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法小组是一个整体

Print

【圆明网】由于搬迁,我们几位同修走到了一起,成立了新的学法小组,每周一次集体学法,已经一周年了。尤其近几个月来,同修们都在背法,有的在背《洪吟 四》,都感觉提高很快。在讲真相、救人方面,每天同修们出去讲真相,背着《洪吟 四》,没有了怕心,没有了过去那种完成任务的心,救人效果很好。同修们心中装着法、装着众生,每天沐浴在法光之中,感觉无比的幸福。
今天,我们学法小组彼此交流了最近修炼的感受,整理出来。

同修A:背法入心 溶于法中

我今年七十多岁了,家住的比较远,尽管在家附近我参加了一个学法小组,但是每周我还是坐十来站地的公交车到这里和同修们学法,成为一个整体。在这个学法小组,我们一起背法。我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救人,这里,讲最近几天实修中的几件事。

我家是个儿孙几代同堂的大家庭,家庭琐事很多。生活中,我就要摆正基点,把修炼放在第一位,我就想,这样的大家庭里,要想干好家务活那是没有尽头的,干得再多也永远满足不了常人的要求,适可而止,该放的就得放。我有序的安排时间,每天早晨炼完功后,就背一遍《论语》,然后再对着念一遍。每周坚持背熟一首《洪吟 四》中的诗,师父的短篇新经文也背,这样对法理认识清晰,在过心性关时,正念也强。

我老伴曾是一个单位的领导,受邪党文化毒害很深,每到“敏感日”或有风吹草动,回家就和我大吵大闹。最近,他在外面听到恶人构陷大法弟子,回家就不让我和同修联系了,我没理他,回自己屋了。老伴又象发疯似的追到我屋里,大声斥责:“你到底听谁的?!”连问两声。我瞅着师父的法像,很坦然的说:“我听我师父的!”老伴二话没说,走了。从此,他再也不提此事了,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还有一次,老伴拔了牙,我知道他吃硬的东西不行,就给他做比较软一点的东西吃,摊鸡蛋饼、做面汤等。有一天晚上,大儿子回家来,老伴却向大儿子诉苦、告状:“我拔牙了,你妈不管我。”他还凭空捏造事实,大骂不绝。我听后,刚想辩解,脑子里出现一个声音:“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1]。我豁然明白了:看我要动心了,师父在点化我呢,谢谢师父!这时,他的大儿子听不下去,急了,冲着老伴说:“您闭嘴!”老伴懵了,一下子不吭声了。第二天早晨起来,他到我屋里来道歉,说,昨天晚上,我来了,看你睡了,没打扰你,是我不对了。他从来没有说过服软的话,这是他第一次道歉。

我知道这是我背法背的入心了,溶入法中了,守住心性,法改变了我。符合了大法对我在不同层次的要求了,师父加持我。老伴无论怎么说,我都不动心了,他也改变态度了。

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2]我从修炼一开始,就不断修去对老伴的怨恨心和利益心。到如今,我觉的自己没有利益心了,前天,又返出一颗利益心。孙女生孩子,老伴说给多少多少钱,我说:“生孩子还给那么多钱?”话一出口,我就警觉了,这不是一颗利益心吗?嫌给钱多就是一颗利益之心。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怎么还执著钱呢?这是一颗多么不好的心呢!我坚决不要它,返出来就灭它!后来,我在梦中梦到一个人托着一颗人心,颜色红不红、白不白的,一看就恶心,说是给我的。我说:我可不要,这颗心多脏啊!刚说个“不要”,就看这颗心被扔到山涧去,永远出不来了。

同修B:坚持十几年帮助同修

我也是个老年大法弟子,一直在帮助病业中的同修。有个女同修双腿不能动,只能倚着床站着。为了同修不脱离法,我经常到她家帮助她,我们一起学法、发正念。这个魔难中的同修没有文化,接触大法之后,只能看《转法轮》,还不能从理性上认识法,只是相信大法好,师父就已经在管她了。所以,我一直在鼓励她、帮助她,叫她信师信法、别掉下来,就这样有十多年了,她一直坚持修炼。

还有一位C同修,加入我们这个学法小组,时间还不长,视力不好,看不见东西,我就接送C同修到小组学法,每次学法都不落下她。我还经常用电三轮车带着C同修出去讲真相,我面对面讲,C同修就坐在三轮车里面发正念,我俩配合的很默契。我想,这也许是宿世的圣缘吧。

在学法小组,由于C同修视力不好,看不见东西,一行一动都畏首畏尾的,坐也坐不直,东倒西歪的,炼功动作伸不到位。时间长了,在辅导C同修动作时,同修们的语气都带点着急、指责,我听到后,感觉语气不善。可C同修无论别的同修怎么指责,不着急,也不发火,还经常说:谢谢同修,同修都为我好!C同修这种高姿态,不就是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吗!

其实C同修也很苦,她本身看不见就已经很苦了,她也在努力的做好、纠正自己,已经改掉了不少的不好的毛病,现在基本上能够坐直了,炼功动作基本上能够伸开了。这本身也是在提高。

C同修虽然视力不好,但听力、记忆力都很好,比如学法今天学哪儿了,明天该学什么了,她都记着,同时还能背《论语》、背部份《洪吟 四》。这种超常的记忆,是大法给她开启的,是大法给不同情况的修炼者开创了不同的修炼方式吧。

结束语

我们学法小组是一个整体。“都在讲真相、发正念、学法,具体上做事不一样,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为粒。”[3]这就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之路。在正法修炼的最后时刻,我们要时时事事用大法来要求自己,用大法来洗净心灵、重塑生命,向先天我们各自的最高位置升华,兑现史前的约定,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解开你的迷绊〉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