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翻译2018版本《转法轮》过程的个人修炼经验分享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想與大家分享参加从新翻译和修订2018版本《转法轮》的修炼经验。

2017年9月协调人问我是否能帮助从新翻译2018版本的《转法轮》。我同意了,然后我和我的妻子开始编辑。

那些无法预料的事情再次告诉我,关键不是我想要做什么,而是师父将把我的能力用于何处。最终这取决于我是否已经达到了这次任务要求的修炼层次。

早在2015年我就有兴趣想从语法上编辑当时那个版本的(德语)《转法轮》,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在2016年一位同修建议让我去帮助翻译新版本的《转法轮》。然而,当时这件事没有发生。现在回想一下,我明白当时我还没有达到担当这份责任的技术要求。

在魔难中提高层次

2018年五月在特里尔,卡尔马克思纪念日那天,我决定在2017年初協調一个主要项目。很快,我遭遇了病业关,魔难的生活开始了,并持续了16个月。所谓的病业以不同症状表现出来。一个症状消失后另一个症状又接着出现。

我开始向内找并问自己这所谓的病业的原因会是什么。会不会是被旧势力钻空子了。为什么恰好在我决定要组织一个重要的项目时出现病业?在任何一个项目中,我都排除旧势力的一些因素,防止干扰到项目。因此这次的干扰没有成功,没能阻止我执行大法项目。

同时我观察到所谓病业的另一面并且对病业的看法也不同了。比如,可能意味着我身体的蜕变。我通过学法理解到身体承受业力是和修炼人的层次提高有关的。当达到另一个层次和接下来的层次时,我们整个世界会被从新调整。因此我悟到所有的承受都是好事,并且这来自旧势力恶意的障碍会被转变成正面的事。回想起来,魔难的过程把我的业力转化成德,同时提高我的功力。在这情况下,我最终在参加项目的同时也提高了自己。

在经历这次修炼层次的提高时,我没有想到会和(德语)《转法轮》的修订有关。以我现在的理解,我相信这次魔难经历是为了让我应对对心性要求更高的任务——包括新版本的(德语)《转法轮》。

无所求而自得

现在我终于明白古语说的“无所求而自得”。我想做什么事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否达到了特定大法项目要求的层次。师父讓我了解到,功能是精进修炼的副产品。修炼者不可以追求它们。因此,在参与大法项目时我会全面考量。首先,我必须要达到项目所需要的修炼层次。我的心性必须要达到特定的修炼层次,才值得让师父任命我到相应的项目中。这样,也只有这样,师父才会安排我到特定的正法项目,讓我發揮最好的作用。

难关之一

我们开始着手编辑后不久,遇到了第一个难关。主要协调人要求我们于年底完成编辑,而我们认为这是一项不可能的工作。

如何让主要协调人理解这一点呢?多年来,我一直想加入到这个大法项目中来,可都没成功。而现在我被允加入进来,却不能在短时间内拿出令人满意的成绩。怎么办呢?继续留在项目组里还是找理由离开?很快,我清楚地认识到,我只有一条路可走:要么把大法这个项目做好,要么走人。让大法项目面临危险,这是我绝不能做的。我不能因为我的无理性的人的观念,来毁掉我的名声以及将来做大法类似项目的能力。于是,我找主要协调人谈了我的想法。他表示理解,并同意我们按先前计划好的方案进行编辑。

难关之二:修出忍耐心和灵活性

当一位同修了解到我们的项目后,她非常欣慰。我仅是解释到從新翻译的版本必须非常接近中文原著,但是以通俗口语的风格来写。她即回应这不符合书的通用结构,并且提到我们需要修正语法及相应的风格结构。
我并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就这样下一轮校对的计划失败了。现在,下一步只能是灵活应对。我问自己,还有哪些需要去面对呢。几分钟前,我还确信我们即将完成校对了。但现在,我不确定我们还需要花多长时间。两轮(校对)会够吗?不过,我们的初衷是完成清晰周密的校对,不管花多长时间。现在我们放棄了早前的方案,开始從新组织书的结构。

现在回想整个过程,我确信耐心、毅力及柔韧性在正法时期对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非常重要。师父用2亿年来使所有生命进入到新宇宙。而旧势力破坏了这一切。

不过,尽管有旧势力的干扰,师父还是要救度所有众生。不管旧势力给师父造成多少障碍,师父仅是利用旧势力的安排来完成自己的目标。

难关之三:“谁对谁错?”

当重新制定了我们的方案后,我们开始一起来逐章阅读,如有必要就进行相应改进。

当有意见不一致时,我们尝试寻找共识。虽然我是全权负责,但是我不固执己见。然而,这并不总是这样容易。在那种情况下我尽量理性思考,不感情用事。

这种配合方式不仅得到了总协调人的认同,也使我们形成了整体,特别是对我们的项目而言。我真切的体会到了对师父法的理解:如果项目成员中坚持自己意见的人越少,并且大家越是把自己投入到项目中并尽自己所能,那么项目环境就会和谐,一切都会顺利进行。

形成整体

2018年夏,主要协调人宣布发行新版《转法轮》后,我们就把最新编辑的版本放在网上,供同修提意见,指正和修改。

起初我有点担心:“同修对新版《转法轮》会反映如何?”很快我们就收到了同修的第一个邮件。她告诉我们,读完新版《转法轮》,她感到这本书好像是为她个人特写的。另一些同修在读完后说,他们被新版所唤醒,并有了新的认识。我因此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随后,更多的邮件接踵而来。有的指出了错误,我们立即予以纠正。有的给出建议。所有的邮件都显示出同修对我们的努力给予的全力支持。

来自德国,奥地利,瑞士以及中国的同修们,共同形成一个整体,帮助改进新版工作。一位同修写道:“这次的翻译似乎更像是我们的德语翻译。”

因此,这个从几个同修开始的大法项目,不经意间变成了一个德语同修形成整体的大法项目。这是师父要求我们做到的。

没有师父,一切都不可能

翻译最新版的《转法轮》,是一个修炼过程,会经历很多修炼难关。而这些难关向我反复证明,雖然說我們在助师正法,然而却是师父使得我们想要的一切变成可能。

师父总在我们的身边,指导我们出色地完成大法项目。如果我们执着于我们自己的理念从而丧失清醒与智慧,无序和错误就会出现在我们的工作中。

师父无尽的耐心

我们首先翻译的是《论语》。师父用无尽的耐心让我认识到我所犯的错误。如果没有师父的引导,我不可能找到自己的过错。

由于《论语》只有四个段落,我想我们能很快翻译出来。然而,事情并不如此。师父一次又一次地让我醒悟到,琢磨某些句子,然后再改正它们。这样的事情常常发生在意料不到之时,比如起床之前,一个念头告诉我要琢磨着看一个特定的句子。这个念头声响不大,但也不是
静谧无声,它好像来自很遥远的地方。它不断在我耳边重复,直到我理解并重新检查那个句子为止。
令人惊奇的是,那句话确实有误,我们随即与主要协调人一起,重新组织句子结构。這個念头過去之後,一个新的要琢磨某一句话的念頭又從新进入我的脑海中。由此,《论语》的某些部分就是这样由我们一步步地重新翻译出来的。 如果没有师父的指导,这一切是不可能发生的。

警惕疏忽

师父在用不同的方式,甚至用讓国外同修来帮助我们。

我们编辑小组无人发觉《转法轮》第三讲“宇宙语”的首句有一个拼写错误,即把“cosmic tongues(宇宙语)”拼写成“comic tongues(滑稽语)”。是一个瑞典的同修向我们的协调人指正了这一点。

我感到很尴尬。我,还有我们编辑小组的每个人,在编辑过程中,怎么就疏忽了这个错误拼写?然而,与此事有关的一个首要问题摆在了我们的面前:“通过这件事,师父为我们指正的究竟是什么?”

就我个人理解,如果我们不专注和尊重法,法给不了我们任何东西。在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每当我学法不够专注时,我就无法领悟到任何东西。

我认识到,师父通过“comic tongues(滑稽语)”拼写错误这件事告诫我们,我们必须抱着感激和尊崇之心来学习师父留给我们的法。

我的遗漏之处

师父还帮助我认识到了我的理解偏差。一次在读法时,我眼睛突然看到一个单句,明显不对我意。可是事实上,当我把整个上下句连起来读时,却认识到这是我自己以前理解上的偏差。我问自己,师父为什么要等一年半后才指出这一点来?也许是我的修煉还没达到讓我认识到的这一点層次。

我问自己:“我还漏掉了什么?在救世人的过程中,因为我的理解偏差,我还会继续犯多少错误?因为我的不精进,没达到认识上所要求的修炼层次,师父在帮助我们前,还需花多少时间等待我们的精进?”

我曾常抱怨正法怎么还没结束。这一念头往往会在我修炼不够精进时出现。通过这一次经历,师父非常明确地告诉我,无须得知正法何时结束,而是要问自己为何不精进,从而导致认识不到师父所赐与我们的帮助和教导。

师父在等待着我们。因此绝不能放慢我们修炼的脚步。

切记于心的要点

以上是我参加從新翻译2018年版的《转法轮》工作中所走过的修炼之路。每個修煉體會都包含了三個要點:坚定如一、诚实可信和充满希冀。

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我们。
师父时刻都在为我们领航引路。
师父将带我们回家。
师父 —— 谢谢您为我所做的,以及正在为我所做的一切。

同修们,让我们为形成一个强大、充满慈悲心的整体而努力。

(2019年伦敦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