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离我而去

Print

【圆明网】几年来,我曾经骑摩托带同修或自己到农村或集市讲真相,一次能劝退十至二十多人,让人得救,幸福无比。

可自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派出所警察绑架,勒索家人五千元钱;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派出所三名穿着便衣的男警察又闯進我家抢走了我四十多本大法书、炼功用的小音箱和一部份大法真相光盘、真相挂历、小本子等物品。给家人造成很大的痛苦,我从此心中生出了很大的怕心,只是偶尔随机讲个真相,不再坦荡的面对面讲了,并从此调整了救人项目。

近阶段该救人项目发生困难,我痛苦异常,现在的救人项目停滞了,看着众多的众生被谎言欺骗,在对佛法犯罪正处于被毁的危险中还不自知,而我却因为怕不能去坦坦荡荡的告诉他们一切。怕,让我感觉只要面对面讲就会被绑架,心情处于极度的压抑和不安中……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四日,我读九百二十六期《明慧周刊》同修写的《我对“能”的修炼体悟》一文,同修在文章中写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学法有点基础,有一段时期心态很正,也很稳。当时大家主要对具体怎样做有些彷徨,想到法里讲:“正法传 万魔拦 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1]。一下明白,现在不就是万魔拦吗?要解决就要转变众生观念,使其心变好。如果人脑中不好的思想、败物都没了,那不就光明显了吗?这正是觉者度人的事啊,从内心深处认识到要讲清真相。”

师父的苦心安排,借同修的悟道,让我明白了师父的法《洪吟》〈新生〉的另一层内涵。原来我对师父这个法的认识仅局限在个人提高方面,认为师父是要我们在救人方面转变观念。

我的思想从此变的晴朗简单,明白原来救人就是转变众生观念。又读到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大意,同修说她讲真相十三年了,一次没有被迫害,同修介绍她讲真相都是很理智的先与常人唠嗑,依据每个人的兴趣爱好找准讲真相的切入点。同时我也想到了师父的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2]。

此刻,怕似乎从我心中移除,只剩下简单的“转变众生观念”的一念。

隔一天,我决定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出门前,我求师父给我智慧,并安排有缘人让我遇到。到哪里去讲?就向早市方向走着……

一路上看着匆匆忙忙赶路的人,心想他们都应该明白真相,可是我却不能每个人都告诉他们,心里有点遗憾。这一次讲真相,只讲退了两个人,与我曾经一次能讲退二十多人比少了太多,但感触却不一样。这一次是在停歇了三年后从新走出来。曾经,讲真相,多数想的是修炼为圆满,要圆满,就要学法,就必须去救人,就不能落下。救人,思维的常念是我要去救人,我这次退了几个人。退的多了常常不自觉高兴,退的少了沮丧,自己也意识到是不应该有欢喜心,可怎么去也去不了,现在才明白因为曾经的基点主要在“我”这,所以欢喜、沮丧、怕等执著才怎么去也去不掉,因为是有为私的“我”才生出的欢喜、沮丧、怕等执著。

现在的基点是师父的正法,众多的众生,如何让他们得救,如何转变众生观念,关注的是多少众生明白了真相,一个生命明白了多少。师父告诉我们:“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3]要救人,需慈悲,要慈悲只有同化法,因此有了一个尽快修好自己的强烈愿望;有了主动抑制各种干扰静心学法的强大动力,也能及时向内找,发现执著主动清除。因为基点是为他的,心中只有他,所以为私的怕也就没有它存在的空间。

感恩师父!师父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不要紧的,我已经跟大家讲了,每个学员身后都有我的法身,还不只一个,所以我的法身会做这些事情。”[3]此刻我真切体悟到了师父的法的一些内涵

我曾心中生出了怕,为去它而曾大量学法、背师父《洪吟二》〈怕啥〉,但总也去不掉,无奈,自我安慰:只要在救人,“怕”,随它去吧,无论如何是去不掉它了。现在想一想,新的救人项目发生困难,是师父的将计就计,有序安排。因为只有在我唯一能安慰依赖的项目困难了,才会不得不直面控制我的“怕”。是师父看我心中还存有的一点想着救面临淘汰的众生的为他的念,符合了法,师父才帮了我,清除了我空间中顽固的左右我的“怕”。

感恩师父!在“怕”离我而去后,发生困难的救人项目,意外的困难被解除了。“怕”,真的不可怕,只要我们有为他的心,因为我们有师父,师父无所不能,师父时时在我们身边。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