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事中找到自己的执着

Print

【圆明网】公婆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平时住在农村,家里有几亩地,自家有一个大大的院子。在院子里种一些蔬菜,除了自家吃,还送给街坊邻居。村子不大,出来進去的大家都熟悉,公婆都很善良,在村子里人缘也好,所以只有冬天供暖时才来城里住。公婆只有一儿一女,女儿是我的小姑子。
我家住在城里,只一个孩子,经济条件还可以,丈夫(同修)和我都有工作,小姑子一家住在农村,经济条件不好,还有两个孩子,公婆对小姑子多疼爱也是人之常情。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丈夫告诉我说:“我告诉爸妈了,把今年产的玉米都给妹妹家吧,她家今年养母猪需要。大概五、六千斤呢。”我说:“你可别乱当家,那也得爸妈同意,老人辛辛苦苦的收成,你给人家做主不好吧?”公婆没有啥收入,除了我们每月给的生活费就靠地里一年的收成了。而小姑子很少给他们钱,她家养猪,公婆就白送这么多玉米给猪做饲料。

之后,我们回老家看望公婆时,公婆还经常和我讲:上回赶集给小丫(小姑的女儿)买什么什么了,这次秋军(小姑的儿子)上学给五百块钱……家里做了好吃的也都叫她一家子过来一起吃,特别是过年的时候有好吃的,婆婆总是说等女儿来了再吃,我听了从不说什么,但是心里不舒服。

二零一七年秋后的一天,我又回老家,看到窗前好几个玉米仓装满了大玉米棒子,我说:“妈,今年玉米长得真好啊!”婆婆说:“那管啥,还得给女儿家。”我听后心里一沉,嘴上没说啥,可是心里有点不高兴了,去年给就给了,今年又给?就是我不说啥,街坊邻居也得说我这个媳妇太好说话、太好欺负了。

修炼多年,我知道只要心里不舒服,不平静了,就是有执著心了,有人的观念了。回到自己家我开始寻思:我平时对小姑子也挺好的,处处为她着想,遇到花钱的地方,如过年时候担心她钱不够用就给她一些,还有孩子上学……今年夏天我听婆婆说她家没钱装空调,孩子脸上都长了痱子,我还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和丈夫一起给她家订购了空调,小姑子也很善良,通过我和丈夫的处事,也知道大法好,并且一家子都做了三退。

我就想:为啥我对小姑子可以好,心里也坦然,公婆对她好就心里不舒服呢?是妒嫉心!师父真是用心良苦啊,一次一次从小事儿上考验我,我都没有认真的去找,师父讲:“因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的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1]而我恰恰是那种“讲涵养,讲忍”可心里不平衡的人。用我对小姑子也好,掩盖这个妒嫉心,使它更隐蔽不易察觉。但是师父告诉我们:“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1]

关于选“大梨”的反思

前段时间,送孩子到外省去上大学,我们一家三口有机会去爬山。

因为孩子要在山顶玩一个项目需要排队等很长时间,丈夫在那儿等孩子,我就独自一个人先下山,走着走着,有些口渴,看到旁边服务站有卖西红柿、黄瓜、还有梨的,都是五元一个。我想买一个梨,一堆梨中有一个特别醒目,它既大又圆润,我就指着那个“大梨”对服务员说:“我就要那个大的,对,就是那个。”服务员把它递给我。

走了几步,我就坐下来开始吃梨了,真好吃!又甜又水灵,太解渴了。吃完我继续下山,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我的肚子就开始疼了,疼的够呛,一边下山一边找厕所,搞的我相当狼狈。肚子一疼,我就开始反思了:为什么肚子疼?为什么偏要那个“大梨”这不是贪心、利益心吗?这不是私心吗? 我把那个“大梨”选来,别人花同样的钱就得买一般的,完全没有想别人,这不是为私为我?

师父说:“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1]就是说是因为有私心我们才来到常人这一层次的,要想回去,这个私心必须修掉!

我也开始反思:为什么非要肚子痛了再去反思呢?时时刻刻都能知道自己是修炼人,时时刻刻一思一念都用大法要求自己该多好!就象师父讲的:“你要去击打别人的时候,不用再运气、再想了,那个功已经到那儿了。”[1]那么自然就好了。这就要求我们修炼人多学法,多背法,遇事多用法指导,形成机制,慢慢达到运用自如。

以上仅仅是我在修炼中遇到的一些小事儿所反映出的人心,查找出来,去掉它,以后做好。要注意时时修心性,让自己事事对照溶于法中。

个人体悟,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