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黄陂区彭望琴被迫害中含寃离世

Print

【圆明网】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彭望琴女士在中共邪党二十多年来的打压迫害中,遭到非法劳教、拘留、关洗脑班、抄家。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科和长堰派出所警察伙同街、乡、村三级邪党人员经常不间断的上门骚扰,彭望琴于二零一九年三月含寃离世,时年五十六岁。

彭望琴,一九六三年出生,武汉市黄陂区长堰街人,修炼法轮功后,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修炼原则严格要求自己,身心健康、心地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是一位道德高尚的好人。

在二十多年来的打压迫害中,中共邪党人员还非法剥夺她孩子上学读书的权力,不让她的孩子上学,给年迈的公、婆和幼年的孩童心灵上造成了极大的摧残和伤害,给全家三代人的生活造成严重干扰,给她造成无法在家立足安身,而长期流离失所,生活无保障,有家不能归的巨大伤痛,是造成她英年早逝根本原因。认识她的人,无不为她痛心疾首。

一、非法劳教 家庭破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彭望琴为了向世人说句法轮大法好的公道话,讨还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清白,带着刚刚上小学的儿子去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连她幼小的儿子一同被非法关押,小小年岭的儿子也成了“幼童犯”,随后,娘俩又被当地警察劫持回到原籍继续关押,彭望琴因此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彭望琴家在农村,以务农为生,家境贫寒。在彭望琴劳教期间,抚养一双幼子和供养年岁较高的岳母的重担,全部落在丈夫一人身上。突然失去母爱的一双幼子无人照料,日夜想念妈妈;上有老、下有小的丈夫,为了一家老幼人的生计日夜操劳,劳累不堪,心身疲惫。

生活的艰辛,世人的白眼,社会的入冷落,使彭望琴的丈夫难以理解和承受,一个堂堂的六尺汉子,在巨大的精神打击下,再加生活上的困境,终于压弯了他的腰,在世上抬不起头。彭望琴修炼大法原本就是她丈夫介绍和大力推荐的,在严酷的现实面前,导致他却心生怨气,并且错把一腔怨念全然发泄在彭望琴身上,他横下了心,将自己的一双未成年的幼子,和被中共邪党砸得破碎的家丢给了孩子的外婆,自己远走千里他乡,另谋生计去了。这一去就是几年不归,据说还另有了新欢(未正式成家)。

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就这样,在中共的残酷迫害中被拆散了。

二、流离失所 有家不能归

彭望琴被非法劳教期满释放回家后,一家人好不容易盼得团圆,实指望苦难生活从此结朿。然而,她从此却成了当地邪恶迫害的重点对像和人物,警察和乡、村干部三天两头就闯进她家骚扰,特别是中共所谓的“敏感日”,或年、或节、或大会小会的时日,更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借口和理由,此时,乡、村干部和警察必然上门骚扰,甚至威胁、绑架抄家,闹得全家老幼人心惶惶,惊恐不安,无法正常生活,使得她无法在家立足安身,被迫流离失所。恶人在家找不着她时,就去她亲戚家找,甚至百里外的亲戚家都找过。

邪党迫害大法二十多年来,彭望琴就这样过着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的日子,生活无保障,每天愁吃愁住,饱一餐饥一餐,还担心遭到邪恶绑架,长期生活在红色恐怖之中,在生活和精神上长期承受着极大的双重压力,是造成她英年早逝的主要原因。

三、洗脑迫害 死里逃生

彭望琴在被非法关押洗脑班期间,绝食反迫害,恶人为了强制转化她,对她施以强行野蛮灌食,几个彪形大汉强行把她这个身体瘦小的女子全身按住,控制不让她动弹,她坚决不配合邪恶,不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咬紧牙关挣扎反抗,结果,她满口牙齿几乎一半被撬松、撬掉,鲜血从口里往外流,流满了双脸,又从脸上流到上衣,上衣全部被鲜血染红。恶人害怕其惨无人性的恶行被同关押在洗脑班的其他人员看见,端来一盆凉水,照她脸上猛泼上去,虽然冲掉了她脸上部分鲜血,但她全身湿淋淋的,就这样,恶人把她拖回监室扬长而去。

几天后,恶人见她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害怕她死在洗脑班,于是,把她送回黄陂区中医院抢救,当时,等候在医院门前的儿子,看到自己的娘亲被迫害成这般模样好不心酸,将她从车上背到抢救室抢救。

出院后,经过一段时间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得到一定的康复。可是,邪党人员又找上了她家的门,从此,她又踏上了流离失所之路,直至她离世前。

以上,仅仅是所了解的彭望琴所遭受迫害的部份资信,中共邪党二十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彭望琴到底无故遭受了多少残酷迫害,无法诉清。请参见明慧网文章《多次被迫害命危-武汉市彭望琴控告江泽民》

据不完全统计,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二十年来,武汉市黄陂区象彭望琴这样在迫害中离世的多达七人。其中一男六女,他们分别是:陈银芳、彭世民、刘小莲、李玉珍、黄桂芬、罗焕云、岳婆婆等,年岭最大的七十多岁,最小的才四十多岁。这就是中共暴政给中国人民千千万万个幸福家庭造成的一个个悲剧。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