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见证神迹

Print

【圆明网】一九九八年正月初一是我最幸福的一天,最难忘的一天。从这一天开始,我修大法了,我有师父了!从此我的生命改变了。

记得那时过年,我和老伴儿、女儿回婆婆家过年,三弟让我看《转法轮》书,我问什么书呀?他说法轮功。我说:不看,法轮功在我们楼下炼了两年了,我不喜欢气功,不看。

初一的早上拜年的人很多,三弟就把师父的讲法录音放上了,我一听就被吸引住了,听了一会儿我问三弟:这是什么呀?这个老师多少科大学毕业的,怎么什么都知道呀?天文、地理、人体科学、动植物。三弟说:听進去了那就听吧。

初一这一天我就一直在听,谁来拜年我也不知道了,他们好像也没看见我,听到最后才听明白,我猛的说了一声:哎呀,妈呀!这不是修佛的吗?!这是真佛下世了。我一念一出:我修,我一定修成佛!

我在婆婆家就呆不住了,恨不得马上回家。因这之前楼上邻居找过我,我把大法当作气功了。好不容易在家又呆了两天,初四我就和老伴说:今天回家炼法轮功去。老伴和女儿都支持我,初四就返回了家。

下面就把我在十九年修炼过程中大法在我身上和我身边的人的神奇的展现,师尊对弟子的洪大慈悲保护,记起来的小故事讲给大家听。

一、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到家后就是困,我睡了两天两夜没吃没喝,到做饭时还知道起来给老伴和女儿做饭,第三天早上起来真是一身轻,好像都不是我了。下楼打开水,一手拎一个大水壶,身体轻飘飘的上五楼,心情也特别好,说不出的那种美呀,看谁都好。洗洗脸换上衣服,就上楼找邻居。她说你炼我也炼,我俩去了辅导员家。正好在放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我刚坐下听,胃就开始疼,痛得我受不了啦,就趴在床上看,坐起、躺下的。一讲看完我也不知道讲的是啥,可就觉得好,我的胃也不疼了,从此多年的老胃病一个小时就好了,从来没犯过。

第二天早起去炼功点炼功时,就不停的吐,辅导员说: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呢。我还想什么净化不净化的,我是来修佛的。当时什么都不懂,就想修佛,一定要修成。所以在后来的修炼中这也成了执著了,因老怕自己修不成,怕法理上悟不到,怕被同修落下,总想做的更好些。邪党迫害后被邪恶钻了空子,摔了几次大跟头才悟到,修佛也不能成了执著。

炼功不到一个月,所有的病症都没了,如:气管炎、心脏病、高血压、阴道囊肿、淋巴结肿大、神经官能症、胃病、痔疮、腰痛、沙眼、300度花眼,大病小病都没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呀。

请到了《转法轮》才知道真是师父给净化身体,师父说了:“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1]我知道了师父给了我这么好的身体是叫我修炼的。谢谢师父!

二、师父叫我起来炼功

结婚时单位领导送我一个小闹钟,有了女儿后,因生活困难也买不起玩具,就把小闹钟给女儿玩,零件都丢了好几个了,早就不走了。早四点去炼功怕起来晚了,正在想明早可别晚了呀,一眼看到了小闹钟,也不知它从哪出来的,因女儿大了也不玩它了,早就不知它哪去了,今天一眼就看到它了。我就找了个能拧劲的东西给它上了几个劲,定到四点,到第二天早上它真的响了。我这个高兴呀,从此后它天天四点叫我起床。

有一天,女儿说:妈,你走了把闹钟给我上到六点,我上学就不用老看表了。结果我炼功回来女儿哭呢,说:你这闹钟也不响,通勤车都走了,我怎么上学呀。可是闹钟还是天天四点叫我去炼功,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炼功用的。

三、叫一声师父,伤口立马就好

我下岗后在市里租了个平房做衣服,冬天要劈柴生炉子,一下子把手砍了个大口子,喊了声:呀,师父啊!立刻血就止住了。大口子往外翻,照样劈柴、生炉子。生完炉子用水冲了冲手就开始做衣服,晚上下班时手就没事了,和好手一样了,连个痕迹都没留下。

给酒店打工因下水道漏水,地上都是脏水,洗碗时不小心摔倒,地上的坏瓷砖把臀扎了个大三角口子,打工的孩子们要送我去医院,当时我刚从劳教所回来,有怕心也不敢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就在心里说:师父我不去医院。一个孩子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卷透明胶,我就让她用清水冲了冲用透明胶把伤口贴上了,下班照样骑自行车回家。第二天早上就长好了,也是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二零零二年在劳教所里,两个警察用电棍电我,我从来没看见过电棍,不知道是啥,只看见碰到我脚上就冒火星子,但是我也没感觉,也不疼。我还问他你这是干啥?他一看我没感觉就不电了。后来的学法中才明白是师父为弟子承受了。

不管弟子在哪里,师父都在看护着弟子。弟子没有语言能表达对师尊救度的感谢之恩。只有加倍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谢谢师尊!

二零零三年九月,我市的大资料点被破坏,同修看不到经文,也没有资料做。我萌生了做资料的想法。我和女儿去北京中关村很顺利的买回了机器(我们都没去过北京)。第一次做资料,让我遇到的一件至今难忘的事,我去市里商店买纸,去时天空万里无云,可出来时下起了小雨,因下雨公交车堵的很厉害,我就把两包纸抱在怀里等车。二十分钟过去了,只从对面过去一辆七路车。我眼睁睁的看着从七路车上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直奔我而来,站在我身旁给我打伞,还问我:阿姨浇着了吧?我说没事。就这样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一路车才来,看着我上了车,她才向来时的方向走去。这期间我给她讲了真相,给她个护身符。她把护身符攥在手里,也不说话。

当时我也没多想,到家后才觉得奇怪。是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弟子,鼓励着弟子,当时想到这呆了、傻了、流泪了。唉!这朵小花我一定要让它开起来,事实证明这朵小花不但开了,而且在师尊的保护下开得越来越大。谢谢师尊!

四、亲朋好友在大法中受益

我八十岁的姐姐得法后,心脏病、高血压、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胸膜炎、附件炎等都好了。她儿子有病,儿媳做生意,家里买粮、买菜、做饭、洗衣都是姐姐干。一天老是高高兴兴的,有时打电话问问她,总是说:不用惦记我,我有师父,我身体好着呢。去年回哈尔滨看到了姐姐,她告诉我说:我就是信。

三弟二零零三年脑血管主动脉出血,而且不能抽血,医生告诉准备后事。我从河北赶回去,在他昏迷中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不省人事的昏迷中他“嗯”一声,从此后一天比一天好,二十三天就出院了,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现在已活了十五年了。虽然坐在轮椅上,但精神很好。告诉我他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眼睛看不见东西,现在已能看见了。

四弟妹全身都是病,吃饭都拿不起筷子,得法后第一次炼功四个抱轮都抱下来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

外甥结婚后六、七年不生孩子,医院检查俩口子都有病,注定这辈子不能生孩子。在他们发念要修炼大法后,当年就生了个胖儿子。

五、监狱里的有缘人

二零零八年,我被迫害到看守所,有个叫小娟的女孩在里面开始修大法。看守所没有热水,但有个凉水淋浴,我有时就用凉水冲冲澡。冬天很冷,她看我冲澡,也要冲,我不叫她冲,因她平时洗头都要感冒的。她说:你这么大岁数都能冲凉水,我也能,我也是大法弟子了。说完就站在水龙头下冲上了,不但没感冒,二十七年的血凉病一下子好了。从小的头痛病也好了。她说:这大法太神奇了,我一定好好修。在看守所里她就开始过心性关,而且关关都过得很好。一个月后走出了看守所。又一个生命走進了大法,得救了。

二零零九年,我被迫害到监狱,里面一个叫小慧的女孩得法后,变得特别好。

原来她在监狱里得了甲亢病,监狱的警察都不管她,她也不给她们干活,在犯人中骗吃骗喝,减刑也没她的份,已经自暴自弃了。我被迫害调到十监区的第二天,警察就把她从另一个小组调到我的上铺,而且上车间干活把我分配和她一个互监组,这个互监组实际上就是让她来看着我的。还有另一个女孩,这个女孩也得法了。

和小慧接触后,我俩相处得很好,她问我法轮功的事,我就给她讲师父的法,教她背《洪吟》。她明白了很多法理,后来变得很好,过了很多心性关,甲亢也好了,还减了两年刑。

师尊对每一个生命都是很负责的,只要我们修,师尊就给我们净化身体,过心性关。有师父真好!谢谢师尊!

六、我全家受益

在师尊的佛光普照下,慈悲保护下,我从一九九八年修炼到现在,全家三口没進过医院,没吃过药。老伴当兵时就得的腰痛病,皮肤病都好了,而且在我被迫害到监狱时,老伴也走進了大法。女儿从小鼻窦炎,每月到医院穿刺一到两次,经常感冒,还不能打针,每年几千元的中药费,我修炼后都好了。十九年了,已经忘了医院什么样了。

师尊给弟子的太多了,这只是弟子看得见的,历史上师尊为弟子承受的那是弟子看不见的,倾尽弟子的所有也报答不了师恩。弟子只有一颗真心:信师,信法。敬师,敬法。师尊咋说弟子就咋做。

回顾这十九年的修炼历程,我感慨落泪,我深深体悟到师尊对弟子的洪大慈悲,能走到今天,全是师尊的慈悲苦度。写出这几个小故事,旨在不忘师尊佛恩,证实大法的辉煌,也鞭策自己走好最后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