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尊的再次救度

Print

【圆明网】我和妻子都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得法的。那时的我患有心律不齐、心慌气短、胸闷,QTC短缩的心脏病,全身无力,瞅着活干着急却干不了。通过学法炼功,明显感到无病一身轻,真是脱胎换骨的身心巨变,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同时为弟子承受了生生世世的业债,对师尊的感激无以言表。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氏流氓集团恶毒造谣抹黑、打压法轮功。二零零一年腊月底,我被邪恶绑架至当地派出所,后又绑架到洗脑班持续迫害。经历过中共穷凶极恶的各种政治运动的父母亲,深知共产党的邪恶,担心我们的安全,天天哭着喊着不让炼。由于法理不清,我当时大哭了一场(自己在常人中是个比较孝顺听话的孩子),从那以后就成了似修非修、带炼不炼的“中士”,由于怕心和安逸心导致自己长时间处于这个状态。

今年七月二十六日,让我切身体会到人生无常:原本在单位正常上班的我,下班后突然失语,口齿不清,计算思维能力错乱,连一百减七得多少都不会了,此状态持续了十几个小时。开始也没往其它方面想,因为我的胳膊、腿都很灵活,后来听人家说是要“栓”的症状,于是儿子将我送到市医院,门诊护士例行检查有无心脏病史时,儿子说:我爸以前有过心脏病,练气功炼好了,给你们说也不信。

由于长期不学法,突遇大难,我心里太没底了,只能暂时依赖医院的医疗技术了。期间我曾一度万念俱灰,但我想到了大法,想到师父,一念“只有大法能救我”,我在心里喊着:“师父救救我吧!”可是师父还能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吗?

通过反思,我悟到,这次魔难就是自己长期脱离大法,执著于常人的安逸生活(享受),特别是那个iPad平板电脑,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玩微信,快手,全民K歌,每天一有时间就K歌,唱的都是充满色欲、情爱变异的党文化败坏的东西,在常人这个大染缸里随波逐流,特别是自己的色欲心很重,明知道这不是真我,却任由加强、放大这个肮脏的执著,使自己的空间场积聚了大量的色魔败物。旧势力正是抓住这一把柄,要把我拖下来毁掉不可。这个平板电脑就象毒品一样,吸引着引诱着我每天必玩,勾引我一步一步走下坡路,从而脱离大法。妻子看到我这个状态,很着急,曾多次提醒我,我却魔性大发,说:“你学你的法,我K我的歌。”关上门,她在那间屋子学法,我在另间屋子K歌。妻子曾数度默默流泪,反复提醒我学法炼功,我却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儿子也对我说,这段时间你掉队了,你要是象妈妈那样天天炼就好了。是啊,我不应该光顾K歌不学法忘了正事啊。我下定决心:出院后一定将这个平板电脑处理掉,静下心来,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找回修炼如初的感觉。

出院时,医生开了一大堆药,病历上赫然写着“脑梗死”、“血管多处狭窄”等,好象还很严重。有个大夫出院前还建议我做造影,我心里或多或少有了负担,“脑梗死”这三个字时不时在我眼前浮现。

出院当天我就将平板送人了,晚上我去了学法小组。大家见我来了很高兴,欢迎我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大家说这次虽然是旧势力制造的魔难,可是师父不想落下每一位弟子,又给一次机会。大家鼓励我多学法、多炼功、多发正念,做好三件事。

第二天早上三点,我开始晨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四个整点准时发正念,通过这段时间学法,我明显地感受了师尊的加持,特别是自己正念强时,那种能量暖融融的包裹着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强烈震撼着我的身心,无以言表的殊胜美好。我深深的体悟到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弟子,师父确实又在管我了!我泪水涟涟!

随着学法炼功的加强,大法法理的展现,我身心都在变。人的观念一下子转变过来了:医院的病例也好,开的药也好,常人的一切诊疗手段,都是常人那个层次的;而大法是超常的。心性提高上来了,身体也向好的方向转变。

近两个月身体在一天天好转,但有时也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不适、不舒服的症状,象头晕、发胀、心慌、气短等,我就发正念:清除我空间场的一切邪灵黑手烂鬼,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想想我这些年的懈怠、不精進,愧对师父的苦心,人为的给自己增添了魔难。是什么阻挡了自己精進的意志?是安逸心、怕心、色欲心、争斗心、急躁心、显示心、妒嫉心、欢喜心,执著于常人名利情的人心。

感谢师尊为弟子为众生的承受!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定在剩下的时间里把一切该做的做好,不辜负师尊无量的慈悲!弟子再次叩拜师尊。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