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陕西省渭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Print

【圆明网】渭南监狱,也叫陕西第二监狱,目前是陕西省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目前仍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里面,他们是王新年、强孟生、郭建国、张立龙、张君佺、袁玉龙、向前富。可能还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汉中监狱。

王新年,西安人,一九五四年生,原是西安电信局职工,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判刑五年。
强孟生,宝鸡人,一九五二年生,陈仓县农民,二零一七年五月底被诬判五年。
郭建国,勉县人,一九七一年生。
张立龙,渭南人,一九六九年生,二零一八年二月初,被非法判刑五年。
张君佺,富平人,一九六八年生。
袁玉龙,咸阳礼泉县人,一九六二年生,二零一八年七月,被非法判刑三年。

渭南监狱和中国大陆绝大多数监狱一样,实行警察领导下的犯人负责制,也就是俗话说的:“利用犯人管犯人”。犯人中有一部份被警察选做管理犯,在渭南监狱中,级别最高的管理犯有宣传、伙委、调度、教学组长及文体这几人。由这些人组成居委会,负责监狱管理的日常事务。

通常还有一个被称为“小哨”,充当警察勤务员的角色,将警察的指令传达给犯人,同时为警察探听犯人中的动态。

服刑人员被划分成不同的组,每个组有一个组长,另外每一个监房有一个号长,警察的指令通过居委会传达给组长和号长后,由这些组长和号长具体实施。有很多时候,甚至就是那些管事犯直接下指令,不经过警察。警察只是给管事犯规定一个目标,具体采取何种手段,则完全由管事犯自己决定。

因为管事犯往往不用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有更多吃小灶的机会,在减刑上也享有更多的机会,就成了一些犯人角逐的目标。有些犯人为了竞争这些岗位,不惜拉关系,走后门。有些岗位是明码标价的,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

以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监区长是任普学,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是张中秋。张中秋,大约五十多岁年纪,陕西大荔人,军队转业干部。

十一队又称入监队,渭南监狱新收入的服刑人员先关在这里,进行一段时间的集训后,再分到其它监区。

中国大陆的监狱实行军事化管理,军事化管理的特点是下级对上级的命令要完全听从,通过这样一种军事化管理的形式,掩盖了侵犯人权的实质。渭南监狱就在入监队对新收入人员进行军事训练。

从二零一九年一月以后,在渭南监狱另外成立了一个十六监区,将十一监区以前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其他一些教派人员、一些从事包夹的犯人以及新收人员,都划给了十六监区。现在十六监区的第一责任人是监区长刘根年。法轮功学员仍然是张中秋主管,另有一个年轻警察王龙强做张中秋的辅助工作。

渭南监狱里的普通犯人都要做奴工,十一监区的犯人从事的是服装生产,以前经常是早上天不亮就出工,晚上很晚才收工,以前完不成任务的被打骂体罚是常事,加班也是常事,甚至有时加班到凌晨一两点。

近些年,由于中共监狱系统黑幕大幅曝光,在这方面监狱有所收敛,加班次数和时间都少了,对犯人的惩罚也转向限制购货,扣奖分。限制购货首先是限制食品采购,只允许采购洗漱用品,接下来就是连洗漱用品包括手纸肥皂都不让采购,而且别人也不能借给他,否则双方都要被惩罚,有些犯人解手以后,没有手纸,就用水洗。

因为这些普通犯人的待遇很差,他们就把当包夹做看管的差事看成是摆脱困境的好机会,所以往往想办法拉关系走后门,要挤进16监区。

新收犯人比普通犯人待遇更差,监狱里不允许穿自己从外面带进来的衣服,但是监狱里发的衣服又很有限。外套只有夏装,春秋装和冬装各一套,夏装是一件短袖衫和一条薄的长裤,如果要换洗,新犯常常是把湿衣服穿在身上,直接暖干。

不准自己选择发型,两个星期推一次光头,冬天在户外吃饭,只能戴一顶薄薄的帽子,家里有捎来的毛线帽子,一般人也不准戴,有时院子里下着雪,刮着风,饭菜不一会儿就凉了。夏天在外面晒着太阳,吃完饭,就是一身大汗。

监狱里虽然设有监狱长信箱和驻监检察室信箱,但是起不了多大作用。按理驻监检察应该在监狱里巡查有无知法犯法的现象,但是实际上,平时见不到驻监检察官。按照规定,在刚刚入监以后,应该有一次驻监检察官约谈,并做记录。但实际上都是管事犯人自己伪造一份谈话记录,然后交给当事人签个名,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记录上写的是什么。

中队对于犯人投诉的事情也很敏感,曾经有一个犯人因为对中队处理自己参与的大家事件处理有意见,在出工时,向狱政科警察汇报,结果后来回到中队,就被铐上铁椅子惩罚。

监狱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的强制转化手段往往首先是罚站和限制购货。监狱的作息时间是早上六点起床,晚上十点睡觉。被罚站的法轮功学员有的中午可以休息一两个小时,有的就需要站一天。有一位学员一次被连续罚站四十个小时。这名学员坚持不住后,要求休息,被打了一顿,才被允许休息。

限制上厕所也是渭南监狱常见的一种迫害手段,有的学员被要求一天只能上四次厕所,有的被限制在三次。这样被迫害的人就只好少喝水甚至不喝水。

对法轮功学员的打骂侮辱也很常见。有一个学法时间不长的学员,关进监狱以后,为了强迫他转化,这个学员每天都被扇耳光,打挺胸拳,胃锤。殴打他的几个犯人是鲍小伟、薛松和时向南。法轮功学员王新年被绑架后,出现了高血压症状,在关押到渭南监狱不久,几个犯人为了强制转化,将王新年打晕。王新年被犯人殴打以后,向警察反应,有时警察可能会调整一些人员或者调一间监房。但往往只是做做样子,不会真正设法制止暴力。

如果以上的办法都不能使法轮功学员屈服,监狱可能就会使用铁椅子和铁床迫害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十一监区有一把铁椅子和一张铁床。法轮功学员陈军在入监不久,就被用铁床迫害。

二零一八年三月初,黄历新年过后不久,监狱管事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强孟生,随着殴打越来越严重,强孟生向警察反映,并要求调监控录像。结果非但没有惩罚打人者,还把强孟生给铐在铁椅子上加重迫害。

后来,又有陈敏敢、刘卫东、向前富、马明海等人被铐在铁椅子上迫害。

酷刑演示:铁椅子

铁椅子上有四只铁环,分别固定住人的手腕和脚腕,然后行刑的犯人殴打受害者或者收紧铁环。有的法轮功学员手脚被勒出很深的血印,有的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有的不让上厕所,被迫尿在身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挂铐。挂铐也是渭南监狱常用的一种折磨人的手段。受刑的法轮功学员双手背后向上铐在楼梯的铁栏杆上,有的被连续铐几个小时,甚至一整天。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释放之前两周,每天都被挂铐。

目前在陕西的司法系统仍然存在严重的迫害现象,说明对陕西公检法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曝光,以及讲真相的力度都有待加强。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