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法 什么也不怕

Print

【圆明网】我今年五十七周岁,已退休。一九九八年秋得法至今已有二十一年。在这二十一年的修炼路程里,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只是和别人一样生活、学习、工作着,但心里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常人又不一样,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是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的人。修炼过程中所经历的苦辣酸甜与自己思想境界的不断升华,无不伴随着师父的慈悲看护与承受。没有师父的保护,就没有我的今天。
将自己修炼中的点滴记述下来,以表达修炼大法给我带来的身心的巨大变化与对师父无尽的感恩!以此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曾经弱不禁风

我从小体质就不好,弱不禁风的。用我父亲的话说:苍蝇都能把我踢个跟头,蚊子都能把我绊倒。师专毕业后我在中学任教。一次上课,学生们一抬头见老师没了,再一看,我晕倒在讲台后面了。由于身体原因,我后来换了很轻松的工作,又有很多的时间,为我以后能多多学法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三十岁那年,我又得了结核性胸膜炎,造成胸腔积水留下了后遗症:左侧肺叶与肋骨全部粘连,积水没被完全吸收形成包囊,如鸡蛋黄般大小。只要深呼吸、打哈欠、咳嗽,肺部就疼,每天下午都低烧,左后背总象被压了块大磨盘一样沉重,很累很累。回家就得上床躺着,家里都落满了灰尘也没有力气打扫,每天都得吃大把的药,苦不堪言。

我还患有左侧肾结石、严重的胃炎、支气管炎、痔疮、关节炎等多种疾病。不仅如此,感冒发烧更是常事。经常是早上到单位处理好工作就去打吊针。领导见我纤弱的样子,给起了个很形象的外号“林黛玉”。

我那时感觉生活很辛苦,身体不舒服,还要工作,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丈夫是婆婆四十六岁时生的,他被娇惯着长大,根本不知道做家务,有空就出去玩。我心情不好,脾气也大,总对丈夫发火。好在他脾气好,还给我起了个昵称“小毛驴”,说我是驴脾气。

那时我对社会上的一些事看不惯,觉的人间很肮脏,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所以除了上班,一般都是呆在家里看看书、杂志等,感觉未来很渺茫,生活没有什么实质意义。

修大法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

一天,同事拿来一本书让我看,书名《转法轮》三个字,觉的很新奇,但没明白什么意思。因受无神论影响,我从小到大没接触过任何有关修炼方面的东西,包括佛家和道家的。当我认真的读了一遍这本书之后,感到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与畅快,心想:这书写的太好了!做人的道理正是我认同的,作者很有学问,天文地理的都涉及到了呀!

看完《转法轮》我觉的自己变了,心情舒畅了,不知原因的就是高兴,就是想看那本书。于是又看了一遍,明白了:是佛家功法,教人修炼的!从此不愿放下了。这本书打开了我的心窗,唤醒了我心灵深处的某种记忆:这就是我要的!我要修炼!于是我请回了当时出版的全套经书(记得共七本),我象得了宝贝似的,拿回家的一路上心里美的呀,走路轻飘飘的,想跳起来,想蹦起来。心想:我要修炼!我有师父了!

从那以后就觉的一身轻,身体所有不适的感觉全都消失了,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儿,从不觉的累,而且不能吃肉了,闻到肉的味道就想呕吐,可是我只是看了书,还没学动作呢,病怎么就都好了呢?这个功法太神奇了!师父真是太了不起了!我初次体会到法轮大法的超常。心里对师父的感激无法用语言形容,只有好好修炼报答师父!

学法炼功 抓紧赶上

得法后才知道,师父六年前就开始传法了,我们这里越来越多的人得法修炼。我对此事象被隔开了一样视而未见、听而未闻的,感到很奇怪。(其实是缘份未到,但那时我还不懂。)我怎么现在才得法呀?心里那个懊悔呀,直想哭!心想:这得落下多少啊?得抓紧赶上。

于是,我将所有的业余时间全都用在学法修炼上,分分秒秒都不浪费。我的单位工作只是年初、年末忙些,平时没什么大事。我每天到班上尽快安排好工作,在办公室一坐就是一上午、一下午的学法。

家务活是每天必须做的,洗衣、做饭、搞卫生、吃饭,每天都需三个小时左右,心想:这时间太可惜了啊!于是,我请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干活时就听,顺便做着家务,可心思都在听法上,吃饭都不知道什么味道。连在家炒菜时的一点点空儿都不舍得放弃,经常是把菜放锅里翻炒两下,赶紧去看两行,再翻炒,再去看。就是这样,也能学的字字入心,从不走神。

我就这样如饥似渴的一遍一遍的学呀,最多三天就学一遍《转法轮》,有时一天就学一遍。稍有懈怠,晚上就梦到采蘑菇或吃蘑菇(蘑菇也是方言磨蹭、拖拉的意思),或者梦到放学老师把我留下来,让我补数学(速学)等。我心想:师父点化,叫我抓紧学法呀!于是,学一周《转法轮》再学一遍其他经书。

就这样,大法的法理滋润着我的心田,扩大着我的容量,使我心性提高,使我道德升华。明白了此生的目地就是来得大法,返本归真。所以,修大法是我此生最大、最重要的事。因此我象被一股力量牵引着一样,一刻都不愿放松,每天都溶在法里,脑子空空的只有法。

我每天早上三点半起床炼功,第五套功法难度大,一开始双盘坐半小时,一周以后就开始双盘一小时。那种疼痛是我此生从未经受过的,每次都是汗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连结着印的双手都往下滴着汗水,心里想着师父的话:“有些人盘腿怕疼,拿下来了,不想坚持。有些人盘腿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来,白炼。”[1]心想:我不能拿下来。师父开示:“因为在他腿疼的时候,我们看到黑色物质在往他腿上攻。黑色物质就是业力,吃苦就能消业,从而转化成德。”[1]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这生生世世造多少业啊?谁让你造业呢!看你还造不造业了,疼吧,反正也疼不死。反复默念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一小时坐完后腿疼的都不敢碰,往下拿腿时更疼,缓一个多小时才能起来走路,每天都这样坚持着,从未半途拿下来过。就这样,学法炼功从未间断。

其实我在修炼以前是最不能吃苦的,因为身体总难受,做什么都没有长性,织件毛衣都得一年半载的才能完成。修大法却不同了。那时,从法中还明白了我们在人世中生生世世的轮回为的就是得大法,而师父为了救度我们不知承受了多少苦难。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不精進。吃这点皮肉之苦算什么呢?

修炼以后世界观的改变也使我对生活的态度发生了改变。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生活有了目标,心情舒畅,总是乐呵呵的,再也没有愁事了。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单位,或是在社会上,说话、做事都严格按大法的法理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宽容、大度,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切都顺其自然,与人为善。人中的名、利、情好象一下子放淡了,法轮大法真、善、忍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一次消业的经历

得法一个月后的一天早上,我起床炼功,发现右侧身体不会动了,就象脑血栓或脑出血的症状。当时第一念想到师父说:“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1]然后马上想:哦!原来我也有这个潜伏病灶啊!因为我家人都有高血压,家族性的,我爷爷、父亲、叔叔都是因高血压引发脑出血而去世的。现在我弟弟和我叔叔家的妹妹、弟弟都有高血压。我心想:我是修炼人没有病,是在消业。谢谢师父给我消业,真是太好了!得起来炼功!可又怕惊动身边的丈夫,他要发现了把我送医院怎么办?于是我在心里求师父帮我,好不容易翻到地板上,幸亏床很低,在地板上蹭到门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开门到了客厅开始打坐,因半侧身体不听使唤,所以也坐不标准了,那时心里只是高兴,别的什么念头都没有。等坐了一小时以后,病状消失了,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切正常。但我知道,是师父看弟子动的是正念,心性提高上来了,就为弟子承受了!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和感激师父,谢谢师父!如果我不修炼,说不定也得那个病了呢。师父真的在我们身边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啊!

面对辱骂

一天傍晚下班,在回家的通勤车里,我们下属单位的一个领导,上车就开始不提名的大骂,大概中午喝点酒,还有点酒气。没有人出声,只听他一人的。我和满车的人都听明白了,他是在骂我呢!那时我虽然不到四十岁,但无论在单位还是在社会上人们都比较尊敬我,从小长到大,也没有人冒犯过我。我想着:这是怎么了?哦!知道了,头一天我安排了一些工作,有他的一部份,他不太高兴,今天借着酒劲儿在发泄呢!我很平静,一点都没感觉,就象没骂我一样,他一直骂到下车。第二天见到我却是一脸的歉意,我笑呵呵的与他打招呼,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可好几天过去了,他见到我还是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心里想:我还得谢谢你,你是在帮我提高心性呢!

考验

在我刚得法四多个月的一个下午,我正在上班,接到一个电话,叫我赶紧去我妈家,说有急事。我到那一看,妈妈(同修)躺在沙发上,一侧身体不会动。我很平静,心想:妈妈不识字,只听师父讲法录音,不知能理解多少法理。就问:你认为是消业还是认为得病了?如果认为是病,咱们马上去医院,如果坚定自己是大法弟子,就不是病,是在消业,我和弟弟(同修)帮你在家闯关,咱们有师父管着呢,不怕。

我们当然不愿让妈妈放弃过关,都鼓励她,她没说去医院。弟弟那时正放假,白天在那照顾,我白天上班,晚上在妈家陪着她。第二天妈妈全身都浮肿了,我们姐弟俩心都很稳,没动心,就是坚信师父。告诉她我前段时间过病业关的事,鼓励她,并和妈妈一起听师父讲法,求师父加持她,又过了两天妈妈大量的排尿,浮肿消了,上半身有知觉了,状态越来越好。我们俩信心更足了。

那夜我第一次梦见师父,师父身体巨大,盘坐在三层楼那么高的半空中,穿着跟教功带上一样的黄色衣服,做着掌指乾坤的动作,梦里是黑天,但看师父却非常清楚,面容慈祥,神态肃穆。我象小孩子似的跑过去双手合十在胸前,嘴里念着:师父!师父!这时,来了一辆大巴车停在我面前,门开了,我上去看车里坐满了人,但都不认识,只认识站在我旁边的辅导员,我醒了。心想:是师父鼓励我们,或者是在告诉我什么吧!因为我知道没有无缘无故的事。当时悟到,无论什么事都不要脱离法。同时也在心里找自己,看看有没有不在法上的言行。

大概做完那个梦的第三天,更大的事发生了:在毫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我弟弟突然昏迷不醒。正赶上我小弟弟(小弟不修炼,但支持大法)出差回来了,就把母亲和弟弟都送進医院。几天后弟弟离世,那年他三十四岁。仅仅几天之内家里就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这时我想起了几天前的那个梦,心中似有所悟。在帮弟弟穿寿衣的过程中,身边的亲朋好友都在哭泣,有的人甚至对我投来怨恨的目光,我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眼泪,内心异常的平静,心想:一定是弟弟自己出了问题,跟大法没有关系。人各有命啊!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再说,我心里明白:得了法的生命都是有好的去处的。这时,突然感到心在颤动,就象从中心向外裂开,然后向外扩大、扩大,有微微的痛感,连胸腔都跟着由里到外的颤动,带动着整个上半身都在微微的颤动,我无法抑制住,那种感觉太强烈了,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大约持续二十秒左右。当时不知是怎么了,也没当回事,只顾忙着。后来在学法中明白了,是思想境界升华了以后,身体变化的表现。

送走弟弟以后我还在想:他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因那时刚得法不久,法学的还没那么透,但我坚信他的生命是大法给延续了,否则早就离世了,因为弟弟得法前得了绝症,医生说只能活三个月。学法后不仅好了,能上班了,还装修了新楼房。可是怎么说走就走了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因当时社会舆论都指向了我:说我不让妈妈和弟弟去医院,否则弟弟不会去世,还有的说是炼功炼的等等。我在心里说:你们说我怎么样我都不在意,但说法轮功不好我接受不了。

于是,我去和一位同修交流,她得法比我早,但也弄不明白。我们就一起学法,看到师父讲的这一段法:“可是有些人在他有生之年,年龄已经很有限了,不一定够用了,我们法轮大法能够解决这样一个问题,使炼功進程缩短。同时又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你在不断的修炼的时候,就会不断的延长你的生命,你不断的炼,不断的延,根基好而年岁大的人,你的炼功时间也就够用了。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除非你走出世间法修炼以后,没有这个控制了,那个时候就是另外一个状态了。”[1]

学到这我明白了:弟弟觉的病好了,又搬進了新楼房,生活挺安逸的,就放松了修炼。记的有一次同修通知去看师父在国外的讲法录像,我给弟弟打电话叫他一起去,可他接电话说正在和朋友打扑克,钻桌子呢(输了从桌下钻过去)。还有一次我打电话约他学法,他回答说打扑克贴纸条呢(输了在脸上贴纸条)。一天早上我打电话约他去户外炼动功,他懒懒的说:姐,我今天不想起来,还想睡一会。听弟妹在旁边催促他,可是他还是没去。我还想起了他曾对我说,他在梦中听到师父在他耳边说了许多话,但是只听清楚两个字:珍重。当时也知道师父叫他珍惜保重自己,得法不容易吧。我没多想。唉,当时学法不深,悟性差啊!

自己明白了,又和家人特别是弟妹讲了这些,也都理解了。在社会上好多人问起或谈论此事时,我就讲是大法给他延续了生命,不修大法他早就没了,感谢大法还来不及呢。弟弟去世几天后,我母亲也好了,但她不修了。我想:那就随她去吧,师父告诉过我们不能强求别人来学。

经历了这件事,我深切的体会到多多学法是走好每一步的关键,只有学好法,正念才会足,遇事才不会陷在情里拖泥带水的走不出来。其实,师父给每个真修弟子都安排好了修炼的路,修炼中遇到的一切都跟自己有关。这段经历让我更加体会到师父对弟子付出的苦心,为了让我们能走好每一步,时刻都在看护着我们,点悟着我们。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珍惜这万古难得的修炼机缘呢?!

这件事处理完了之后,我又做了个梦,那情景就象刚发生过:我从医院的院门出来,看见右侧有一棵树,一片叶子都没有,满树上都是红红的果子,漂亮极了,我站在树下看了一会,心里想着:真好看啊!怎么从来没见到过呢?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但他们都看不到。我走过去摘了一个吃,无比的美味,从未吃过。然后回身继续往家走了。梦醒后,知道师父在鼓励我,师父为弟子不知操了多少心啊!弟子无以为报,只有精進,谢谢师父!

丈夫说:不离了

自我得法以后,不但身体好了,脾气也好了,我丈夫也很高兴。不论我下班有多晚,他都等着我回来做饭,我也不生气。我婆婆也高兴,看到我从早忙到晚,总是精神头十足的样子,笑着说:这孩子傻了吧,怎么不知道累了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丈夫单位的人找他谈话,逼我放弃修炼。于是他回家劝我说:觉的好,就在家炼,别出去说了,也别联系别人。我说: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我们被诬陷,我得告诉别人,不能让人上当受骗呐。我不说不就是承认他们的谎言了吗?你也看见了,我的病是炼法轮功好的,要不说公道话,那不是忘恩负义吗?你别管,你也管不了我。

丈夫没办法,就骂我,有时动手打我。我告诉他:你别费那个劲了。心想:你还能管得了我?天底下能管我的人只有我师父!他问:李洪志是你爹呀?我回答:比爹还亲!他不吭声了,和我说:你准备一下,我们离婚。我说:好,离就离。当时我心想:在大法中受益那么多,怎么翻脸不认人呢?这种好赖不知的人,有什么可留恋的,离!

过两天他回来说,领导又找他,他回说: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都不行,只有离婚了。领导乐了,说:人家那么优秀,你离什么婚呢?我问他:那还离不离了?他回答说:离什么呀,凑合过吧。从那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他没过多干涉我,只是心情不好就骂我。我当时觉的他也不容易,不仅单位的人,还有同学、朋友、社会上有工作联系的人,都知道他媳妇炼法轮功,他也管不了,觉的很没面子,回来就骂我。我当作没听见,不和他一般见识,只要不干涉我学法炼功就行。

这样我一直平稳的修炼着,但是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暗下决心:一定要处处事事做到真、善、忍,把大法的美好用行动展现给人们。让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坚定

我得法半年以后,大约一九九九年五月份。上面下达规定:党员干部不得炼法轮功。领导找我谈话,我把《转法轮》给他看,他看完还给我,说:写得挺好,没有什么不好的。因为我炼功以来的身心变化,我周围的人都有目共睹,而且说我炼的好,是大家公认的好人,为此,好多同事让我帮着请了《转法轮》。因此单位领导也没有太为难我,

七月二十日那天下午,机关通知全体人员和下属单位领导到机关会议室开会。到那之后领导说上面要求收看电视节目,于是打开电视,看到正在播放诬陷大法的节目,我非常惊讶,当时真是目瞪口呆,感觉被什么东西堵到喉咙里了。看了一会,真是无法接受,于是站起来大声说:“这不是撒谎骗人吗?我炼了快一年了,法轮功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样,这共产党怎么颠倒黑白呢?要是这样我退党!”我说的时候有点激动,大家都面面相觑,没有一个吱声的。

从那以后我不管走到哪,有机会就讲大法的好,讲我修炼以后受益的事,电视说的都是假的等等。但是当时那种邪恶的阵势,把人都吓住了,没几个人敢听啊!有的说:好就自己在家炼,千万别跟人说了啊。有的一听法轮功三个字就象躲什么似的赶紧走开。我心里真难受啊!我的一张嘴怎么抵得过整个媒体那铺天盖地的造假宣传呢!

当时,我们这里的同修有的不学了,有的改门了,有的被劳教了,有的走了。每当我一个人在家时,就在师父的法像前痛哭,那段时间,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只要一想到师父就泪如泉涌,好象天都塌了一样,这是怎么了?这弥天大谎,怎么办呀?!也不想吃饭,整天都不觉的饿,吃什么都没胃口。心里那种无形的压力让我感到非常非常难受,真是度日如年啊!还不时的听说某某把大法书烧了,某某不但不学了,还帮着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等等。我流着泪在心里跟师父说:怎么会这样呢?师父得多伤心啊!请师父放心,这地球上如果只剩下一个人修了,那个人就是我!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坚如磐石,什么都动摇不了。

慢慢的我也稳下来了,继续大量的学法。只要一学法,心里就敞亮,并琢磨着怎么办呢?不能这样悄无声息了呀,怎样讲人才敢听呢?(那时还没有讲真相这个词)想到应该先和周围关系好的亲朋好友讲,因为他们了解我的为人,也知道我炼功前后身体的变化,所以会相信我说的话,然后慢慢的扩大范围。不敢听怎么办,那就单个讲,不让第二个人看见或听见,这样,听者即减少了思想压力,又觉的我对他(她)很信任,因此会挺高兴。实践证明这样做效果不错。就这样我照常的一边工作、生活,一边学法,一边和周围的人讲着真相。渐渐的,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宽松,我也没有那么大的思想压力了。

我修大法不能作假

我们单位条件好,职工福利搞的也好。职工的医药费每年都统一报销。只要是本人名字的药费收据,不论是在医院开的还是在各个药店开的,到年底领导统一签字报销。我修炼之前身体有病,天天离不开药,所以每年都得报三千多元的药费,不算住院费,住院费是单位直接拿支票结帐。

自从我修炼大法以后,不但不住院了,连一张药费单据都没有了。我身体不难受了,还给单位节省了开支。单位领导和同事都很佩服。但和我关系要好的姐妹私下里和我说:这么傻呢!你没病,你家人有病也得吃药啊,为什么不开啊?你看人家谁不开药啊?我对她说:我修大法不能作假呀,那不是没做到“真”吗?再说了,我的福利待遇,我家人跟着享受,那我不是占便宜了吗?那样会失德,我就不能修炼了。她觉的不可思议。是啊,常人都是为了个人利益活着,我要是不修大法也会和他们一样吧。

不要回扣

我兼管我们单位的图书馆,需要经常采购书籍。有段时间经常有南方来的书商找到我推销书,并说只要买书会有百分之二十或三十的回扣。每次我看那些书质量不错,是我们需要的就会买些,但我不要回扣,就是实价购买。他们都很惊讶,说没遇到过象我这样的人。我就告诉他们我修炼法轮功,是法轮功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有的说:不是国家不让炼吗?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他们听明白了,竖起大拇指,说法轮功好!

一次,一个书商不知怎样找到我家的,送了一套精装的(大概四、五本)、价值一千多元的书,还买了水果。放下就走了。我想:这可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没办法,只好把书送到图书馆,登记造册,把水果拿到单位给同事们吃,同事们说:炼法轮功就是不一样啊!

不允许单位污蔑大法

一天,领导叫我去他办公室。我一進去他就对我说:我看电视台和报纸,各单位都有揭批法轮功的报道,怎么从来都没看到我们单位有报导啊?我答道:我们不能报导,法轮功是被诬陷的,我们不能跟着做坏事呀!他说:这是全国的大气候,我们这么大的单位也不能默不作声啊。我说:那也得看看是真是假啊,我们帮着假的做坏事,那不是助纣为虐了吗!再说,我炼法轮功你也知道,你看我炼的哪不好了?他说:那是两回事,你准备一下,召集职工们开个座谈会,拍个新闻片,投到电视台。我说:不行!不能开!他沉下脸拍一下桌子说:怎么?我说了不算吗?我说:算!但是你说的这件事我不同意!我语气非常坚定,继续说:要不开个会批我吧,开多大的会都行,把我们全系统的职工都召集来,把我放中间,我哪里做的不符合真善忍,怎么批都行,但批法轮功就不行!随着这句话落音,我也拍了一下桌子。领导听后没再吱声,也没再坚持,这件事不了了之。

事后我在想:我怎么那么大的胆子,竟敢跟领导拍桌子,他毕竟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怎么没礼貌了呢?可当时我就是有一种威严不可侵犯的感觉。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弟子,决不能做那种事,那会害多少众生啊!这件事也是考验我在原则面前能不能有正念。

自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单位从上到下,从没做过任何揭批法轮功的事,这让我很欣慰。但我知道,这是师父和大法的威德,只要弟子走的正,师父什么都能做!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以后,迫害继续升级,我被同修牵连。警察当时没在我家抄出任何资料,只有几本大法经书,不够刑事拘留的条件。六一零办公室责成我单位“转化”我,并给我单位施加压力,说我一直公开宣传大法,影响太大,必须“转化”。

我单位先后两次对我软禁,共两个多月,见没效果,停了工作,回家反省。过了一年多,见我依旧一如既往,便将我撤职,开除干部队伍,开出党籍,调到最基层做普通职工。我心想:开除党籍,好啊,我正想退呢,那么邪恶,跟它们为伍,都侮辱我的人格。那时还没有三退的说法。

就是来救你来了

我对单位的决定没有感觉,乐呵呵的去报到、上班,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为此,社会上的朋友、同学及认识我的人都唏嘘不已,说我顽固不化,说我太傻,说可惜了,因为那时我正是往上升职的时候。可是,他们又怎么会明白,一个得了法的生命,知道了生命的意义所在,怎么能对人中的事情动心呢?

工作环境变了,接触人更多了,对讲真相更有利了,真是好事呀。一些几年都见不到的人,也能碰到。见了我就问:好久不见,你到这儿来当领导了?我笑呵呵的说,是来当工人的,我被撤职了。他们都很惊讶!问为什么?我就开始给他们讲,有的觉的我很冤,有的告诉我好好修炼,有的说我了不起,有的说支持我。我也很感叹,这都是有缘的人啊!我在心里感谢师父,是师父安排我来的,谢谢师父!

在这里上班也不用做通勤车了,这样,来回的路上就可以发真相资料,我把平时用的包换成大一些的,这样能多装一些资料,几乎什么资料都有。后来又用优盘,把讲真相的音像资料下载装到优盘里,主要发给当领导的,这样便于他们接受,又不显眼,会减少他们的怕心。一次碰到一位姐妹,她告诉我:某银行行长的妻子说,你给她丈夫一个优盘,他拿回家看了,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听了,觉的师父在鼓励我,为了救众生,我应该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

其它资料也都是当面给,有时间就讲,人们都能高兴的接受。这里的冬天外面都是零下三十多度,但我从不戴口罩,一般遇到陌生人我就远远的看着对方的脸,只要对方看我,我就回以微笑,对方见我微笑也会微笑,我就赶紧打招呼:你好。再根据那人的年龄或当时的具体情况再说句如:上班啊?或遛弯去呀?对方也会很高兴的回复,这样边说就走到跟前了,或错过了一两步,就接着说:哦,对了,送给你个好东西。对方一般都会回过头来停下说:哦,谢谢!我再根据所给的东西再补充一两句:很珍贵啊!买不到的,回家一定看哦!有时我会微笑着说:这么面熟呢?在哪见过吧!对方也会说:哦是呀,挺面熟。就更好切入话题了。有时对方见我会微笑的先说:在哪见过呢?面熟。

《九评共产党》问世以后,我又开始发送,也是当面给。人们都愿意要,记得在外地坐出租车,我给司机一本,他高兴的了不得,兴奋的说:太谢谢了!我就喜欢看这类的书。去外面吃早餐,给店主一本,下次又去,店主说:没等看完就让朋友拿走了,说他要先看。后来又发神韵光盘。一次,我坐出租车,到家下车前先给他一张神韵光盘,他拿在手里,神采飞扬的,高兴的翻过来调过去的看,我把车费又递给他,他很惊讶!说:怎么还给我钱呢?不是给这个了吗(指光盘)?我说那是送给你的,坐车哪能不给钱呢!

生命得救了,能不高兴吗!大法师父带着我们历尽千辛万苦,就是来救度你来了啊!

老人哭出了声

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在一家鞋店里想买一双鞋。隔着橱窗看到马路对面的一棵树下坐着两位我认识的老人,是我小学同学的父母,多年未见了。我想:可能是等着听真相吧。

我急忙奔过去,蹲在他们面前,笑呵呵的说:大叔、大婶你们好!还认识我吗?我是您小儿子的同学呀!上小学时我们一个小组,经常去您家写作业呢。大叔说:认识认识。我问:您和大婶高寿啊!身体还好吧?回答:好!我们都八十多岁了。我说:看着都挺硬朗的啊!真巧,能遇到你们,跟您说个事儿呗!我心想:他年轻时好象是领导,一定是党员。我问:您听说过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事吗?他说:有这事。我说:您看我就炼法轮功,可好了,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还强身健体呢!您知道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吗?他说:不知道。我告诉他:因为炼的人太多了,他妒嫉的很,共产党搞运动,您这年纪的都知道,都是栽赃陷害,造假骗人,您都记的吧?他们认真的听着并说:记的。我说:共产党害死了那么多好人,做那么多坏事,要遭报应的,我们明白了就不能跟它们为伍了,现在都在三退呢,退出党团队保平安!不给共产党当殉葬品。我问:您和大婶是党员吧?他说大婶是团员和少先队员,自己是党员,也入过团和少先队。我说:我帮你们起个化名退了吧。

就见他一边说好,一边开始哭,都哭出声了,颤抖着把我的手拉过来边哭边说:闺女,你咋这么好呢!太好了!真好啊!谢谢你!我说是我师父让我来告诉你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好!拽着我的手贴在脸上,嘴里一个劲的叨咕着:好啊!真好啊!就见他探过身来,缓缓的将一只手臂搭在我肩上,象孩子似的过来在我的脸颊上贴了一下,嘴里念叨着:好孩子!太好了!低呜着哭的更厉害了,感觉他的手臂都在颤抖,是从心灵深处发出的高兴的哭,是象丢失了多年的孩子历尽了磨难终于找到父母的那种幸福的哭。大婶也在抹着眼泪。

是啊,能不哭吗?因为他明白的那一面知道,自己千百年来生生世世的轮回中所经历的苦难,就是为了听到真相。今天在耄耋之年终于等到了,那是欣喜的眼泪!我也哭了,为他们能得救而高兴,更感自己助师正法使命的重大与艰巨!感激师父的慈悲救度!

和小朋友的对话

一天我去洗车,在屋里等候的时候進来一个小男孩,八、九岁的样子,大概是洗车行老板家的孩子。他在我旁边翻弄好象是车模的本子,好半天了。我看了他一会,见他只是无心的翻弄着,并没有真正看里面的内容。我想:这孩子可能和我有缘,得和他聊聊。

我就问:小朋友,上几年级了?回答是三年,又问,学习怎么样,老师喜欢你吗?他没吱声。我又说:老师喜欢听话的孩子对吧?答道:是。我说:说假话的孩子是好孩子吗?他说:不是。我又说:那“真”好还是“假”好啊?回答:“真”好。我又问:那爱打架、欺负别人,你说是不是不善良啊?回答:是。又问:你要和小朋友打架了,老师会怎么说呢?是不是叫你们别打架,要互相宽容,就是忍让着点啊?回答:是。我问:那真善忍好不好啊?回答:好。我很认真的对他说:阿姨告诉你,法轮大法就是教人要真善忍的,你说法轮大法好不好呀?他说:好!我说:那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知道了吗?他看着我说:知道了。

接着我又问他:老师发给你红领巾了吗?他说:发了。我心想:老师发红领巾,肯定会说老一套的话。就问:老师发红领巾时,告诉红领巾是怎么来的了吗?是不是说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鲜血染成的?他回答:说了。我赶紧说:鲜血染成的,那你天天都戴在脖子上,不害怕吗?阿姨帮你起个名字退了吧?他不加思索的就说:好!我说:就叫“小宝”吧。他乐了,说:好!然后起身出去了,再也没進来。

到我们身边来的,都是来听真相的,小男孩并没想看那本书,但却在那来回翻了那么长时间,就是等我讲呢。

火车上的有缘人

有一次,我坐火车从外地回来,我在下铺,我上面的中铺和我对面的下铺,是一对中年夫妻,两个上铺没有人,快开车时,我对面中铺上来一位四十五、六岁的男士,看起来有点与众不同,我想:他好象是出家人,怎么穿着俗家的衣服呢?

开车不久,我和对铺那对夫妻很自然就聊起来,看他们象小城镇的普通市民,我就聊些他们感兴趣的话题,当然我是往讲真相这方面聊。心里想着:看他们的年龄,孩子大概在上初中吧。我问孩子上学的事,补课费啊、各种习题,各种书的费用啊,很快聊到书的话题上了,我问他们听没听说过有一本叫《九评共产党》的书,他们没听过,我就开始结合着现状给他们讲,讲到六四学潮,讲到迫害法轮功,自然的就讲到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我炼法轮功快二十年了,受益的情况,天安门自焚骗局,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等,他们没听过这些,我送给他们一本《九评共产党》,那位妻子赶紧放進包里。

我们边说边聊的就到了晚饭时间。我注意中铺那位男士,我们聊天时他也旁若无人的样子,也不听,也不看,很安静。

第二天上午那位妻子问我:你去旅游去了?怎么不上班呢?我说我退休了,她说:这么年轻就退休了,你家是不是有后门儿呀?我说我都五十五岁了。他们都很惊讶。

这时,就见对面中铺那位男士从床上一跃而起,翻身下来坐到我的铺上,盯着我看。看了一会儿说:真年轻!我说:我修大法修的,是性命双修功法。他说:嗯!我心想,他一定是明白正法修炼的人会年轻的。我对他说:我昨天和他俩讲的话你都听到了?他说听到了,我想:听到就好。就说:你入过党团队吗,我帮你退了吧?他想了会儿,说:以后再说。我没说话,心想:看看他是不是有信仰的。于是我说:其实不管信什么,只要是正的就好,那年我去海口,去看过南海观音塑像,大概高一米八,矗立在海里,是三面观音像,我还看了那个长廊里为观音像开光时拍的那些照片,好象是好几千的各地高僧都来了。他说:有机会我去看看。听他这样说,我确定他有信仰。心想:那他肯定明白不二法门的道理。于是就对他说:无论信仰什么,都得专一吧?你入过党团队,你就是它的一份子,你再信别的,是不是就象有不二法门的问题了?他猛然的惊醒了,赶紧说:我退!帮我退!表现的很兴奋。我问明了他的姓氏,起了个名字。他很满意,说:大姐,太谢谢你了,看他顿时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很激动的样子,一个劲儿的说谢谢。我也替他高兴,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又过了一会他到站了,走的时候对我说:谢谢大姐,我下车了。我说再见,他走了。一会儿又回来了,再次和我说:谢谢大姐!我笑了,看他真是发自内心的激动和高兴啊!

常人在随着我们变

一次我去交取暖费,发现银行直接派人到热力公司收取,在大厅一边摆个桌子,有两个人,一位是个年轻小伙子,一位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女士。我拿着开好的票据走到他们面前,事先我准备了两张五元的真相币,一起递了过去。

办完后,我转身刚走出两步,就听那位女士说:这人可真败家,崭新的钱,却给印上字。我听后想:不能让他们动不好的念头,那会毁了他们。于是我转身回来说:给我看看。她递给我,我双手拿着钱,心想:我得念的清清楚楚的,好让你们明白。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到:爱国不等于爱党,中国不等于中共。然后,若有所思的说:说的对呀!这是谁呀,这么有智慧,说的真好。那两个人听我这么一说,赶紧接过钱说:嗯,是呀,说的不错。然后一人拿一张认真的看起来。我心里笑了:大法弟子在救人,是我们在带动着常人在改变。

原来没掉下去

我第一次被软禁在单位招待所里。一时间,家里、单位、社会上,认识我的人象开了锅一样,说什么的都有:都炼痴迷了,条件太好了,烧的,等等,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话柄。

丈夫爱面子,由于他的工作性质,接触社会上人多,人缘又好,所以朋友多,再加上同学,我又是他们心目中的大好人,所以一波一波的都来看我、劝我:好人不吃眼前亏,要学会圆滑等等。丈夫的单位也对他施压力,还有来自他的哥哥姐姐们的压力。

因为我工作出色,为人善良真诚又谦虚,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领导为了让我能符合上面的要求,不再坚持修炼大法(哪怕是表面上符合)也费尽了苦心,专为我的事先后召开过两次科级以上领导会议,研究怎样帮助我。我理解他们,因为上面“六一零”给单位施加压力,我也同情他们,因为他们不理解得法修炼的人。

压力办法都用尽了,我依然如故,既不怨,也不恨,还是那样安静、平和。从外地赶过来的朋友们都走了,同事和社会上的朋友也都不来了,这下安静了。丈夫每次来也没办法,有同事在场,他也打不着我,只能大骂一顿。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领导神情紧张的進来,告诉我说我丈夫病危,正在抢救,是心脏病,叫我去见他最后一面。我心想:可能是这段时间,又气又急折腾的。因丈夫在我修炼之前心脏病很严重,曾住过很长时间的医院,尽管出院了,医生告诉一定要注意,说他的心脏特别,弄不好说过去就会过去。但他在我修炼以后从没犯过。现在说他病危,我百分之百相信。于是我赶紧穿衣服要跟领导走,他说:不行啊,你不写“不炼了”就让你出去,上面要知道了我们承担不了责任啊。你就写一个应付一下,上面问起来我们也好说。我说:我写了也是假的,我不可能不修。他说:我们知道是假的,快拿张纸来,写上“不炼了。”我边写边告诉他:这是假的啊!

我当时是昏了头了,对丈夫的情没放下,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我知道是被骗了,从此对丈夫产生了怨恨,这个怨恨心修了好多年才去掉。因修炼以后我从没说过假话,可这次却撒了这么大的谎,心里那份不安,不知道用什么词句来形容。

我想:不能这样下去,我得去单位。于是匆忙的打个出租车到单位找到那个领导。领导见我主动来找他,以为我要从新写,因为我写的不合格,不让我上班,他也没法交差。我说:把我写的东西拿给我看看。他很高兴的拿给我,我事先拿好了笔,就在上面划了一个大大的叉,快速写上“作废”二字,令他猝不及防。

回家以后,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觉的对不起师父,心里想:修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撒谎呢?我是不是掉下去了?师父为我承受了那么多,该多伤心呀?我整天以泪洗面,不吃不喝的,想着:我还能不能修了?师父会不会原谅我?背上了思想包袱。

师父看我不悟,就点化我了。那天,我做了个清晰的梦:我平躺在水面上,怎么也掉不下去,还听见有个声音说:没掉下去。我漂到岸边,坐起来,然后上了岸,身上也没湿。但看见水面变成了冰,有两块拇指大的冰块粘在我的后背上,还有一点碎冰碴。我醒后一下明白了,顿时,泪水夺眶而出:师父没嫌弃我,在告诉我没掉下去,只是造了点业,冰(病),就是病业。慈悲的师父看我陷在自责中不能自拔,又为弟子操心。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弟子!

大法弟子就是活真相

自九九年迫害开始的那一天,我就坚信大法没有错,修大法是我的自由,谁也管不着!那时我想:我有病时,住院花钱遭罪也没治好,他们怎么不管我?我炼功好了病,却不让炼,我又没吃他们的,也没花他们的,凭什么听他们的!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我就听师父的!我就是抱着这一念一路闯了过来。为此那时我成了我们地区的“名人”,也成了众矢之的。丈夫生气,却管不了我,所以我身上常常是青一块、紫一块,头上也是大包、小包的。因为我不放弃修炼,他曾三次逼我离婚,让我净身出户。

不论我丈夫和他家的亲戚对我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我都不怨他们,因为他们为了名利不受损失而造业却不自知;我可怜他们,因为他们曾在大法中受益却不知道感恩;我感谢他们,因为他们在帮我提高。我乐呵呵的一如既往的对待他们。

婆婆共有六个儿女,她只跟着我们生活,只有我一个人照顾她,十七年如一日,就连我丈夫都从不帮我一把,也没有谁给过我一分钱。我是大法弟子,没有任何怨言,还时刻用大法的要求找自己的不足,为他人着想,修正着自己,同时按师父的要求做着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救人,用我的言行证实着大法的祥和、美好、殊胜!

就这样,慢慢的,亲戚、朋友、社会上的人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宽容、无私和善良,渐渐的都对我投来佩服、赞许、羡慕的目光,再也没有人说我是顽固不化、死脑筋、傻子了。家里的环境也渐渐的正过来了。我也很感叹:只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以上所写的这些,只是我修炼过程中的点点片段。漫长的二十一年,经历的事情大大小小,一桩桩,一件件,三天三夜也讲不完。这一过程中,我最大的体会就是: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和我们的精神风貌都应与大法的特性相一致,即使不能完全做到,也应在多学法、向内找中逐一做到,因为有法指导我们,有师父加持、看护着我们,这样才能讲好真相,因为我们就是真相,大法弟子就是活真相!

二十一年过去了,在这二十一年的正法路上,我就如懵懂的孩童,在师父的慈悲感召下,找到了回家的路。从此,跟随着师父的脚步,经历着风风雨雨,在师父的护佑下,不断的前行,摔倒了,再爬起来,跌跌撞撞,不断的成长着,我前行的每一步,都伴随着师父的苦心付出!慈悲伟大的师父,为了弟子、为了众生付出了一切!每每想到师父,眼中立刻盈满泪水,心中充满幸福、安详与无尽的感恩,却无法用语言表述,心中念着:师父啊!师父!弟子只有精進、再精進!

弟子叩拜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