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使我从微观到表面的改变

Print

【圆明网】

一、带小弟子背法

2004年我开始走入修炼,记得经常自己在背《转法轮》中的<论语>,有一天刚刚十五个月大的女儿,突然也坐在儿童车上开始背<论语>,我听了大吃一惊,因为她还刚刚开始学说话,一开口居然就是背(论语)。我意识到孩子是来得法的,不能放松带孩子背法。那时孩子会说的话也不多,但是经常一到晚上天黑了,她不睡觉,就说:“我要回家。”我只好抱着她在客厅里走。我说:“这就是家呀,我们就在家里呀。”但是她还是不睡,睁着大大的眼睛,嘴里喃喃的说:“我要回家。”那时我经常在半夜里抱着她在客厅里一圈一圈的走,她只说:“我要回家”。后来我就说:“妈妈知道你是来得法的,妈妈一定好好修,我们都跟师父回天上的家。”最先带她背的是<论语>、《洪吟》,她三岁的时候,就会连贯的从头到尾背诵七十二首《洪吟》,很快的《洪吟二》也能连贯的背下来。后来我送她上学的路上,每天都背,有时候她不想背,我就自己背,背到哪了,或者哪里背错了,她都会提醒我,大法已经深深的种在她的心里了。后来孩子七岁的时候我被非法关押了两年。在这期间她姥姥带她,姥姥也是大法弟子,就继续带她背法,那时她把《洪吟三》中的诗词部份背下来了。孩子的状态和大人不一样,同化法很快,背过的法不会忘,我也没见她怎么复习,随时随地我会抽查她考她,只要是她背过的法,无论哪一首她都能准确无误的再背出来,不会错不会忘记。

二、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背法

我曾经被非法关押两年,刚开始我感受到来自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及迫害的压力非常大。后来我开始背法,这让我有了强大的正念。由于不“转化”我被单独关押,经常让我面对墙壁,从早到晚一坐就是十七八个小时,坐在高凳子上不能动,由两个包夹看着我。我就每天背法、发正念。我把《转法轮》中的<论语>、《洪吟》、《洪吟二》每天在心里背,还在墙上用意念及目光,把一个一个字写出来。一遍一遍的背,一遍一遍的写。在那种高压的环境下,我却没有感到恐惧,感觉自己的一些功能都被师父打开了。警察为了要“转化”我,成立了攻坚小组,定了专门的计划。奇怪的是她们想问的问题,想对我做什么,我都能提前知道。她们提出的问题我都能对答如流。另外空间的生命还通过警察的嘴,专门用法理上的问题来考我对法的理解,来考验我是否坚定。我都一一做了回答。最后一次警察问我:“你师父说过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宇宙。我们不是很容易就抓你了吗?动你不是很容易吗?”

我回答:“我们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然后我又说:“你看我在家是修炼,你们把我非法抓来了,我不还在修炼吗?你们不也没有能”转化“我吗?我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条修炼的路,你能动的了吗?你动了我的人,可是你能动了我的心吗?根本不可能!”到这时候,邪恶对我的思想”转化”以失败而告终。紧接着我被转到数千公里之外的另外一个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

在那里我们被安排从早到晚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劳动,但是我已经不是被单独关押,而是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那时就能看到很多大法经文。由于环境特殊,能传到我手中的经文就非常宝贵,还要保护好,避免被劳教所的警察收走。于是我又开始背法,只要传到我手中的经文,我都尽快背下来。也不能自己选择,给我啥就背啥。

我背法是采取背完第一句然后接着背第一第二句,再连贯的背第一第二第三句。再连贯背下去,以此类推,直到一整段背下来。段与段之间也是如此,第一段背下来了,就第二第三第四段连贯的背。直到整篇经文都背下来。这种背法的好处是,背的比较扎实,记得牢。因为是连贯的背,背到最后前面的内容会越来越熟悉,因为每天都在不停的重复。背到后面的段落就多重复几遍,有时候重复几十遍、上百遍,就会和前面的段落同样熟练。由于是连贯的背,能看懂一些、能明白一点师父讲法的连贯性,同一个问题师父从不同的角度讲,从不同的层面讲,同一句话背后都有着不同的内涵。

晚上在劳教所的宿舍里,有时候有一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我就背法,给全宿舍的人听,普教也听的很认真,众生都沐浴在大法的洪大慈悲中。

那时我背下了《洪吟三》、《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什么叫助师正法》、《二十年讲法》、《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曼哈顿讲法》、《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还有一部份《精進要旨》内的讲法。后来师父又鼓励我们,把《转法轮》陆续送進来了。于是我就开始背《转法轮》,由于之前背法打下的基础,结果我花了四个月的时间背了六讲《转法轮》。

在那里其实我每天都早上五点起来去地里干活,然后吃完早饭就去车间干活,一直到晚上再去地里干活。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劳动,夏天顶着烈日,冬天狂风呼啸,每天都是在户外劳动。但是由于每天大量的背法,整个人沐浴在法中,心中始终有一种愉悦,看谁都是乐呵呵,警察都觉得奇怪,这么苦怎么还挺高兴的?都说我心态特别好。

是啊,滚滚红尘,不管是什么阶层什么职业,众生都在苦中,又怎能理解生命被救度后的喜悦呢?我结束非法关押回家后去学校接孩子,同学的家长都问我:“两年不见,你是不是去韩国做整形了?怎么变漂亮了?”我笑着和有缘人讲着真相。

三、在海外做项目的同时坚持背法

来到海外我直接就進了媒体从事销售工作,还参加了天国乐团。由于修炼环境的变化,工作忙,还要参加学习及照顾家庭。总是难以平衡好修炼与生活和工作的关系。有几年曾经中断了背法,只是保持和项目人员一起的集体学法。后来渐渐的放松了修炼,身体出现了病业假相的干扰。

在手臂和脚底长满了大脓包,疼痛难忍的时候。我以前背过的法显现在脑中:“怎么是幻象呢?这实实在在摆在那儿的物体,谁能说它是假的呢?物体存在的形式是这样的,可是它的表现形式却不是这样的。而我们的眼睛却有一种功能,能够把我们物质空间的物体给固定到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状态。其实它不是这种状态,在我们这个空间中它也不是这个状态。”(《转法轮》)

我悟到,身体出现的都是假相。心中升起了对法的正念。可是身体上我还是实实在在的疼痛难忍,腋窝和腿部的淋巴都肿起来了。这时又想起背过的法:“因为功的演化过程是极其复杂的,人的感觉什么也不是,不能凭着感觉修炼。”(《转法轮》)

我悟到,连痛的感觉也是假的。后来我很快就突破了病业假相,师父在梦中给我展现了震撼的一幕,我遇到了一个巨大的关难,师父在梦中让我看到师父用身体替我承受了这个业力,梦中的我哭了,醒来后用尽人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及感恩师父展现出来的“佛恩浩荡”的一面。

那时我又开始背法,我采取的方法是,利用一切碎片的时间背,比如开车的时间,在办事中等待的时间,坐地铁的时间。甚至我能一边背法一边微笑着给众生发资料。除了每天和项目中的同事一起面对面学法,我利用所有的时间背法。我背下了《转法轮》,想起以前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曾经背过很多经文,那是师父的鼓励,今天我依然会穿插着背《洪吟》、《精進要旨》及新经文。

最近背完了《飞天大学中国古典舞教学讲法》,师父让我领悟到在史前的远古时期,神就奠定了用神传文化救度世人的内涵,生生世世轮回中我们当过文人、武士。人中的角色就在神的文化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都在神铺垫的文化中。感受到了师父对所有生命的珍惜。

师父给我展现了神传文化内涵与价值。神传文化是具有包容性而不是排他的,这让我看到自己在平时有维护自己的项目的一颗私心。让我更能站在整体的角度看待各个项目之间的各自发展和互相补充的重要性。师父又教会我,不要局限在自己在常人中的销售经验,而是吸取其中的精华,走出一条独特的媒体销售的路,要做好销售,做到最好,做到极致。

背完这篇经文,再学《转法轮》,师父又给我展现:“这还不算什么,那要炼到什么成度?要使人的身体百脉都在逐渐加宽,能量越来越强,变的越来越亮。最后使上万条脉连成一片,达到一种无脉无穴的境地,整个身体连成一片,这是通脉最终达到的目地。”(《转法轮》)

一连几天我无论是走路、吃饭、睡觉都被一层外在的气机包围在一种强大的能量中。第一次感觉到发正念被暖暖的能量包围着。第一次悟到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的法的内涵。

四、背法给我带来的改变

几年坚持背法带来了由内而外的改变。背法让我的主意识更强,不容易被环境的变化带动。背法让向内找的机制深埋在体内并且不断加强,自动的就在自己的意念中时刻找出人心,归正不正的念头。背法让我能在繁忙的工作中,珍惜时间,利用好时间。

在背的过程中有时会遇到,心烦,背不下去了或是睏的不行,我就开始找自己,有哪些人心被带动了,卡在哪个心性关上,等提高上来了,又能流畅的开始背法了,往往师父又给我展示了新的法理和内涵。我悟到背法和修炼是息息相关的,实修中放下人心,背法中才能领悟及提高。

背法让向内找修自己也向更细微处展开。比如修去利益心,通过学法及实修悟到,除了要放下对钱财、利益的执着。在去利益心的过程中尤其在“新买的东西、名牌、价值贵的东西,付出过辛苦努力的东西”,在面对这些东西的取舍时,更能容易引起我的执着。

比如有一次女儿不经意的问我:怎么会忘了给她买东西?为什么会忘?总得有个理由吧?我马上想到,是啊?为什么呢?此时体内向内找的机制就开始启动。发现我会把要做的事情自动在脑子里排序,根据给事情排序的先后顺序,来安排我的行动。从我认为重要的事情中我看到了我执着的地方,我执着个人利益,执着安稳的生活,执着眼前的利益。对众生有分别心,计划好了才去救人,背后有强大的私心。

背法也给我带来了外在的改变,看我十年前的照片,轮廓是扁扁的典型的中国人的五官特点,现在我五官变的更有轮廓更立体,多年不见的朋友说我变化太大了,在街上一定认不出我了。

回想起从国内到海外的经历,感觉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有序而又紧凑。在哪里已经都不重要了,在法中才是生命巨大的保障。师父给每个弟子都安排了一条独一无二的路,在我的这条路上,感谢师父一直在提醒我背法再背法,以前我觉得我在背法,后来才悟到是师父在往我脑子里压進这部法,压到我生命的微观处。随着背法的深入,深切的体悟到师父说的:“什么是修炼?其实没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它真正的含义。修炼哪,就是成就生命。”(《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在大法的无边内涵里,自身那个小小的“自我“在融化。

以上是自己背法修炼的一点体悟,个人所悟、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