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修者论坛

在家庭关难中踏踏实实的修

【圆明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到十月份,我丈夫突然被检查出肝癌晚期,医生说最多能活两个月。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象五雷轰顶天都要塌了!

在我丈夫住院期间,来自家庭中的魔难一个接一个。以前两个大姑姐对我挺好的,可是现在不知怎么了天天挑毛病,天天找别扭,不是这不对就是那不对,就好像她弟弟的病是我给弄出来的,说三道四的。我就忍着。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心想她们当姐姐的也是为她们的弟弟好!我是修炼人我不跟她们一般见识,这是给我提高心性呢,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这心还是放不下。我就在心里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这样心里就平衡些。

丈夫对我修炼大法很支持,那时只要我开口说我修炼上需要什么(录音机、放像机、电脑等),他二话不说就给我买回来。这些年他也看到了我修炼的变化。所以在他住院的时候,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念了,也受益了。一直都没怎么折腾,直到最后去世都很安静,就象睡着了一样安详的走了。

可是我的心性考验并没有结束,在丈夫五期上坟的时候,他的两个姐姐大哭大叫的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老弟呀你咋这么傻呀?你的病能治你咋就不治呀。你这辈子摊上小人了……听了这些话我的心被带动了,就象翻江倒海一样,愤愤不平。当时虽然没有和她们争吵,但是回到家这心里难受的无法形容。我怎么就成了小人了呢?他是我丈夫,我们俩生活在一起,他挣钱给我花,他的病能治好我能不花钱给他治吗?就是卖房子卖地我也得给他治呀。再说了我们结婚三十多年,都是我操持这个家,你们的父母都是我伺候走的,你们姐弟五个(我们是最小的)谁象我这样伺候老人了?又是屎又是尿的。街坊邻居谁不知道啊?老爷子有病拉不下屎来是我用手给抠,老太太拉一裤兜子屎也是我给收拾干净的。你们当闺女的谁干了?你们谁家有事我没帮忙?这三十多年我付出了多少啊?你们不知道吗?我怎么就成了小人了?怎么就不知感恩反而这么说我呢?越想越气。本来失去丈夫心里就非常的难过,你们不安慰我也就算了,还这么说我,心里这个委屈呀,那种痛苦真是让我无法承受,天天以泪洗面,人都要崩溃了,心里的结怎么也解不开。

一天早晨我带着一肚子的委屈来到了大姑姐家,一進门我就哭着把自己的委屈全都倒了出来,好象这样心里会好受些。当时根本就把自己是修炼人的事放到了脑后。从大姑姐家回来的路上,突然有一个声音对我说:你还是修炼人吗?这时我有些醒悟了。我流着泪想,这不是点悟我吗?是啊!我还是修炼人吗?修炼人能象我这样吗?她们这样表演不是给我提高心性的嘛?她们多可怜啊,你怎么就这么不悟这么差劲呢?

师父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2]“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2]看到这我放声大哭,这些年我是怎么修的呀?这点委屈都受不了。师父为了度我们承受了那么多。我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呀?真对不起师父。

我慢慢的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很多很多的执着心。不让人说、争斗心、妒嫉心,心里不平的怨恨心,还非常自我,爱面子,名利心等。修炼哪有偶然的事情啊?工作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事情,不都是为了去执着提高的吗?如果没有这些执着,就绝对不会有相应的这些魔难的出现,因为法是不允许的。

我身边的同修也和我在法上交流,通过大量的学法,心里越来越亮堂了,我对自己说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好好修心性,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做师父的真修弟子,证实法。通过以上的事儿我找到了自己实修中的差距,这么多年学法,看明慧交流,法理和道理懂的不算少,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没用大法的法理来指导自己,走到正法的最后,摔了一个大跟头。

公公婆婆有一处平房(公公婆婆都去世了),二零一七年的时候说要动迁。我大伯哥就把房本儿改在他的名下了。我们原来的街坊邻居看到我说:你们结婚后就跟老人一起住,老爷子老太太都是你伺候的,现在房子怎么给你大伯哥了?听到这话我心里想考验又来了,这回我一定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动心。我说他要就给他呗。他们说你真大度。

我女儿也说:妈,你太好说话了,我奶我爷这些年都是你伺候的,抓屎抓尿的时候他们都干啥去了?就这点家产他还争,我心里都不平衡。我说咱不争,妈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师父说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就这样这件事情就平息下来了。

现在我和三个大姑姐大伯哥关系处的非常好。

现在回头一看,这些算什么事呀。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它真的什么事儿也不算。修炼二十多年,心性上的身体上的关难,过了很多,有的过的好,有的过的不好磕磕绊绊的。走到今天,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保护、大法的威德和同修们的帮助,我想很难走过来。弟子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能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弟子从心底里道一声:师父谢谢您。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