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淑兰被吉林省大安市警察迫害致死详情

Print

【圆明网】姜淑兰,吉林省大安市人,一九九九年前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之后,姜淑兰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做人,原本就善良单纯的她变的更加善良,在邻里之间是有口皆碑的好人。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姜淑兰只因行使了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二零零三年五月被吉林省大安市看守所和国保大队迫害致死,年仅六十多岁,至今为止已有十六个年头。

那是二零零二年,姜淑兰为了替大法说句公道话而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的时候被警察绑架。后被大安市安北街派出所警察押回,非法关押到大安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遭“转化”迫害,被迫做奴工。

大约半年后,也就是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大安市国保大队以资料问题为名,将姜淑兰从劳教转逮捕,把她押回当地看守所关押,意欲非法判刑。

在看守所,姜淑兰坚持背法、炼功,在十分艰难的环境下,善待他人。当时号里有个在押人员老曲,没有任何生活用品和被褥,姜淑兰就和几位法轮功学员每天晚上都把自己的棉衣、棉裤、大衣给老曲铺上、盖上,每当起来炼功时,姜淑兰就把自己的羽绒服给老曲盖在身上,使原本从来未听说过法轮功是怎么回事的老曲,在被提审时,公开跟看守所所长和警察说:快把这些好人都放了,关这些好人算什么能耐。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姜淑兰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反迫害。看守所狱警将姜淑兰等三位法轮功学员加上老曲关到一个监号里。

在绝食的第四天,当时大安看守所所长张希东带领几个警察,还有几个在押人员大约十几个人打开牢门,开始疯狂的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粗暴的灌食,第一个就从姜淑兰开始,几个犯人在张希东的指使之下,将身体虚弱的姜淑兰按倒在大铺上,由于姜淑兰不张嘴配合,张希东拿着十几根的竹筷子将姜淑兰的嘴残忍的撬开,当时姜淑兰就被撬掉四颗牙,上牙膛被戳了一个洞,鲜血直流。张希东不但不罢手,嘴里还不停的骂骂咧咧,将掺有大量食盐的玉米糊加上从姜淑兰嘴里流出的鲜血,灌到了姜淑兰的胃里,一颗牙也被灌到了肚子里。灌完之后,他们不顾姜淑兰的死活,又疯狂的去灌其他几位学员。

酷刑演示:灌食

就在姜淑兰绝食的六、七天左右,看守所狱警又将另一个号里的几个法轮功学员合并到一个号里,这时,姜淑兰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下肢开始浮肿,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看守所不但不把姜淑兰送往当地医院救治,还以“非典”为名继续关押迫害,张希东每天到窗口看一眼,并说姜淑兰是装的。

就在十几天左右,姜淑兰的下肢浮肿已漫延到胸口,越来越严重,整个皮下都积水,并且呼吸困难,意识有时不清,她一天昏死过去两次,醒来后就用微弱的声音喊着。张希东不得不找当地国保队商量,将已生命垂危的姜淑兰拉到当地医院,来拉姜淑兰去医院的是当时的国保队长陈亚民。

姜淑兰被抬走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后,又被送回了看守所,她不停的痛苦的叫着,直到晚上还不停的叫着。当时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决定晚上轮班照顾姜淑兰,以免出现生命危险。就在大家都睡去了之后,负责照顾姜淑兰的法轮功学员突然发现,姜淑兰的整个右耳朵后面青肿,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包,这位学员用手摸了一下,这个大包呈发热状态,当碰触这个包时姜淑兰喊叫的更厉害了。原来她是因为这里疼痛而叫的。姜淑兰在昏迷中痛苦的叫了一夜。这个大包是姜淑兰被陈亚民和几个警察抬走后,又抬回来出现的,应该是在被抬走的这段时间里人为所致。

第二天,狱警王俭到号里看了看昏迷中的姜淑兰,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不一会,姜淑兰被抬了出去。就在姜淑兰被抬出去的第二天,警察开始收拾她的衣物,并告诉其他几位学员说:姜淑兰这下真回家了。大家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姜淑兰被迫害死了。

就在姜淑兰被迫害死之后,天下起了瓢泼大雨,不分白天黑夜的下了足足半个月。好人被迫害致死,苍天落泪。在姜淑兰绝食期间一直参与照顾的老曲放声痛哭,冲着窗外为她的好姜姨喊冤。她直到被转押到监狱后,还讲述姜淑兰被迫害致死的真相,为此曾被狱政科当时的科长力剑打了两个嘴巴子。

姜淑兰被迫害致死后,大安市“610”主任刘云华为了掩人耳目,派一人到看守所找法轮功学员录笔录,让法轮功学员承认姜淑兰是自己绝食而死,并将这次绝食诬陷为是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耿继秋和吕秀娟带领下所为。后耿继秋遭诬判十三年,吕秀娟遭诬判十年。

对姜淑兰的死,大安市委、市政府、“610”、国保队、看守所有着不可推卸责任。希望姜淑兰的亲人家属能重新追查姜淑兰的死因,并将详情继续向明慧网报道,将直接责任人绳之以法,使姜淑兰的冤案得以昭雪。

同时也希望姜淑兰被迫害致死这个事实,能唤醒那些还在为虎作伥的人的良知,时至今日,中共覆灭已成定局,而且正在加速走向灭亡。法轮功学员用生命和鲜血捍卫宇宙真理,为的是能让人明真相,能够得到救度,让你们自己的生命真正的做一次主吧,停止迫害,退出中共党、团、队,保命保平安。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