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病业”关与过关

Print

【圆明网】师尊在法中曾讲过:“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1]所以,在我心目中也没有这个“病”字,就是过关。看到身边有同修因为过关没过去离世的,我想跟同修交流一下我几次过关中的经历,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我在海南打工,晚上有点凉,而且睡觉的地方有很多蚊子,我们睡觉时都用被单把自己盖住,一方面可以保暖,一方面可以防蚊。到了晚上,有一个同事没有被单,要我把我的被单给他,我想修炼没有偶然的事,就给他了。

结果,晚上蚊子都来咬我,我要求自己一点不动,不光是人不动,心也不能动,要做到师尊在第五套功法前面说的:“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2]。

在我不动的时候,蚊子密密麻麻的落在我身上,咬的疱连接成了片,我还是不动。再后来,我真的感到蚊子吸走的都是我的业力,业力被吸走了,身体非常舒服。

这样过了约半个月,同事将被单还给我了。从那以后,直到现在,很少有蚊子咬我,偶有蚊子咬我,我还是没有什么感觉。

这一关过后,我头上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脓包,感觉就是被蚊子咬多了,中毒了,我还是不动心。但那是真疼啊,而且是持续的剧烈的疼痛,那痛苦简直无法形容,有时象万把钢针在猛烈的扎我的心脏,有时象一把剑从头顶刺入内脏,有时又象无数把剑从头顶直穿胸腔,并且在里面不停的搅动,让人难受到了极点。

我父亲(未修炼法轮功)见我这个样子,曾到医院去咨询,医生说,象这样大的脓包长在头上,连狮子都要疼得在地上打滚的,不治疗的话,会要人命的。

期间我头顶的脓包还炸开好几次,流出脓血沾满了我的后背。我经常疼得晕过去,有时疼得浑身发软无力,只能在地上爬,这时,我就向我放大法书的柜子方向爬,让自己离大法近一点,并且用一颗无上敬仰师尊和大法的心磕头。

那时候,头上的这个大脓疱,还有一股腥臭味,有同修不让我去炼功点,怕对大法有不好的影响;有同修说我正在过生死关,应该让我去。当年我是二十五岁的小伙子,有一位小我五岁的男同修,非常善,他每天下班后,坐很远的公交,来我住的地方陪我一起学法,那场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这一次过关,足足有约八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我多次看师尊法像,师尊看着我的表情非常严肃,我每次都对师尊说:请师尊放心,我能过得去。

在这期间,我还是一直坚持打工,老板问我去看病没有,我说,我是修行之人,我要学密勒日巴佛那样。老板还对我竖了个大拇指,说:真有刚!(因为当时正在过关,我怕对大法影响不好,没有说我是修大法的。)

就这样,过了约有八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我悟到:如今我所有承受的痛苦,都是师尊对我的无量的慈悲!我用生命也报答不了师尊对我的恩德!一念至此,我不由得扑通一下跪倒在师尊法像面前,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唯有叩首、再叩首。

也就在这天夜里,我头顶的脓包再次炸开,脓血浸透了我的衣服和后背。自那以后,伤口慢慢愈合,一天天好转,我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这一关过后,我打坐的时候,头象无限的空,无限的大,大得里面能容下无量的宇宙,无量的天体。再看人世间,离我好遥远、好遥远,好象跟我完全不相干似的,完全不是一个体系。

当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再看人间的酷刑,对我来说是那么的渺小,一切尽收心底,感觉人间的任何酷刑都动不了我的心了,大法给我的忍耐力,即使是再转生,再洗脑,我也能纹丝不动的走过去。

“七二零”以后,我因为证实法,被邪党迫害,遭到酷刑折磨,被打断了六根肋骨,上了几十斤重的大镣,又被拖镣,身上磨得大窟窿小眼,有的地方深可见骨,脚踝骨从圆的被磨成了方的……我都笑着走了过来,并且越打我越坚定,心里就象钻石一样的坚定。这时我看到我的心真的变成了一颗金刚钻,闪闪发光。酷刑迫害给我造成的种种痛苦,其实都不及上次头上长脓包过关时的痛苦。

在残忍的酷刑中,还有另外空间的邪恶也用酷刑迫害我,就象《佛家人物参考资料》中描述的众魔都来攻击释迦牟尼佛那样,邪恶攻击我的功柱,在另外空间,将我钉在十字架上,放开水烫……在人的空间和另外空间的双重夹击下,过关还是很难的。但是,法给我也展现了殊胜的一面,点悟我如果这些酷刑你都能闯过去,那么即使将来有一天,你再次转生,即使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也能回到产生你的地方。师父曾讲过:“你把瓶子里边的脏东西全都倒掉的时候,你按都按不下去,它就会飘上来,它就应该在那个位置上了。”[3]这就是在我当时的境界中启悟给我的这层法理的内涵。

迫害回家后,我学法炼功,到第九天的时候,一双巨大的手扶住我断了的肋骨两边,往起一合,我断掉的肋骨就接好了,我知道那是师尊的手。

后来,我跟一位同修交流谈及此事时,我看到同修家中客厅里供桌上的大幅的师尊法像的嘴在动,空中又显示出一个个金色的文字,与此同时我听到师尊伟大庄严而又慈悲的声音:“儿啊,如果每一次酷刑,你都能正念闯过,即使你再转生,再洗脑,你都能回到我这里来!”

紧接着,又显露出一段法:“你们还记的在我讲法时,不是有学员问,一个修炼的人能不能修到比自己生命产生时更高的果位吗?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4]

我悟到,在这特殊的正法时期,如果我们真的能放下自己所有的一切,心里没有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情,没有任何观念(包括不同层次神的观念),没有自我,没有……象死水一样什么都没有,甚至放下产生自己时的那个境界的一切一切,无上敬仰师尊和大法,心里只有师尊和大法,一心只去同化这部大法,我们就能超越我们原来的自己。

还有一次,我骑电瓶车经过一个路段时,发现一大块张贴真相海报的好地方,我很高兴,却没注意前方是个下坡,我连人带车摔了出去,膝盖摔烂了,我没当回事。但膝盖摔烂的地方越来越深,越来越大,隐约见骨,还流出大量的绿色的脓,一位做医生的同修跟我说,流绿色的脓就很危险了。于是,下午我开始针对我的膝盖发正念,隔一段时间就发一次,一次五分钟,发正念时,感觉膝盖处有炽热的感觉,脓也往外流,最后一次发正念是晚上十二点。后来我就睡了,等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的膝盖完好无损了,就象从没受过伤一样。

前两年,一个出水的管子里面,被碎的玻璃碴、大理石渣、泡沫渣等东西堵住,我想用力去吹一下,把管子吹通,哪晓得,嘴巴一对上管子,怎么变成了吸,一下把里面的渣子都吸入了我的肺里,我情知不妙,一扔下管子,咳出一口血来。那些碎渣子扎在肺上的滋味也是很难受的,呼吸这个对人再普通不过的事现在对我都成了一个严重的负担,每一次的呼吸都会导致肺部剧烈的疼痛。

随后的一些时日里,有时我咳出一口血,有时咳出的是泡沫,有时咳出的是石头渣,家里人都吓坏了。但这些我都不管,我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期间,有一次我主元神离体,还看到我的肺里面满是渣子的情形以及我肉身的痛苦。这样过了约十五、六天,我看到师尊来了,师尊打出一个法轮,用单手一旋,那些渣子全都化掉了,我的肺完好如初。

大法在我身上展现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远不是上面这段文字能写完的,仅写出其中几次过关的经历,只想证实师尊和大法的伟大及无所不能,让同修增强过关的信心,让我们共同精進,在修炼的路上走得更稳更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