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法轮功学员遭受精神药物迫害案例

Print

【圆明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集人类邪恶之大全,其邪恶手段,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出来的。为了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 宇宙大法的信仰,中共不法人员什么邪恶手段都使得出来:绑架、抄家、洗脑、关押、劳教、判刑,以及各种酷刑、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等等。这里揭露其中一种邪恶手段——精神药物迫害。

一、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精神病院“治疗”

精神病院是专门收治患有精神分裂类疾病的专科医院,而医院本应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但是在这场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迫害中,“610”(类似文化大革命中的“中央文革小组”,法西斯“盖世太保”组织)和公安部门却把精神病院用来作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被人们称为“白衣天使”的一些医护人员也参与到这场迫害的罪恶之中,完全丧失了人善良的本性,彻底违背了医护人员的基本职业道德和做人的基本准则。其中案例:

案例1、中国有色金属昆明供销公司职工徐燕被绑架到精神病院

徐燕,女,年龄未知,中国有色金属昆明供销公司职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打压法轮功开始,在谎言欺骗下,徐燕一时糊涂交出了大法书。当她醒悟后向单位领导表示要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时,单位领导许某就说她是精神病,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她到昆明盘龙国保大队想向警察讲明真相,但想不到的是国保大队长邱云昆不由分说,叫来了三个警察强行将她绑架到昆明市精神病院,并强迫她丈夫交了四千元的住院费。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在精神病院,徐燕饱受肉体和精神折磨,恶人每天要对她强行打针注射药物,每次打针都有四、五个医护人员按住她的四肢,直到注射完毕;并且每天三、四次,每次一大把的灌药,灌完药后要检查口中没有药渣才离开,往往每次打针和灌药后她都会出现剧烈的恶心、呕吐,常常使她吃不了东西。由于医生每天都给她注射和服用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使她整天迷迷糊糊的昏睡。

案例2、昆明高速公路收费员张晶艳被单位610伙同公安绑架到精神病院

张晶艳,女,四十多岁,二零零三年三月从劳教所被释放回家不久的张晶艳被单位610人员:副经理汪洪、指导员李朝鲜三番五次的找“谈话”,威逼她“转化”,由于她坚持信仰,单位就让其下岗失业,只发生活费。丈夫在单位的高压下,请来了一些亲戚住在家里看着她,同时单位还派了几名职工二十四小时对她进行监控。为抵制单位随意侵犯人权、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违法行为,二零零三年七月,张晶艳准备离家出走,单位610人员李朝鲜、汪洪、曹得辉等人和其丈夫配合公安警察将她劫持,强行推进警车,把她送进了云南省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主治医师张洪喜、孟某某要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她不从,他们就强迫她服“博乐新胶囊”和一种黄色药片(药名不清),每次服药时护士都要守在旁边,直到服药后,张口检查完才肯离开。每次服药后,张晶艳都出现了昏睡、胃痛、呕吐、全身骨头疼痛、四肢麻木和情绪急躁、恐惧等症状,他们还不断的给她抽血“化验”。一个多月中,在张晶艳不断的强烈要求和抵制下,医院才让出了院,这次住院费花了八千多元。

案例3、云南省中医院退休主治医师王启慧被骗至昆明市精神病院

王启慧,女,七十多岁,云南省中医院退休主治医师。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由于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无故受到单位610、公安警察的监控,每到节假日和所谓敏感日子就被单位保卫科看守起来。二零零二年不法之徒还将王启慧骗到昆明市精神病院接受所谓的“治疗”,遭到了残酷的精神和肉体折磨。

案例4、昆明德和罐头厂工人余琼华被非法拘留后再被劫持到精神病院

余琼华,五十一岁,昆明德和罐头厂工人。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晚骑自行车外出时摔伤,路人看到后报警。五华区月牙塘派出所警察来了之后,发现她包里有法轮功真相资料,不但没有将她送医院救治,反而将她非法关押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

五月六日,一个女警送拘留通知书给余琼华的父母,还威胁老人说;你姑娘要被判三、四年。吓得老父亲几天都吃不下东西。

余琼华的父母都是高龄老人,老父亲已九十二岁高龄,母亲七十九岁,一直和余琼华相依为命,余琼华被非法拘留,两老人无人照管。老母亲和家人多次到月牙塘派出所要求警察放人。五月十一日月牙塘派出所的警察叫家人到月牙塘派出所去接余琼华。家人到派出所接人时,警察不准直接把人接回家。要家人给他们一个台阶下,先把人送到精神病院住上一个星期,然后再从精神病院把她接回家。家人说:我家的人又没有病,去住什么精神病院?警察说:如果不送去医院,就再把她带回看守所继续关押。家人没有办法被迫同意住院,最后三个警察强行把余琼华送到精神病院住院。

二、强行使用抗精神病药物

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省一监和女二监的法轮功学员,狱警为了创造“转化”率的政绩,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监狱除了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禁闭”、“严管”、坐小凳子以及各种体罚、酷刑,还会强行注射或者在食物、水中掺拌抗精神病药物,妄图通过药物进行神经干预来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

被监狱使用药物后,法轮功学员通常出现:昏睡、胃痛、呕吐、四肢麻木和情绪急躁、恐惧、精神萎靡不振、意识淡漠、反应迟钝、记忆力下降等症状。可以看出这是使用了抗精神类药物后药物的副作用症状。作为精神病病人,使用抗精神病药物是通过阻断中脑-边缘-皮质DA通路D2受体,发挥抗精神病作用,达到暂时缓解精神病病人的症状,但是其具有明显的副作用。作为正常人,如果使用了这些药物,会影响到人的神经系统、运动系统、消化系统、心血管系统、内分泌等系统,会破坏中枢神经,导致各种不良反应,甚至造成脏器衰竭死亡。

监狱这种行为不但是一种违法行为,因为强迫人的身体在正常情况下使用药物特别是抗精神药物“治疗”,已经侵犯了公民基本的生命权利;而且从医学治疗角度上来讲,是属于医疗责任事故,说白了,就是故意应用“药物”进行杀人。其中案例:

案例1、玉溪妇幼站主治医师沈跃萍在女二监被三年“禁闭”、用不明药物迫害致死

沈跃萍迫害前后对比

沈跃萍,女,当年四十九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主治医师。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沈跃萍夫妇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沈跃萍被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五年期间,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关了三年“禁闭”。整天面对狱警的轮番轰炸(强迫洗脑)、辱骂及喇叭放到最大音量的洗脑录音。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坐在光床板上,没有站立、行走的自由,不得洗漱、洗澡、换洗衣服,来例假也不允许用卫生巾,还随时被“包夹”打骂或用针扎、用手拧、掐,每天强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药物,精神肉体上遭到巨大的摧残,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致使沈跃萍咳嗽不止达八个多月,最后导致昏迷,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将她送进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抢救。

家人接到监狱“沈跃萍病危”的通知赶到医院时,沈跃萍的肺已穿孔,奄奄一息,连睁眼、说话都非常困难了。在病情没有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监狱又强行将沈跃萍转到条件极差的监狱管理局医院。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监狱才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家人将她送到昆明市第三医院,终因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案例2、昆明市七十三岁的王莲芝在女二监被注射不明药物后突然“精神失常”去世

王莲芝老人

王莲芝,女,七十三岁,昆明市退休工人。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被劫持到女二监就被关进禁闭室,王莲芝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端坐在光床板或小木凳上,不准动,不准闭眼,身体稍有移动,就会被“包夹”谩骂、殴打,不准洗脸、刷牙,不准卫生用水、洗澡,不得换洗衣服等等。经过三个多月折腾,十一月十日,王莲芝的儿子终于见到母亲,此时王莲芝虽然憔悴,但精神正常。之后女二监对王莲芝施以不明药物,导致其“精神失常”,身体状况日渐恶化,整口牙齿松动脱落,持续剧烈头痛,最后几乎成了植物人。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监狱通知儿子去监狱,儿子看到母亲情况说:“十几天前母亲还好好的。”警方告之市精神病院鉴定得了“精神分裂症”,并说:“你母亲不吃高血压的药就拌在饭里。”儿子怒责:“另外还拌有什么药?”狱方不敢回答。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家人费尽周折,将体质非常虚弱、几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莲芝“保外就医”接回送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期间老人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因救治无效含冤去世。

案例3、原昆明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在女二监被食物投放不明药物

王岚

王岚,女,五十六岁,昆明市总工会退休干部,主治医师,原云南昆明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二零零五年七月被绑架判刑四年,被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由于坚持信仰,三次被关禁闭室,长期坐小凳子,集训监区专管队长杨欢、副队长郑频还指使牢头刘跃新、纳惠仙、马淑芳、罗忠红、唐忠梅、杨树兰等人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王岚的饮食中,致使王岚出现精神萎靡、神情呆滞,原本精明的她犹如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婆。

王岚从监狱回家后,继续遭受各级610、国保警察、派出所、社区、单位不法人员联合骚扰,被剥夺了一切退休待遇,包括退休金。由于身心受到极度摧残,不幸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含冤去世。

案例4、昆明市海口工人张如芬被强行灌药后七窍流血

张如芬,女,五十多岁,昆明市海口工人。在女二监关押期间由于吃了拌有不明药物的饭后,导致七窍流血。狱警看到她没有死,竟说:“你命真大,没有死掉。”后张如芬由于出现生命危险而被“保外就医”。

案例5、文山县王春兰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后精神恍惚记忆力减退

王春兰,女,当年三十多岁,文山县法轮功学员。由于不配合狱警的要求,被狱警王丽唆使其他犯人把她按倒在地,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使她高烧不退,烦躁不安,精神恍惚,记忆力减退,至今她的记忆力仍然没有恢复。

这里所举的例子,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但是也能从这个侧面看到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不讲任何法律的,是超越一切人类道德底线的。目前这场历经二十多年的迫害还在继续,以上的罪恶还在发生。

在此善劝那些还在对法轮功学员干着这些罪恶的人们,你们该收手了,“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人在世上所做的一切,最终都得要自己去承担,你们现在唯一的出路是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将功补过,这才是你们明智的选择!

在此也呼吁一切有良知的人们,起来参与制止这场危害人类命运的迫害,同时也是在善与恶的面前为你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