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我放下了情和怨

Print

【圆明网】一九九九年前我就接触了法轮大法,在家人带动下,看过书,也知道大法好,但是好象一直在门外徘徊,走不進去。只是偶尔头痛时,就听听师父讲法,炼炼功。因我头痛时吃不下,睡不着,吃药也不好使,医院也看不出毛病。学法炼功能够缓解。可能我与大法有缘,师父一直管着我。

放下对丈夫的怨,真正走入大法

直到二零零四年,无意发现丈夫有外遇,头脑简单的我一下就崩溃了,虽然丈夫诚心向我道歉,我就是摆脱不出来,很多以前不怎么放在心上的怨恨都出来了。以前一直以为丈夫和我不象其他夫妻那样有个恋爱期,我们没有,他一直比较冷静,就是找个人成家而已。他并不是很爱我,但是我却看中他孝顺,有能力,觉得以后有个依靠,可以安心过日子。他竟然如此,我怎么也接受不了。

日子还得过,孩子还小,我只能背地里以泪洗面,我决定好好对待自己、爱护自己,一方面开始注重穿着打扮,一方面感情上也有了外遇,只是没有走到最后一步。当在对方希望進一步明确关系的时候,我惊醒了。我知道这样下去会破坏别人的家庭,把我的痛苦转嫁到他的妻子身上。而且我心中还有想修炼大法的愿望,不想犯下无法挽回的错误。

我决心好好修炼大法,看看能不能让我摆脱这个人间的情苦。

随着看师父的《转法轮》和其他著作,我渐渐明白了做人的最高境界是真、善、忍。人间的悲欢离合,是善恶轮报。我今生的顺利和逆境,都是自己生命长河中的许多因素导致的。而丈夫,甚至其他家人的所为,也都有一定的因缘。慢慢的,我放下了怨,和外遇对像的情不用压制也就渐渐淡化。

当时为了斩断和对方的情,我选择离开原单位。新单位工资很低,不到原单位工资的三分之二。我的父母不知道我和丈夫的事情,也不知道我有情感外遇的情况,都不支持我离开这个国营大企业。我心意已定,还是离开了。到现在的单位后,工资和福利开始节节上升,工作比原来清闲了许多。在原先的国营大企业日子过的比较辛苦,以前的同事说,工作更累了,还经常得去外地出差,家里的事情顾不上,而且也不比我现在的收入高。以前的同事都很羡慕我,说我有福气。我也为此感叹,我这个福份,也许有命中注定的成份,同时也是我修炼法轮大法放下了怨和情的必然。

放下对婆婆的畏惧与怨

我婆婆人很好,就是情特别重,特别对我丈夫,我怕她心里妒嫉,过不去,从不在她面前和丈夫亲近。有了女儿后,为带孩子的事情和婆婆发生了一些矛盾,这里也有许多我的不是。可在当时总是觉得自己很在理,不去考虑她的感受。知道矛盾起来,丈夫夹在中间不好办,于是就和婆婆见面客客气气,尽量回避。

真正走入大法后,我也意识到这一点,开始真正的关心婆婆,觉得她一生坎坷,成份不好,没有户口,前夫早逝,后夫家的婆婆特别尖刻,就一个儿子,也不会体贴人。

我开始学着和婆婆聊天,关心她。

后来婆婆得了直肠癌,做了腹部造瘘手术。丈夫手指头粗,清理造瘘口总是把婆婆弄出血,我就接下清理和涂药膏换屎袋子的活。说来也神奇,我是个特别怕脏的人,给婆婆清理粪便排除口竟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有肠子分泌物,婆婆自己都觉得味道很熏人,我却没有感觉。我觉得师父可能怕我受不了,把这部份的敏感给屏蔽了。

因为真正走入修炼比较晚,当时还不能坚信修炼人是没病的法,我以前流产和带环怀孕使子宫产生了肌瘤,很大,甚至压迫膀胱,经常小便。去了几个医院,都说瘤子包在子宫外边,比子宫还大得多。剥离难度太大,而且内膜容易出现问题。还不如切除呢。我想,我才三十多,就切除子宫,那怎么行,就找关系去了省内最好的医院。在那边做手术,顺利的剥离了肌瘤。然而手术后,一直低烧不退。到了第三天,我对丈夫说:你回去看看婆婆吧,她身体不好,好几天没有见到你了,明天你再回医院来。我在医院只有丈夫一个人陪护。婆婆看到丈夫很高兴。神奇的是,我的烧也同时退了,再也没有烧过。两年后我又生了一个健康的儿子。

放下对父母的怨和情

我小时候父母对我很好,因为我身体弱,多病多灾,他们也跟着受了不少累。但是结婚的时候,他们不同意我嫁给南方人,就一分钱的嫁妆也没有。我想他们这是找借口,偏向我弟弟,偏向儿子也是人之常情,我也没有太计较。

真正的矛盾还是和我对孩子的情有关。当时我的住房后面正在施工,我女儿不到一岁,被吵的很厉害,睡不好觉,他们老俩口的住房大,我就打算先住在娘家一段时间。可是住了个把月,他们可能嫌我女儿吵,或者觉得我们在那里影响了他们的生活,就把我们赶了出去。我们只能带着女儿借别人的房子住。为此在女儿一岁之前,我们搬了四个地方,直到后来让丈夫的妹夫申请了个临时房才安顿下来。由于以上缘故,我和丈夫除了他们得病或者逢年过节外很少去他们那里,觉得各自过好各自的日子算了。

随着真正修炼,加上我父母的年龄也大了,俩老人轮番住院,弟弟忙的不行,经常请假在医院陪护。开始我想,养儿防老,这些就该弟弟做,只是在弟弟忙不开的时候帮他一下。后来发现我的想法是不对的,我父母虽然不如其他父母对子女那样爱我,但是从总体而言,他们是不欠孩子的。我从小到大,他们对我的付出比我给予他们的多得多,只是因为他们后来不给我帮助了,我就怨恨他们,一点不念他们的养育之恩,这是不对的。师父教我们修炼人要真诚、善良、忍耐,我怎么连对自己的父母都做不到呢?

于是我开始经常去看他们,帮他们做做家务,陪他们聊天,开车带他们去郊外转转,不再计较他们对我的种种不好。

有一次我给父亲修脚,他有灰指甲,脚还因车祸骨折过,腿和脚的皮肤象鱼鳞一般,我买了修脚刀,给他清理畸形的部份,包上药。一面很自然的和他聊天。当时有一个亲戚在场,后来他说我真有耐心,一修半个多小时,而且父亲的脚都那个样子,我也不戴个一次性手套。

现在每个周末都把父亲接过来住,让母亲休息两天,也抽空请假带母亲去郊外挖挖野菜什么的,让他们生活也多些乐趣。

真正走入修炼后,我按照大法要求处事,没有觉得约束,反而觉得轻松,因为我明白了,人和人都是缘份所致,我们在一起的报恩和伤害也都来自于前世的恩与怨。现在有缘在一起,把善缘维持,把恶缘还掉。

因为走入修炼比较晚,很多道理我好象悟到了,但提笔却写不出来。我明白了什么法理就按照明白的去做,并没有觉得被一条一框约束的感觉,而是觉得越修炼放下的越多,越放下人就越轻松,越快乐。

我知道我能送给师父的最好礼物就是认真修炼,助师父在人间正法,多讲真相救人,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到我所接触到的一切角落。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