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美中法會 互勉精進不懈怠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九年美國中部地區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於八月四日在芝加哥舉行。大法弘傳二十七年,有緣人相繼走入修煉,反迫害已逾二十年,法輪功學員在魔難中堅定正念,講真相救人過程中,自身不斷昇華。法會上,十九位學員的修煉心得真誠感人,引起與會者的共鳴。

 
二零一九年美中法會現場
 
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九年美中法會上交流修煉心得

講真相不懈怠

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就開始了和平理性反迫害的漫漫修煉之路,揭露中共暴行的同時,喚起各界人士的善念良知,共同制止迫害,並為這些世人的美好未來奠定基礎。

俄亥俄州的盧女士交流了她二十年來給美國政要講真相的經歷。在迫害初期,她曾做了一個清晰的夢,看到自己和其他同修在一個一眼望不到邊的地方,那裏有數不清的大泥塘,約一百米到二百米見方,三十米深。她看到自己和其他人下到齊腰深的泥邊撈人,每人負責一個泥塘。後來上到岸上,正好看到一位議員和太太一起散步,她就走過去和他們講話並請求幫助。她意識到,給政要講真相是她的使命。那些民選議員了解真相後,做出的正確選擇和努力,會為自己和其代表的選民帶來美好未來。二十年來,她和同修們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給政要講真相。一次,有非常緊急的事情需要約見議員,她正發著高燒,但她還是決心飛到華盛頓DC去找議員,沒想到,在飛機上,她要找的兩位議員一位坐在她前面,一位坐在她後面,她在飛機上把信給了議員,並約好了面談時間。她感受到:「當我克服困難有心去做的時候,師父就會幫助我們,給我們安排好機會。」

伊利諾伊州的商女士居住在小城市裏,沒有太多面對面給中國人講真相的機會,於是她選擇了打電話講真相。她說:「記得第一次拿起電話通話時,全身冷得發抖,手腳冰涼,心臟幾乎要從喉嚨跳出來了。照著稿子讀還不流利,本來練得熟熟的,怎麼就緊張呢?過後同修交流說各種狀態都是人心,修煉了,這些心就得去。打電話的過程真是修心的過程,負面思維不斷的往外冒,我就不斷的排斥它。偶爾能勸退有緣人的時候,也明白是師父在鼓勵弟子,但歡喜心還是往外湧。」她從法上來認識,在堅持打電話的過程中,去掉了很多執著和觀念,講真相效果越來越好。如今,她從一個不能開口講真相,面對電話就發抖的初學者,到已經能夠拿起電話講真相救人了,並且還站到了電話平台上培訓主持人的行列裏。

青年學員在法中精進

多位青年法輪功學員在法會上交流。這些從小得法的大法小弟子如今已經長大,修煉更加成熟,也在證實法中發揮著越來越多的作用。

密西根州的安妮(Annie Chen)兩歲時開始跟媽媽修煉,如今已是二十三歲的青年。她認識到:「年輕人喜歡吃好吃的,和朋友在一起玩耍享樂。有很多魔性的事物誘惑著青年大法弟子,讓他們不能持續精進和參與講真相的活動。例如在大學裏有很多不好的影響,如飲酒,社交媒體,性開放,常人的音樂和舞蹈,和非傳統的價值觀等。大學畢業後,青年大法弟子成為主要生產力,努力為公司工作,為了名氣,高薪和事業的成功,這些青年大法弟子可能覺得『太忙了』,以致不能參與證實大法的項目。我們青年大法弟子很容易迷失在這些具有魅力的世俗幻象中。」學法時,看到師父說「年輕人心都有點好高騖遠,靜不下來」[1]時,她感到困窘和羞愧。

安妮說她以前總是找藉口:「有許多青年大法弟子都在努力地證實大法。有很多青年大法弟子都在英文大紀元或新唐人工作,但我想,『他們年紀比我大,那不同』,有很多青年大法弟子是神韻舞蹈演員或是音樂家,但我想,『神韻不同。他們可以很精進因為他們的修煉環境很好。他們可以在神韻裏面很容易地做講清真相的項目,因為這是他們的職業。』我總是為自己找藉口。」

通過學法她認識到:「師父不會因大法弟子的年紀還是修煉時間長短來區分大法弟子。即使我很年輕,我仍然是一名大法弟子。我不能繼續以『我太忙』,『有很多事情』,或『我太年輕』為理由,不能做到師父對所有大法弟子的要求。我是大法弟子,所以我必須做好三件事。」於是很短時間裏,她做了改進,承擔了更多責任和講真相項目,也去掉了很強的惰性和求安逸的執著心。

印第安納州的凱莉(Kelly Gao)三歲時跟媽媽一起得法,迫害發生後失去了修煉環境,漸漸混同於常人,直到出國留學後,二零一六年才又走回修煉,漸漸明白了甚麼是真正實修。她交流了自己如何排除思想業找到真我,通過修「忍」過心性關,及清除常人觀念過病業關的體會。在講真相方面,她感到:「對外國人發傳單介紹大法,因為知道他們沒有受毒害,我很容易開口。然而面對中國人,那怕心、面子心以及各種顧慮心就蹭蹭往上冒,除了認識的朋友能講講,始終很難在日常生活中對碰到的中國人開口講真相勸三退,想到國內大法弟子每天遇到人就講,真是差的太遠,自己也很著急。」於是她來到唐人街真相點,學習給陌生人講真相,克服自己的人心。她感受到:「在實修過程中,我一直感受到師父的加持與點悟,盼望著我做的更好,每次自己只是有了一點正念想要修自己,師父就推著我往前跑。我真的是無比的感恩。」

西人學員堅修大法

法會上多位西人學員交流了他們得法的經歷及修煉提高心性的親身經歷。

密蘇裏州的坎貝爾(Rick Campbell)是位設計師,他曾在尋求正法的過程中精疲力竭,經歷過許多基督教教派,也研究過一些東方文化派別。他發現自己加入的那些教派不正,他告訴自己,不會再找尋了。就在這時,他看到了一個視頻中大約十秒鐘的法輪功學員煉功場景,這引起了他的興趣,上網搜索信息,並買了《轉法輪》來閱讀。鑑於以往的經歷,接觸法輪功後的相當一段時間裏,他都非常謹慎,他說:「因為以前在涉及不同宗教和法門中,最終我總會發現一個大問題。所以即使在頭一年讀法時,我認識到這是一部聖書,可是因為之前(讀別的書時)我也有過類似想法,所以我還是很謹慎。在一年到來時,我放下了戒備,認識到這個事實,那就是法輪大法是至高大道。」

坎貝爾說:「自從遇到法輪大法,儘管我進步緩慢,但我在不斷地成長。在最近幾個月,我能更多的關注提高自己的心性和品格。」「通過探尋並親歷眾多門類,到四年前遇到法輪大法,我的結論是,法輪大法太好了。我還需要做很多的提高,並做到順應大法。」

律師雪莉(Inna Shelly)來自俄亥俄州,她是知道法輪大法七年後才正式走入修煉的。二零零七年,還是法學院學生的她出現了嚴重健康問題。她媽媽以前在坐火車的時候,曾坐在一個大法弟子的旁邊,因此聽說法輪大法有治病健身的奇效,她於是建議雪莉學習法輪大法。「我之前從未對宗教信仰感興趣,但是我覺得《轉法輪》很好,我在網上自學了五套功法。當我因為疾病從學校休學回家的時候,我來到當地的學法小組好幾次。我喜歡煉功,但是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修煉到底是甚麼。那個時候,我放不下我的病,所以並沒有看到法更深的內涵。」沒有真正走入修煉,幾個月之後,她沒再參加集體煉功了。

到了二零一四年二月,「莫名其妙的我突然非常想看《轉法輪》。我於是重新開始學法煉功。這一次,我感覺心中塵封已久的開關被打開了。我終於認識到了大法的珍貴。《轉法輪》是一部上天的梯子,可以讓我從裏到外變好,可以幫助我放棄對病的執著。我認識到了我有病是因為我有業力。」「我立刻認識到了,修煉最重要的是修心性,放棄我的執著心,我才可以長層次。因為我的疾病,我時常很悲觀,但是我也認識到了,如果有人能在任何境遇下心平氣和,這個人就太了不起了。《轉法輪》告訴了我如何在任何境遇下保持心平氣和。我認識到了大法的威力超乎我的想像,修煉真善忍可以使我圓滿。我的佛性終於出來了。我非常感激還有第二次修煉的機會,讓我找到了我一直在尋找的法。我為二零零七年放棄大法而感到後悔,我決心努力追上修煉進程。」

向內找 實修昇華

法輪大法要求修煉者注重心性修煉,向內找是個法寶。每位發言者都交流了各自向內找實修的心得。

密蘇裏州的毛女士講述了她向內找的事例。毛女士說自己就是因為不向內找,所以頭上摔出左一個大包,右一個大包。半個月前去DC參加反迫害遊行時,同修隨口說毛女士沒正念,她嘴上沒說甚麼,心裏卻不舒服。由於抱怨心,在遇到干擾時忘記了大法弟子的責任,被邪惡鑽了空子。她踩上了橫幅,左眼上方摔了一個大包。

認真學法煉功後,她的心開始靜下來審視自己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應該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按照大法的要求,來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和所作所為。我看到自己和同修發生矛盾了,或者別人說的不符合自己的觀念了,就找別人這麼不對、那麼不對,這麼不好、那麼不好,越想越生氣,這是典型的向外找,不會向內找。我看到自己的思維還在人中:喜歡別人對自己好;愛聽好話;喜歡好事、喜歡舒服、喜歡按自己的想法來等等人的觀念,不然就生氣。然而按照大法的法,修煉人都要在魔難中提高上來的,也就是在人認為的不好的事情中提高上來的。如果這個觀念不轉變,就永遠跳不出人的層次。」

觀念上改變過來了,舊勢力也就沒有空子可鑽了,「無意中我看到金色的光圈從我左眼角上方摔的大包處劃過,我知道法輪在幫我調整。」大包很快就消下去了,心性也提升了。

密西根的余先生交流了紐約法會期間參加總督島排字時發現自己諸多執著心的過程。「因為心性長期上不去,加上將近十年的膝關節疼痛使自己近兩年來沒有完整的煉過靜功,在排字現場坐著痛苦難忍,單盤疼就散盤,散盤又疼就小腿立起來抱在胸前。」炎熱加上腿疼,他好不容易才堅持到活動結束。離開總督島時,排隊坐渡船,幾千人的隊伍見首不見尾,他擔心到了岸上停車場關門,車開不出來,於是耍小聰明的插隊提前上船。沒想到,看似節省了一個小時,後面卻歷經波折,堵車、旅館無故被取消,經歷了長達一個半小時的電話等待和尋找,才被安排在一個偏僻的山區小城,安頓下來已是深夜。疲憊不堪的他晚上輾轉反側,意識到自己修煉不精進,「真、善、忍」一條也沒做到。意識到問題,就要修去,他放下了不滿的心,第二天早晨起來,兩年來第一次堅持煉完了靜功,心底無比愉悅。他說:「感謝師尊給我安排經歷的這一個小的挫折,讓我暴露出這麼多早已知道、又極力掩蓋的執著心!」

法會下午五點圓滿結束,與會者帶著滿滿的收穫離開,互勉在修煉路上更加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