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弟子的集体力量来完成神圣使命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叫Eva-Marie Schiffer,是来自德国的弟子。我于1998年在德国得法并开始修炼。

长久以来,我一直在经历波折中寻找修炼之路,直到最后将师尊这两本书拿在手里:《转法轮》和《法轮大法大圆满法》,让我的心充满了感恩和幸福。

过关

当我在1998年决定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的人生之路经历了很多起伏。现在,我想与大家分享其中一次过关中,师父和大法如何护佑和指引着我。

2016年中的时候,欧洲和德国发生了深远的变化。当时的欧洲大法协会解散了。这并没有直接影响到我,但也有一些结构性的变化,区域协调的结构被解散,其中包括我。一切都被从新安排了,师父在照看欧洲的学员和众生。

在那段时间里,很多德国学员出现了强烈的负面波动,特别是体现在群組邮件中。我对其中一封电子邮件做出了带有情绪的回应。我的心被带动了,我对其他学员没有慈悲心。这不是师父教给我们的。那一刻,我对局势的感受缺乏忍耐、慈悲和智慧。

我成了一个被指責的目标。邪恶在我身上找到了一个空子钻,并且通过我的同修,用消极黑暗的想法和话语冲击着我。

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师父不得不为我们承受所有人的痛苦,以便延长时间,让我们可以继续完成拯救众生的使命。我也为同修们感到懊悔,通过我的行为,我在整体中搅起了波澜,并且搅动了大家执着的一面和业力。

我还有真我和有正念的部份,面对这种指责和消极的事情,我牢牢记住大法。师父教导我们让我们的心在冲突中保持冷静并向内找。如果你不提高,它就啃食你的心。

师父《哄吟三》的一首诗“谁是谁非”,帮助我继续认识到要修自己:
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
(“谁是谁非”《哄吟三》)

我身体的一部份感到震惊。恐惧在蔓延,怀疑正在逼近:“这些年来我到底修了什么? 我是否配得大法弟子的名号?我失败了吗?”

我已经陷入了常人的行为。感情和执着控制着我。这种冲突在我心中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结。它们是多年前與当地学员的冲突中形成的,至今没有得到解决。我感到孤立,与大法弟子的整体被间隔。在这种情况下,我产生了部份退出的错误想法。通过这个举动,我确认了这种分离。

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讲:“低层的那些邪恶,包括旧势力低层的,那真的是邪恶。它是不想让你修成的,它是要害死你的。”

旧势力的安排几乎控制了我,但并不完全。师父和我清醒的一面把我拉起来,邪恶要把我拉下来。我觉得好像被撕裂了。有一次,在那段时间我做了一个梦。我看到自己站在深渊,开始堕落 ——但后来我漂了起来。我正在被魔煉,这正是修炼的意义所在。

持续

邪恶一直试图将我与大法的整体间隔开,并试图摧毁我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它给了我关于我和同修的不好想法,并利用了人的感情和执着。

我一直在重复:“我要跟随师父。我是师父用大法创造的生命。在大法之外,我和我的众生都不可能存在。这是我的选择。师父不承认邪恶的干扰。我继续修炼,在内心寻找自己的虚假的东西,让这些东西同化大法,或者消除它们。”

这些话语和想法是我的保护盾,但在我内心深处仍有恐惧。这种状态持续了几个月。

与同修分享修炼体会

师父安排同修在那段时间在我身边,分享我们的经验,我对此非常感恩。

一旦我重新陷入内疚并且心灰意冷。另一位修炼者就非常冷静地对我说:“如果你没有意识到这就是修炼和修炼的过程,你就无法摆脱它。”

通过这种在法上修,我变得平静下来,并且可以再次把自己看作是一名修炼者。在此之前,我从人的感受和信仰的角度来看待修炼,并且看到了关于我自己主观判断时对自己的负面认识。有了这个正念之后,情况就开始明朗了,就好像一个开关被翻转了一样。 正念是有威力的。

还有一次,当感情和绝望在我身上爆发时,我打电话给一位学员。我告诉他们,我再也不想承担协调的任务。当我这么说的时候,我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想法。我有自己说了算吗?它不是源于我的真我。

这位学员仁慈地回答说:“过去几年你不得不忍受很多......遇到诬告和诽谤,是所有老学员要走的剧本的一部份......” 她把注意力投向了修炼的过程,为我打开了走出情和执着的出路。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说:“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

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讲:“是凡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你就当作这不是自己,我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该学法学法,我该做什么做什么,别把它放在心上,师父知道。”

这些例子表明了同修间相互支持的机会是多么宝贵。每个人都必须修自己。我们非常幸运,我们并不孤单。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做自己该做的事

(我理解)师父对我们在正法时期的要求是:
-成为一个整体;
-互相配合;
-为救度众生形成强大的集体力量

退出与师父想要正好相反。这是一个错误的想法,并且意味着要走旧势力的道路。只要我们在人类社会中修炼,我们就有情和人的信念。现在,在此期间,有必要关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大背景和任务。

我继续做一位学员该做的事,或在小组的工作中讲真相。邪恶试图欺骗我,在我耳边低语:“你正在做你应该做的三件事,你在讲真相。”诱导自己进入保护区是有欺骗性的,因为我们现在需要整体的力量。邪恶想要削弱我们的力量,形成障碍和干扰。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

打破间隔——连成一体

现在,我看清了旧势力的安排。为了突破它,我定期去了相当远的每周学法小组。几个月后,经过22年,我放弃了在乡下的住所,搬到了小镇。这使得拉近与其他同修的距离成为可能,因为在其它空间,业力、执着心和旧势力的安排已被打破并解体。

莱茵兰地区和德国的学员们 - 我们共同致力于救度所有众生的使命。我做了托付给我的任务,做审核任务或者演讲。

2017年,我们莱茵兰地区的天国乐团举办了几场重大活动; 2018年在特里尔,我们在前线站在一起,在邪恶发源地的根源解体邪恶; 在柏林的勃兰登堡门前,我们向当选的德国人民代表发出呼吁,在德国国会大厦的门口题词,表达“为德国人民”的意愿,并站出来坚决反对迫害法轮大法。

我越是和同修一起工作,形成整体拯救众生,心中的恐惧就消失得越快。我的内心充满了喜悦和感恩。当我们形成整体的时候,我也越来越体验到安全的状态。

师父在《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讲:“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

即使是现在,仍有关于同修的心性关。最近,我和另外两位学员之间出现了冲突,我在学法的时候通过天目看到这个场景。它出现在我和《转法轮》之间,我马上停下......

“不!”我想,这不是造物主的智慧。这是不符合法的!我马上纠正了它。甚至在我默念发正念的口诀前,一切都解决了。我以前比较松懈,并没有立即达到这样的清醒和决心。有了在2016年的经历之后,我更负责任,并立即尝试解决问题。

支持神韵——走师父安排的路

神韵在很长一段时间后回到我们的地区,甚至光临了两个城市,这真是太幸运了。演出顺利结束后,主协调人也让我来柏林。我本应该接管剧院内的任务,因为这会减轻她的负担。因为事先没有做计划,在柏林表演的两个周末,我都有工作。

我想,保持思想平和!她要求减轻她的负担 - 她有很多事做并且要承受。为神韵做更多,对我来说答案永远都是:YES!

好吧,那我就问问我的客户是否可以。我保持心情平和,给她写了一封电子邮件,要求让我休息两个周末。客户已经知道我对神韵多年的承诺。我也让她知道这只是一个礼貌的要求。如果没有可能,我会负责任地履行我的合同。

那时,我已经知道有近20位参与者要参加这个系列的研讨会,而且已经预订完毕。然而他们很快就回复:“没问题!我们会推迟研讨会。“

这样没有经济损失,研讨会的日期只是推迟了,订单仍然存在。

我很高兴因为他们把自己定位得很好。主协调人也很高兴,我也很高兴。

师父安排了这一切。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

前往柏林的最后几天,令人不安的坏想法涌现了。我的脑子里响起了大声的咆哮,让我对自己失望:“我应该留在家里......不管怎样,我不配做大法弟子......我修得很糟糕......”我知道这些糟糕的想法还是来自于2016年的经历。
我突然挺直了,非常清醒和平静。我全心全意、充满信任地说:“不用再讨论了! 我已经是大法弟子了。师父已经选择了我,并且已经很久了。你只是嫉妒!“然后那边沉默了。

所以,我开始了前往柏林的旅程 ——途中经历了风雨、冰雹和暴风雨。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顺利而准时地到达柏林国家歌剧院,与协调员的相见。

2019年神韵巡演结束后,我的常人工作再次占用了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我是人格和人才发展领域的自由演讲者和培训师。我的大部分专业预约都是提前一年预订的。在神韵期间,我有可能计划留出自由时间。与此同时,我必须保持平衡,并且必须为此提供更多时间。

今年六月,协调员致电并邀请我参加柏林营销团队的会议,在1个半星期后举行。但在那个周末,我为35名教师和人员安排了固定的研讨会。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一切都得到了解决,客户中的学校校长也无法前来,她正在度假。

在我看来,我不能总是取消所有预约。这可能会走向极端。此外,我没有很多的财务储备。我是单身,需要对我的财务状况负责。作为一个自雇人士,如果我不工作,我就沒有收入。在春季的时候,研讨班的安排很合适,但现在看来,我看不到有什么优势来承担神韵营销团队的这个任务。

事实上,我的常人思维,对安全感的关注和执着,都是在“不要走极端”的幌子下进行的。

我记得当我放下自己去救度众生时,师父如何一次又一次地为我安排好一切,包括了经济。我应该真正地信任师父和大法,让他们来引导我。

这种思想的反复持续了几天。

师父在《转法轮卷二》的“佛性”一文中说:“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

当我一天晚上在炼功点完成炼功时,我突然明白,我已经获得了这个能力,有关于我的修炼之路的观念。

我纠正了自己的观念,并说:“我否认所有以前想过的关于我是否可以做某事的想法和信念,无论我是否可以预约,只有师父能安排了我的道路。只有师父为我安排的道路会发生。”

我感到自由,带着快乐的心情回家了。一个想法出现了:也许我应该参加神韵会议。 我放下担心,真心相信师父会安排一切。

第二天,我接到学校的副校长打来的电话。研讨会本应该在三天后举行,神韵会议也应如此。我以为她想和我讨论更多细节。但她礼貌地要求推迟研讨会,因为很多同事生病了,她想在暑假后举办研讨会。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的,我们当然可以推迟。

她很高兴,我也很高兴。我和她谈起了神韵,并且提前得到了定金,这样我的经济情况就有保证了。

是师父安排了这一切!

于是我再次前往柏林。在那里,几天后我了解到,在我家乡的剧院有一个预约。如果可以,我应该加入他们。我能说什么,我那时已经有一个团队辅导的预约,而且时间太紧了......协调员和我只是笑着看着对方 ——我们会看到师父是如何安排的。

我让自己的思绪保持冷静,注意在我脑海中浮现的东西,并反复确认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的内心很平静,没有动念去想现在必须再次“工作”,或者预约是否将被取消。再次,又是客户要求我重新安排教练日期,因此我又能够参加神韵剧院会议了。

当我通知协调人时,她笑了,说这事已经好几次发生在你身上了。她告诉我,我应该写一篇经验交流。

只要有心,就会有路

正法洪势正在迅猛推進。2016年,我们获得了巨大的转机和新的机会。许多高层生命正在急切地等待神韵的救度。

这个交流体现的是我目前所在层次的理解。

感谢尊敬的师父!谢谢同修!

(2019年伦敦欧洲法会选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