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被构陷 内蒙古苗春莲被迫流离失所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内蒙古法轮功学员苗春莲被绑架,因高血压被取保候审。二零一八年九月,检察院将其非法起诉到法院,当年十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开庭。今年三月二十九日,法院要她四月二日到法院,说是下判决了。为了不配合邪党人员的非法判决,苗春莲被迫流离失所,如今遭非法通缉。

下面是苗春莲女士的自述。

修法轮大法 多病痊愈

我是一九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前,身体好多病:胆囊炎、心脏病、妇科病、类风湿关节炎、有时难受的我有轻生的念头。几天的学法、炼功,我就红光满面,走路生风,多种病症不治而愈。从此我幸运的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之路。生活虽然很困难,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但每天心情是那么开心快乐。

遭非法劳教、警察追踪迫害

1、非法关押在锡盟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还没来得及给亲人介绍大法,江氏流氓集团不法人员就开始来我家骚扰、蹲坑、监视。五月份,非法抄家,把大法书抄走,那时我正住在锡盟打工,直接被非法关押锡盟看守所七天。

我和老年法轮功学员出来就说,咱们去不了北京,就给当地公安写信,给他们看,他们不就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了吗?写上大法师父《转法轮》里是怎样教弟子做的,写上哪段哪段,告诉他们我们都是好人,是修炼的人,做道德高尚的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公安局长叫李贵生,我俩给他直接递到他手中,叮嘱他好好看看。

2、非法关押在呼市女子劳教所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警察又非法抄家,把大法书等物品抄走,又把我非法关押看守所,这次关押了十几个大法弟子,陆续放出去一部份,最后只剩下我们三个大法弟子。在过年期间,黄历腊月十六日,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把我们三人各非法劳教三年,送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

进去几天,就让我们看“天安门自焚”伪案。我虽然当时法理不明,但我知道这都是假的,因为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很明确,修炼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犯罪。我心里知道师父都是教我们做好人的。如果这个火烧的是真的,那也是他个人问题。因为师父没有叫我们这样做。

在那里,成天逼着我们看污蔑大法的电视,那些犹大还帮着队长办洗脑班,断章取义师父的话,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正信。由于我长期被关押,正念不足,被他们的混淆视听搞糊涂了,迷失了方向,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心从来就没有动摇过,出来严正声明,弥补过错。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没有一点点的自由,每个大法弟子都有一个犯人包夹(迫害),就是队长们的内线,监视我们大法弟子,不让说话,不让随便上厕所。一天一夜24小时只有4、5个小时时间休息,18、19个小时都在干活。对于一些个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不听他们的歪理邪说洗脑的大法弟子,就上酷刑,电击,戴手铐铐在门框,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等各种酷刑迫害。对于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软硬兼施的迫害,伪善欺骗混淆视听。

蓝旗警察追踪骚扰

二零零八年,我和丈夫在外地承揽了一批水泥活,在外面一百多里地蓝旗警察追去,看看我在不在,同时还要把我们挣的钱扣下,不让工头给我们钱,得给他。我不修炼的丈夫义正词严的说:凭什么我们挣的钱给你,后来他才不敢扣了。

对我的迫害一直不断,每次骚扰,我都把真相讲给他们,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是什么,有得救不再迫害我了,有的听完,掉头就走。

二零一三年,我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片警举报,我被非法关押当地看守所半个月。我家里的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资料等被非法抄走,警察一直也没断骚扰。

国保绑架 非法看守所 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一七年六月份,我去外地儿子家,在第六天,我正准备回家,突然接到丈夫电话说,国保人员正在非法抄家,说把我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等物品都抄走了。我急忙打车回家。当时我想他们都不明真相,我得给他们讲真相让他们得救,他们是被共产邪党欺骗最深的人,是共产党手中的棒子。于是我心情平静,怀着善心去面对面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

到家也就是十几分钟时间,就来了三个国保人员,一个叫曹鲁的让我看了一下名片,他们把我带到车上,上车后,一个叫王昭龙的一下把我按倒在车里,把我的手机抢走了,象对待犯人一样的大声呵斥。我说,我又没有犯罪,你们不要这样,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他们又把我带到一个地下室,突然围上来一伙人,有穿便衣的,有穿警服的,他们威胁我,骂我侮辱我,我给他们讲真相,讲的期间,他们多数人走了,只剩下几个人对我软硬兼施,让我说出电脑、打印机、真相展板等物品是哪里来的。

当时我说一句“东西是我的,”他们一步一步的钻空子,折磨我不让我睡觉,把我锁在铁椅子上不能动弹,他们一拨走了又来一拨。骂我、骂大法,不让我说话,就这样直到后半夜,他们打开铁椅子锁,地上只一块草垫子,我躺在草垫子上,地下室很冷,冻的我直打哆嗦,直到天亮。

第二天晚上。一个叫“梁队”的说,让我看看我的东西,拿你东西时,你不在家,少了没有。看完后,国保曹鲁、王昭龙等五人说送我回家,我信以为真。我问他们是真的吗?他们肯定说是,这就送你回家。他们把手机和我的护身符项链还给我,可出门时,又和我要走手机、项链,他们原来是骗我的,把我直接送到医院检查身体。我这才知道他们是用欺骗的手段让我签字为目的。

到医院,检查说有胆息肉,他们根本不管这些,直接送我到看守所,狱医给我量血压,说血压高,不收。王昭龙说刚才医院检查还没有毛病。他们等了半个多小时互相打电话,最后还是把我硬是送进看守所里。

进去后,第三天,一个叫“安队”的女人毒打我,给我戴手铐,用手打我的脸,把我打倒在地,我就往有监控的大厅里爬,她就用脚踢我,往办公室拉我。我绝食抗议,他们送医院给我灌食,我的胃里难受的厉害,经过灌食,我更吃不了东西了,每天吐,一个多月,他们看我难受,就给我量血压,一量180,王志所长怕担责任,着急了,还以为血压计不准了,又量过多人,说血压计没有问题,就把我送回牢房里。从那天开始,天天给我量血压。一天血压高到200多,又把我送医院量,也是200多,他们就给我输液,我不输,把我按住就给我输液了。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从进看守所就用各种方式折磨我,强行灌食:把我手脚都铐在铁床上,把被子被褥都拿走只剩硬板床。血压高了,又要给我输液,我不配合,这次他们怕担责任,说输完就送我回家。他们把家人叫到看守所,勒索性罚款5000元,把我放回家。时间是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条件是保外就医。

遭构陷到法院 被迫流离失所

到二零一八年十月份,在这一年多的日子里,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加大力度给公安国保、检察院、法院等邮寄真相资料,后来国保给我退回被罚款的5000元。

可国保把从我家中非法抄走的东西送交检察院。二零一八年九月份,检察院又将我起诉到法院,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四日非法开庭。律师在庭上从法律角度,从人权道义层面,从信仰层面做了有力辩护和讲解,我准备的辩护词也在法庭上念了,当庭没有宣判。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法院打来电话说,四月二日让我到法院,说是下判决了。

三月三十一日获悉,锡盟两位法轮功学员三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开庭后,就扣下,没让回家,冤判三年。

锡盟法院和蓝旗法院是一个系统,我不能再配合邪恶,他们是不讲道理,不讲法律。我被迫走上了流离失所之路。他们还通缉我,至今有家不能回。

主要参与迫害者:
内蒙古正蓝旗国保大队:王昭龙、曹鲁、南布巴图
内蒙古正蓝旗检察院公诉科:张天林
内蒙古正蓝旗法院:王强
内蒙古正蓝旗看守所:王治、安智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