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后天形成的“自我”

Print

【圆明网】我最近一段时间发现后天形成的“自我”,已经成为自己与有些同修修炼与救人的最大障碍,但是有些同修并没有认识到这个后天形成的“自我”,在这个“自我”的支配下跌跌撞撞做着三件事,并没有在法中真修自己、建立正法弟子的威德。

那么后天的“自我”究竟是什么呢?很多同修都谈了自己的认识,下面我想就自己在修炼中修去自我的一些体会谈一下我对后天“自我”的一点认识,与同修交流,相互借鉴,共同提高。

我第一次认识后天的“自我”是在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去北京护法。我来到天安门广场,我因为当时有怕心与情没有放下,没有象其他同修那样放下生死维护大法。我回到旅馆后非常懊悔,恨自己不争气。这时我的脑中出现许多念头,“这回圆满的机会错过了!”“这回圆满不了!”“我的一切付出等于零了!”“我将来惨了!”这些念头象山一样压过来,我感到自己掉到地狱一样,非常绝望无助。

这时,一个非常微弱的念头打过来:“师父书中不是这样说的!”我渐渐清醒了。我看到自己修炼问题——我的修炼是为了我自己,不是为了维护大法。那时只是认识到自己的这些想法是错的,并没有進一步认清是后天的“自我”发出的这些想法。我现在发现,后天的“自我”就是维护自己的所谓修炼,执着自己的圆满。把所有修炼中遇到的一切问题都视为对自己圆满的干扰,一概排斥,拒绝,而不是利用这个干扰向内找,为法、为别的生命负责。

一段时间,我开始大量学法,背法,通过大量背法后,我几乎大脑中装的都是法。这时,我发现了一个隐藏很深的东西。我看到一种思维方式在我的思想中存在,这种思维方式围绕着一个大柱子,我当时认识那个柱子就是“私”。我看到我一想问题时,那个思维就象一根线一样围绕着那个柱子转。我就尽量排斥它,按照大法书中的思维方式想问题。

因为我在外地,只与当地一位同修有联系。后来同修建议:“能否找个时间去当地同修那,大家交流一下,形成整体。”邪恶当时对我是二十四小时监视,我租住的房间就安了一个长明灯。邻居是居委会的,儿子与老伴都是警察,负责监视我。

我决定我必须与当地同修形成整体,我决定去同修那里。当我的念一定下来,我的全身就不住的抖动。特被是腿抖动的更厉害。我指着腿对背后的生命说:不是我不慈悲,因为你阻挡大法弟子形成整体,我只能灭了你。这时我感到不抖了,体内有一股冰凉的液体从腿顺着大脚趾出去了。这时我的大脑中什么怕的想法都没有了,想不清怕是什么了,怕的概念都没有了。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顺利与当地同修形成整体。

我现在体会到,后天的“自我”就怕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当我们在大法中形成整体,圆容师父所要时,就是在解体后天的“自我”或者说在修去这个后天的“自我”。

这个后天的“自我”也想在大法中修炼,但是它看不到大法的法理,只能机械的按照书中的话去“做”,就象那个和尚给佛像开光一样,只是一种形式,不知道内涵。它在修炼中的表象就好象在模仿一样,不能真正修炼。

我举个例子,看看这个后天的“自我”是怎么参与到我们修炼中来的。

几天前,家人同修突然的指责我。在人的层面看是绝对的冤枉我。当时“我”认识到这是自己的关难来了,就守住“心性”,没有说什么。可是家人同修见我不说什么,就更加生气用很话指责我,“我”还是没生气。这时家人同修看我这样就更生气了,指责象连珠炮一样都冲我来了。这时,我发现在我丹田部位好象一层淡黑色的壳一样的东西慢慢掀起了一个缝隙。在我的大脑中出现一句话“忍无可忍”[1]与师父《道法》经文中的话。我就在这两句话的支配下,不软不硬的回辩了一句。这时家人生气的走了。

我开始静下心来找自己:那个抬起一个缝的东西是什么呢?它就象一个硬壳一样包裹在真我的外边。我慢慢的认识到它就是很微观后天形成的自我。我仔细审视它现在与以往的一切活动,我开始认清它了。我发现它是怎么“修心性”的。它给自己设一个底线,就是保护它自己的一个范围。那部分是不能改变、不能动的。在它设的范围以外,你怎么去执着、修,它都无动于衷,因为你对它的存在没有造成威胁。一旦对它的存在造成威胁,它就利用师父书中的话以正法的名义行邪恶之事。

写到这里,我想起自己以前引以自豪的一件所谓否定迫害的事。

十年前一天,有两个警察来到我家。我当时大脑非常“机智”,我看清了他们迫害我的意图与手段。我就想:我今天先不能让他们提法轮功,“憋”他们一会,最后他们一定会让我谈法轮功的,那时,我再以讲述事实的方式讲真相,他们就无法找到迫害我的借口。真的象我所想,我就利用他们想了解法轮功的机会给他们讲了真相。最后,他们很客气的走了。我一直以为自己过关了,否定了迫害。现在才明白,我被后天的“自我”耍了。我没有堂堂正正放下自己,慈悲救度这些有缘人。

最近一段时间,我总是利用早上的一点时间学会法,而且感到“自我”状态非常好,也非常静。可是当我一進到一种非常好的状态时,给我的感觉“法理”要展现的时候,就在这当口上,家人就会来叫我去干这、干那。等我再回来学法时,那种状态就消失了。我还继续学法,一会又觉得状态非常好,这时家人就送来了水果叫我吃,我只好苦笑一下。

我一直认识是自己在法中要提高了,邪恶就操控世人干扰。可是这种干扰似乎没完没了。这时家人同修说我自己学法是自私,我不服气,心想:“我只是利用你们看电视的业余时间学法,怎么自私呢?”我的心里开始不平衡了。我马上意识到,想:“这个不平衡的是谁?”“那个刚才感觉学法状态良好的又是谁?”真我是不会这样表现的。我明白了这就是后天的“自我”,它认为同修干扰到它得法了,它就不再伪装了,就不高兴了。我发现后天“自我”在所谓的学法时都是围绕自己,都是有目地的。而真我是无私的,完全是为他人好的。

师父明示:“过去的生命是为私的”[2]。我悟到,这种为私的因素在生命参与社会活动时,就会想到自身,就产生“私”,生命开始在旧宇宙的法中下降。当它主宰你的生命时,就会形成它维护自己的一套思维方式,在这种思维方式的作用下,就会形成很多观念,这些观念就是我们现在认识的所谓后天形成的“自我”,再有这些后天观念形成了各种执着心与人心。

我从法中认识到,这种层层自我的因素,师父已经给真修弟子拿掉了深层的部份,就剩下一点表面的东西让我们提高的。我们的本性已经是真善忍构成的生命了。如果师父不给大法弟子拿掉,大法弟子是根本无法修炼的。

今天正法進程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世间发生的一切根本上都是执于我的这种因素造成的,它不想接受正法!这一点,在我写这篇稿件时表现非常明显。这稿件我用三天时间才完成。我一想写这个稿件时,身体就表现很难受。特别是今天,我几乎无法坐在电脑前,身体抖动厉害,敲键盘都很困难。在师父的加持下,终于完成此文。

感恩师父!也希望那些还在阻挡正法的因素正面接受慈悲正法,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