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信神的一点体会

Print

【圆明网】师父的《洪吟 五》发表出来后,感觉每句话每个字都在敲打着我的心。我的思想被震撼着,特别是被创世主、神、无神论、進化论这些名词冲击着,有些心得想和同修交流。
《洪吟 五》就象是唤醒了我的记忆,从心底里发出一个声音:“我是神下世。”这个思想念头清晰明确,人生的目地,修炼的意义有了答案。人生三个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答案变的简单明了。

之所以想把这个体会和大家交流,是因为我经历了从不信神到现在才开始信神的这么个过程。这个“不信神”对修炼的阻碍非常大,天天看书却不是在学法,天天炼功却是在做体操,甚至根本不懂修炼也不知道怎么去修,但是修者本身往往又意识不到这些,我个人对这深有体会。

只要接触了大法并坚持学下去,每个人都有过神奇的亲身经历与体验,却因为不信神的观念和物质,人心没有改变。

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以往对神的认识概念并不清晰,反而是虚无缥缈的。明显的表现有学法的时候觉的师父讲的句句是真理,真对,真好,放下书碰到具体实际问题时全都是人的观念思维在起作用,而没有修炼人的思维概念。

在对待这场迫害时,也只是从法理上认为是邪魔在控制人,骨子里却认为是人对人的迫害,那怎么能是信呢?信不信不是凭感觉,做到才能看出是否真信。

“在大觉者们看来,当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做人,就是让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认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紧还债,他就是这个想法。”[1]而人是有意无意的在对抗苦难,这个思维对自己对亲朋好友如果没转念过来,那是不是不信神的表现呢?

我是非常幸运的,幸运的是一九九六年开始接触法轮大法。但是,我却一直并没得法,中间几年还放弃过修炼。即使这样,慈悲的师父依然保护我不放弃我,让我现在能有机会重新得法修炼。

我回顾自己的历程,问自己,是什么原因导致我遭受迫害甚至于放弃修炼?是什么原因不能让我修炼如初?是什么原因让我对邪党那么恐惧?就目前的认识,个人认为,其中有个重要的原因,是心底不相信神是真实存在的,佛性仍然被人心掩盖着没返出来。

就我而言,从小生活在一个宣扬无神论進化论的制度和教育下,从小的一切思维概念都是被强制灌输的,没有独立思考问题的概念。当初看到《转法轮》这本书,是莫名的相信、莫名的激动,“哇,真有神啊!”那个激动就象换了股新鲜的血液。那时我是相信有神的,也很向往神佛,其实那是师父的力量、法的威力,但人的这面却更多的局限在感性而非理性,我真正的人心并没发生任何改变,人心只是在那种外在的强大力量下被冻结了,暂时不起作用了,并没有想、更不会去放弃人的根本执著,自然也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修炼,那么在这场旧势力安排的邪恶迫害中倒下也就成了必然。

当然,对这种强加的迫害师父有无量智慧改变这一切,那是师父的慈悲,但这其中我经历的教训和损失是多么的惨重。当我意识到我自己所谓的修炼并不是真的信神,就开始想自己为什么会不信呢?怎么才能信呢?当然这里有思想业的干扰,但我想也有自己真正思考的过程,于是在以后的学法中,我就开始用心的去学,不再象以前那样稀里糊涂的读啊读,开始了有目地的学,就是为了能够成为高级生命而学,开始了思考,不放过自己的怀疑,不知不觉中开始看到了法的内涵。

能破除不信神的唯一办法就是学法。师父在大法书中讲了很多破除不信神的事例,但我以前只当作一种学问知识,并不是当作法在学,从而没有重视。试想,如果你并不认为神是真实存在的,怎么可能愿意去吃苦、愿意去执著想修成神呢?又怎么会有修炼的动力呢?如果不信神,在学法时怎么会把白纸黑字当成法来学?怎么会对师父对法有敬畏之心呢?如果真的对自己修炼负责,不妨有勇气问问真实的自己:我真的信神吗?如果现在意识到了不信,那就是破除不信、转变为信的开始。随着学法,结果就是真的信,骨子里信。当然如果真信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个人目前层次认识,理解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