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看守所的八条人命案(图)

Print

【圆明网】抚顺市看守所的现址位于抚顺市望花区南沟地区,坐落在群山之中。二十年来,抚顺看守所从未停止过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刑讯逼供伴随着酷刑折磨,无偿的劳役伴随着种种体罚虐待。至少八名法轮功学员在抚顺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其中抚顺市科技进修学院高级工程师魏在鑫二零零二年被折磨致死;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顺女二零一八年被劫入看守所仅十几天就被迫害致死。

看守所内部又具体分为“抚顺市第一看守所”和“抚顺市第二看守所”两部份。大约二零零三年下半年,由抚顺顺城区将军地区迁入南沟地区。现任第一看守所所长张新邮;现任第二看守所所长林森,现任一所、二所总负责人郎旭明;现任拘留所所长周志国;现任总负责抚顺市公安局监管支队长 谢伦。


●2018年

1)金顺女66岁——仅19天不明不白离开人世

金顺女,朝鲜族,抚顺市法轮功学员,仅因为告诉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就遭牢狱13年;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再次非法关入抚顺看守所,仅十五天就被送医院,第二十天不明不白的死在医院。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金顺女到抚顺市顺城区新华街道顺大社区开证明时,告诉工作人员修炼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随后被顺城区新华派出所出警绑架,当天劫到抚顺市看守所迫害,十月六日看守所电话告知家属:“金顺女在抚顺市中医院抢救。”警方怕担当责任,办案警察张坤逼迫前往医院的家属签字,并威胁说:如不签字就重判,签了就放回家。金的女儿被迫签了字,与父亲陪护了四天,一直没看到金顺女醒来。十月十日早上四点多不幸含冤离世,时年六十六岁。从关进看守所到离世仅仅二十天,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被迫害致死了。

●2017年

2)田彩英59岁——身心备受摧残含冤离世

抚顺市法轮功学员田彩英刚进看守所时,被打耳光、罚站、不让睡觉,被多名打手在厕所里大打一通,逼迫说不炼功。半年多的时间里,田彩英原本健康的身体,被迫害得全身浮肿、颈部流脓淌水,且患上淋巴结核,肝肾亦有问题。

二零一六年底,身患重病的田彩英戴着脚镣,在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的监控下,在抚顺市肿瘤医院打吊针。家属要求给田彩英办理保外就医,但看守所说不够条件。因为长期的关押迫害,田彩英身心备受摧残和折磨。家属从医院接回家后虽几经治疗,但最终未能康复,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病重不治而逝,时年五十九岁。

●2004年

3)周纪成50岁——被迫害肺内积水致死

周纪成,家住抚顺市抚顺县哈达镇东沟村。于二零零四年八月份被劫持至抚顺市看守所(南沟地区)。由于长期遭受迫害,周纪成身心受到极大摧残,造成肺内大量积水,有多处暗影,接回家一个月后,十一月五日夜含冤去世。

●2003年

4)黄克31岁——化学研究员仅十天就被折磨致死

黄克,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在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第十研究室工作。二零零三年六月底被抚顺市望花区光明派出所恶警张福义、郑凯非法抓捕。黄克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内,黄克坚持绝食抗议迫害,几次被看守所野蛮灌食折磨,仅仅十天时间,七月三日早六时被折磨致死在看守所。事后看守所欺骗家属说是饿死的。

黄克的妻子钟云秀因为坚持修炼大法就已被迫害致死。当时他们的孩子不满二岁。黄克又被折磨的突然离世,家中只剩下年迈的父母和不满6岁的孩子。

5)王秀霞42岁——被酷刑折磨致死

王秀霞,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人,二零零三年被抚顺东州刑警队、新屯派出所、万新派出所等二十多个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将军地区)。死于此所监室内。当时第二看守所值班所长是蔡林、值班狱警是郎旭明;直接参与迫害的凶手是副所长于贵德。

二零零二年初夏,一个不幸的日子来临。一天深夜,隐隐约约听见有一低沉的声音在喊:“法轮大法好!”42岁的法轮功学员王秀霞被绑架到看守所了,因不配合邪恶,她的身体上已经遭受了严重的迫害,被强制在小号里坐铁椅子。当时看守所非法关押着20多名法轮功学员。

王秀霞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警察戴上手铐、四十八斤的重脚镣,被看守所警察赵春艳和关晶折磨坐老虎凳灌食,她被整天、整夜单独铐在铁椅子上,手脚不能动。就这样白天抬出去,晚上抬回来,回来后恶犯将其双手反背铐在紧挨厕所的暖气管子上,因暖气管子很低,所以只能坐在地上过夜。警察关晶让其她刑事犯折磨她,她腿上、胳膊上都有牙签扎的眼,被犯人冯敏、宋素梅把阴部、腋窝毛拔光,小便肿得撒不出尿来,还用茶缸盖上的疙瘩在她的肋骨上压着推。王秀霞不向邪恶屈服,高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用脏袜子堵上嘴,有时用胶布粘嘴,打她、骂她……

六月间,看守所副所长于贵德把号里的所有吸毒犯、打、砸抢的这些人渣找到一起,给他们吸足了烟,大约十来个犯人去打王秀霞。郑敏(102号长)穿着皮鞋连踹三脚,这三脚都落在王秀霞的心脏部位。每踹一脚王秀霞“扑……”喷出一口鲜血,连踹三脚,连喷三口鲜血。之后不几天,王秀霞卧床不起。

六月十五日晚,抚顺公安局通知王秀霞家属说王秀霞死亡。家属赶到后,看到王秀霞的遗体被冰冻着,人已脱相,家属上前想看遗体,恶警不让看,问死因时,他们谁也没回答出来。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在家属没看一眼遗体时,恶警将遗体草草入殓。

王秀霞小儿子孙峰当时十二岁,在亲属家抚养,他不但承受着失去母亲的巨大痛苦,还要为父亲(修炼法轮功被迫流离失所)的安全担心,每天提心吊胆度日,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多次昏迷送到沈阳医大抢救。终在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儿子孙峰在孤苦与恐惧及思念中离开人世。

●2002年

6)魏在鑫63岁——高级工程师惨遭酷刑“披麻戴孝”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五日,魏在鑫含冤离世。当时就连曾经参与迫害的抚顺市顺城区将军街道的人听到此消息也流下泪来。

魏在鑫,辽宁省抚顺市科技进修学院高级工程师。在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将军地区)期间,警察唆使刑事犯人对魏在鑫进行残酷的身心虐待:不让家属接见、送衣物。长期被非法关押的魏在鑫身上长满脓疮,当衣服和伤口的结痂全粘在一起时,牢头指使其他犯人上去突然用力把衣服揭开或将短裤扯下来,衣服、结痂、嫩肉一起从伤口上撕下来,随后听到的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鲜血顺着腿流到地上。在押刑事犯看着在痛苦中挣扎的魏在鑫发出阵阵狂笑,他们以此酷刑迫害魏在鑫来取乐,然后再把他的短裤提上来,等短裤和伤口的结痂再粘在一起,就又一次猛的扯下来,血又流了一地,就这样反复折磨,并恶毒地说这叫“披麻戴孝”。

在警察指使下,狱中犯人对魏在鑫的迫害变本加厉,犯人还强行将他们自己那肮脏无比的分泌物灌进魏在鑫老人的嘴中……在精神与肉体双重摧残下,魏在鑫奄奄一息。七月份,公安局将生命垂危的魏在鑫送往市医院,并让家属接回。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五日,魏在鑫含冤离世。当时就连曾经参与迫害的抚顺市顺城区将军街道的人听到此消息也流下泪来。

7)邹桂荣36岁——抗议无端迫害致死

邹桂荣,抚顺市新宾县公路段职工。遭到多次绑架,在抚顺市看守所(将军地区)期间,邹桂荣绝食抗议无端迫害被强行灌食,二零零二年邹桂荣在逃离魔窟时摔伤,经抢救无效,四月二十三日在抚顺市医院离开人世。年仅36岁的她,留下了一个11岁的儿子。一个幸福、温馨的三口之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2001年

8)陈素兰53岁——被活活打死

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陈素兰女士,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日进京为对待法轮功的不公上访而被非法抓捕,两天后,被抚顺市高湾经济区派出所(当时的所长叫付涛)带回抚顺,送到抚顺市看守所(将军地区),不到一周被恶警活活打死,迫害过程没有留下。

八个鲜活的生命被折磨致死,含冤离开人世,留下的或是丈夫、或是妻子、或是孩子、或是父母、或是……他们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悲哀。但这只是二十年迫害中的冰山一角,至今全国各地看守所监狱等黑窝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仍然很多,少则几十人,多则几百人。仅抚顺看守所目前还非法关押着15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们只是实践“真善忍”佛法、弘扬“真善忍” 佛法的人,他们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告诉人们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无私忘我的帮助他人,完全是大善之举,何罪之有呢?他们根本就不应该被关押!

正告抚顺看守所以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如果还不赶快停止行恶,必遭天谴,且近在咫尺。

抚顺市看守所信息: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古城子街道南沟
邮编:113001
值班室:024-66530504
所长室电话:024-56534285
支 部:024-56532744
秘书科:024-56534821
值班室:024-56530504
总负责抚顺市公安局监管支队长谢伦:13842345110
总负责抚顺市看守所所长郎旭明:13904935199,办:024-56534825,宅:024-57683898
抚顺市第一看守所所长张新邮,办:024-56534285
抚顺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才昴:13604133036、15504931756
抚顺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张鑫(女):15504931818
抚顺市第一看守所教导员刘浩:13941315290、15504931771
抚顺市看守所女号狱警关晶:13741306688
抚顺市第二看守所所长林森(新任),办:024-56534826(前期所长程东明:13332126799)
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副所长于贵德:13304233600
抚顺市第二看守所教导员张敬会:13898349689
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值班所长蔡林:13304239368,宅:024-52786865
抚顺市拘留所所长周志国:13941327000、15504931789
抚顺市拘留所副所长原长伟:13842368078
抚顺市拘留所副所长臧建茂:15504931810
抚顺市拘留所教导员邹成武:15504931880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