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一定要修自己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个老年大法弟子,八十二岁了,自己单独生活,儿女们也都住在附近小区,每到过年时,我就到儿子家。下面是我在矛盾中修自己的点滴体会。
一、修去儿女情

今年过年儿子家来的人可多了,有孙女和孙女婿、孙女的公婆还有我的外甥女,儿媳的父亲常年住在那。看看够热闹吧!就在初二那天晚饭后,儿子看到岳父有些疲惫的样子,就示意他早点去休息,因为家里来人多,他的岳父就临时去别人家住。

儿子的岳父多心了,以为是我儿子撵他走,当时就冲着我儿子发起脾气来。儿子四十多岁时得过脑出血,落下后遗症,言语不清,不能自理,刚才那件事可能没表达清楚,引起了岳父的误会。

儿媳马上起身去送父亲休息,回来时,怒冲冲的站到我儿子面前,边问边用两手左右开弓扇他的脸。满屋的人都惊呆了,谁都没想到她会这样。我连忙把儿媳拉到另一房间,安慰她几句,并向她解释儿子没表达清楚的内心想法。

虽然事情来的突然,当时我很冷静,一点没动心。可回到自己家后,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越想越难受,儿子不是一个健康人,儿媳怎么会忍心这样对待他呢?唉,我这是怎么了,刚发生时我都没动心,过后怎么在心里又是心疼儿子又是抱怨儿媳呢?

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师父不是在利用这件事去我的儿女情吗?让我看到了绝不是偶然,我必须无条件向内找。

从这件事中,不仅暴露了我的儿女情没去干净,还有爱面子心、争斗心。这些心是修炼人必须修掉的,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要把这些心修掉,我有决心修掉它。

再说,我也应该为儿媳想想,她多不容易呀,照顾儿子快十年了,儿子白白胖胖,不缺吃不少喝,她已经尽心尽力了,另外她还得照顾自己的父亲,过年还得接待这么多人,她够累的了。我是修炼人,我也应该为她想才对呀。师父不是告诉我们遇事多为别人着想吗,想到这我心里亮堂起来了,好象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师父说:“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2]。

这件事没过多久,有一天中午,我去儿子家吃饭,发现他们又在生气,我看到后,一点也没难受,我感觉这颗心真的放下了。

二、面对突如其来的事不忘正念

我们学法小组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救人。有时我们两三个同修一起配合出去讲,有时我自己出去讲。没有极特殊情况,我每天下午都要出去讲真相劝三退的。

有一天在超市里,我坐在椅子上和坐在椅子另一端的一位老先生讲真相,当讲到三退保平安时,他突然睁大眼睛高声喊起来了:“法轮功给你什么好处了?……”边喊还边瞅着人群,非常不冷静。

因为他喊的声音大,周围有些人已经朝这边看。我没有害怕,从椅子上站起来,瞅着他对着他的空间场,心里发出强大的正念,念发正念口诀。正念一出,我发现他表情马上一震,立刻冷静下来,说话声音也小了。一定是另外空间操控他不让他三退的那个邪灵解体了。

我又对他说:“你不要生气,这么大年龄了,退不退是自己的事,我也是为你好。”他语气平和了,对我说:“你走吧。”我也没再对他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边走边向内找: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我虽然没有害怕,但一定是内心深处还有怕的因素存在,不然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幸亏师父在关键时刻给弟子正念,才得以平安脱险!

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3]。从这件事中,我也更加明白了正念的作用和威力。

三、同修帮我去利益心

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外,还用手机拨打真相语音救人。由于受邪恶干扰,真相手机卡也缺了。有一天,负责购买手机卡的同修告诉我们要来手机卡啦,自己需要多少报个数,连同买卡钱一起交给A同修,然后再由她转给负责购卡的同修。可是大概快一个月了卡才来,而且来的数量非常少,不能按照原来的数量分下去。这样就需要把之前交的钱返回来一些。

可是A同修给大家返钱时,发现返到我这,钱不够,少了一百元。这样A同修让我承担一百,我很乐意,没说什么。可是当给别的同修返钱时,发现又少了一百元。A同修就安排再由五个同修承担,每人二十元,当然还包括我。当时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感觉自己已经承担一百元了,为什么还要让我再承担二十元呢?出现了不平衡的心。 A同修也觉的这样不对劲,很不好意思,就没让我拿那二十元。

作为我们修炼人,遇到的事的确没有偶然的,如果不出现这件事,我还以为自己没有利益心呢。作为修炼人,凡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定在法中归正,努力提高心性,真修,实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圆满功成〉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