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在黑龙江省发生了一起中共当局有预谋的群体绑架事件。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诬蔑为“黑帮团伙”,由公安部下达密令,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指使,各地区国保胁从,按名单实施绑架。在大庆、哈尔滨、宾县、延寿等地区,同一天绑架了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仅大庆市有七十余人被绑架,十多人被骚扰,二十多人被非法关押。

黑龙江省厅国保杨波亲自来大庆参与迫害,伙同大庆市局国保冯海波、国保大队长王国臣等警察、特警,在一个月内,几乎天天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提审”,对外封锁一切消息,看守所以“上面”有文件为借口, 两个多月不准律师会见。

杨波、顾松海(黑龙江省政法委副处长,“610”头目)在看守所私设洗脑班,恶毒攻击、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用歪理邪说,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剥夺他们的一切合法权益,并协同看守所不给这些法轮功学员提供日用品,也不准他们的家人给他们存钱购物,进行人格侮辱,大小便也不给手纸,只能用手蘸水洗。这就是中共霸权下对外粉饰太平、粉饰人权自由的所谓“法制国家”。

到目前为止,被非法判刑入狱的有已有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吕观茹、刘恩权、任玉红、黎炳英、李明秀、金庙庆、陈丽萍、王居艳、刘恩喜、孟庆英、高国庆,其中,高国庆被非法判刑一年,已冤狱期满回家;丁丽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监外执行。

另外,白玉福:拒绝开庭,被迫离家出走。

正在上诉中的法轮功学员有:瞿延来、安显苹(安显平)、关兴涛、吴艳华、都业成。

一、大庆让胡路区吕观茹被非法判重刑入狱

1.法轮功学员吕观茹,今年六十七岁。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被杨波指使的、大庆市局国保冯海波,伙同让胡路分局程龙、陈曦等便衣警察有预谋的绑架,警察肆无忌惮的闯到吕观茹的住处,用开锁大王开门进屋蹲坑,当吕观茹回来时,这伙警察强行把他绑架到让胡路公安分局,住处被翻得狼藉一片,吕观茹被送进大庆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杨波、冯海波等把吕观茹当成大庆地区法轮功学员的“头”,为了罗织 “证据”,构陷罪名,实施迫害,多次到看守所非法提审,吕观茹几次被戴着手铐、脚镣罚站。

信仰是天赋人权,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教人向善,没有组织,不有官当,来去自由。吕观茹老人只是一名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合法公民。

吕观茹绝食反迫害,遭到狱警和犯人野蛮灌食。他给中纪委、各有关部门写信,讲真相,澄清被迫害事实,看守所为阻止他绝食,答应把信递交上去,结果几个月没有音信。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吕观茹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让胡路区法院。公诉人封光、朱璇。

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让胡路法院非法开庭,审判长张欣乐叫嚣:“这是共产党的法庭,共产党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吕观茹为抗议不公的对待及法官渎职枉法,于六月八日,再次绝食反迫害,被强行灌食迫害致心脏衰竭,胃出血,生命出现危险。不法之徒不但不放人,还去医院住院所谓的“抢救”,进行药物迫害,省厅国保和乘风警察二十四小时轮流看守。

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吕观茹被让胡路法院枉判七年重刑、勒索罚金四万元。吕观茹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大庆市中级法院。

据说“上面”命令快判,二审法院滥用职权,破坏法律正确实施,被“上级”干扰司法公正,违反了 “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不得执行任何领导干部违反法定职责或法定程序处理案件,有碍司法公正的要求”的规定。根本不采纳民意,草菅人命,对吕观茹的上诉,只是掩人耳目、不负责任的急忙走过场,一纸驳回,维持原判,竟剥夺了吕观茹的一切合法权利,从吕观茹上诉到枉下判决,只才二十天的时间。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吕观茹被劫入黑龙江省呼兰监狱。

二、大庆让胡路区刘恩权被非法判刑入狱

法轮功学员刘恩权,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被绑架、抄家,关押在大庆市第一看守所。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让胡路区法院,刘恩权被诬判四年、勒索罚金二万元。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刘恩权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队迫害,被单位解除劳动合同。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下午,刘恩权正在单位上班,被肇源县公安分局伙同让胡路公安分局警察绑架,第二天(九日)上午,刘恩权被警察戴着手铐、挟持他到让胡路家中打劫抄家,他自己家和他母亲苑丽雪家被翻得狼藉一片,法轮功书籍、大法师父法像、笔记本电脑、移动硬盘、两个彩喷打印机、护身符、磁带、光盘、手机、现金(大约三万元)等私人物品被抢劫一空,刘恩权被劫持到让胡路公安分局锁在铁椅子上。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刘恩权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构陷到让胡路检察院、让胡路法院,公诉人封光、朱璇。

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刘恩权被让胡路法院非法开庭。审判长张欣乐根本不采纳刘恩权讲的法轮功不是邪教和自己无罪的辩护及律师依法辩护意见。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刘恩权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二万元。

刘恩权不服一审法院判决,聘请律师上诉并申请大庆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依法独立行使二审权力,改正一审法院错误判决。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审法院枉法裁决:维持一审原判,致好人身陷冤狱。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刘恩权被劫入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队。

刘恩权,今年四十三岁,未婚,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第八采油厂工人。他修炼法轮功后,在真善忍法理指导下做好人,真诚、善良、平和,做事为别人着想,在单位工作时尽职尽责,曾受到领导、同事的好评,在家里,被亲朋好友称赞:好孩子。

三、大庆让胡路区孟庆英、刘恩喜被非法判刑

◎法轮功学员孟庆英女士,今年四十六岁,原大庆石油管理局井下公司管理站工人。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被让胡路区龙岗分局警察绑架,并抢走她的钥匙开门非法抄家。当晚,孟庆英被送进大庆市第二看守所关押。

孟庆英被扣上“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被让胡路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被构陷到让胡路区法院;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孟庆英被非法开庭,审判长鞠盛楠,检察院公诉人封光、代理检察员朱璇。

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孟庆英被让胡路区法院枉判四年、勒索罚金二万元。

孟庆英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大庆市中级法院,被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 法轮功学员刘恩喜,男,今年七十岁。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午,被让胡路区龙岗分局十多个便衣警察闯进家中暴力绑架并抄家打劫,掠走法轮功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光盘、收音机、播放器、DVD机、机顶盒等其它私人物品及刘恩喜的工具包,刘恩喜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第一看守所。

已年古稀的刘恩喜被拘禁,家人很担心他身心健康状况,心急如焚,请律师几次到看守所会见,被看守所以“上面”有文件不准会见,剥夺了律师依法会见权,同时也剥夺了刘恩喜及家人的合法权利。家人无奈询问打听有关部门,遭到了威胁、没人理睬和互相推脱。

在刘恩喜家中抄走的法轮功书籍、光盘、收音机等其它家用物品, 被当成构陷好人的所谓“证据”,滥用刑法三百条,给刘恩喜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和让胡路区法院。公诉人封光、朱璇。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刘恩喜被让胡路法院非法开庭,法官鞠盛楠亵渎法律,不以事实为依据,不以法律为准绳,根本不采纳刘恩喜本人辩解及律师依法有理有据的辩护意见,把《宪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当作一纸空文,在庭审最后法官鞠盛楠有意图的逼问刘恩喜还炼不炼法轮功。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刘恩喜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二万元。

四、大庆让胡路区任玉红被非法判刑入狱

法轮功学员任玉红,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被便衣警察绑架、抄家,关押在大庆市第二看守所。所谓“卷宗”被构陷到让胡路检察院、让胡路法院。任玉红被诬判四年,勒索罚金二万元。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左右,任玉红被送进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

任玉红女士,今年五十二岁,家住让胡路区龙南小区,这些年由于迫害,她和儿子相依度日,儿子长大后在外地工作。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早上七点多钟,任玉红准备去单位上班,当她从楼上下来,走出楼道单元门时,“巧碰”片警权赫俊(刑事侦查队副队长),任玉红便跟他打招,这时在楼下车里蹲坑的一帮(五、六个)大庆国保和龙南分局便衣警察蜂拥而上,强行绑架任玉红,并抢她的钥匙到家里打劫,她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晚上,任玉红被送进大庆市第二看守所关押。

省公安厅国保处长杨波伙同顾松海,在看守所设立洗脑班, 不堪入耳的谩骂和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逼迫任玉红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和听邪恶者歪理邪说,强迫任玉红转化、放弃修炼。任玉红不听他们骗人的邪悟谬论。杨波、顾松海就污言秽语的威胁、恐吓,不给任玉红生活日用品和手纸。

由于遭受关押迫害和身心折磨,任玉红身体出现严重病状,在身体承受到极限时,她被迫违心地写了“保证书”,于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被“取保候审”回家。

任玉红回到家,从内心深处为自己的行为愧疚,觉得对不起救度自己生命的师父和大法,她撕心裂肺地难受,痛不欲生地悔恨,痛定思痛,她写下严正声明:决心重新修炼法轮功。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让胡路检察院公诉人封光,威胁任玉红的儿子和任玉红的妹妹,如果不把任玉红送到法院,就将失去工作,由于家人惧怕中共淫威,强行把任玉红拉到让胡路法院。法院声称:原来任玉红被“提审”的录音没录上,要重新录制。任玉红不配合犯罪,法院找来封光,任玉红对封光声明:“在压力下逼我所写的‘保证书’作废。”封光威胁任玉红:“这不反了吗,那就法庭上说吧。”这时任玉红昏迷过去,身体出现抽搐,从椅子上栽倒地上。法院人员漠视生命,还说任玉红是装的,就打120救护车把任玉红送到大庆龙南医院检查。医生让住院并说:“高血压有生命危险。”封光不相信,把任玉红又拉到大庆油田总医院全面检查,检查结果和龙南医院一样,就这样又给任玉红重新办理所谓“保外”。然后,任玉红被家人拉回家。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法院通知任玉红家人,六月三日给任玉红非法开庭。此时任玉红调整身体没在家,不法之徒就在网上通缉任玉红,颠倒黑白地把好人当罪犯通缉。检察院公诉人:封光、刘超。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任玉红刚到妹妹家,就被跟踪、蹲坑的龙南分局警察再次强行绑架。此时,任玉红身体还没有恢复好,状况极差,警察不但不放人,还把她送到龙南医院住院,所谓“治疗”,天天有三四个警察看守。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左右,法院几个人到龙南医院草草给任玉红非法开庭,并宣布判决任玉红四年冤狱,直接剥夺任玉红依法上诉权,急不可待的将任玉红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五、大庆让胡路区金庙庆、陈丽萍被非法判刑入狱

◎法轮功学员金庙庆,男,今年六十七岁,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早上下楼时,被让胡路区东湖分局便衣警察拦截绑架,并拿了他的钥匙开门非法抄家,把金庙庆和他女儿一同绑架到东湖分局,女儿当天被放回家,金庙庆被送进大庆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金庙庆被扣上所谓的“罪名”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金庙庆被检察院构陷到让胡路区法院。公诉人封光。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法院审判长张欣乐非法开庭,金庙庆自我辩解说:“什么帽子都往法轮功身上扣。”可是法院根本不顾事实和法律依据,不采纳公民意愿。二零一九年九月份,金庙庆被法院冤判三年,勒索罚金二万元。

金庙庆不服一审法院诬判,依法上诉到大庆市中级法院,希望二审法院依法纠正一审法官滥用法律的判决,可中级法院却玩忽职守,枉法维持一审原判。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金庙庆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没有任何人通知家人。

◎法轮功学员陈丽萍女士,今年五十岁。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十点左右,被让胡路区东湖分局警察绑架并抄家,当晚,陈丽萍被送进大庆市第二看守所关押。

在看守所,陈丽萍绝食抗议迫害,被迫害出现生命危险,当局不但不放人,还多次把陈丽萍送去医院所谓“抢救”,进行药物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中旬,给陈丽萍扣上“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罪名,被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二零一九年五月下旬,检察院非法起诉到让胡路区法院。公诉人封光。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法院审判长张欣乐非法开庭,九月份法院下判决,非法判决陈丽萍四年刑期,并敲诈罚金二万元。陈丽萍不服一审法院诬判,依法上诉到大庆市中级法院。

中级法院徇私枉法,有失公正,于二零一九年十月裁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陈丽萍被劫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女子监狱。

六、大庆让胡路区丁丽华被诬判,白玉福被迫离家出走

◎ 法轮功学员丁丽华女士,七十多岁,家住大庆市让胡路区乘新小区。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下午四点多,让胡路区东湖分局五、六个警察带着开锁大王到丁丽华家砸门、撬门,破门而入,绑架了丁丽华并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打印机、电脑、切刀等私人物品。丁丽华被送进大庆市看守所体检时,由于高血压等症,第二天被“取保”回家。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中旬,丁丽华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将所谓的“卷宗”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十二月二十二日,大庆东湖分局高姓大队长带着警察到丁丽华家,将身体虚弱的丁丽华由两个警察架着再次送到大庆市看守所,因丁丽华血压太高,看守所不收,警察无可奈何地把丁丽华送回家。

二零一九年五月下旬,丁丽华被非法起诉到让胡路区法院。公诉人封光。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法院审判长张欣乐非法开庭,九月下旬枉下判决,诬判丁丽华三年半刑期,并勒索罚金二万元。

丁丽华不服一审法院,滥用、错用法律罪名对她诬判,依法上诉到大庆市中级法院,二零一九年十月,被二审法院枉下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据说“监外”执行。

◎ 法轮功学员白玉福,男,六十多岁,原大庆市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职工。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午,白玉福被让胡路区东湖公安分局张树喜、姓楚的等多个便衣警察绑架、抄家。家人被勒索一万元钱,第二天(十日)白玉福被所谓“取保”放回家。后来东湖分局办案人通知白玉福和他家人说:已经“结案”了。

结果,白玉福被公检法人员冠以“莫须有”的罪名,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份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让胡路区法院。让胡路法院欲定在六月十四日对白玉福非法开庭。并且,滥用法律,给白玉福捏造了“三至七年”的刑期。白玉福被迫离家出走,所谓“庭审”被取消。

其实,公检法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都是冠冕堂皇、违法违宪走形式,希望法官能认真听听法轮功学员真心为你好的良言。用白玉福自己的话说:“你们在把命令当法律,而不是把法律当依据,换句话说,你们维护的不是法律尊严,我配合了你们,就是配合了你们犯罪。”

七、大庆市红岗区八百垧黎炳英被非法判刑入狱

法轮功学员黎炳英,今年七十岁,家住红岗区八百垧楼区。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炳英被非法警察绑架、抄家,并跨区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让胡路区法院,被诬判一年。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被劫入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下午,红岗区八百垧公安分局刘彦庆等便衣警察闯进黎炳英家,绑架了黎炳英并抄家打劫,抢走了法轮功书籍、一台打印机、一个笔记本(已退还)等私人物品。将黎炳英送进大庆市拘留所拘留十五天,被“取保”放回家。后来警察又三番两次到黎炳英家进行骚扰。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五日,黎炳英被扣上所谓的罪名,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遭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检察院将黎炳英构陷到让胡路区法院,并于当天黎炳英再次遭到八百垧分局警察绑架,检查身体血压高,仍被强行送进大庆市第二看守所关押。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三日,让胡路法院对黎炳英非法开庭,在审判活动区有国保和“六一零”人员。庭审之前,审判长张海燕把坐在旁听席上、黎炳英的亲朋和邻居撵出法庭,并威胁说:“是炼法轮功的就出去,不出去我就报警。”开庭只是走过场的草草进行十来分钟就“完事”了,审判长张海燕居心叵测地逼问黎炳英:还炼不炼法轮功?

“庭审”结束后,黎炳英家人听说七月二十九日下判决,可在七月二十六日,家人收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的通知,这才知道黎炳英被让胡路法院诬判一年,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被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八监区,被迫干奴役活 。

黎炳英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浑身都是病,神经衰弱使她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患肠癌致使大便不顺非常难受,憋得她直叫唤;小腿前面溃烂成洞,贴药不愈,走不了路,流脓流水好几年;腰疼得她直不起身,起不了床,天天躺着。为了治病她乱投医,却不能根治,练了乱七八糟的功,更没有好效果,弄的她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她被病折磨的痛苦不堪,生命似乎到了尽头。

一九九六年,黎炳英修炼了法轮功后,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改变了她的人生,教会她修心向善做好人,随着思想境界的升华,她浑身的病都神奇的好了,精神面貌也改善了,生命有了希望,昔日挂在脸上的愁苦不见了,总是乐呵呵的为别人着想,都七十岁的人了,给人感觉向年轻人一样的有朝气。就是这样的好人却被中共无辜的迫害关冤狱。

八、大庆市龙凤区瞿延来、安显苹被一审诬判,已上诉

◎ 法轮功学员瞿延来,男,今年四十三岁,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能源工程系。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大庆市局国保伙同龙凤区东光分局五六个便衣警察私闯民宅,利用开锁大王开门,进屋将静静坐在电脑桌前看电脑的瞿延来强行绑架,私人物品等被抢劫一空,瞿延来被非法拘禁在大庆市看守所。家人惦记他的安危,依法请律师会见,看守所以“上面”有文件由,不准律师会见,看守所亵渎法律,把“上面文件”当作法律施用。

不法之徒为了达到迫害好人的目的,非法罗织证据,滥用刑法三百条,给瞿延来扣上“莫须有”的罪名,跨区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让胡路区法院。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四日,瞿延来被让胡路法院非法开庭。瞿延来陈述道:“我无罪,法轮功不是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审判长张欣乐打断他的话,不让说法轮功,剥夺瞿延来的陈述权。二零一九年八月,瞿延来被让胡路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九年八月份,瞿延来被让胡路法院诬判五年及经济勒索。公诉人封光、丁宁。

瞿延来不服一审判决,聘请律师依法上诉大庆市中级法院。希望中院法官,秉公依法办案,认真审理、查证,为善良人彰显正义,纠正一审法院渎职失职的错误判决。

◎ 法轮功学员安显苹,女,四十多岁,家住大庆市龙凤区。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午早晨七点多钟,龙凤区东光分局范洪强等四个警察绑架安显苹,并抄走真相不干胶。在东光分局安显苹被强迫做所谓笔录,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被所谓“取保候审”回家。第二天,范洪强等警察又到安显苹的单位所谓“调查”,单位领导说安显苹工作很好。

二零一九年一月下旬,安显苹被跨区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所谓办案人范洪强和另一警察拉着安显苹强迫到让胡路检察院找丁宁做所谓笔录。后来范洪强又一次将安显苹拉到检察院二楼大厅,逼迫她在“犯罪嫌疑人”的单子上签字,并威胁安显苹不签字就拘留。

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检察院公诉人丁宁电话骚扰,让安显苹三月十一日去检察院。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安显苹所谓的“案子”被构陷到让胡路区法院。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早晨,安显萍被范洪强强行拉到法院,将她绑架,送进大庆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四日,法院审判长张欣乐对安显苹非法开庭。公诉人封光、丁宁。

二零一九年八月,安显苹被一审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安显苹已上诉到大庆市中级法院。

九、大庆市萨尔图区关兴涛、吴艳华、都业成被一审非法重判,已上诉

关兴涛、吴艳华、都业诚,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被高新开发区公安分局绑架,被以莫须有的“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跨区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让胡路区法院,法院非法开庭后将三人诬判重刑。三位法轮功学员不服一审判决,依法上诉到大庆市中级法院,目前正在上诉。

◎法轮功学员关兴涛、吴艳华夫妇,家住大庆市萨尔图区新村滨州华府。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八点多钟,吴艳华去交物业费,物业所人员把她无理扣押,随后被萨区高新区分局多个警察绑架。其丈夫关兴涛在家等到午饭后一点多钟,也不见妻子吴艳华回家,去物业所询问,没得到消息,便往家走,快到自家楼下时,被一帮蹲坑的便衣警察绑架。

下午三点多钟,六个警察拿着抢来的钥匙到关兴涛家开门,抄家打劫,抢走所有的法轮功书籍、电脑主机、两个笔记本电脑等私人物品,关兴涛、吴艳华夫妇被关在高新区公安分局两天,十一月十一日被分别送进大庆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关押。

◎法轮功学员都业成,男,四十二岁,家住大庆市萨尔图区新村教师花园。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早上七点多钟,都业诚要去自家开的玻璃店,刚出门就被蹲在家门口的高新区分局五湖社区十来个便衣警察绑架并抄家打劫,法轮功书籍、真相期刊、二个手提电脑、二个平板电脑,一个移动硬盘、九个手机、四万多元现金(现金已要回)等私人物品被劫走,同时警察谎骗都业诚的母亲说问完话当天就放人,将都业诚送进大庆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关兴涛、吴艳华、都业诚被关进看守所两三个月了,家人得不到他们任何消息,据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的遭酷刑折磨;有的被逼迫‘转化’;还有被迫害吐血,生命出现危险的。”家人听到此消息,更惦念自己的亲人,心绪不宁,依法聘请律师会见,被看守所以“上面”有文件为借口,非法剥夺律师会见权,家人几次到相关部门要求放人,不是遭到恐吓、威胁,就是没人搭理或互相推诿,这就是当今公检法官员被中共腐败、沦陷的后患。

高新区公安分局所谓办案人付加东滥用三百条,枉扣莫须有罪名,编造所谓“卷宗”,跨区将关兴涛、吴艳华、都业诚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检察院本应依法行使监督权,制止侦查机关的违法行为,可检察院玩忽职守,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将关兴涛、吴艳华、都业诚非法批捕。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三日,检察院将公安机关反复陷害、罗织的 “证据”构陷到让胡路区法院。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法院审判长张欣乐对关兴涛、吴艳华、都业诚非法开庭,公诉人封光、丁宁,并把关兴涛在二零零三年被哈尔滨市南岗法院枉法诬判十年刑期、作为“前科”进一步加害关兴涛。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让胡路法院诬判关兴涛八年重刑、勒索罚金三万元,吴艳华被重判七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二万元;都业诚被重判七年、勒索罚金二万元。

一审法院审判长,违反法定原则,滥用职权,混淆法律,根本不采纳关兴涛、吴艳华、都业诚的无罪辩解及辩护人依法有理有据的辩护意见,歪曲事实,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等合法权利。

关兴涛、吴艳华、都业诚不服一审判决,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上诉大庆市中级法院,希望中院法官,尊重生命,以良知为最高法律准则,不得执行任何领导干部违反法定职责或法定程序、有碍司法公正的要求,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纠正一审法院滥用法律的错误,还无辜人自由。

十、大庆市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泰康县)李明秀被非法判刑入狱

法轮功学员李明秀,女,今年四十六岁,家住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早上七点多钟,李明秀去何丽霞家给女儿送校服,何丽霞(送李明秀女儿上学)不在家,李明秀就站在门口等着,大约八点钟,当何丽霞回来走到门口时,这时从蹲坑的三四台车里同时下来大庆市国保和泰康县林家威等一帮便衣警察,把李明秀、何丽霞强行绑架,又到李明秀家打劫,将李明秀、何丽霞送进大庆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何丽霞被看守所迫害致生命垂危,于第十五天被“取保”回家。李明秀被扣上“莫须有”罪名,跨县将所谓“卷宗”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让胡路区法院。

更荒诞的是,办案单位给家属的拘留证上写李明秀是“会道门”,这是混淆法律,滥扣罪名。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日,李明秀被让胡路法院非法开庭,审判长杨广平,公诉人刘超。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日,李明秀被让胡路法院诬判三年,并勒索罚金二万元。

李明秀依法上诉大庆市中级法院,而二审法院同样罔顾事实,枉法维持一审诬判。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李明秀被劫入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

十一、大庆市萨尔图区王居艳被诬判入狱

王居艳,今年五十一岁,原大庆市青少年宫教师。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早晨八点多,王居艳在哥哥家被萨尔图区东安公安分局一群便衣警察绑架,四台电脑等私人物品被非法抄走,王居艳被关押在大庆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中旬,王居艳的所谓“卷宗”被跨区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王居艳被检察院非法起诉构陷到让胡路区法院。

据消息说,王居艳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遭遇省厅恶徒杨波、顾松海威逼恐吓,邪恶转化(放弃修炼)。王居艳被非法判刑四年,送进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

十二、大庆市肇源县新站镇高国庆被迫害案例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法轮功学员高国庆刚打开门,要从家里出来,被跨市到大庆绑架高国庆的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国保伙同斯大林派出所的一帮便衣警察,把高国庆强行拥进屋里,按在沙发上,并在屋里打劫一样狂翻,家里的法轮功书籍、电脑、手机、银行卡等私人物品被掠劫一空。高国庆被暴力绑架到哈尔滨市道里区第四看守所后面的公安医院,后送进哈尔滨市第四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捏造高国庆的所谓“卷宗”被构陷到哈尔滨市道里区检察院。家人依法聘请律师会见高国庆,看守所狱警不准会见,非法剥夺公民和律师的会见权。

二零一九年六月初,为进一步加害,高国庆被构陷到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法官周宇轩,公诉人李丽颖。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法院对高国庆非法开庭,诬判一年冤刑。高国庆冤狱已满回家。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