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区王继武近期被迫害经历

Print

【圆明网】哈尔滨市双城区韩甸镇功成号村法轮功学员王继武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双城第二看守所,王继武绝食抗议,于十一月八日回家。下面是王继武诉述他这次被迫害的经历: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凌晨两点左右,我在双城广场夜市北侧一处写“法轮大法好”时,有两个人边喊边走过来,一个大个的说是他家的墙,小个的称大个的为二哥,小个的抡起拳头就打,专打脸,将我打倒后又拿着手机拍视频,边用脚猛踢我的脸,边拍视频,小个的脸上都是坑和包,面部表情恶狠狠的。然后小个的报了警,警察到了就抓我,并拿出辣椒喷雾喷我。我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

由于他们人多,我还是被他们绑架、带上背铐塞进警车,劫持到双城站前派出所。他们给我拍照问话,我拒不配合,也不签任何字,后来一个警察说拘留我,问我能不能配合体检,我说不能。

到了晚上四五点左右,他们把我带出来,我继续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将我拖进一个办公室。一个穿便衣的警察送我去看守所,开车的也是穿便衣,没着装,四五十岁之间。他猛扇我耳光,还用苍蝇拍用力打我嘴,那种疼痛无以言表,疼得要窒息,后来用苍蝇拍把打我脚心,并问我还喊不喊,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只是讲我学法后身心受益的事实。有一个岁数大一点的警察劝我不要再炼了。

后来,几个人把我拖了出来。门口有很多人,我就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就被另一个警察捏住两腮拥进警车送到双城区看守所,我不穿号服,被几个人强行穿上,并戴上手铐,脚镣(称狗链裆),被关进双城第二看守所。

进看守所以后,我盘腿,三个人把我腿拉直,猛踹两个腿根肌肉部,也是疼得钻心。两次以后他们就不管了。从那以后,他们坐铺,我就不用坐了,点名也不用我回答,他们点完名,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被强制戴手脚链我炼不了功,第一天我就绝食抗议,第二天警察把我叫出去,问我为啥不吃饭,我说,我被戴上手脚镣,不让我炼功我就不吃饭,后来他说给你取下手脚镣你吃饭不?我说吃,后来给我取下手脚镣,晚上我就可以炼功。

后来我在一次被非法提审时得知,我是被拘押没有期限的,我决定绝食,直到走出看守所,十多天我自己吃了一次大碴粥,再就是吃了一口馒头。

到了六七天,他们见我还不吃饭,决定给我插管灌食。第一次去了双城区急救中心,急救中心不给插管灌食,然后去的英华医院。下警车他们用轮椅推我进医院,我拼命喊:法轮大法好!英华医院,你给大法弟子灌食是违法的。当时有很多人围观,我向围观的人讲我学大法身心受益的事实,后来医生一看人太多影响很大。当时有人拍视频,医生也拒绝给我插管,又把我押上警车。

后来警察又说通了医生,上五楼做插管,主任叫李永辉,我劝他多次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他根本不听劝告,第二次灌食是姜长江,他没有亲自做,而是指使两个小护士做,年纪也就十七八岁,还有一个小的,也就十五六岁,我劝她俩这么做是违法的,他俩根本不听劝。管子插不好就进食道,人就有生命危险。但是这些医生护士根本没有恻隐之心。每次灌完食,我在车上都将管子拔下,因为它在胃里插着很难受。去英华医院三次我被插管四次,有一次是插完管回到看守所我拔了,又开车去插了一次。

再后来看守所医生亲自给我插管三次,我都劝她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不要违法,他们根本不听。最后一次是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去英华医院插管,两个小护士拿着粘着血的管子一次一次的做插管,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到难受同情的表情。

自从被插管以后,我总感觉身体热,别人穿衣盖被都冷,我却浑身发热,食道胃里有刺痛感,每天睡觉不盖被子,光着膀子,每天用冷水洗头。

十一月八日当天晚上,一警察威胁对我说,大意是你不听话这回给你关单间,随后我被带出了房间,我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已经有气无力,后看到外边我的家人,我用尽力气喊了两声“法轮大法好”,后来由双城站前派出所警车把我送回韩甸派出所,然后送回家,每天韩甸派出所都有警察来“探视”。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