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工作中真正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

Print

【圆明网】我是2002年得法的,从2006年纽约第一年推广神韵,我就参与到神韵的推广中了,自那之后几乎每年都是半年在各地参与推广。2016年,我有幸开始担任神韵协调工作,至今已经是第三年了。

自我开始参与神韵的协调工作开始,我就意识到作为协调人必须不断地扩大心的容量,这是最基本的作为协调人的条件,所以我在不断的提升自己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容量也在不断的扩大。以下是我这三年在不同方面的体悟。

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

2017年是第一年开始参与协调,我担起了卖票点协调人这个责任。虽然我没有什么经验,但是这些年的修炼经历告诉我大法弟子只要在法中,没有做不成的事。

开始时我跟一个西人同修去跑商场,每次见完负责人后,都是让他去联系,因为想着他的德语是母语,应该会更好,没想到一个月下来没有结果,眼看距离推票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开始着急,每天向内找,就是不知道路在何方,一天该西人同修说他那天工作实在抽不出身来,让我跟商场负责人打电话,结果那一通电话居然就促成了我们拿到的第一个卖票点,并且是完全免费的,这才让我意识到,我不能依赖任何人,师父是让我自己锻鍊成熟啊,我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后来换了位不说德语的西人同修,我俩配合默契,一天在一家大型超市的资讯台拿到了经理和其助理的相关信息,在听完我的介绍后,这位前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一周的租金是两千多,并且从不减价,我表面上微笑应对,心里却想着,你说了不算,我们师父说了才算。

我跟西人同修说我们要在入口处的长凳上坐下发正念,然后我再打电话给经理直接见他。就在发正念的时候,我看到一位穿西服的男士向我点了点头,我突然意识到他应该就是我要找的人,我赶紧追过去,看到他名牌果真是经理,我马上跟他讲了我的来意,然后放短片给他看,就在他才看到反馈的时候,突然说,“好,我给你地方,免费的。下午让助理联系你。”顿时我感到一股能量通透全身,回头看那位西人同修已经热泪盈眶,她说她感到我和经理谈话时有一个很强的能量在包围着我们。那天有三个商场当场答应给我们免费卖票点,晚上我独自开车在路上,回想着这一天的经历,感觉很是欣慰,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今天终于能够做师父功中的一个粒子了,想到这里,一阵热流通透全身。就这样,2017年温特图的卖票点全都是免费的,而且大部分票是通过卖票点卖出的,小部分是同修发信箱,也就是说零广告费。

在温特图票卖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就转战Bregenz,从租房到找卖票点,广告,以及所有具体的事务都由我来具体负责,时间紧,任务重,对我的正念正行时刻都是个考验,不过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在种种考验下,都能化险为夷,顺利进行,最后Bregenz举办三年来第一次售票率达到95%。

把同修们的提高放在首位

由于我们当地学员很少,这三年来我们的基本做法比较类似,每个城市都会专门租一个房子供从其它国家前来参与推票的同修住宿。我这半年就跟同修们住在一起,大家每天早上一同发正念,炼五套功法,白天出去推票,晚上回来学法,交流,同修们都非常珍惜这个修炼环境,大家比学比修,相互促进,遇到事及时交流,交流中我只让同修谈三个话题:1)法理切磋 2)心性提高的实例 3)向内找的过程 ,这样就使同修间不留隔阂。

我从一开始就悟到共同提高的重要性,在同修们不断提升的同时,救人的效果自然就能够事半功倍,否则仅用人的一面发挥作用,不仅效果达不到,还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

第一年在Bregenz和第二年在Basel 来的基本都是德国来的中国同修,而且很多都是比较固定能够待上一两个月以上的同修,大家有一样的文化背景,又没有语言的障碍,有任何问题很容易沟通,当然同修在一起也肯定会有一些摩擦和对法不同的理解,不过,我每天组织大家晚上读完法后要坦承交流,而且规定只能谈法理上的认识,或者向内找后心性提高的过程,开始时由于同修们来自德国的不同城市,平时没有那么多合作,所以发言没有那么踊跃,所以我就带头向内找,摒弃要面子的心,有什么做的不够好的主动向同修道歉,并挖出自己的执著,每当在法理上得到了新的感悟也毫无保留的分享给同修们,很快同修们就变得发言越来越积极主动。同修们在这种时刻向内找的机制的带动下,也自然而然地积极主动的配合,同修感受到我们当时整个的场都是一个大的向内找的机制,所以有的几年都固执己见,或者在同修眼中不向内找的同修,都在这个场的带动下自然发生了变化,就这样,每天在这里的同修都是心情愉快的出门,心情愉快的归来。在这种轻松的环境下,不知不觉中提前卖掉了所有的票。

心的容量要扩大到无边

在协调工作中,要不断的扩大心的容量,而这个容量不是想要扩大就能够扩大的,在扎实的修炼基础上,我还悟到无论同修对我如何不公,只要我完全看他好的地方,把对方的优点扩大,缺点忽略就很容易包容对方。

前两年因为都是主要协调各地来的中国同修,已经得心应手。今年在苏黎世演出一周,虽然我们瑞士德语区的学员主要都集中在苏黎世,但基本都是西方同修,由于这里长期产生的同修之间的矛盾,所以配合上也存在种种问题。再加上今年从各地来支援的同修也大部分是从不同国家来的西人同修,修炼状态不同,文化各异,生活习惯各异,又要每天朝夕相处,对我又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1)慈悲化解长期间隔

有一位另外州过来的西人同修,她每周都要在我们推广神韵用的房子里住三四天,她这些年来做事很多,很能吃苦,但是容易发火,同修们也觉得她太自我。自从我做协调人后也有同修感觉这位西方同修似乎就是喜欢跟我做对,但是因为几乎没有什么直接的触碰,所以我也就没有太重视。今年因为只有一个城市,她必须要住到我们租的房子里,所以就无法逃避了。开始的时候,我也问过她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看法,她每次都说没有,但是一触碰到她,她就很容易发火。圣诞节前,眼看票出得不像前两年那么快,我心里很急,我想我作为这里直接的协调人,首先要把跟同修的间隔化开,否则会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但又不知如何下手。

元旦期间参加了德国历年都举行的法会,在法会开始前,我坐在那里又想到这位同修,我问师父,我该怎么办?突然看到会场两侧的横幅“慈悲能溶天地春,正念可救世中人”顿时明白师父是想点化我的慈悲还不够,另外这里的“世中人”我突然悟到不仅仅是指常人,也包括同修没有修好的那面,我们也要用慈悲溶化他们。但想到那位顽固的同修,心中还是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时侧面的两面小横幅“法轮常转,佛法无边”又让我悟到,小腹的法轮一直在转呢,佛法无边呢,我为什么要人为的限制我修好一面的来发挥作用呢?想到这里,顿时感觉能量流一阵通透。当晚回到苏黎世住的房子中,第二天早上,那位同修又因为一件很小的事跟我急了起来。我冷静的说,我想把我们之间的误会了结一下,跟她谈谈,她当时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是还是给了我机会说话,我一开始就表示了,我对她的感谢,(她是我得法前接触的第一位瑞士同修),感谢她曾经对我的理解和帮助。令我惊讶和感动的是,她居然告诉我她也时常会回想起第一次跟我见面并跟我讲真相的情景。就这样我们平和的交谈起来,我把之前从侧面听到的她对我的误会的事情,一件一件的摊出来,说明当时的真实情况和我的心里所感等等,最后我发现我们间因为长期没有真正的沟通,所以被旧势力强加了很多误会,我听到的她的事并非如此,而她听到或碰巧看到的我做的事情也并非她理解的那样。就这样,我们双方敞开了心扉,把这几年来的误会就解开了。等我们从房屋里一出来,在宿舍里仅有的一位同修非常激动的说,“太棒了!我感到我们的空间场都清亮了”。

2)不动情 只看同修优点 笑对矛盾

比如一位同修给我打了几次电话让我帮她一个忙,前一天我开导她了许久,感觉她基本明白了,掛了电话想到这位老同修也不容易,虽然有常人心,但是这么多年每天坚持自己去劝三退,讲真相确实不是简单的事。现在老伴走了,独自一人想跟人说话都很难,所以找到人说话就会啰嗦些。第二天她又打电话来想再次试图让我帮她求情,我知道那是有为的事不能做,所以我没有答应,耐心的跟她从法理上切磋,她听了非常不悅,在电话那头就大火起来,我当时没有心动,反倒觉得这位同修怎么跟小孩似的说火就火了。那位同修发了一阵子火,自己就觉得很尴尬了。然后耐心的听我从法上交流为什么这事她应该按照要求去做,不能走后门。最后,她终于完全明白了。

一周后又发生另一件事,让我有了对比,一天早上因为一个同修对我当时的安排不满,突然在街上就大发雷霆,我担心会影响邻居,就示意让他小声点,他不听,还是忍不住大喊。

过后,我向内找,为什么没能压住他,我发现虽然我当时表面平静但是并没有做到真正的心不动,因此无法稳定住他。也就是说我的场不够强没能把它压住,我继续向内找,为什么上面那件事情我能做到心不动以笑对怨,而这次就做不到呢?对比后我发现因为他是最早并长期来支援的同修,我很多事也都让他来做,时间长了就产生了人情,所以对他有所期望,而上面那位同修我没有期望也就是当时没有动情。再加上这位同修当时那几天确实状态不好,所以当下并没有看他好的地方,而是把他的负面扩大了。所以用人情来看待才压不住他的负面情绪。就像师父讲的“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转法轮》<第七讲>)一样。

当天晚上学完法交流的时候,我坦承的在所有同修面前向内找,承认自己所有的不足。当时那位同修还有些坚持自我。我向内找发现还是对他抱有一丝希望他也能向内找的期望。过了两天,那位同修突然郑重的跟我合十向我道歉,并感谢我对他在修炼上的巨大帮助。

在神韵过后,不少同修给我发来信息感谢我对其在修炼或在过程中的帮助,其中有一位同修的话让我非常感动,对我有著莫大的鼓励,她说到,在她眼中我就是一个真正的大法所创造出的生命,她珍惜所有我的交流带给她的启发。其实我只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我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能力,确实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当然,我还有很多不足,还有显示心,争斗心,欢喜心,看不起別人的心,有时还有些强势等等执著。我会在今后的修炼中不断的纯净自己,更好的在协调工作中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不辜负师尊的期望,同修的信任和众生的等待。

最后感谢师尊给了我这个建立威德的机会,感谢所有同修对我的理解和支持,对我伤害过的同修表示衷心的道歉。

以上是我所在层次的体悟,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2019年伦敦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