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盘腿看修炼中的根本执着

Print

【圆明网】苦恼了我许多年的不能坚持盘腿打坐,最近终于找到了根本原因。我的修炼状态说起来令我自己汗颜——想过的幸福一些,想身体舒服一些,怕吃苦的心掩盖着,为不能坚持盘腿找借口,这几颗心附着在干事心上,钻了我法理不清的空子,滋养了它这么多年,使我在如此紧迫的修炼路上浪费了很多时间,吃了许多不该吃的苦头儿,在此我借助明慧这个平台占用大家一点时间曝光曝光这些心,意在互相提高。

谈起来我自己都觉的汗颜,在修炼的路上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已经十九年了,前些年邪恶疯狂迫害,曾经我为证实大法两次被迫害入狱;县里的“六一零”人员、公安局警察还勾结单位领导给我家人施压,几次逼填写诬蔑大法的表格,等等,无论表面表现得多么激烈,我几乎都能正念闯过。可是盘腿打坐一个小时的静功却很少能坚持下来,我经常苦恼、无奈。我还有一颗侥幸的心理,想最后我一定会很好的双盘的。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走到现在。

有时炼静功之前,我给自己加油:能疼死吗?不能呀,那就坚持吧!可是到三十分钟或四十分钟以后就来事儿了,刚才的慷慨,豪言壮语越来越弱越来越小,想舒服的念头,不想吃苦的念头就上来了,心一不静,随之身体就想动动缓解缓解,就开始这样晃晃,那样晃晃,哎呀!还是不行,这时那颗侥幸心就上来了,理由是:心性得提高了,等心性提高了,自然就能坚持住了。随着盘着的腿开始松动,不一会儿就掉下来了。有时脑子里还出现一个念头:痛成这样了,别说入定了,入静都不能,这还是不是炼功,能起作用吗?搬下来吧?于是干脆就搬下来了。搬下来之后,腿慢慢缓过来了。这时主意识也慢慢清醒了,唉!这不又上当了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的修炼状态就是这个状态,我时常自责,有时甚至麻木,消沉和无奈。

最近和同修的一次交流中,我一下茅塞顿开。回想起我的得法初期,是在命悬一线,鬼门关外徘徊时而得法重获新生的。当时的我对人生彻底无望了,因疾病缠身,经济拮据,从记事开始几乎我的身体好象没有舒服过,什么身上不停的长疖子呀,指甲缝儿里长手鸡眼儿呀,手鸡眼儿就是手的肉里长骨刺,顶下来两个指甲盖儿,后来干脆一感觉又是长那骨刺就把手指头放到开水里沾,一沾一收,一沾一收,直到开水烫的痛压过长骨刺的痛,才缓过劲儿来,这样反复烫几次就好了,那真是十指连心呀!还有嗓子有扁桃腺发炎,鼻子有鼻窦炎,胃有胃炎,到十三、四岁的时候又添了个痛经的毛病,每个月就会有三、四天的时间躺在床上几乎不吃不喝疼得不喊叫、不折腾都是好的。二十七岁那年生了孩子,折磨了十几年痛经的毛病总算没了,可坐月子留下的一堆毛病却来了。在这个过程中为了缓解病痛求医问药的同时,我还学了当时盛行全国的那种附体气功。浪费了钱财不说,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又招了好几年的附体,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精神也是抑郁症的表现了。

到一九九八年秋的一天,我一遍《转法轮》没看完就把所有的药全部扔掉了。到了新年假期,我开始正式的学法炼功了。那真是象换了一个人一样。一下子精神起来了。我把我的变化我的愉悦分享给亲朋好友,不长时间就有二十几个人开始炼功。

回想起我得法初期,而现在……我象是顿悟一般,噢!我明白了,我是为了身体舒服开始炼功学法的,是在这个根本执著的驱使下得法的。为了舒服而不是为了吃苦,所以才有至今还不能坚持盘腿的状态。而忽略了师父的叮咛:“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这几天我炼静功时,真的就忍下去了时,先从动摇不想坚持的那一个想法开始,不管这个想法多么的冠冕堂皇,多么的在理上,我就睁着眼加强主意识——你不许动,你要忍,你能行,因为你要听师父的话,能坚持多长时间就坚持多长时间,从半个小时以后或从四十分钟以后开始,分分秒秒这样坚持着,坚持着,坚持着,一个小时过去了。

出定后把腿搬下来,一会儿就缓过来了。真的是身心愉悦无以言表呀!有一种在回家的路上又跨越了大大的一步的成就感,真的是苦去甘来啊!谢谢师父借同修又一次给我的开示!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