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份52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Print

【圆明网】二十年前的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邪恶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人的残酷镇压。面对中共“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一百多种酷刑,绑架、抄家、威胁、恐吓、拘留、劳教、判刑、开除公职、强制洗脑等迫害,法轮功学员没有被吓到,他们本着大善大忍的胸怀向世人讲述着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揭露中共的邪恶本质。随着法轮功学员二十年坚持不懈的讲真相,民众在觉醒,中共的迫害也已经是穷途末路。然而,中共毕竟是十恶俱全的,它不会停止对中国人的迫害,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二十年之后的今天,中共还在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

2019年7月大陆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七月份,至少愈千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其中被非法判刑52人,庭审52人,绑架923人,骚扰289人,批捕及构陷到法院、检察院的66人,强制送入洗脑班42人,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现金386098元(其中警察抢劫勒索现金 222098元,法庭非法罚金164000元)。七月份又有7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其中4名法轮功学员是在中共的看守所、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的,年龄最小的仅45岁。

七月份律师依法为18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认为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合法,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反天理、反人类的。应该无罪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一至七月份中共非法判刑421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月份95人,二月份46人,三月份64人,四月份43人,五月份76人,六月份45人,七月份52人。

非法判刑最严重地区是:山东省10人,黑龙江省9人,河北省6人;吉林省、辽宁省各5人。

判刑最多的城市是:哈尔滨 8人;承德市、吉林市、青岛市 、烟台市各3人。

二零一九年一至七月份中共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451场。其中:一月份61场,二月份34场,三月份65场,四月份88场,五月份98场,六月份53场,七月份52场。

2019年1~7月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庭审、判刑迫害人数统计

(信息采集时间: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8月11日。)

一、七月份52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七月份至少52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分布在十六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8个城市。

2019年1~7月大陆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人数按地区分布

迫害案例:

◎四川彭州市邓传久被诬判四年 律师指中共反天理

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彭州市法院非法审判法轮功修炼者邓传久,他的律师在辩护中讲述了法轮功给整个社会带来的福泽,邓传久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反天理、反人类的。然而,当庭法官仍然诬判邓传久四年。

邓传久,男,四十九岁,家住彭州市葛仙山镇群柏村九组。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在上班时,被葛仙山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在他的家里非法抄家,邓传久的妻子阻止警察乱翻时,警察暴打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拉开窗户大喊:警察打人了!警察又把他妻子一拳打倒在地,用绳子把她的手绑上,按在地上又打,整个暴打过程历时半小时左右。

邓传久被非法关押一年九个月后的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彭州市法院对他非法庭审,因为法院要庭审好人,公、检、法人员十分紧张,如临大敌,安排布置了大量的警察、打手在法院四周巡查,连法院背后的体育公园 ,甚至政府二办里边也安排了他们的人。

法庭内,几十个座位满满的,可只有邓传久的妻子和儿子坐在了里边,连其妹妹和媳妇都不准进去。可见,其余坐的全都是些邪党自己的人。

庭审中,邓传久在自辩说:“究竟国家的哪部法律是我破坏的?哪部法律又因我没有实施下去?迄今为止,也没有哪部法律规定不准炼法轮功……”他又讲了修炼法轮功给人带来的身体健康,道德回升等

律师辩护中,阐明了法轮功给整个社会带来的福泽,和他的合法性,指出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反天理反人类的。可是法官还是诬判邓传久四年。

诬判结束,当律师走出法院,被当地恶人拦住,用下流至极污言秽语乱骂,并要动手打律师。接律师的车来了,律师才安全的离开。

◎辽宁优秀教师王宏柱被枉刑三年半 依法上诉

王宏柱是辽宁省海城市南台高中优秀教师,被海城市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海城市看守所近一年。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他被鞍山市立山区法院非法开庭,七月二十三日得知被枉判三年半、勒索罚金五千元。王宏柱已上诉。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在辽宁省公安厅授意下,辽宁省共绑架四十六名法轮功学员。此次绑架行动发生在营口、朝阳、抚顺、凌源、锦州、大连、沈阳、黑山、鞍山、葫芦岛十个县市。据悉,在绑架前,王宏柱已经被秘密跟踪很久了。

王宏柱,男,一九七五年生,今年四十三岁,沈阳师范大学物理系毕业,在海城市南台高中任教。

王宏柱近照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八日,他因修炼法轮大法,讲真相,被辽宁省本溪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非法劳教两年,并同时被本钢工学院附属高中无理开除公职。

走出劳教所后,王宏柱曾在鞍山几家私立办学机构任教。二零零六年,他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辽宁省海城市南台高中教师招聘考试,成为南台高中的物理教师。工作中他兢兢业业,业务精湛,深受领导和学生好评,常年担任高三班主任及物理教师。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鞍山海城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杨松带领南台警察胡世龙,以调查其妻为名,到学校将王宏柱非法带走,先后非法搜查了他的两个临时住所,扣押四部手机、笔记本电脑等许多私人物品,还有三万元人民币及给母亲的生活费4500元。

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王宏柱被海城市检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鞍山市立山区法院对王宏柱非法庭审。法官解东芳,公诉人张岩。两位律师从法律的专业角度做了信仰合法辩护。

在法庭上,王宏柱讲述了警察将他诱骗到学校绑架不是刑事案,而是政治案,是政治迫害。他所做的一切并没有破坏国家法律的实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相终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详细内容,请见《辽宁鞍山市优秀教师遭诬审 律师力辩无罪》)

法官最后询问王宏柱是否认罪,王宏柱说明自己没有犯罪,也不能认罪。庭审之后的几周,法官又给海城看守所打电话,让狱警问王宏柱是否认罪,如果认罪可以减刑,如果不认罪,刑期会增加,王宏柱表示自己没有犯罪,不能认罪。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鞍山市立山法院下发了非法判决书,枉判王宏柱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王宏柱不服这一强加的迫害,于八月一日在海城市看守所递交了上诉书,要求无罪释放,归还人民币36521元,电脑笔记本、打印机等个人私有财产。

二、七月份,非法庭审52场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七月份中共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52场,非法庭审分布与十六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2个城市。

迫害案例:

◎“我信法轮功无罪!”

哈尔滨六名法轮功学员朱纯荣、徐晓颖、樊荣、李瑞、高国庆、姜晓杰,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被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非法开庭,他们当庭为自己做无罪辩护。

六名法轮功学员自去年十一月九日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据悉,此案是由公安部督办的所谓“大案”,黑龙江省公安厅特意成立所谓“专案组”,荒唐的是,办案人员历经八个多月的所谓“侦查取证”,却拿不出任何实质性证据,心虚的国保警察也没有在非法庭审中露面。

在非法庭审中,除徐晓颖委托律师做无罪辩护外,道里区法院指派几位法律援助律师,企图为其他法轮功学员做有罪辩护。

首先被非法庭审的是法轮功学员朱纯荣。在长期被关押迫害中,六十八岁的朱纯荣已被迫害得极其消瘦,但她思路清晰,当庭质问法官:“为什么我自己请的律师不到位就开庭?”并且她当庭就辞退了法院为她指定的法援律师(法律援助律师),法援律师只好退出了法庭,使得在场的中共人员无所适从,法庭气氛异常尴尬。朱纯荣要为自己辩护,但法官屡屡阻挠,朱纯荣还是顶着压力,断断续续地进行了自我辩护。

面对法援律师做的有罪辩护,法轮功学员樊荣在法庭陈述阶段郑重对法援律师声明:“你的辩护无效,我信法轮功无罪!”因法官对学员为自己辩护加以压制的恶劣行径,樊荣正告法官等:“你们不让我们从法律上辩护;你们却用法律给我们治罪,这种行为是明目张胆地剥夺我们的辩护权!”法官对此哑口无言。

法轮功学员徐晓颖的律师做了无罪辩护: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无罪的,强加的罪名必须取缔。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徐晓颖有罪,徐晓颖拥有的是拜年台历,而拥有拜年台历是很多民族和国家都有的民俗,只有文革的野蛮时代才会把拜年台历定为罪证!请问谁见到看完台历的人自杀了?死亡了?受重伤了?无犯罪后果更无受害人,何为犯罪呢?

律师还剖析了两高司法解释对公检法这些基层执法人员是个大大的陷阱,并语重心长的告诫在场的公检法人员:这个解释是不敢提法轮功是×教,用所谓×教标准来诱导法官,让执法人员用内部文件、上级指示判案,这样的结果是办错了案由办案人自己负责任,上级可以随时推卸责任,你们小心这个陷阱吧,你们是最后的受害人!

在该律师的正义感召下,为法轮功学员李瑞做法律援助的律师,当庭改口为李瑞做了无罪辩护,为自己的生命做出正确的选择。

非法庭审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就草草收场,最后法轮功学员徐晓颖在法庭上诚恳地劝告每个庭审人员:“不要以为遵从上级命令办案,不会受到法律制裁,迫害打压法轮功修炼者会遭受神佛的惩治,请各位对自己的未来负责!”

◎安国强、曲洪华夫妇被非法庭审 双双要求无罪释放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黑龙江省依兰县法院门外焦急等待的人群中,一位双目失明的年轻女子格外引人瞩目,她的名字叫安秋菊,她父母安国强、曲洪华被中共绑架构陷,当天被非法开庭。

安国强的女儿秋菊

法院原本通知的开庭时间是上午十一点,实际开庭时间是下午一点十五分才正式开始。

安秋菊在依兰法院门外,引来不少驻足观看的路人,了解了情况的人们投来同情的目光。消息不胫而走,到下午一点开庭时,有很多好奇者要来旁听这个“庭审”,但是被法警限定在五个人。

当安国强、曲洪华夫妇被带进法庭时,他们唯一的女儿眼泪止不住的流……虽然她先天双目失明,但是她能感受到父母的气息,那是呵护、保护她的亲人!在父母被绑架后的256个日夜,难以想象她是怎样度过的……89岁的奶奶整日的以泪洗面。

望着女儿无助的样子,安国强夫妇无法安抚女儿的心,也只有流泪。

非法庭审开始,两位被告人被安排坐在审讯椅上,双脚还戴着脚镣,这是违反法院规定的违法行为,辩护律师当即提出来要求解除戒具,被审判长张安克拒绝。

公诉人指控安国强的所谓“犯罪事实”仅仅是他跟其他修炼人去公交公司兑换过小面值的零钱,还有家里有两套夫妻二人学习用的法轮大法书籍。而安国强的妻子曲洪华被指控的唯一理由就是家里的两套法轮功学习用的书籍和其他法轮功字样的物品。

安国强、曲洪华指出,自己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属于信仰范围,不是犯罪,两人都要求法庭作出无罪判决并释放回家。

两位辩护律师也都从案件立案、搜查、扣押、共同案件违法拆分的角度等有关程序违法提出了质证辩护意见,指出这个案件在整个过程诸多方面都是属于违法操作。

律师从夫妻两人没有犯罪事实、更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说修炼法轮功是违法犯罪的,等等各方面为两人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对于辩护律师论述的观点,公诉人汝少华无言以对。

安国强本人当庭指出:当初办案人威胁说如果我按照他们说的就可以让我立即回家(照顾双眼残疾女儿);如果不说就判刑,现在我知道自己上当了,这个庭审本来就是个阴谋,希望法官能澄清事实,还我们公道,释放我们夫妻回家和亲人团聚……

在下午两点半左右,庭审宣布结束,女儿安秋菊被允许和父母说句话,只几分钟的时间父母就被法警强行带走,女儿再次失声痛哭。

当亲友们搀扶着安秋菊走出法庭时,她告诉二位律师:感谢你们的辩护!我完全听明白了,我的父母没有违法犯罪!是他们(抓捕父母的人)在犯罪!现在父母的灾难是暂时的……我已经走出了恐惧……我决定让我的孩子以后也考律师!

关于安国强、曲洪华夫妇被绑架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黑龙江善良夫妻被绑架 家中老少孤苦无依(图)》、《哈尔滨市宾县五位善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等。

三、七月份,8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七月份有8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冤判。河北省秦皇岛市66岁的法轮功学员高兴太被非法判刑7年,罚金2万元。

2019年7月份,4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

◎北京王弘、王顺利等七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庭审

北京法轮功学员王弘、王顺利等七人,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在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遭遇非法开庭。对七个人的所谓“庭审”开庭从上午九点多开始,只持续到上午十一点多,就匆匆结束,当庭并没有宣判。

这些法轮功学员,只是在一起读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轮大法书,竟然被以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罪”,遭遇如此无理的严重迫害。年已78岁的老太太王弘当庭为自己辩护,为法轮功正名,还向法庭递交了自己写的书面辩护材料。

审判长张又明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在催促,屡次打断王弘等人的陈述和律师的辩护,说是时间紧等等。

四、中共打着法律的幌子明目张胆的抢劫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七月份,中共法庭非法对21名法轮功学员判罚金164000元,明目张胆的打着法律的幌子对法轮功学员抢劫。

◎山东泰安市法轮功学员赵其森、郑洪玲夫妇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被警察非法入室绑架、构陷,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被非法开庭,并于七月二十四日下达判决书,赵其森被非法判两年、勒索罚款一万元;郑洪玲三年六个月、勒索罚款两万元。

◎北京市法轮功学员任文曼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诬判四年,勒索罚金两万。任文曼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被沈阳市和平分局从北京其姐姐家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和平区看守所至今已两年多。

五、肉体上消灭,7名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被中共扼杀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七月份又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其中四名法轮功学员是在中共的看守所、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的,年龄最小的仅45岁。至此,二零一九年一至七月份有57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迫害中含冤离世。

迫害案例:

何立芳

◎山东青岛市即墨区法轮功学员何立芳,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按照派出所的说法到北安派出所办理身份证,遭绑架关押。何立芳绝食抗议,六月二十五日在即墨区普东看守所被抬出来所谓“开庭”,七月二日或者三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五岁。

◎山东临沂市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李长芳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警察以“扫黑”的名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被以其修炼法轮功的名义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七月五日晚上十点,李长芳家属接到临沂市看守所在临沂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李长芳病危,需要家属签字动手术。七月六日下午,李长芳被强行做了手术,从胸腔开刀到腹部,昏迷不醒,被用各种仪器、呼吸机在维持生命。七月十二日下午六点左右,家属接到电话得知,看守所和东关派出所人员强行在医院拔掉李长芳的氧气管,把李长芳的尸体抢走放进了殡仪馆。李长芳被迫害致死。

◎山西省长治市七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于政祥是山西省长治市第二中学退休教师。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于政祥多次遭到迫害,他被非法拘留两次,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一年。长治市第二中学此时对于政祥落井下石,停止发放他的退休金,并且非法没收他所有养老金及医疗保险。

自二零一六年出狱后,于政祥身体每况愈下,二零一八年十一月瘫痪,于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早上七点多离世。

◎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农業银行退休职工李孝琼,女,现年79岁。李孝琼退休后,全身浮腫,流黄水吃饭都困难,致以性情暴躁,难以近人,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到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净化身体,成了健康漂亮、热情近人,人人敬佩的好人。

二零零一年,为了还法轮大法清白,去京上访,被安岳县警察由北京绑架回来关在拘留所受刑,后又强逼转送进安岳精神病医院,迫害中以各种不明药物和针药强行混进饭食和注射,在此迫害半年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四川女子劳教所资中楠木寺迫害,期满回来,身体枯瘦如柴,精神失常,但还要受警察和单位、社区、派出所骚扰、恐吓,使精神状况越来越差,于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吉林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援援,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被清和街派出所警察孟赛等人绑架到朝阳区法院。当日下午四点,张援援由儿子接回家,还没有说一句话,便摔在地上,没再能说一句话,七月三日含冤离世。这伙警察今年多次绑架张援援,非法抄家,送拘留所和第四看守所,均因张援援血压过高被拒收,但是仍然继续骚扰。

孟红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79岁的法轮功学员孟红,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在黑龙江大学发放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抄家,不久被南岗区法院非法判刑7年。由于年龄过大,被取保在家中;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被审判长文莉荣及警察突然闯入家中,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至今六年多,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在非法关押中突然离世。

◎广西钦州市法轮功学员廖大武(男,五十七岁),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被钦州市610绑架、非法判二年,被迫害出现严重的病症,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被劫持到广西北海监狱,七月二十三日在广西新康监狱医院含冤离世。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迫害法轮功者最终将落入法网受到制裁。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美国驻华使馆在微博发布了《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这个法案目前在美国、英国和加拿大已经立法生效。法案主要是针对参与迫害人权、宗教信仰团体、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者和实施迫害的官员及打手,将要受到这个国际法的严厉制裁。对这些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已发签证者或绿卡持有者,可能被拒绝进入境内;其迫害人的子女禁止在这些国家上学;已在国外的家人可能要受到牵连;国外资产会被冻结。美国国务院的官员还告知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供迫害者名单。

附录:
下载(113KB)
http://pkg2.minghui.org/mh/2019/8/13/MH-persecution-JantoJul2019.zip
2019年1~7月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统计表
2019年1~7月法轮功学员遭庭审统计表
2019年1~7月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统计表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