处疤痕,并出现严重的肝硬化肝腹水症状,恶警不让他跟家人说话,家人非常气愤,说王江硬是被折磨出病的。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庆监狱紧急让家属给王江办保外就医。在王江身体状况恶化的情况下,二零一五年,家人几经努力,为王江办了保外就医。王江回家后,王江身体恢复很快。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王江家门前突然出现一辆警车,闯进来几个大庆监狱方派来的警察,说是王江保外到期了,以半年体检一次为由,强行把王江拉走,把他拉到哈尔滨公安医院做身体检查,检查后,说身体恢复正常了,不能再保外了,就把他收回到大庆监狱,非法关押在监狱内医院监区,强迫他继续服刑。

此时王江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可是大庆监狱和大庆司法局等部门坚持把王江收监,不考虑王江身体如何,继续草菅人命,让家属非常担心王江出现生命危险。终于,王江和家属熬到、盼到了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直到十年冤狱期满,王江才被放回家。

王江回到家里后,身体状况不好,家人也害怕再被迫害,不让王江与同修接触,邻居也跟着监视王江的行踪,王江一出门,邻居就告诉王江的妻子。

哈尔滨平房区辖区派出警察所经常骚扰他,有时候给王江的妻子打电话,一打电话,王江的妻子就得回家,有时候,片警来家里问这问那,不让王江与人联系等。警察敲门不开,就砸门,再不开,就跳进去。后来,王江的妻子告诉王江平时就把大门锁上,把屋里的门也锁上,省得他们进来没有准备。由于害怕,家人也不让王江跟外人联系。王江回到家里,也是长期生活在恐惧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王江身体一直没有康复,再加上他长期处于恐惧之中,精神上遭受巨大的迫害,家人也多方给予医治,无效,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王江在痛苦中被迫害离世,终年57岁。

在王江被迫害期间,王江的妻子由于遭受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再加上生活的重担,身体有病,不能干重活,家庭的重担落在儿子一个人身上,母子俩艰难度日。

王江的离世是被中共大庆监狱残酷虐杀,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欠下的又一笔血债。在法律健全的那一天,参与迫害王江的凶手一定会被缉拿归案,严惩不怠。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