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胡霞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点,长期遭受成都女子监狱非人性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胡霞死于龙泉医院,给人们留下诸多问号。近两年过去了,胡霞在成都女子监狱被暴打、电击、熬鹰、关密室、被迫害致神志不清醒等事实被知情者曝光。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胡霞,女,家住崇州市养马镇,被迫害致死的二零一七年五十五岁。胡霞是一位贤妻良母,她勤持家务,照顾丈夫、女儿,自己还开了一个门市,一家人过着平稳的生活。一九九八年五月,胡霞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生意也越加红火。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胡霞因送了一张神韵光碟给一位不明真相的学生,被其恶意举报,遭崇州市养马镇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等私人物品。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胡霞被崇州市法院非法庭审后,胡霞遭法院诬判入狱。二零一六年五月,胡霞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

在二监区 被暴打、吃“口口饭”、溺水

胡霞被绑架进入成都女子监狱后,被安排在二监区,因不报数,被当班警察罚全监室陪站,其后,因胡霞炼功,被杀人分尸犯江丽殴打两次,胡霞的牙齿被打掉一颗,腿和臀部被打成很大面积的瘀青。

胡霞因不配合邪恶转化,每天吃“口口饭”(所谓“口口饭”就是饭量不足一两),人瘦成皮包骨头。江丽和贩卖毒犯张芳,还将其按在监室储水桶里溺水(储水桶比较大,似有一百多斤的水缸那么大),胡霞的身体和精神都遭受了极大的摧残。

中共酷刑示意图:溺水——把人头按进厕所凉水桶里憋

威逼“转化”不得 酷刑折磨致神志不清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前一个礼拜,胡霞和潘晓萍因为不配合恶警恶人在“学习心得”上写诬陷大法、辱骂师父的内容,而被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卢巧霞(注:二零一六年元月初,已经被法轮功学员在美国的法院起诉,并收到美国法院的传票)和周桂芳,经常以谈话为名威逼利诱“转化”。

未果后,二月十日晚饭后约七点半左右,警察要求所有刑事犯和被监管的人员,进入监室,不许出门,随后,就听到三楼警察办公室里电棍电击的放电声和殴打声,以及胡霞一直在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胡霞当即又被江丽打掉了两颗牙齿,被打得衣服上到处是血。行刑约一个小时左右,胡霞被用手铐铐在办公室旁边楼梯的栏杆上。他们先对胡霞用刑,然后对潘晓萍殴打行刑。当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行刑后,胡霞被单独关在四楼“惩戒室”;潘晓萍被关在六楼的图书室。

胡霞所在的惩戒室,主要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密室,密室门上的望风窗被用布帘遮盖着,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密室内墙上挂有诽谤大法的宣传画,和用来播放诬陷大法碟片的电视机和影碟机,密室的位置很偏僻,在监室走廊的尽头,靠近警察办公室的通道,一般的刑事犯和被监管人员不允许到此密室位置;潘晓萍所在的图书室的位置和惩戒室是同一位置,只是楼层不同。

胡霞在四楼惩戒室,潘晓萍单独被关在六楼图书室,受刑后的两位学员随后被罚站、熬鹰、不允许睡觉两天两夜。每个学员有八个刑事犯(当天晚上六个人轮班、白天有两个人)包夹她们,两个学员共计十六个人包夹她们。

白天包夹她们的刑事犯,被要求给她们读诽谤大法的书籍、播放诽谤大法的碟片;晚上包夹的刑事犯被要求:不允许她们睡觉,如果她们睡觉或者闭眼睛,就弄醒她们或揪她们的眼皮、甚至可以对她们进行殴打,在监狱打手们如果打普通犯人要受到很严厉的处罚,而殴打法轮功学员,不仅不会受到任何处罚,反而会被嘉奖。

几天之后,胡霞被迫害得出现神志不清醒的状态,目光呆滞、呆坐、常常把屎尿拉在裤子里和她睡的地铺上,也常常端着吃饭的饭盒往厕所里走,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都没有好转,随后,她被转到六监区迫害。

胡霞到六监区的情况不是很清楚,曾听知情者讲,胡霞在六监区常处于惊恐的状态,经常被带上黑头套,带到其他地方,也有人在医院里看到过她,人很瘦、脱型了。

胡霞被强制做精神鉴定 监狱用精神病药物迫害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在教育科副科长廖群芳的主使下,胡霞和潘晓萍、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的钟俊芳、五监区的邓艳,几名不配合邪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带到监狱医院,由华西医科大的精神卫生中心的所谓专家,进行精神鉴定,以企图用精神病药物进行迫害。

之后的每个月,她们都被强迫带去参加所谓的鉴定。且在二零一八年元月初,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监区长梁萍,在车间,当着三百多刑事犯和被监管者的面,宣称要给不配合邪恶、反迫害的潘晓萍服用精神病药物。

其后,潘晓萍被强行灌精神病药物,药物的名称“普兴洛尔明露(音)”,这种药物在中国国内网上和药典里查不到,疑是最新的精神病药。这种药物对人的神经破坏比较大,可以使人全身无力、疲乏、懒言、心悸、进而出现目光呆滞、行动迟缓、反应力下降,易被人指使,需要人随时陪护,不然就会出现摔倒等危险情况,且这种药物长期服用后,真的就会使一个正常人,变成神志不清精神病了。

潘晓萍在被强行灌此药后,就出现了全身无力,每天都要人架着她出工到车间。那些警察也知道这种药物会最终导致出现真正的精神病状态,周桂芳在威胁潘晓萍时,就曾经说过:“给你吃精神病药,你就最终会成精神病了。”

使用精神病药物进行药物迫害,在监狱被广泛使用,监狱不法人员不仅将此惨无人道的迫害方法使用在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身上,也将此迫害方法延伸扩大到普通刑事犯和所有被监管者身上,一些不服从判决和不服从他们管教的普通刑事犯,也被强行服用精神病药物。在二监区,几乎每个监室都有一个所谓的“宝贝”,就是不同程度在服用精神病药物的刑事犯和被监管者。

而在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和六监区本是属于老弱病残监区,然而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许多其它监区不配合邪恶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送到这两个监区迫害。听一位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讲,她曾经看到被非法关在六监区的一位她们彼此非常熟悉的当地法轮功学员,她发现她目光呆滞,叫她也没任何反映,疑是被使用精神病药物迫害了。

胡霞在六监区被迫害致死,也是受到各种惨无人道的摧残。

而参与实施这一罪恶迫害、当天行刑的作恶者,主要有主管迫害法轮功、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周桂芳,协同作恶者有当班警察张颜翠,和值班监区长主管生产的副监区长韩敏(负责安排行刑后刑事犯包夹人员和值班卫生员)。而间接参与导致这一罪恶的发生,有二监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卢巧霞、教育科副科长廖群芳、以及二监区的监区负责人,岳姓监区长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监区长梁萍,都脱不了干系的。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