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闯关的经历和教训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我骑自行车回家,在平坦的马路上,象有人推了我一下,猛然跌倒,整个身子压在车子上。

我习惯的说:没事儿、没事儿。却站不起来,我一看右脚,立着压在车子的后叉子下面,很疼,我吃力的把它抽了出来,但站不稳,我知道脚脖子的小腿骨折了。我赶紧扶起车子骑上回家。

到家,脚脖子就肿了,从床上下来脚不敢着地,我右脚轻立着炼功,炼到“金猴分身”时右脚强行踩地也不疼,炼完第一套就能一瘸一拐的走路了。

为了尽快恢复,我决定每天早晚各炼一次功,晚上发完正念,开始炼功,一个半小时下来,两条腿象木头,胀痛回不了弯。双盘时我吃力的把腿搬上来,疼痛难忍,也不知骨头疼还是骨髓疼,一跳一跳的,左腿无伤比右腿疼的厉害。左脚脖子象折了一样疼,从股骨头到脚趾节,各关节胀痛,无法坐稳,左腿肉火烧似的疼,不敢用手摸,特别是两腿拿下来时右脚脖子撕心裂肺的疼,虽然几秒钟也很痛苦。我知道恩师在给我消业。

师父说:“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

我知道大部份难都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只是象征性的承受一部份,我不能让师父失望。我每天坚持盘腿七十五分钟,发完正念再拿下两腿。早晨三点十分炼功,说是炼功,实际就是艰难的承受,根本不可能入静。有一次六十五分钟把腿拿下来了。拿下后很后悔,不能让师父失望。

第七天,也就是一月十号,我下楼,一瘸一拐的走了一里多地,去了两个同修家,到第二个同修家(五楼)敲门时,没人开门,抬头一瞅是六楼。再以后出远门就能骑车子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打坐时一下子腿不疼了,缓一会儿,又开始痛,师父还又一次给我开顶,百会穴象裂开似的,我脱口而出:“谢谢师父!”我闯过来了。但我怎么也无法知道师父为我承受的那一切,我哽咽了,从那以后再双盘不那么痛了。再后来两腿两脚只酸痛,不影响学法,能盘腿学三讲法了。

我的魔难之所以这么大,都是因为自己混同常人,讲真相做的很不好,因被诬告被绑架,心有余悸,加上讲不下来信心也不足。心性关过的也不好,忍不住了骂人,色欲心也很重,有时反映很强烈,知道不是自己,就是排不掉,甚至发正念时都往脑子里反映。一次跪求师父,师父给拿下去了,过了几天突然想起来没有色欲心真好,一高兴,谁知它又上来了,今天写到这里好象这个东西没了。

我平时面子心也很重,有求必应。一天一个同修求我让跟我儿子说一声,帮助她开洗车房的女儿把全年三千元水费给免了。明知道不该帮的事,碍于面子还是帮了。前几天我儿子对我老伴说:这家人也太死性了,帮这么大个忙,过年都没说来看一看。我听说后也动心了,告诉了那位同修。回来一想不对劲儿,这哪是修炼人所为,实质一开始就不该帮这个忙,别说修炼人,就连常人都不如,我急忙打电话告诉同修不要对她女儿说此事。她问我为什么,我告诉她,这个忙我本身就帮错了,不能一错再错了。

对修炼而言,人心是可畏的,诱惑是醉心的,修炼是严肃的,希望与我类似的同修立刻警醒,一定要珍惜这段修炼的过程,别让师父失望。

个人认识、很浅,有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