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张援援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援援被清和街派出所警察孟赛等人绑架到朝阳区法院。当日下午四点张援援由儿子接回家,还没有说一句话,便摔在地上,没再能说一句话,七月三日上午九点多,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张援援,女,年龄不详,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三月二日曾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到拘留所,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七日被转到了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今年年初,长春清和街派出所所长王吉昊指使警察孟赛等人绑架张援援,多次非法抄家,均因张援援血压过高(分别为230mmHg、280mmHg),拘留所和第四看守所拒收,但是清和街派出所警察仍然继续骚扰,将张援援构陷到朝阳区检察院和法院。

多次遭绑架 非法关押未成

四月二十日下午四点钟左右,长春清和街派出所所长王吉昊,指使他的手下警察蒋来、孟赛、郑蓬生、殷志武闯入张援援家,绑架了张援援。

警察非法抄了张援援的家,抢走所有大法书、一台笔记本电脑、三台打印机、一台大切刀、师父法像一张、一百零五元真相币。还有三十多本没有做完的师父在海外各地讲法的书。

张援援被劫持到苇子沟拘留所,因血压过高(230mmHg),拘留所拒收,不得已,警察放张援援回家了。

五月五日,又是那伙警察,又闯入张援援家,抢走一本《转法轮》和师父法像一张,然后把张援援送到第四看守所,还是因张援援血压太高(280mmHg),看守所拒收。这回,警察向张援援的丈夫索要五千元做“保证金”,才放张援援回家。

绑架至朝阳区检察院

六月二十四日早七点左右,警察蒋来带着两个协警,又来到张援援家,又抢走张援援的一本《转法轮》,然后把张援援又绑架到长春朝阳区检察院。

在检察院,一个检察人员,叫林海峰,给了张援援一份《延长审查起诉期限通知书(副本)》,决定延长审查起诉期限十五日,自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至二零一九年七月五日。

蒋来还威胁张援援说,在这期限十五日内,张援援不许外出,要随叫随到,(警察)敲门,她要不开,(警察)就暴力执法。

绑架至朝阳区法院

六月三十日,警察孟赛给张援援的儿子打电话,叫他七月一日带她妈去朝阳区法院,张援援的儿子说:七月一日那天,是第一天上班,不能请假。警察说:那就让他爸去。张援援的儿子说:我爸也上班。

七月一日下午,法院给张援援的儿子打电话,让去法院接他妈,四点钟左右,把他妈接回家,儿子还没有来得及问他妈早晨怎么去的法院,他妈已从床上摔到地上,起不来了,话也不会说了。后得知是清和街派出所警察绑架所为。

法院、派出所推诿责任

张援援的儿子就给法院打电话,问法院人员对他妈做了什么?早晨他上班走时,他妈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法院的一个女的说:那你给送医院哪。张援援的儿子说:我们没有钱,你们得负责呀!法院说:找派出所,不归我们管了。

张援援的儿子又给派出所孟赛打电话,孟说:找法院,我们送到法院,就不归我们管了。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法院和派出所互相推诿。

最后,张援援的儿子又给派出所打电话说:我妈这样,你们得给叫120送医院,好好一个大活人,一天不到,给整成这样了。你们叫我们交5千元“保证金”,是干什么用的?孟说:是“保证”叫你妈随叫随到,然后,就把电话撂了。

无奈之下,张援援的丈夫和儿子赶紧把张援援送医院,抢救无效,于七月三日上午九点多含冤离世。


相关人员及电话:

长春清和街派出所所长王吉昊
长春清和街派出所警察孟赛,电话:15904409095
长春清和街派出所警察蒋来,警号:101915
长春清和街派出所警察郑蓬生、殷志武

长春朝阳区检察院人员林海峰

长春朝阳区法院的一个女工作人员,电话:17643109078 (接张援援儿子电话的人)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