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病业的干扰

Print

【圆明网】在最近的十一个月中,我承受了很多来自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痛苦。旧势力给我强加了大量的业力,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干扰。现在我可以确切的说,这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信师信法和对修炼的决心的考验。归根究底还是看我有没有学好法。以下是一些我个人关于对病业的认识。为了理清思路我也是从最基本的开始。

宇宙大法的第一个标准就是“真”。在《法轮功》中师父说过“欲正其心,先诚其意”,我的理解是如果真正相信大法,要真诚的对待自己同时还要把大法放在生活的第一位。需要真诚的跟其他人弘扬大法。这一点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感觉很难做到。

不管发生什么,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从大法“真”的基础去看问题。也就是说看事物的角度要宽阔。我的理解是那个所谓的“病”用大法的“真”来看,其实是根本不存在的。我悟到不管是常人或修炼人,那个令人难受,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肉体上的物质就是业力,它来来源于人的执着和怕心。

一个修炼人和一个常人的不同之处是,当常人遭受痛苦的时候并不知道其原因是来自业力,更不知道业力是如何来的,在这过程中他会感到恐惧,因为不知道这后面的真相,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所以被强迫的使用药物。但是不管修炼人还是常人,这其实都是消业的表现,而且在表层的反应是一样的,完全无区别。

还是从最基本的角度出发,在《法轮功》里有一位学员问炼功人和常人的魔难有什么区别,师父的回答是:“我们炼功人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你的魔难是按炼功人的道路给你安排的,常人是在还常人的业,都有魔难,不是说你炼功就有了,常人就没有了,都一样会有。只不过你这个魔难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设的;他的那个魔难是为了还清他的业而设的。其实魔难是自己的业力,我利用了一下来提高弟子心性。”(法轮功 第五章)

其实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无论魔难多么巨大都是在师父的安排之中。但是我还是感觉到承受了大于师父给安排的魔难。因为修炼很久了,旧势力利用了我的不足,无论大小,来给我增加了大量的业力,也让其持续的更久。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讲到“关键是你们自己到底做的怎么样。”(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各地讲法三)

所以我自问:有关于心性的哪部分我还需要提高?答案是:我对大法的信念和决心(从我得法的初期就一直有这一方面的考验),因为这决定了我哪部分到位了和哪部分还需要做的更好。其实我将来会碰到的魔难和干扰也是取决于我没做好的这部分。我的理解是即使业力是旧势力强加的,我也一定要用法的标准来修炼,无论碰到什么执着,或魔难有多么艰巨,我都必须得积极的修过去,达到我应该达到的层次,而且要把这些看成是给我长功的机会,它实质存在的这一面反而不重要了。然后发正念非常关键,可以帮忙清除旧势力强加的,为了减弱我悟性的干扰。

所以我明白了,不管是干扰还是在修炼初期的消业,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幻像,是不实的,目的就是要让我去掉执着。其实这根本不是病,也不是魔难或阻力,虽然看起来好像是这样的,可是唯一的不同就是,如果碰到的是干扰,魔难也会变的更大,因为考验人的迷局要更深,也是因为面对的业力更大,所以需要更大的悟性来看破这魔难的假相。其实归根结底都是业力,都是去执着和怕心的过程。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还不够用,亲朋好友的,他不修炼,你替他承担罪过,你也可以长功,这是指修炼到极高层次的人。一个常人修炼你可不要有替亲人承担罪过的想法,那样大的业力一般人是修不成的。我这里讲的是不同层次的理。”(转法轮 第二讲)

我的理解是对于老学员来讲不单单是个人业力,也有其他因素。因为有我们要救度众生,所以那些业力,旧势力会强加上去,让师父和弟子们承担。如果那些被救度的众生是在我们体内的生命,那么也就是说那业力也等于是我们的,业力不管是谁的,都要消。如果一个学员没有跟上正法进程,没修好,就会引来干扰和迫害。所以我认识到,修炼中,心性一定要到位,因为不管能修到哪,那将会是我们的层次。有些学员最后没达到标准,也会在不同的层次中圆满。

发正念清除干扰

关于发正念也能体现出对法的信念和决心。而且必须得相信自己所做的。我自问:我真的了解自己为什么做这件事吗?我真的相信师父说的话吗?这些都是根本问题,而我最终也都确定的回答了这些问题。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说过:“消业中是会痛苦,所以能提高,就是这个关系。至于说是不是有旧势力干扰?当自己在改变自身最表面身体的时候啊,是还有一部份你们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对来讲都不大,对证实法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有很大的困难出现的时候一定是邪恶在干扰,一定要发正念清除它!”(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各地讲法三)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讲过:“我们有些学员在病业关上走不过来。你不要往大处想。你说我没什么大错误啊,对法很坚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是无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长期都没修过,虽然小,你长期都没重视过,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现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旧势力不敢直接干,那些个有形的大的生命都不敢干。现在干的都是什么东西啊?都是虫子之类的,细菌乱七八糟,都是这些东西。发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灭成片成片的就灭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这个东西,而且宇宙的层次很多,你灭完了,不一会,时间不长,它又渗透过来,它又来,你再灭。就是不断的这样发正念,要坚持一段时间,才能够明显见效。不要觉的发完正念了,感觉好一阵,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诉你,它们就是用这个办法在耗你,耗你的坚定信念,大家要注意这些事。”(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我一字一句的遵照师父的话去做,这过程也是对师父的信念和决心的考验。每当干扰再次来临时,这一切,特别是怕心会想方设法把我压倒。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理解到,现在我还有执着,很有可能就是一直以来没有去掉的执着,比如 求名的心,自大的心,色欲心和怕心。 我明白了干扰就是来自于这些我还没去掉的执着心,所以我对自己说 :“如果干扰是因为这些而来的,那我对现在的情况就不应该害怕,因为这些是我要去的东西,害怕只会加强它们。我要做的是发正念和加深对师父对法的信念。”

我知道旧势力会利用我在长时间中养出来的执着心来让我难受。让我在修炼中,在去怕心的过程中的悟性受到阻力,让我灰心,从而让我发不出有效的正念。它们不想让我修下去。了解到这些我还是持续发正念,有时长达四小时,到夜里也继续,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时候也依旧发正念,一直坚持着对师父和对大法的正信。越坚持感到不好的物质越少,头脑越来越清晰,我的悟性也一点点上来了,正念也随之越来越强。

就这样继续发正念清除长久以来这些不好的自身物质和外来的干扰。就按照师父的要求那样,在修炼上也需要真正的提高,把不管多小的怕心都把它灭了,不要让邪恶有空子钻。不承认业力造成的不好的思想,因为那其实不是真正的我。业力来的时候不单是反应到身体上还有精神上也有,会反应出执着心来,让我觉得好像那是自己的想法,觉得是病,但是其实是假的,是为了考验我那时候是不是信了这些强加进来的思想还是信大法了。其实都是业力,旧势力从别处移过来的大量业力来考验我。作为修炼人是有能力消除它的,大法赋予我们这些能力。发正念可以帮助我们清除一切强加给我们的部分,让我们提高悟性,当然初期的悟性也不能太低了要不然支撑不下去的。以上所说的只有在学好法的前提下才会有效果。另外,在学法中,学各地讲法也会帮忙理解《转法轮》。

去掉怕心后,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和业力就不会存在了,师父说过“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转法轮 第六讲)

所以我的理解是那方面的业力虽然和病症一模一样,但是他是为了我的修炼而来的。我不能像常人一样看待问题,要反过来看。常人觉得那是病,对我来说,那不是病,而是我去掉怕心的机会。虽然之后这问题可能会维持一会儿,然而这也是好事,因为在消业,也意味着长功,最重要的是不要生出其他执着心,要不然就真的会出问题的。不管任何表现其实都是业力,是假象,让我去怕心来的。其实业力,执着心都是要去的东西 所以不能放纵它们。

有失就有得,德来的时候别把它拒之门外。想做到这一点,就一定要去掉怕心,要不然业力是不会转换成德的。在去怕心的过程中需要承受痛苦,这就看能不能做到“忍”当然这和 “善”还有“真”也是息息相关的。这里不是常人说的那种忍让,因为那种是在害怕的心理下才能忍得住。真正的“忍”是可以快速消除业力的。

对于冲突也是同一个道理,所以说要珍惜在发生冲突的时候,还有遇到干扰,魔难和消业这些瞬间。因为在这过程中,德可以演化成功。是好事,因为消了业了。当然这时候我内心里也必须得平静。

在修炼之初,消业的时候我就会想“如果修炼的信心强,去掉怕心,心里就会比较平静,这样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没有问题了,因为业力会渐渐的被消去”现在我却会想:“修炼的信心强,能去掉怕心,心里就会平静。如果真的是我自身的业力我会等待它慢慢消下去,如果是被强加的就要发正念清除了。”

即使过去我做过错事,也不能困在悔恨中无法动弹,因为是旧势力把我引导到错误的道路上的 (当然也有我没修去的因素存在)想让我一直活在悔恨当中出不来,让我觉得要为此一直消业。师父有讲过这方面的法,我的理解是作为修炼人,即使在哪部分没做好也是要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如果修炼了很长时间,还不能真正用修炼人的标准来对待,那么就不能在修炼的角度下发正念清除怕心,那么就真得去医院了,而不是因为面子而不去。这是我的理解。

发现自己的不足马上改正

那么明白了为什么会碰到这样的干扰对我来说就至关重要了,因为只有那样才能改正自己,别再重复同样的错误,让自己远离同一类的考验。

在最近六七个月,也就是业力最严重的时候,我认识到了很多不足之处。(最开始的三四个月症状是最轻的,但是我那时候不是特别重视)

两年前我公开和当地同修们交流了关于色欲心的问题,我觉得这是我的根本执着。因为在开始修炼的时候我就想着通过炼功来拥有一个出色一点的外貌,从而满足我对情和对色欲的执着。从小我就幻想着一段自己的爱情故事,所以我对情很重,从而演变成对色欲的执着,我开始在街上时不时的去看漂亮的姑娘,后面还开始看黄色的东西。

两年前自从我和同修们交流了这方面的执着和错事,我把行为改正了过来,最起码没有再做过这方面的错事了。但是在去执着这方面,特别是最顽固的那部分,过程是最持久和痛苦的。我觉得是因为这些执着是我生生世世带来的,所以这方面一定要从思想中把它去掉,真正的去掉对这一方面的追求,还有因为执着而堆积起来的其他物质。

在交流了关于色欲心的问题的一年后,也就是去年,我才开始在这方面消业,也就是说因为这方面不正的行为而产生出来的干扰。过了些时日我才悟到这些魔难是因为这方面的问题,因为事隔一年,我起初不肯相信是这方面的原因。但是向内找后我确认了这想法。

这方面的考验表现在:身体下半部分非常痒,然后感觉整个身体都又刺又痒,后来脸上也是一样的痕迹。这让我在好面子的心这一块也是一个考验。当然直接有关联的,也是最根本的是色欲心。这方面承受的痛苦非常大,精神上的折磨也持续了很长时间。也一部分印证了我当时结束了我的交流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等待着执着心所产生的业力将会带给我的痛苦。但是通过我的决心和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帮助,会克服它的。我能做得到。”但是我没有想到会这么痛苦。

我的理解是,在最初期,人是没有怕心的,这心是不知不觉悄悄滋养出来的,目的是让我们丢失在迷中,找不到真理,让我们接受不了宇宙的法理,对神失去正信,而对利益之心越来越重视,为此坏事做尽。因为相生相克的法理,随着各种执着心和情的产生如同欢喜心,色欲心,相对的也派生了怕心,也就是害怕失去这些对人们在世间非常重要的东西。因为人们对生活产生了快感和喜爱,同时也衍生出了对死亡的恐惧。因为对求名心的注重,所以生出了丢面子丢名气的害怕。

所以这方面积累的业力跟情,色欲心是有关联的。也是因为这样在消业或遇到干扰的第一个要去的心就是怕心,因为相生相克的法理,如果能去掉怕心 也能去掉产生那个怕的执着心。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曾经说过“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魔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痛心。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精進要旨二 去掉最后的执著)

我悟到,情和害怕是同一种类型的执着心,但是它有着这种双重表现,这也是为什么我在觉得生病的时候就会开始害怕,同时也会想着快点好起来,这也是对情对幸福生活的执着。

除了情和色欲心。我还放任了我的懒惰心和安逸心。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早上没有起来发正念而且发正念的时候不够专注。然后我非常迟起床,一天睡很长时间。这类执着也是和情有关联的,从比较小的喜好到更大的色欲心。离奇的是虽然我知道自己是修炼人,却继续自我麻醉可以保留一小部分执着心,其实我并没有真正那个意愿去把它们都修去。

这些长期养成的不好东西,其中包括怕心,渐渐的被加强和累积,以至于后来变成一个大关卡,也变成邪恶干扰的主要入口。

我长期以来没有真正重视修炼,认为自己是特殊的,是幸运的,所以不需要下太多功夫。所以有一段期间,我不单单把这个考验看成对修炼决心的考验,更像是自己生死关的考验。除了特殊时期的巨痒,很多时候我还感到心脏抽搐和经常胸口持续疼痛。这一切长达五六个月之久。这让我觉得可能这关过不去了,差点放弃了,我害怕这些症状是什么感染引起的。

不过有几天我的状况还算不错,在那段期间我继续参加讲真相活动,因为讲真相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的其中一件,我觉得应该专注着做事,在这期间主要是提高心性和尽量保持平静的心情,其他的事情就不重要了,不要想着自己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而做。这样就行了。因为我之前做事(早起、发正念、讲真相)都是抱着点目的做的,比如要解决什么事情,所以是带有私心的,没有“法”的加持,再加上修炼的决心不够,实际上就不能做到先他后我。其实就是信心不够,我并没有足够相信自己能修成佛。也不清楚我真正所求的是什么,只因长了一点功,我就很容易随着名利心和一些不切實際的的欲望去了。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讲过:“出现问题哪,不是从心性上去找,不是从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这事放下、从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走过来,而是针对这件事情:哎呀我这件事怎么还不过去啊?我今天做的好一点应该好一点啊,我明天做的更好一点应该更好一点呀!他老是放不下这件事情,看上去还好象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为它而做好!你并不是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应该去做的那样做的!”(各地讲法三 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我发现其他执着心其实都是和色欲心有关的,比如争斗心,嫉妒心,怨恨心和看不上别人的心,然后和争斗心有直接联系的有自大的心,做什么事都想着比别人高出一截,想出人头地 被别人认可。另外我又太执着于过去犯过的错。在此同时其实我还有自卑的一面,也是业力驱使的,以至于有时候学人不学法,还有对家人的情也太重了。

另外非常严重的一个执着就是不想自己太费神,所以喜欢碰到好事情,同样的,我还非常执着让感官觉得舒适,比如只有在面对好事的时候才会感到心里平和,对负面的事物却完全做不到。我还理解到如果我非常执着于被别人肯定从而感到高兴,我就往往特别难如愿。比如家人会开始骂你,目的就是看在这过程中能不能放掉对情和对被别人肯定的追求,即使在这样完全相反的情况下还能用平静的心态对待 。另外还有显示心,欢喜心,做事敷衍还想求功德,还想让师父和其他同修看到我做了大法的事,但是内心里却不是用心去做。还有强大的欢喜心,对一点小事沾沾自喜,从而找到自己对情和自我的满足。

我悟到不应该避开有争执性的问题,相反,我要时时刻刻准备面对它,因为作为一个修炼人这些是一定会出现的,然而我要做的并不是承认它从而挑起争执把自己绕进去,而是要认出这后面的业力,而且不要害怕它,因为这些都是提高的机会。

虽然我觉得现在的认识已经到位了,可行为上还是远远不足的,所以以上写的我想也给予自己一个借鉴从新开始,也希望对其他学员有帮助。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合十。


(2019年伦敦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