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上正法新形势

Print

【圆明网】师父在《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那现任党魁,你还要跟着中共邪党跑,人家把驴牵走了,你去拔拴驴的那个橛子去,把你抓住。也就是说,所有中共邪党的罪恶最后都得找他算,是不是这么个道理?因为你是中共邪党的头子。其实呢,有时候我在想,他觉的中共邪党能维护他的权力。过去是,现在还是吗?过去中国人在厕所里你自己一个人都不敢骂中共邪党,真的是那样,那个邪恶的邪灵到处都是;现在那些邪灵都被销毁了,人人都在骂邪党,坐那吃饭几个人聊起来,不骂中共邪党好象没事干,谁不骂中共邪党谁有病,已经变成这样了。(众鼓掌)中共邪党已经到了一推就倒的时候,你要靠中共邪党维护你的权力,你不看走眼了吗?中共邪党是靠你在维护啊!不是你靠中共邪党维护啊!现在当权的人一句话说“我们现在不要中共邪党了”,中共邪党连一天都挺不了,第二天就没了,(众鼓掌)因为人们都在等着那一天呢。(众鼓掌)我就说当权者干了一件多蠢的事。”(《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刚开始学这段法时,觉得这是师父讲给现任党魁的,让他在这历史关头选择自己未来的路。再看第二遍时,觉得师父是讲给大法弟子的,现在正法形势已经到了这一步,“现在当权的人一句话说“我们现在不要中共邪党了”,中共邪党连一天都挺不了,第二天就没了”(《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现任当权者有那么大的威力吗?为什么中共邪党政权还在延续呢?取决于现任当权者吗?自然不是。这一切取决于大法弟子、取决于大法弟子的整体修炼状态。中国邪党表面上只剩最后一根推到的稻草了,如果大法弟子整体到达了应有的状态、救人的数量也到达了,即使现任当权者不解体中共邪党,也自然有解体中共邪党的办法。

每当正法中出现一个新的形势时,很多大法弟子都在外力上下功夫,其实每个大法弟子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就足以解体中共邪党、结束迫害。可是,很多时候都是我们悟性上不来、不能从正法的角度去认识,从而错过了很多机会。

从法中, 我理解到,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存在的,一切都是根据正法形势的需要而改变的。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现任当权者已经上台七年了,无论从正法的角度还是常人的角度讲,时间也够长了,近几年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有增无减,这是不是也和我们整体大法弟子的状态有关呢?

回首这么多年来,每次出现新的形势时,总是有学员拿人心来衡量。九八年六月“北京电视台”事件出现时,很多学员从反面理解,有的直到师父发表经文《挖根》后还执迷不悟;九九年四•二五中南海万人大上访,很多学员的执著被触动,认为是参与政治;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的上天安门护法,也是用人心来衡量,认为该不该去天安门;《九评》发表后,有人还是认为与政治有关等等。二零一五年的诉江大潮,因为我们行动缓慢、老在观望,导致诉江人数定格在二十万。紧跟正法形势,配合天象的变化,是更大范围的清除邪恶、救度众生。试想,如果当年“四•二五”我们去的不是一万人,而是几十万,后来的形势会是什么样?“七•二零”后走出来的弟子如果不是几十万、几百万,而是几千万,邪恶还敢那么疯狂镇压吗?诉江的如果不是二十万,而是二百万或更多,各地还敢那么肆无忌惮的迫害参与诉江的同修吗?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对正法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正法修炼是指法正乾坤过程中的大法修炼。正法修炼不同于普通修炼。正法修炼的过程是和正法熔合在一起的,所以修成后才能成为宇宙大法的一个真正粒子。而普通修炼则是人的修炼,和正法(即法正乾坤)没有关系。生逢整个宇宙正法的特殊历史时刻,有幸得到伟大师尊的亲自度化,这是“万载难遇”都无以形容的珍贵机缘。而只有参与这个正法的过程,才能修得和这个法结合在一起,否则将与这次正法修炼无关,也就根本谈不上正法修炼的圆满。”(明慧编辑部2000年9月25日文章《正法修炼的走向圆满》)正法中每出现一个形势,都代表正法将進入一个新的阶段,大法弟子在这个时期就要全力助师正法,过了这个阶段,形势就不一定是这样了。师父讲:“正法中肯定是有形势的不断改变。有人问我说,“师父,我们现在应该進入什么样的一种形势了?”我说呢,“你们就做现在做的事。”’”(《各地讲法七》- 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们现在就应该抓紧修好自己、加大揭露邪恶的力度、救度更多的众生。而不是把希望寄托于现任中国党魁,我们才是正法舞台上的主角。

我们都要认真学习师父新经文,对正法形势有个清醒的认识,走好最后的正法之路。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