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掠夺器官研讨会在芬兰首都举行 主流媒体报道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关于“国家掠夺器官”专家研讨会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邮政大楼举行。研讨会由支持中国人权组织(SHRIC)举办,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活摘器官亲历者——原新疆外科医生安华·托蒂(Enver Tohti),医师玛莉亚·海讷棱-古泽赫薇哈尔(Marja Heinonen-Guzejev)受邀出席了研讨会。

研讨会中多次提到,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南斯拉夫战争罪行法庭检察官杰弗里尼斯爵士(Prof. Sir Geoffrey Nice,QC)领导的一个独立法庭对中共有系统掠夺良心犯和其他政治犯的器官指控作出的最终裁决。独立法庭拥有压倒性的证据,证明中共大规模掠夺器官确凿无疑。

器官来源模糊 中国科学家论文海外被拒

玛莉亚·海讷棱-古泽赫薇哈尔是赫尔辛基大学职业健康与研究专家。她代表医生社会责任协会(LSV)在研讨会上发表演讲。LSV是一家芬兰医疗组织,致力于在芬兰和世界各地实现健康平等。在研讨会上,海讷棱医师谈到了中国器官移植伦理引起国际科学界的关注。

据她介绍,今年八月,科学期刊Plus One和Transplantation已经删除了十五篇中国科学论文,原因是其研究人员无法解释医学研究所用器官的来源。此外,据“英国医学杂志”报道,共有四百多篇中国科学论文,在92.5%的病例中,研究人员无法解释人体器官的来源。她表示,西班牙、以色列、意大利、挪威和台湾已禁止其公民到中国的非法器官移植旅行。

活人“器官供体”真实存在

现居伦敦的维吾尔医生安华·托蒂介绍说,中共将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也用到维吾尔囚犯上,使用被关押在集中营大约一百万维吾尔族囚犯作为“器官供体”。在研讨会上他展示了很多活摘器官的证据,包括等待一个匹配的器官只需要一周的时间;展示了机场内设置的活摘器官通道的图片;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湖南人民医院推出免费二十例肝肾移植的广告促销等等,与会观众非常震惊。

葛特曼表示,中国每年通过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大约六万至十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大部份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研讨会上谈到芬兰在抵制活摘器官罪行中可以采取的具体措施。

当地主流媒体关注

当天的研讨会,由于与会者反响热烈,研讨时间从原定的两个小时延长到了两个半小时。研讨会结束后,当地主流媒体记者排队采访受邀的嘉宾。

这些媒体中包括芬兰畅销全国具有最大影响力的报纸《赫尔辛基日报》(《Helsingin Sanomat》)和HSL(HSL是芬兰发行量最高的瑞典语报纸)。该研讨会揭示中国器官移植率上升的真相,国际社会对此作出的反应,和人们对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愤怒。

两家媒体都提到,“中国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体器官被非法移植。”

“中国共产党于1999年开始系统地迫害法轮功。此后,中国器官移植率迅速上升。该国的自愿器官捐赠系统直到2013年才建立。中共承认使用被判刑囚犯器官进行器官移植,并表示已于2015年初停止了这项工作。然而,处决的程度尚未达到解释器官移植率高的程度。调查活摘器官的人权律师、医生和活动家收集了多方证据。据他们说,中国每年通过从良心犯身上取出的器官进行了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大部份器官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

“近年来,人们一直怀疑生活在新疆的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器官被盗取,维吾尔人正在经历健康测试和血液测试。根据托蒂的说法,测试目的是组建一个活人的‘人体器官库’,还有来自地下教会的藏人和基督徒器官的信息。但是,大多数证据都证明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中国集中营和监狱中有80万至300万人。这些营地的透明度有限,这意味着没有关于问题严重程度的确切数字。”

国际社会关注器官来源

“欧洲议会于2013年通过一项决议,报告称有系统地摘取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器官的指控是可信的。议会表示,欧盟将谴责中共的行为,并警告其公民不要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因为器官可能来自良心犯。”“医生社会责任组织的医生Marja Heinonen-Guzejev表示,西班牙、以色列、意大利、挪威和台湾已禁止其公民到中国的器官移植旅行。”

“Heinonen-Guzejev说,国际研究界已经开始关注中国有关人体器官移植的科学文章的伦理方面。她说,今年8月的科学期刊Plus One和Transplantation已经删除了15篇中国科学论文,理由是研究人员无法解释医学研究所用器官的来源。”

读者反映强烈

文章发表后,《赫尔辛基日报》官方脸书上分享点赞和讨论也很热烈。

Saru Nina留言说:“真实难以想象。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未对此事采取任何立场。对这样可怕的生意要继续沉默吗?”

Ossi Vuorilampi说:“这种中国的行为可以与纳粹德国进行比较,纳粹德国的集中营囚犯(在俄罗斯,不在西方国家)和战俘都接受了医学检查。然而当时并没有做器官移植。”

Marjatta jokinen说:“可恶的行为!人性在哪里?”

Hanna Riski说:“联合国应该发声的时候却保持了沉默。真是不可思议!而且是很多国家没有否认这个事实。”

Juha Ingerttilä说:“中国实际上是一个独裁的国家,仍会继续这样做下去……”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