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洲移植国际会议期间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被揭露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至十八日,欧洲器官移植国际会议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举行。在此次大会上,中共的器官掠夺行为和活摘话题再次引起业界专家的关注。

欧洲器官移植协会(ESOT)是一个涵盖器官移植相关领域的顶级医学专业机构,是欧洲移植界在医学治疗和道德领域方面的权威,也是世界移植界权威机构之一。该协会每两年举办一次聚集世界移植专家和代表的专业学术会议,此次的哥本哈根会议汇聚包括欧洲、北美、中东和亚洲等世界各地三千五百多名移植领域专业人士与会,还有一千五百多位专业人士在线参加。

大会还举办了与移植领域相关的展览。专门调查和介绍中国器官移植滥用的研究机构“中国(中共)器官摘取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rch Center- COHRC)也作为43个参展单位之一,受邀在大会内部设立专门展位,向与会者提供相关资料。

中共器官滥用和活体摘取再成聚焦点

在这次大会上,中共器官滥用和活摘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器官这一话题,再次引起专业人士的关注。

COHRC的研究报告《中国(中共)器官滥用——缺乏器官捐献的按需移植》入选电子海报展。报告从对中共器官滥用的调查研究及得出的结论,阐述了中共器官移植工业的惊人发展、极短的器官等待时间、移植医院和移植数量巨大、缺乏自愿捐献系统和大量按需移植的强烈反差等等详尽事实。

这份报告和其它入选电子海报在大会期间可随时从大会的电子屏幕上阅览,也可随时在大会APP上查看,并在约定时间与报告作者互动讨论。

九月十七日,德国美因茨大学医学中心李会革教授的《中共器官获取中对脑死亡的滥用》和“中共器官摘取研究中心”(COHRC)的《中共器官滥用——停止器官滥用公告后的不道德器官获取》两份报告入选大会的推荐简报(Elevator Pitch)。

九月十六日,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进行了题为《器官移植旅游亟需报备》的演讲。麦塔斯在演讲中说,接受器官移植的欧洲患者应该向卫生管理部门报备器官移植旅游,这尤为重要。麦塔斯说,因为患者还要进行移植后的护理,所以“移植旅游”方面的讯息并非匮乏,只是因为患者跟医院签订保密协定而没有报备。鉴于此,他认为欧洲国家应该把“移植旅游报备”立法,强制执行。

麦塔斯的演讲吸引不少移植行业专家聆听和记录。

COHRC最新调查报告引关注

大会期间,COHRC工作人员在有关人员的帮助下,把最新的调查报告亲自递交到ESOT主席斯蒂芬·施尼伯格(Steffan Scneeberger)手中,请他关注。

COHRC在2019年公布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通过对一系列证据的分析,如在中国的器官移植预订、活体器官摘取、暂短的器官等待时间、中国移植医院的数量、不同医院的移植量、中国器官移植工业的发展和受害群体等,COHRC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仍然发生着大规模的器官掠夺。他们希望向与会专业人士传递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中共还在活摘良心犯器官,按需杀人。最主要的活体器官来源是法轮功修炼者,同时还有西藏和新疆少数民族群体以及家庭教会成员。

法轮功群体是主要受害者 各国移植专家震惊

蒂姆(Tim)先生是一家参展机构的工作人员。几天里他多次经过COHRC展位,一次他与工作人员详细交谈之后,表示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太重要了,他说一定会仔细阅读调查报告,并告知同事。他对反抗迫害而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表示敬佩,说要好好了解一下法轮功。

来自比利时的外科医生路易(Louis)先生说,他曾经看过电视台放映的揭露中共罪行的纪录片《活摘》(Human Harvest),十分震惊。现在又从这里了解到活摘器官仍在中国继续。他说,移植界对中国(中共)器官掠夺现象普遍都知道,但不知道具体统计数字,又听说中国官方公布从2015年起“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对这方面的真实情况就更无从了解了。今天终于可以看到一些比较详细的调查分析,他感到这些资料非常宝贵,说一定拿回去好好阅读。

斯特芬(Steffen)是德国一家移植中心的负责人。他说自己曾经误认为,二零一五年以后中国不再有活摘器官的事了。因为在他们那里培训的中国移植医生都告诉他,自己跟活摘良心犯器官没有关系。

他说,现在细想起来,这是个很简单的逻辑,捐赠器官不会导致移植暴增,如果中国真的不再活摘器官了,那么现在绝对达不到中国(中共)官方公布的一年一万例的移植数字,何况真实的移植数远远大于此。

“我们能帮助做什么?”

印度外科医生维汉(Vihaan)先生说,印度存在合法的器官买卖行为,患者只要有合法的文件,就可以接受从斯里兰卡、孟加拉国等邻国的活体肾脏。COHRC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中共实施的活摘器官和穷人为生活所迫卖器官、黑市贩卖器官有本质的不同。这是一种国家行为,是中共操控下的各层机构组织,包括军队、武警、监狱、医院乃至器官移植专家、医护人员等共同参与执行的种族灭绝行为。他听后非常震惊,并询问可以帮助做什么。

COHRC工作人员建议,移植医生可以把这个消息告知同行、医院管理层、医学界乃至政府相关部门。在政府层面,敦促政府采取一切措施制止这种反人类罪。比如立法,以阻止患者去中国接受非法器官移植,西班牙、以色列的医生就是这样做的。在医疗层面,禁止培训中国移植人员,除非他们承诺不使用来自不道德来源的器官,这一点澳大利亚等国的医院和移植机构已经在做。而作为医疗器械和药品公司,可以减少或者停止向中国出口移植必需的医疗设备和药品,等等。他边听,边频频点头。

来自希腊的盖亚(Gaia)女士是移植方面的研究人员。她之前听说过活摘器官的传闻,但一直对此持怀疑态度。当她看过调查报告之后吃惊极了,一直不停地和所有的同事讨论此事。

当她了解到主要的受害群体是法轮功学员,和中共建立的系统的按需杀人的具体罪恶后,她说,在中国向全世界炫耀光鲜经济和科技成果的背后,有一个黑暗但真实的中国(中共)!这是一件用语言无法表述的很可怕的事,这也不是单单哪一个国家的事,这是一件全人类的事情。她表示一定会把了解到的信息和最新报告带回她工作的大学和医院去。

布赖恩(Brian)先生是美国一家大型医疗设备公司的主管,他说公司的部份股份已被中国购买,他们已经向中国几家移植医院出售设备。布赖恩先生表示要好好了解活摘器官这件事,并说自己对公司的决策产生了疑问。他说如果美国公司员工知道中国客户与活摘器官有牵连,大部份员工一定会辞职。

来自英国的马丁(Martin)先生是移植医生,他说,活摘器官不是政治话题,而是最基本的人性问题。参与活摘的中国医生所扮演的角色,就象二战时的法西斯医生的角色,他们出卖了自己作为人的良知。他表示,历史在向前走,但人类不能重复过去犯的错误。二战后我们说,不能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可现在又发生了!我们必须要了解这个真相,重视这个事。

来自斯洛文尼亚的Veceric女士询问了情况后,觉得很可怕。震惊之余,她说,她完全能够看清中共的邪恶。因为她的祖国也曾经在共产集权的统治下,人民遭受迫害。幸运的是,如今的斯洛文尼亚已经驱走了共产邪灵,走上了民主之路。今年是柏林墙推倒30周年纪念,她由衷地希望,中国人民能够早日摆脱中共,走向自由。

华人医生希望了解活摘真相

此次参加大会的还有不少华人医生和医疗工作者。他们有的从中国大陆来,也有的在海外工作,中共活摘的话题也在他们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孙女士在欧洲生活了二十年,从事医疗研究工作。她在大会目录里面看到COHRC的参展信息,因而特意找到展位工作人员。“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吗?”这是她问的第一个问题。交谈之后,当她看到报告中从大陆移植医院收集的移植信息、器官等待时间等等数据和分析,她沉默了很久。她告诉工作人员,她从不同渠道听说过一些这方面的讯息,但一直不敢相信。她郑重地表示,回去之后一定好好了解此事。

来自台湾的陈先生是医学院学生,他说医学界朋友告诉他,许多台湾人去大陆做器官移植,找到匹配器官速度之快,令台湾医界人士吃惊。他知道中共甩大钱收买渗透台湾媒体,报导假新闻,欺骗不明真相的台湾人,使他很担心台湾的未来。同时,他也相信,多数台湾人还是有良知的,特别是受教育程度高的,能够认清形势。陈先生感谢COHRC能够来这里参展,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来自美国休斯顿的华人医生李先生祖籍大陆,他说,美国病人等待器官供体的时间较长,法律规章完善齐全,器官移植不象大陆那样混乱。他相信发生在大陆的活摘器官的事。

操着一口流利中文的麦先生和同事一起找到COHRC展位,他告诉工作人员,他从小在海外长大,但一直学习中文。他是从同事那里听到这个消息,觉得无法想象,因此特意来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会有这么多器官供移植?为什么这么短的等待时间?两个简单的问题得到了满意回答,麦先生表示,他想知道更多信息。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