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垂危的胡林被投入沈阳市康家山监狱

Print

【圆明网】辽宁省沈阳新民市46岁的法轮功学员胡林被非法判刑两年,生命垂危,十月三十日被投入沈阳市康家山监狱。

十一月七日,胡林的亲人在康家山监狱看到胡林时,风华正茂的他已瘦的皮包骨,已经不会翻身,两腿失去知觉,说胡林也只能活一个月。侄女抱着胡林痛哭失声,胡林说的唯一的一句话就是我要告看守所他们打我。

胡林,男,当年上学时品学兼优,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就职于沈阳飞机研究所(601所),任工程师,因工作出色,受到领导、同事的认可。修炼法轮功后,更是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就在胡林的工作、事业蒸蒸日上之际,江泽民利用中共对一群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发动了一场残酷的迫害,胡林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遭中共多次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并遭受毒打、“约束带”、电棍电击、剥夺睡眠、奴役等残酷迫害。更多详情请参看明慧网文章《一名航空工程师在中共暴政下的悲惨遭遇》。

胡林与法轮功学员郭旭红、王天娲等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法库县四家子乡被绑架,十二月七日被放回家,后被法库县公安局非法定成“网逃”。郭旭红、王天娲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分别被法库县法院枉判一年,并处罚金两万元。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胡林在本溪市恒仁县乡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再次被绑架,被劫持到在法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同天被绑架的还有本溪市法轮功学员杨丽威、邓玉林、张鹏柱、张莉敏。

五月三十一日上午,胡林的律师去法库县看守所会见,看守所警察说:胡林一直在绝食、绝水,现在象面条似的,行动需要人抬着,无法接见,而且需要办案单位法库县四家子派出所所长陈超同意才可接见。律师给陈超打电话,无法接通。

六月三日,胡林的亲属再次来到看守所要求会见,看守所人员态度强硬,说现在每天给胡林挂营养液,没有四家子派出所所长陈超同意,不许接见,并要求亲属给胡林存钱。

亲属又来到四家子派出所,警察说所长陈超不在。亲属说,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并详细说明情况。警察上楼,过一会回来时,说:“已经给所长打电话了,所长说他刚调来,这个案子他来时已经报上去了,现在是国保大队(大队长廖国罡)管,他们说的不算。”亲属给陈超和廖国罡打电话,他们一直不接。

亲属第四次来到看守所,要求律师会见,被看守所副所长拒绝。家属再一次给派出所所长陈超打电话,打通了,所长当时表示:“请律师接见,是法律允许的,我们不管。”当时看守所副所长看再往派出所推已经不好使了,就又往看守所正所长那推诿,说和所长研究再说,结果还是不让律师见胡林。

六月十四日,亲属查询到构陷胡林的案卷已于六月初送到法库县法院。六月十八日早八点,律师来到法库县法院要求阅卷,法院工作人员说一会上午九点就开庭了,律师没能阅卷。

非法开庭时,法官以此案“涉密”为由,只允许律师进庭,两位持身份证的亲属被挡在门外。

庭审前,律师问法官,开庭为什么不通知家属?法官说,当事人不告诉他们家属的信息,无法通知(事实上,家属多次与看守所、派出所主动联系)。律师指出,胡林只是因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抓,根本不是“涉密案件”,以涉密案件秘密开庭是违法的。

胡林被十几个法警抬下警车,抬着进入法庭。胡林当庭揭露,在看守所,他被“上拉板”(可能是类似于“抻床”的一种定位刑具)迫害,刚说几个字,就被法官打断。

酷刑演示:抻床

胡林被法库县法院非法判刑两年,上诉到辽宁省沈阳市中级法院。沈阳市中级法院于八月六日下达终审裁定,裁定认为原审审判程序违法,发回法库县法院重新审判。

八月二十二日,法库县法院第二次开庭,律师和胡林本人都做了无罪辩护。胡林被非法判刑两年,并比第一次判决增加两万元勒索性罚款。 胡林上诉,被中级法院维持原判。

五月二十三日至今已近半年,胡林一直绝食反迫害,胃里插着管子被灌食,人也极度虚弱,精神极度疲惫,身体器官已衰竭到了极限,并多次被送医院抢救,亲人都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更为胡林的生命担忧。胡林已被迫害到生命垂危,法库县看守所仍然失去人性的把他投入监狱。

十月三十日胡林被投牢到辽宁省沈阳市康家山监狱。

在呼吁国内外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帮助胡林回家,让正义得到伸张。日前,美国等政府官员表示,对迫害法轮功学员者(包括直接实施迫害者,制定具体政策、下达命令者及协同者)实行制裁。更希望参与迫害的恶人,看清形势,停止迫害,为自己和家人留下生路。

法库县看守所
所长张立国:13700044077
指导员张国华:15502619408
四家子派出所张陈超:13802300304,希望同修帮助提供相关迫害单位的信息。
沈阳市康家山监狱长张汉志、政治处主任周翔宇
监狱电话:024-22876283
邮政编码:110014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