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郭顺强被非法关押八个月 遭起诉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郭顺强被绑架,非法关押到西城看守所已经八个月。西城看守所警察在灌食中给其下药,致使他心跳过速、心慌、手脚盗汗,极其难受。九月二十五日,郭顺强被西城检察院非法起诉。

非法抓捕

郭顺强,一九六三年出生,今年五十六岁。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一个便装中年610人员,带领一帮人,撬锁破门,闯入丰台区郭顺强家中,只象征性地出示了两个警察证,就把郭顺强铐上手铐。在郭顺强问及是哪个部门来的,警号是多少时,他们拒绝告知。

随即,这伙人开始非法抄家,抄走了郭顺强的大法书籍和衣服(作所谓证据)等私人物品,并且拒不开扣押清单。

郭顺强录制了他们的违法过程,警察们恐吓要挟郭顺强的妻子,令她屈从同意后,强行删除录像。直至傍晚,警察才勉强拿出了一张空白搜查证。

在办案中心,郭顺强被强行体检,后被非法关押到西城看守所。在拿出拘留证时,警察还信口说道,郭顺强多次被(非法)判刑,实际上郭顺强曾在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两年,而劳教所作为非法机构已在二零一三年被废除。

非法提审和粥菜中下不明药物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三日,西城区看守所开始给郭顺强粥菜中秘密下药,长达一周多的时间。郭顺强质问送饭的人为什么下药?对方沉默。旁边人问: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有人暗示你了?当时是有人说下了镇静剂。

二零一九年四月,郭顺强在被非法提审时告诉预审,西城看守所违法私下对他本人下药,预审却不予理睬。警方提供了三份提审口供,只有第一次郭顺强本人在场,另外两次为警方伪造。

六月二十七日,有人再一次非法提审时,郭顺强问对方是哪里的,才告知是西城检察院,并拒绝告知名字和警号。郭顺强再次强调“有案必诉,有诉必理”,要求状告派出所的违法办案和看守所的私下下药行为,他们依然不予理睬。

遭野蛮灌食中下不明药物

在八月十一日,郭顺强拒绝吃饭时,几人对他野蛮灌食,其中姓金的警察,用腿猛烈压制郭顺强右手臂,致使郭顺强的右臂剧烈酸痛一个多星期,无法抬起。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九月七日,在警察野蛮灌食中再次秘密下药,致使郭顺强心跳过速、心慌,手脚盗汗,心脏极其难受。九月九日,郭顺强生命危及,狱警怕担责任,将他紧急送至999医疗救治中心。之后的灌食,估计警察没有再敢下药。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在检察院“二延一退”的到期日,郭顺强又被延期四天。九月二十五日郭顺强被西成检察院非法起诉。

在北京团河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晚,郭顺强在家中被清河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到团河劳教所一大队。

劳教所为了“转化”他(放弃信仰),警察把他关在单间里,每天只让他睡三、四个小时。包夹人员在警察的指使下,对郭顺强天天进行打骂体罚,让他坐在一个二十厘米见方的儿童专用凳子上,两腿靠紧,两脚并拢,大小腿弯曲小于九十度,两手放在两膝上,腰挺直,这种坐姿必须一直保持,身体不能有任何晃动,否则就会遭到包夹人员的打骂。这种所谓的“规范坐姿”是劳教所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最常用手段。

在伙食上也克扣,一顿饭就给一个馒头吃,有一天,郭顺强抵制不吃饭了,他们才叫给两个馒头。

有一天,警察吴雪迷半夜一点多钟找郭顺强要谈话,郭顺强说我要休息了,警察吴雪迷不同意,郭顺强说,你不让我睡,那我就炼功了。警察吴雪迷就让包夹拿绳子把郭顺强的手脚捆在了一起。

郭顺强在喊“法轮大法好”时,包夹用地布堵他的嘴,按掉他的一、两颗门牙。曾经四、五个包夹拽着郭顺强的四肢,把他摁在地上折磨。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