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过难关

Print

【圆明网】就在新年前一个多月的一天晚上,八点多,我骑电车带着孩子(同修)去找一同修办事。

冬天很冷、马路上人不多。因刚换过电池、车速比较快,骑到一条南北马路,路不太宽,灯光也比较暗。看见前面靠便道一米左右停着一辆黑色轿车。由于对面有汽车过来,我就准备从前方停车的右侧驶过。就在将要到汽车门时,车门突然打开。我猝不及防,着实的撞了个正着。一瞬间,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和孩子已经躺在车门斜后方几米外的便道上。我俩都被电车压着一条腿不能动。

这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有师父保护没事。司机从车另一侧过来,边走边埋怨坐在副驾驶的人:你开门怎么也不看看有没有人。这时有俩个学生路过,帮着司机把我们扶起来就走了。起来后发现孩子前额因碰到后背,起了一个比鸡蛋还大的包,嘴也破了。她都被撞晕了,眼含着泪。我赶紧对孩子说:有师父保护没事!我的左腿膝盖非常疼痛,不能打弯儿,只能拖着左腿一瘸一拐的走。

这时,司机很尴尬,不知所措。我对他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遇事先考虑别人,我不会管你要钱。“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你们一定要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能免遭灾祸,以后你开车一定要注意啊,你们走吧。这时司机的心被触动了。他说:先看看你的电车怎么样。我拖着一条腿走到电车旁,发现车座下面的塑料护套都撞烂了,中间一个大洞。司机帮助扶着,我上了电车,一启动正常,孩子也上了车。我缓慢的开着电车往南走了二、三十米,路口正好是红灯。我停下车回头看看那辆车,这时那个司机才慢慢调转车头开走了。

我们到了一个小区,上五楼到同修家。同修问咋回事,我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办完事我和孩子就回家了。

到家后我与妻子(同修)说了一下路上遇到的事情。妻子问我:你劝那个司机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了没有?我内疚的说没有。这时腿疼的更厉害了,妻子帮我把棉裤脱下,里边的秋裤被血洇了一大片。脱下秋裤后发现膝盖上有一个口子露着骨头。我用凉白开把伤口周围血迹擦净,敷上餐巾纸,用胶布固定好。这时我才感觉右胳膊肘和左肩关节肩髃(肩的前骨)部位也很痛。肩部虽痛但不红肿,可能是扭伤。右肘被撞掉一块皮,血已凝固没再处理。

当晚发十二点正念时左膝盖伤口很痛,我咬着牙还是坚持双盘。睡觉时浑身难受,左腿尤甚。我是念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师父好”入睡的。

几天虽然很难受,但每天都坚持晨炼,炼功都能疼出一身汗,特别当“随机下走”[1]时,每次下蹲都牵扯着伤口。炼完功后却很轻松。白天不能出门就在家坐个高凳做真相资料,没把伤痛放在心上,一天到晚忙个不停。

四天后,我又骑着电车出去做救人的事了。孩子额头上的包在两天后基本消失。

通过这次车祸使我悟到:按真、善、忍修炼不是在一帆风顺的情况下体现,而很多时候是在困境中、揪心的痛苦中,能不能考虑别人,替对方着想。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2]。其实我所承受的也只是需要自己提高的那一部份,更大的难是师父替弟子挡住了,师父承受了。弟子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在和同修的交流当中,同修说:和汽车相撞那可是来取命的。还有一次和一个亲戚说及此事,亲戚说她的一个司机朋友就是去年因开车门没注意,一个骑电车的撞到门上,当时人就死了。赔了人家一百万,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因为师父的保护我和孩子才躲过了这一劫,弟子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报答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