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百分百的信师信法

Print

【圆明网】

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知道信师信法的重要性,但是,要做到百分百的信师信法,还真是一个不断提高和修炼的过程。很多修炼人在大的方面和方向容易把握,可是在一些具体的细节上反而容易变的糊涂,因为一个生命在生生世世中产生的人的观念实在是太多啦。

过去的个人修炼中,对师父的信可能是最关键的一个环节了,历史上留下了很多修炼故事和教训,都是关于是否能够百分百的相信师父的考验。例如大法弟子都熟知的弥勒日巴的故事,无论他的师父怎样对他,他心中从不生一丝邪念,完全按照师父说的做,最后得到正果,成为尊者上师。中国道教的创建者,东汉时期的张道陵,有一次让他的众弟子们去摘长在悬崖边树上的桃子,众徒弟吓得双腿发抖,汗流浃背,只有弟子赵昇大声说:“有神灵保佑,有什么危险呢?何况还有我师父在这里,他能眼看我摔死吗?既是师父让摘桃,就一定能摘到。” 说罢,赵昇纵身一跃,稳稳落在桃树上,把桃子一只一只扔了上去。最后赵昇得到真传,随师父白日飞升。

《封神演义》中有诸多反面例子。姜子牙下山时,他的师父很清楚的告诉他,“此去但凡有人叫你,切不可应他。若是应他,有叁十六路征伐你。东海还有一人等你,务要小心,你去罢。”后来的故事大家可能都知道,他的师弟申公豹叫他数次,又用激将法,姜子牙没忍住回头应声,结果后来和师父说的一样,经历了很多的生死之劫。姜子牙的师叔曾告诫他的门徒,不得私自下山,否则会身遭劫难。弟子们点头答应。可是,后来弟子们全都私自下山,结果全部在劫难逃,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还丢了千年道行。

如果我们真能对师父讲的每一句话百分百的坚信不疑,并坚定的按照要求去做,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当然,从常人开始修炼,肯定会有思想业力和外在邪魔的干扰,所以只有不断的学法,坚定自己的信念,排斥消除思想业力、观念和邪魔的干扰,才能达到百分百的信,这也就是我们修炼的过程了。

师父在讲法中说:“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没有人说我炼功炼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只能说我炼功炼的浑身轻松,一宿觉都没睡我不觉的困,浑身有力。一天工作下来好象没有事儿一样,是不是这样?”[1]

对于这个问题,有的时候我对自己还可以严格要求,但当面对自己的孩子时,我就从来不想要求她少睡觉来炼功,因为我总觉得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少睡觉会不会影响长个啊?有一天她自己要求早点起来炼功,我还试图阻止她,当她说:“你不认为我炼功会比睡觉对身体更好吗?” 我哑口无言,才意识到因为情和观念的原因,自己已经偏离了法。

记得有一次女儿的同学来家里吃饭,我在她们的碗里给每人放了一块排骨,碰巧其中一块大一点,我就把大的一块放在女儿刚才坐的地方,因为她喜欢吃排骨。结果她们过来的时候,突然决定换一下座位,大的那块排骨就成了同学的!我当时就意识到,一定是师父在点化我,不能有这种私心,而且还要放下情,信师信法:你安排给孩子的东西,她一定能得到吗?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管,放不下的都是人心。

还有一个例子,当年学到:“谈到大周天,虽然不让你飘起来,可是你会觉的一身轻,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 [2]我就想:我怎么上楼的时候还觉得挺累呀,是不是这一点在我身上不管用?其实这不正的一念也是对师对法的怀疑,导致至今我还是感觉上楼很累,身体也时有疲劳的现象出现。其实当时上楼累都是假象,是旧势力在另外空间做了手脚,目地就是为了让我对师父讲的话产生怀疑,怀疑自己不行也是怀疑,如果当时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这个假象很快就会被破除了。

师父说:“你修炼整个过程都存在着一个对法的根本认识问题,你坚不坚定的问题,一直到你修炼到最后一步,还在考验着你对法坚不坚定。“ [3]其实一切怀疑也都不是自己,只要加强主意识,就能分清这种干扰。如果我们信师信法的心坚如磐石,一切邪恶也就自灭了。

个人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转法轮》
[3]《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