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的琐事与恩怨中修炼

Print

【圆明网】我今年五十岁,在县城做点小买卖。是一九九八年春天有幸成为师尊的弟子的。二十年来,有过太多的心酸,也有过太多的人心与正念较量时的剜心透骨,更有过太多太多心性提高后的欣喜与对师尊无处不在、时时慈悲保护与点悟的感恩,今天在这里就把我的部份修炼心得体会分享给大家,以谢师恩!

(一)真修实修 病业假相消

二零一七年冬天,连续一个多月的咳嗽给当时的我造成很大的困扰。也向内找过,但都无济于事,咳嗽反而越来越严重。晚上出去发资料更是咳嗽加哮喘,几乎每走一步都咳嗽,每咳一声都要尿裤子,回家后不得不把裤子全部换洗。同修也和我交流切磋过,也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我表面肉身的一切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的一切,不承认它们的一切安排。日常生活中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就这样状态时好时坏,好时一声不咳,一会儿又咳的脸红脖子粗,伴着气短胸闷上不来气,基本每天都是不间断的咳。到了晚上更是咳的厉害,躺着憋气睡不着觉,困极了只能坐着迷糊一会儿,而后又被咳醒。我的状态直接影响到隔壁房间的女儿,她为我着急,去超市买来大梨和枇杷果等给我煮了一大碗,说是吃了能止咳。我告诉她没有用,我也不是有病,叫她以后别买了,这次为了别浪费,我就把它当罐头吃了吧。因为我心里非常明白,这绝对不是病,修炼这么多年了,也更不存在“病业”了。

我不断的向内找,是什么人心与执著还没有去?想到师父利用同修的嘴点化我,说我又处在提高的当口上了。反观自己,自入冬以来,心里一直在盘算着,马上又要到年关了,不免又有些打怵要回老家面对婆婆,要是能和女儿一块回去就好了,免得节外生枝,又不知会出现什么状况,也省的婆婆又要冤枉我。去年回家过年,婆婆说我偷了她六百块钱。

婆婆最近又来到城里,现就在我二姑姐家里住着,让她来我家住吧,心里不情愿。为什么不情愿呢?我这不是还在怨恨她吗?虽说这大半年来自己也一直在努力的去掉对婆婆的怨恨,但现在看来还是没有去干净。是,如果我是一个常人,二十多年的怨恨足以致使我宁愿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她,更何况她还冤枉我。但是我现在是一个修炼人哪!

师父说:“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1]“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你们为什么就放不下那颗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2]

晚饭后,我来到师父的法像前,敬上一炷香,跟师父说:“师父,弟子不要这些人心与执著,我是您的真修弟子,我一定会放下一切人心与执著跟您回家,请师父放心并加持弟子。”然后磕了三个头。我开始发正念彻底清除旧势力给我与婆婆之间造成的间隔,彻底清除我对婆婆的怨恨心,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我只要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其它任何生命以任何借口或理由强加给我的一切都是不被承认的,是要被立即清除与解体的,并请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

第二天我去把婆婆接过来,有时间就陪着她一起听师父讲法(她不识字)。和她在法上交流切磋,我跟她说:“去年腊月你丢的那六百块钱的事,那天如果不是有师父慈悲点悟,我是不会把自己的钱先给你的,我也过不了这道坎,或者当时我拔腿一走,不在家里过年了,你也不一定能过好这个年的,不敢想象如果我那样做的话,这个家还能象现在这样吗?我们婆媳之间还能过到现在吗?也许我前世也曾经这样冤枉过你,而且还把你伤害的不轻……那么这一世你又冤枉了我,也算是公平了吧!所以我们都得感谢师父啊!”

一晃两三天过去了,不经意间,我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咳了,我感激的泪水直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婆婆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赞叹不已,还是师父好,大法好啊!

(二)向内找 修自己 柳暗花明

婆婆在我家住了几天后又到她小女儿家去了。有一天晚上,我回家吃晚饭时,女儿又问我什么时间回老家过年的事,我说因为做点小买卖,就打算晚一点回去,但不知那时天气会怎么样,过几天看情况再做决定吧。女儿又问我年货什么时间买,我说前些日子你奶奶来时我已经给她二百块钱了,让她回家愿买啥就买啥。

这时女儿有点火了,“你以为给她钱就行了吗?你让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自己去买东西吗?你天天修炼修炼你修在哪?这就是你的心性吗?”这时我也起了争斗心,我说她不是还有两个儿媳妇吗?赶集买东西她们还能不管吗?我现在是不想让她太依赖我了,比如说,前几天你奶奶到你小姑姑家去了,她的电话充不上电了也问我怎么回事,这已经是给她买的第三部电话了,还问我是不是再给她买部新的。你姑姑家好几个人,哪个不能给她看看啊,还要打电话问我,我在大街上做买卖能说走就走吗?说着说着就越说越多,虽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状态有点不对劲了,也尽量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做到心态稳定,语气平和一点,但还是顺着女儿的话题说了一些我家发生的女儿不知道的事情,因为那时她还小。

谈话的过程中我开始轻咳了一声,继而越发严重,一会儿的功夫喉咙里发出“吱啦吱啦”的声音,还憋气,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又错了,说了许多修炼人不该说的话。回想刚才女儿说的一些话,那是师父利用她的嘴在点化我呀,比如,“你修的还不行,差远了,修炼这么多年你就这个标准啊?你发正念都怎么发?如果你真的做到什么都放下了,今天晚上你就不会说这些话了!”

最后咳嗽一声接一声,女儿面前我承认自己还是没有完全放下。继续向内找,发现自己不光妒嫉自己的妯娌,也妒嫉婆婆当家,什么事都得她说了算,出钱出力干活却要找我,还有利益心。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我过去讲过,讲到‘空’人就认为是不存在什么了,也有人讲‘无’就什么都没有了,‘无’真的什么都没有了那‘无’本身是啥呢?‘空’是什么都没有了那‘空’本身是什么呢?真的什么都不存在了那连名字概念都不会有。”[3]

后来我到自己的房间发了一会儿正念,解体这些人心与执著后,身体不好的状态也立即烟消云散,一切恢复正常。我心里非常感谢女儿,虽然她不修炼,但她又给我提供了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更感谢师尊慈悲,利用女儿的嘴点悟我,弟子又让师父操心了。

晚上做了一个梦,蔚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一会儿白云飘到我的上空,慢慢的变成了一朵大大的盛开的莲花,向下俯视着我,长长的粉红色的花瓣好几层,中间黄色的花蕊非常醒目,梦境中的我仰视着这朵大大的莲花心中充满了无比的神圣与震撼。我知道,那是师尊对我的鼓励,谢谢师父!

(三)提高心性 善解冤怨

时间如梭,转眼已是二零一八年,正月初五我回城后,直到十四日才回老家过元宵节。十六日上午女儿要回城上班,我和婆婆去送她回来刚進了院子,婆婆迫不及待的问我:“你去把我那个存折上的钱提出来啦?”我问她:“哪个存折?我什么时间接过你的存折?”她一脸不耐烦的说:“哝,你不好这样,你说你哪好这样?!我不是给你一个两千块钱的存折吗?”

我一听这话说的,简直和上次说我偷了她六百块钱如出一辙嘛!我赶快放下手里的笤帚对她说:“走走走,赶快回家找存折,我帮你找。”婆婆嘴里嘟囔着,拿出她的那个箱子,把最上面的那个小塑料袋拿到一边,再拿出下面的一个大包给我,我帮她找遍了所有的证件本本也没有找到那个存折。后来她说:“还能在这里面?”她把刚才的那个小塑料袋给我,我一看里面正是那个存折,上面还有我怕她忘记给她记的密码,此刻婆婆不说话了。

沉默了片刻,我突然想起前年腊月婆婆丢失的那六百块钱,我盯着她的那三个抽屉象开了窍一样,马上起身把三个抽屉依次拔下,只见一只钱包和一双新袜子静静的躺在抽屉最下面,我平静的拿起钱包问她:“这是什么?”婆婆愣了一会儿,接过钱包打开一看,整整六百块钱一张不少。这钱包从抽屉里面掉到下面,在这里整整躺了一年多啊,现在总算找到了,是非曲直无须表白。婆婆颤抖着手拿出三百块钱一定要给我,嘴里说着:“错了,错了,我错了,我犯大错了,我冤枉了好人,冤枉了你,真对不起你啊!”

面对内心愧疚的婆婆,我没有往日的冤屈与愤恨,更没有给她找到钱后还我清白的欢喜与高兴。向内找,我想起了去年冬天打怵回家过年时,心里就怕婆婆再次出现什么状况又要冤枉我,这真是“相由心生”啊,同时我还看到自己有“恐惧心”,怕被别人冤枉,怕被伤害的心。坐下来发了一会儿正念,了却这些人心后,此时此刻,内心只有平静与祥和,同时也感受到自身空间场天清体透,身心无比的轻松。

晚上我和婆婆推心置腹的交流着,婆婆叹了一口气,语气温柔了许多,她说:“咱娘俩之间的大疙瘩总算是解开了吧?!是我不好,冤枉了你,这回钱找到了,存折也找到了,也证出你的心来了。”我心依然平静,我对她说:“那些坏人打大法弟子,是因为坏人背后有邪恶的生命操控,指使他使坏,咱娘俩之间出的这两回事,也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在挑拨离间,它要间隔我们,如果我们中了它的计,它高兴,我们的师父不高兴,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我们要让师父高兴,让师父少操一些心,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间隔住我们了。”婆婆点头称是。

回城后,我把婆婆又接来我家住,婆婆一直处于自责之中,怕我嫌弃她,吃饭时还问我恨她吗?我说:“作为修炼人,恨不能要,怨也不能要,如果我还恨你,还能再叫你来我家住吗?!咱们都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吧! ”婆婆眼里噙着泪水直点头。

婆婆在我家住的日子里,还发生了这样一段小插曲,有一天晚饭后,我的大弟弟突然打电话来,向我诉说小弟弟的不是。电话中我劝说着他别为这些小事生气,要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我尽量用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常人能够理解的话开导他,大弟弟听我说话不偏向他,电话那边就对我翻脸了,冲着我吼起来:“某某某(我丈夫的名字,已去世)当着我的面,当着老二(小弟弟)和妈妈的面骂你骂妈妈,你连累咱妈也跟着你挨骂…… ”我听到这里,已无须辩解,我就对着手机那边发正念,解体操控大弟弟的一切邪恶,同时也明确的感受到这是另外空间邪恶的生命见我要放下对婆婆的怨恨而不甘心,操控大弟弟来刺激我的人心,然而他的吼声却如石沉大海,我不但没有生他的气,反而更加让我决心要善待婆婆。

弟子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叩谢师尊的佛恩浩荡,没有师尊的慈悲保护与点悟,就没有弟子的今天,没有大法的导航,弟子也许永远被怨恨所吞噬、埋没,永无出头之日。

再次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以上是我修炼过程中现阶段的部份经历与心得体会,如有偏颇之处,还望各位同修不吝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去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